正在閱讀
佳士得香港2023春拍書畫,林風眠寶蓮燈奪冠,古書畫超估價驚喜多

佳士得香港2023春拍書畫,林風眠寶蓮燈奪冠,古書畫超估價驚喜多

佳士得2023春拍書畫板塊成交總額錄得3億6056萬3810港元,近40%拍品成交價超逾拍前高估價,7項拍品創下千萬港元佳績。近現代書畫由林風眠《戲曲人物:寶蓮燈》以黑馬之姿摘下;古書畫則以張大千堂舊藏仇英《僊山樓閣》領銜。
佳士得2023春拍書畫版塊冠軍林風眠《戲曲人物:寶蓮燈》落槌時刻。(攝影/江采蘋)

佳士得2023春拍書畫板塊成交總額錄得3億6056萬3810港元,近40%拍品成交價超逾拍前高估價,7項拍品創下千萬港元佳績。

「中國近現代及當代書畫」於5月31日舉槌,帶來234件作品,成交總額2億618萬820港元,3件拍品突破千萬,40%拍品成交價超逾高估價。(去年秋拍240件拍品,件數成交率75%,總成交額1億9263萬7020港元,得3件千萬成績)

林風眠《戲曲人物:寶蓮燈》,油彩畫布,64×89公分,估價450萬至650萬港元,成交價2397萬港元。(佳士得香港提供)

本場桂冠由林風眠《戲曲人物:寶蓮燈》以黑馬之姿摘下。拍品估價450萬至650萬港元,現場以380萬港元起拍,多方踴躍競價,至少有6支電話委託競舉,1500萬港元後仍有3支拉鋸,由中國書畫部專家周時健(Sophia Zhou)喊價1900萬港元,即將落槌時,亞洲區副主席翁曉惠(Ada Ong)加價至1950萬港元落槌,引起全場歡呼掌聲,最終成交價2397萬港元,創逾低估價5倍的高價,榮膺本場第一。

林風眠《戲曲人物:寶蓮燈》由亞洲區副主席翁曉惠(Ada Ong,後排右)手中電話買家標下,獲全場掌聲。(攝影/江采蘋)

林風眠《戲曲人物:寶蓮燈》來自英國藏家John Molloy,其1962年拜訪林風眠工作室時受贈此作。1950年代後期至1960年代初期,林風眠創作一系列以空白為背景的戲劇題材作品,如《楊門女將》、《白蛇傳》、《霸王別姬》、《連環套》等,將傳統戲曲藝術抽象化、符號化,與西方現代藝術共融,而本幅《寶蓮燈》是這個系列中尺幅較大的作品。值得一提的是,本作為油彩畫布,因題材而納入中國近現代及當代書畫,較為少見。(丁衍庸油彩作品《白褶領女子》同被列入本場)

張大千1967年作《雲峰古寺》,設色金箋,44.5×174.5公分,估價1500萬至2500萬港元,成交價2215萬5000港元。(佳士得香港提供)

第二高價為張大千《雲峰古寺》,繪於1967年,正是大千潑彩鼎盛時期。上款人「雪老道兄」為王世杰(1891-1981),字雪艇,為著名政治家、教育家,亦愛好藝術,曾購藏流至日本的《寒食帖》。王世杰與張大千素有交誼,大千自巴西遷臺後,兩人經常相聚,王世傑之女王秋華曾追憶:「那時張大千先生也方自巴西遷返臺灣,父親多了一個欣賞詩畫的朋友,是一件樂事。大千先生好客,為人豪放,又是真正的藝術家,不僅能詩畫,並深諳生活藝術,是父親晚年最喜愛的友人。」

張大千《雲峰古寺》今年首現拍場,為佳士得主打作品,估價1500萬至2500萬港元。現場競價至1500萬港元後,由中國書畫部主管石嘉雯(Carmen Shek Cerne)與中國書畫部主管游世勳之電話買家彼此以一口50萬港元相互競奪,最終由石嘉雯電話買家勝出,1800萬港元落槌,成交價2215萬5000港元。

市場常勝軍張大千在本場有21件作品,15件成交。亮點作品包括王雲程家族收藏的張大千《前後赤壁賦》書畫合璧,兩幅皆購自1974年於香港大會堂舉辦之「張大千書畫展」。《前赤壁賦圖/書法》以400萬港元起拍,由現場買家競得,成交價693萬港元;《後赤壁賦圖/書法》以420萬港元起拍,電話委託相繼出價,以882萬港元成交。潑彩《平岡老屋》亦有多人競逐,由現場買家拿下,成交價504萬港元。

