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十年磨一劍,臺北表演藝術中心公布開幕預定期程,劇場硬體空間設計與軟體藝術計畫搶先看
Dark Light
Dark Light

十年磨一劍,臺北表演藝術中心公布開幕預定期程,劇場硬體空間設計與軟體藝術計畫搶先看

After 10 Years in Works, Taipei Performing Arts Center Announces Intended Opening Dates, First Look at Its Hardware Theatrical Design and Software Art Projects
臺北表演藝術中心自2012年動工,在今年5月1日正式掛牌運作後,可望於今年6月竣工,並經明年1月起的試營運,接著在7月迎來正式開幕。董事長劉若瑀及執行長王孟超今一揭北藝中心醒目建築外觀下,之於籌備經營˙成果、劇場內部硬體空間設計、軟體先行策略與藝術計畫、未來活動主動與期程等面紗。

臺北表演藝術中心(簡稱「北藝中心」)自2012年動工以來,經近十年的磨劍,將於今年5月1日正式掛牌運作,為兼顧「公共任務」與「專業治理」的場館任務,採行政法人組織模式。今(4)北藝中心再正式宣布好消息,可望於今年6月竣工,並經明年(2022)1月起的試營運後,接著在7月迎來正式開幕。而在今年1月底甫為臺北市文化局遴選為首屆董事長的優人神鼓創辦人劉若瑀,今也與執行長王孟超首度對外合體,詳細盤點籌備營運成果、劇場內部硬體空間設計、軟體先行的策略與藝術計畫,以及未來活動主題與期程,宣告北藝中心已蓄勢待發,迎向場館新時代。

北藝中心位處士林區、劍潭捷運站旁的臺北市的藝文樞鈕位置,被賦予串連臺北市藝文軸線、提升區域共榮的任務。(攝影/林軒朗,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

開幕前的最後一哩路

北藝中心於上個月8日召開首次董事會,確認董事長與執行長人選,並積極著手轉型行政法人之法規完備與組織營運等事宜。劉若瑀今向媒體娓娓道來她近幾個月來的心路歷程,可謂「戰戰兢兢」,深感北藝中心一路走來不容易。尤其北藝中心採「董事長制」,更需擔起「藝術總監」的重責大任。且相較於國內其他既有表演場館,北藝中心的定位、建築結構、地理位置等,使其得面對更多劉若瑀形容為「千頭萬緒」的場館挑戰。比如既要接軌世界、開創亞洲共製、躍升世界級藝術場館,亦因位處士林區、劍潭捷運站旁的臺北市的藝文樞鈕位置,而被賦予串連臺北市藝文軸線(傳統:臺灣戲曲中心;經典:國家兩廳院;當代:北藝中心)、提升區域共榮(商業、文化、展演三合一)的任務,且需面對與在地民眾及社區之間的關係,朝「全民戲院」的目標努力。

不過,她讚許籌備處自創立以來,已開展眾多培訓工程。這些為未來所先行的沉澱,成果或許並非短期可見,卻在長期穩定的機制運作下,持續產生鏈結與積累。其中包括聘請各國表演藝術工作者開設工作坊形塑世界觀、各領域專業人員的技術傳授,以及將技術轉化為藝術的指導。劉若瑀強調,「沒有技術,就沒有藝術;而只有技術,也不是藝術。」北藝中心籌備處的培訓規畫旨在逐步扎根,並提供空間進行呈現打磨。種種面向過程性的實踐皆是種下苗頭,正待發芽茁壯成小樹;軟體先行之外,劉若瑀表示,現正籌備營運的場館條件與劇場設計,有著非傳統的建築結構體,力求為人而設計,讓藝術家與觀眾皆可在其中感到自由任性,唯有當個體放鬆與集體關係更為親密時,方能激勵雙方與內在自我進一步對話。她期待未來在此發生的藝術展演,可與建築體結構相互生成,讓觀演雙方在踏入其中後,皆能重新思考劇場更為開放的可能性。

在今年1月底甫為臺北市文化局遴選為首屆董事長的優人神鼓創辦人劉若瑀。(攝影/林軒朗,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

從2016年起即投身北藝中心籌備處總監一職、未來將接續擔任中心執行長的王孟超則向外界報告,北藝中心現行運作機制包含開館籌備、行政法人作業、軟體先行的規畫及執行,以及建築硬體工程——進駐工地、執行各項工程的協調、落實市府「無圍牆博物館」政策的公共設施整建與內部公共空間裝潢等。王孟超強調,北藝中心不希望為選舉等政治考量倉促驗收而趕著開幕,一切將按部就班地細緻檢驗。建築於今年6月竣工後,需經場館驗收,屆時北藝中心將邀請國內不同表演藝術領域團隊進駐試演,測試項目包括投影、飛人設備、升降舞台、音場、舞台硬度、拆卸式木頭地板等。

而在明年7月迎來為期三個月的盛大開幕季前,北藝中心亦將展開歷時半年的兩階段試營運,規劃多個免費或售票節目,在場館內的不同劇場空間中上演。王孟超進一步闡釋,北藝中心將首先於1至2月,進行單一劇場的試營運及修整;接著於3至4月,將「3+1」的劇場空間兩兩輪流測試,最後並開啟三個劇場的同時試演,進行終極壓力檢測;而5至6月期間,則留有時間再行優化。另外,北藝中心也將於試營運期間舉辦各式活動,如透過建築師所設計的一條貫穿劇場後台的環狀「公共參觀小路」(public route),將帶領觀眾穿梭場館各空間,一窺舞台設備、後台運作和排演場景,突破劇場觀看框架,重新界定觀看認知。

從2016年起即投身北藝中心籌備處總監一職、未來將接續擔任中心執行長的王孟超。(攝影/林軒朗,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

「3+1」劇場硬體空間設計與功能

北藝中心中央主結構外突出一大型圓球體與二長型立方體,自興建以來,已成為捷運淡水線上的一醒目風景,更名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風尚版」(CNN Style精選為2021年最令人期待、具顛覆性的八座新開張或落成建築之一。究竟為外界戲稱為「皮蛋豆腐」的內部空間結構為何,可如何因應或擴展劇場表演的需求?執行長王孟超今也一揭其神秘面紗。以「劇場魔術方塊」創意構成的北藝中心,係由普立茲克建築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建築獎得主——荷蘭建築師雷姆.庫哈斯(Rem Koolhas)設計、國內建築師姚仁喜團隊執行。高度引人矚目的「3+1」的劇場設計,靈感來自台灣夜市常見的「一鍋三味」。王孟超稱讚建築師設計精準,縱使施工難度高,期間卻少有大幅度的設計更動。而庫哈斯在疫情爆發前,更是每隔兩、三個月便赴台親自監工,目前則持續以視訊追蹤、檢驗。

高度引人矚目的「3+1」的劇場設計,靈感來自台灣夜市常見的「一鍋三味」,係由普立茲克建築獎建築獎得主——荷蘭建築師雷姆.庫哈斯(Rem Koolhas)設計、國內建築師姚仁喜團隊執行。(攝影/林軒朗,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

誠然,北藝中心的這一鍋,也希望能烹煮出各異的劇場美味。其中包含:

  • 1500席的「大劇院」(Grand Theatre)——為突出的梯形立方體,適合經典戲劇、大型商演與國際節目所用。
  • 800席的「鏡框式中劇院」(Proscenium Playhouse)——因全球獨創的圓球型設計又稱「球劇場」,之中觀眾席各角落的每個位置與舞台間皆為等距,視野清晰,可作為共榮多元、定目劇等製作的空間。另設有三層包廂,可容納群體一同觀賞,互動性強且親密感高,北藝中心甚至正在研議開放部分飲食的可能,期待可藉此召喚過往看戲的集體社交經驗。
  • 500至800席的「多形式中劇場」(Multiform Theatre)——為另一側突出的立方體,將成國內空間最大、座位數最多的實驗劇場。座位為可拆式而無固定,彈性搭配各種新穎舞台。內理選用Phantom色號648的深藍色,因此也稱「藍盒子」。當觀眾席燈滅後,因該色反光差,可使空間較傳統黑盒子更為黑暗。
  • 2300席的「超級大劇場」(Super Theatre)——將由「多形式中劇場」與「大劇場」連通而成,為國內首座巨型戲院,得容納大型巨作,支援旗艦品牌的經營,也得在其中打造沉浸式演出。可合併又可獨立的設計,是世界唯三。從舞台到末排座位共長80公尺,亦為國家戲劇院的兩倍。
北藝中心「大劇院」內部空間。(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
北藝中心「鏡框式中劇院」內部空間。(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

如臺北流行音樂中心的創設使命,北藝中心同樣期待以「鏡框式中劇院」與「多行式中劇場」服務國內表演藝術界最欠缺、需求量卻最大的中型製作,以場館之力輔助劇團與製作的升級,提供長程發展經營的條件。王孟超闡述,「3+1」的劇場設計,以及北藝中心對排練場的重視——館內現有六個排練場,未來包括館外與館內經空間改造後,將升級至九個排練場,關照劇場生命的可延續性,當團隊製作望能升級時,無需打掉重練,可在北藝中心直接打通一條線生產,也為未來的核心目標——亞洲表演藝術共製中心,提供了完善的劇場空間。而除了「3+1」,王孟超介紹北藝中心另有三個可遮風避雨的廣場、一空中花園與一小戲台等,未來可在館內同時上演十檔節目,而不會互相干擾。他總結道,這般多層多樣的硬體設計,為的是對接21世紀對劇場的各式新想像,打開劇場空間的潛能。

北藝中心「多形式中劇場」內部空間。(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
北藝中心「超級大劇場」內部空間。(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