張大千《書法-獨往自勝》,61×130.5公分,估價10萬至20萬港元,成交價69萬3000港元。(佳士得香港提供)

除了繪畫,張大千書法同受歡迎,出自鄔一喬家族珍藏之張大千《書法-獨往自勝》起拍即引起多方踴躍競投,獲25口出價,估價10萬至20萬港元,成交價69萬3000港元。鄔一喬生於上海,為中國歷史學者,曾任教於紐約大學的中國研究所,在美結識許多藝術家,包括張大千等,此件書法便得自藝術家。

「中國近現代及當代書畫」第三高價為吳冠中《林與泉》,來自香港私人收藏,鈐有吳冠中「八十年代」印。經過多年在各地的寫生創作,吳冠中1980年代的水墨繪畫呈現出多元融合的面貌,在武夷山、海南島、鼓浪嶼、西雙版納密林探訪後,其筆下的榕樹、樺樹、白皮松、銀杏栩栩如生,而本作應描繪南方密林,樹幹與藤蔓交錯,標誌性的點線面盡情揮灑,融合了寫生與抽象的雙重意趣。本作估價1200萬至1800萬港元,成交價1489萬5000港元。

溥儒《嫦娥奔月》,33.5×21公分,估價20萬至30萬港元,成交價151萬2000港元。(佳士得香港提供)

除了千萬高價,溥心畬在本場的表現也十分亮眼,電話、網路、現場買家皆展現高度興趣,有多件表現超過估價。今年適逢溥心畬仙逝一甲子,佳士得特自寒玉堂故友徵得書畫作品13件套,含《烏來遊記》絹本手卷、《變葉木賦》、《歸去來辭》成扇、《嫦娥奔月》絹本、《翠蔭晚景》、《一葦渡江》、《十二月令》書法聯屏等,多為渡海初期作品,買家反應熱烈,11件成交。其中《嫦娥奔月》尺幅精巧,氣質空靈,現場、網路、電話買家累積24口競價,終由中國書畫部主管游世勳的電話買家以120萬港元落槌,逾低估價7倍多151萬2000港元成交,成為亮點。此外,《十二月令》獲100萬8000港元成交價,《烏來遊記》得88萬2000港元成績。

佳士得2023春拍最後一日,「中國古代書畫」壓軸登場,111件拍品79件成交,件數成交率71.17%,總成交額1億5387萬8990港元,締造3件千萬佳績,槌總額為總低估價154%。除了名家手筆、來源顯赫受到買家青睞,有許多作品以估價數倍成交,甚至創造畫家個人紀錄,帶來不少驚奇。(去年秋拍123件拍品,件數成交率69.91%,總成交額9065萬1360港元,1件千萬拍品)

明 仇英《僊山樓閣》,113.5×41.5公分,估價2800萬至4000萬港元,成交價3123萬港元。(佳士得香港提供)

本場領銜之作為張大千大風堂舊藏的仇英《僊山樓閣》,畫作構圖布局、線條點染與臺北故宮藏《仙山樓閣》有相似處,拍前估價2800萬至4000萬港元,為全場最高。此作為張善孖、張大千兄弟舊藏,畫面鈐有大千藏印。1943年,張大千編《大風堂書畫目》,次年於成都舉辦「張大千收藏古書畫展覽」,展出唐宋元明清作品170餘件,此件《僊山樓閣》正是當年的展品之一。後來,此作由王春渠(1901-1989)及其後人保存至今。現場以2200萬港元起拍,後由中國區主席楊媛草(Rebecca Yang)電話買家以2500萬港元輕鬆收入囊中,成交價3123萬港元。

明 陳淳1539年作《墨花懷馨》,26.7×403.9公分,估價600萬至800萬港元,成交價2881萬港元。(佳士得香港提供)