軟體先行的策略與藝術計畫

硬體空間的遠大藍圖,自然需要完備的軟體條件與其相輔相成。北藝中心表示,其對劇場的定位不僅只是一個表演場域,而是擴及所有藝術共樂的對象,以「全民、全時、全藝」為策略,企圖邁向「全民劇場、藝術家創意基地、國際商演首選舞台、亞洲表演藝術共製中心」四大目標。而北藝中心在籌備營運期間,已採軟體先行的方式,以人才培育、藝術扎根、展演平台、國際連結、共製與自製為方向,執行各項藝術計畫。

比如劉若瑀前述的培訓,即為「人才培育」中的一環,是北藝中心現階段的關注重點之一。該項目包括「劇場安全技術培訓」,「青少年夏日瘋劇場」,以共享人才庫、搭建自製產業平台為目標的「音樂劇人才培訓計畫」,廣邀亞洲各地藝術學院學生參與、今年底第二次舉辦將聚焦國內學子的「Camping Asia」,以及將同「衛武營馬戲平台」緊密交流合作、於今年底南北對接登場的「馬戲棚計畫」等;而接續「人才培育」的宗旨,北藝中心也重視在地及國際藝術社群的連結。比如自2017年發起以藝術家為核心的「亞當計畫」,旨在打造跨領域、跨文化的當代藝術合作網絡平台。今年因應疫情,將以國內藝術家實地以及國際藝術家線上參與雙軌並行,聚焦士林在地的考探。另外也已成功爭取,將於2024年至主辦「亞太表演藝術中心協會」(Association of Asia Pacific Performing Arts Centres,AAPPAC)年會。

See Also

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消逝之島》,2020臺北藝術節。(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

北藝中心同時公布今年旗下「臺北藝術三節」的期程與主題:首先於7月3日至8月8日舉行的「臺北兒童藝術節」,將以「藝起同行」為題,前進臺北市十二個行政區;而接力於7月26日至9月12日登場的第23屆的「臺北藝術節」,策展主題回應疫情,以內省、平衡、療育、關懷為關鍵詞,定為「Take Care,My Dear」;而去年為疫情衝擊,卻仍突破表演節目總數的「臺北藝穗節」,亦會在8月14日至9月5日間舉辦,持續培育年輕創作者實踐創意。

王孟超補充,北藝中心在未來展演節目的安排上,不會只局限於邀演或委託製作,而是更主動地如上所述,結合各計畫方向,期許打造「亞洲表演藝術共製中心」。他強調,在場館時代下,藝術家不再若從前僅是單槍匹馬走江湖,而需要透過場館的力量打造國家隊陣容,對內培力養成藝術家,並對外連結推廣。

北藝中心董事長劉若瑀(右)與執行長王孟超(左)皆曾獲「國家文藝獎」殊榮,期待串聯不同世代的藝術家,提供藝術家各式養分,積極結合在地與國際藝術社群,凝聚創意能量,並把藝術創作的經驗與能量傳承至下一代年輕人。(攝影/林軒朗,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

場館時代下的世代串連與傳承

而國際交流的經驗與視野,亦是市府與文化局望能向董事長與執行長借重的。劉若瑀坦言出任董事長的消息一出,許多朋友紛紛慰問她為何願意跳入此一火坑。但真正說服劉若瑀最終踏出舒適圈乘風破浪的,是她多年遊走世界各地的場館後,在心中埋下的夢與責任。她回顧同輩藝術家過去篳路藍縷、摸索著踏上國際舞台,表面雖風光地被肯定與認同,背後集體走過的歧路與流過的汗水卻不見得為人知。而當各自多年埋頭為所屬之團體打拚拼搏後,劉若瑀自問這些經驗與能量是否可以被整理與傳承,共同想像未來十年、二十年接力站在國際舞台上的新世代表演團體的樣貌?

與她年齡相仿的執行長王孟超,出身自雲門舞集,同樣累積舞台設計經驗近四十年,足跡遍佈世界各地的舞台,兩位皆曾獲「國家文藝獎」殊榮。劉若瑀表示,創造力是北藝中心的核心價值,他們共同的期許,即是希望敞開、串連不同世代的藝術家的專業實踐、國際交流經驗,經具體方法的傳授交流,以及各式養分的提供,觸及更多年輕的表演藝術工作者,或可畫龍點睛地相互輔助,共同拓展出路。以此創造場館的永續,與藝術共玩,激發臺北的文化活力。

北藝中心在今年5月1日正式掛牌運作後,可望於今年6月竣工,並經明年1月起為期半年的試營運,接著在7月迎來正式開幕。(攝影/林軒朗,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

童詠瑋( 26篇 )

國立臺南藝術大學動畫藝術與影像美學研究所影像美學組研究生,論文〈(不)持攝影機的人:論綠色小組與後綠色的影像非純〉曾獲2019世安美學論文獎。現任《典藏ARTouch》編輯。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