這次佳士得推出重要藏家系列,收到熱烈迴響,特別是二件知名美術史家方聞的收藏,宛如學術保證,一登場即創造漂亮成績。其一為明代陳淳創作於1539年之《墨花懷馨》花卉手卷,全卷長逾四米,各繪折枝牡丹、辛夷、蘭草、秋菊、水仙、山茶,每段之間皆以自題五言絕句相隔,詩書畫合一。此卷清康熙間為桐鄉藏書大家汪文柏(1659-1725)所有,至清末入鑑賞家陳驥德良齋庋藏。另有曾熙1918年所題簽條、同年夏六月卷尾吳昌碩(1844-1927)長跋,甚至有張大千夫人徐雯波女士藏印,流傳有緒,為「白楊」精采之作增色。現場以480萬港元起拍,各方出價不斷,之後現場買家、中國區主席楊媛草(Rebecca Yang)之電話買家、書畫部劉媛(Vicky Liu)電話買家三方展開拉鋸戰,歷時約12分鐘,最終由現場買家勝出,2350萬港元落槌,成交價2881萬元,成為本場第二高價。

清 王原祁《宋元畫意》,35×30.2公分×21,估價300萬至500萬港元,成交價2699萬5000港元。(佳士得香港提供)

Lot822陳淳《墨花懷馨》的激情未息,緊接在其後的Lot823王原祁《宋元畫意》同為方聞舊藏,拍官以300萬港元起拍,馬上獲700萬港元出價,現場為之振奮,之後中國書畫部專家周時健(Sophia Zhou)、中國瓷器及藝術品部專家李仲妮(Audrey Lee)的電話買家與現場買家展開競奪,戰況一度膠著,歷時約15分鐘,最後李仲妮電話買家以2699萬5000港元成交價拿下此作,將近低估價9倍,位列本場第四。《宋元畫意》冊共有十開仿古山水,首開作於戊子(1708)年小春,末頁跋題於同年仲冬雪窗,耗時約一年,為畫家晚年力作。山水分別仿吳鎮筆意摹盧鴻、董源、王蒙、黃公望、倪瓚、米友仁、曹知白、李成、巨然、郭熙,布局小中見大。

清 趙之謙《楷書六朝詩》,29.3×33公分×11,估價400萬至600萬港元,成交價1053萬9000港元。(佳士得香港提供)

第四高價為趙之謙《楷書六朝詩》,12開24頁,節選《墨子》、《中論》、《唐子》語,於烏絲欄中分別書大、中、小三種魏碑體楷書,計300餘字。趙之謙存世的完整冊頁數量稀少,北魏楷書更為少見,為日本書道家祕藏,保存良好。估價400萬至600萬港元,300萬港元起拍,經拉鋸戰後由中國書畫部專家龔敏手中電話買家以成交價1053萬9000港元競得,逾低估價2.6倍,成績亮眼。

本場有多件拍品成交價倍於估價,成果喜人:清無款《明人宮中圖卷四景》估價6萬至8萬港元,成交價52萬9200港元,超低估價8倍餘;《石渠寶笈》三編著錄的明代董其昌行書《長恨歌》估價300萬至500萬港元,成交價882萬港元,近低估價3倍。在私人收藏系列中,「王南屏夫人房淑嫣珍藏」共取得1220萬港元成交額,落槌總額達總低估價的162%,其中以成交價最高為清代王翬《傚江參山水圖》693萬港元;揚州八怪邊壽民《雜畫冊》估價12萬18萬港元,成交價126萬港元,為低估價10.5倍;清潘恭壽《寫輞川詩意倣文徵明、董其昌山水圖》估價3萬至5萬港元,成交價21萬4200港元,為低估價7倍餘。

明 許友《草書詩冊》,21.3×13.7公分×21,估價100萬至150萬港元,成交價680萬4000港元。(佳士得香港提供)

值得一提的是,晚明書家許友《草書詩冊》在本場突破書家個人紀錄。此冊來自日本私人收藏,水墨絹本,冊頁21開,有梁章鉅題跋、伊秉綬藏印。估價100萬至150萬港元,至少5支電話買家競相出價,中國書畫部專家龔敏電話買家以成交價680萬4000港元拿下,為低估價6倍多(據可查詢資料,此前許友最高紀錄為上海明軒2016年〈草書七言詩〉,成交價人民幣112萬7000元)。本場美中不足之處,屬高估價(2200萬至2800萬港元)的清代惲壽平《國色擁翠》流拍。

江采蘋( 31篇 )

《典藏.古美術》編輯,古文明愛好者,關注書畫藝術活動,秉持幽默看藝術。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