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圖文書與藝術史專欄】金箔之下:克林姆的手繪世界,兼談梵谷美術館特展「金童克林姆」

【圖文書與藝術史專欄】金箔之下:克林姆的手繪世界,兼談梵谷美術館特展「金童克林姆」

【Illustrated Books and Art History】Underneath the Gold Foils: Klimt’s World of Paintings and Van Gogh Museum’s Exhibition, “Golden Boy Gustav Klimt”

2022年冬,阿姆斯特丹梵谷美術館正展出網羅世界各地收藏的當期特展「金童克林姆。來自梵谷、羅丹、馬蒂斯...的啟發」。在特展主視覺宣傳《水蛇II》畫作的召喚下,觀者重新踏入了一個世紀前奧地利畫家克林姆所打造的金色情迷。

2022年冬,阿姆斯特丹梵谷美術館(Van Gogh Museum)正展出網羅世界各地收藏的當期特展「金童克林姆。來自梵谷、羅丹、馬蒂斯…的啟發」(Golden Boy Gustav Klimt. Inspired by Van Gogh, Rodin, Matisse…,以下簡稱《金童》)。在特展主視覺宣傳《水蛇II》(Water Serpents II)畫作的召喚下,觀者重新踏入了一個世紀前奧地利畫家克林姆(Gustav Klimt, 1862-1918)所打造的金色情迷。展場上不僅陳列了克林姆金光閃閃的油畫創作,甚至以惟妙惟肖的《貝多芬飾帶》(Beethoven Frieze)複製壁畫,彷彿將觀眾從所在展區,瞬移到那令人屏息的維也納分離派會堂大廳。克林姆的金彩在整座展場內觸目可及,見證著他在當時藝壇上的「金童」地位——正如展覽標題的雙關意味。

克林姆,《水蛇II》。(梵谷美術館提供)

而在金碧輝煌的油畫創作之外,同樣陳列在展場裡的數幅克林姆手繪素描,則提供了另一種截然不同的視覺享受。少了表面上的炫目金彩,觀眾於是能夠欣賞藝術家純粹洗練的流暢線條;它們證明著克林姆絕非靠昂貴金箔譁眾取寵的投機份子,而是深受同時代藝術脈絡啟發、培養出紮實構圖與素描技法的實力派。

克林姆,《貝多芬飾帶》。(梵谷美術館提供)

實際上,克林姆生平中唯一的一部插畫作品,也就是搭配古希臘作家盧奇安(Lucian of Samosata)著作《娼妓對話》(Hetäre ngespräche)的德文版插圖,當中的部分圖像便是取自他為《水蛇II》所做的手繪素描草圖。(註1)在油畫與素描兩者的對照之下,克林姆的創作世界將呈現出新的觀看趣味。

金彩油畫至線描插圖:從《水蛇II》到《娼妓對話》

從許多方面來看,《水蛇II》作為特展亮點是再適切不過:這幅難得一見的私人收藏油畫,正符合人們印象中華麗的典型克林姆風格,無論熟悉或不熟悉藝術家作品的觀眾都將深受吸引;同時,《水蛇II》也開啟了許多層面的討論,可以作為奧匈帝國的美好年代見證,或是作為克林姆與同時代藝術家的形式對話,又或是在他眾多作品中一再探討的女性與情慾主題。當然,這幅作品最特別的,便是讓人有機會觀察克林姆從油畫到插畫之間的風格轉換。

《水蛇II》的標題本身便引起了無限遐想:古典圖像學中,女性與蛇結合的形象經常直接與罪惡或誘惑連結,然而此處女性與蛇的換置,卻是美麗而魔幻的。數名女性的軀體在畫面上橫向伸展著,觀者可以清楚看見其中一名完整的裸女背部和另一名俯臥的裸女側面,白皙的軀體形成了令人著迷的蜿蜒曲線,似乎隨著繚繞其間的金色裝飾線條流動著;畫面右方呈現出另外兩名女子半隱半現的頭顱,她們彷彿陷入安睡般地闔著雙眼,只有下方側臥的女子以迷茫的眼神注視著觀者的方向。畫面中刻意去除了空間感,女子的形體彼此堆疊,克林姆經典的金箔色彩和幾何化裝飾圖形在女子身上和四周穿梭嬉戲,更加強了整座空間的平面裝飾意味。

克林姆,《兩名斜倚裸女擁抱》素描。(梵谷美術館提供)

一如克林姆為《貝多芬飾帶》所做的眾多草圖,看似行雲流水的《水蛇II》背後代表的是反覆不斷的素描實驗。在這些草圖中,畫家以單色線條,近乎溫柔地細膩勾勒出或坐或立或臥的女性形象,以選擇出最符合「水蛇」意象的構圖。這些素描展現的高度純熟技法,使它們本身便可被視為個別的藝術品看待。

於是,1907年發行的插圖版《娼妓對話》,重新使用了先前的《水蛇II》草圖,不啻為這些素描作品提供了再次詮釋的可能性。這一回,它們不再是無人注意的幕後草稿,而是和克林姆其他畫作一樣,成為甫問世便引起世人震驚的獨立創作。

《娼妓對話》封面及內頁。(郭書瑄提供)

出版於西元二世紀的盧奇安《娼妓對話》,或許讓今日眾多標榜前衛的作家都甘拜下風:書中收錄的15篇「對話」,名符其實地發生在不同的娼妓角色與其他人物之間。以第一篇對話為例,母親為了要自己的女兒幫忙賺錢,開啟了一段宛如老鴇與雛妓間的對話:

母親:現在妳知道也感覺到了,失去貞操沒妳想得恐怖。
…..
母親:怎麼做?跟著年輕男人走,和他們一起喝酒一起睡,然後拿錢。
…..
女兒:但那是妓女啊!
母親:那沒什麼不好的,妳會有錢,還會有很多愛人……

以現代眼光看來仍屬驚世駭俗的作品,搭配上克林姆先前水蛇化身的裸女形象,竟是不可思議地相互呼應。在選擇收錄書中的15幅插圖時,克林姆不僅未曾嘗試掩蓋掉盧奇安原文中的「不道德」,相反地,這些搭配圖像可說是文本精神的忠實再現。當如今被置放在文本的脈絡下時,克林姆的女性肖像轉變成露骨描繪的娼妓私密模樣,包括她們在歇息中的、接客中的、自慰中的模樣,他甚至並未忽略掉原著中的女同性戀情節。克林姆是以自己的藝術向古希臘文學的開放風氣致敬,或者用另一種角度說,就像他其他不得不遭到審查命運的作品一般,克林姆以這部新版插圖的《娼妓對話》,正毫不避諱地挑戰藝術創作的道德極限,也竭盡挑釁世人之能事。

如果不看描繪的內容本身,《娼妓對話》中的白描線條簡直像是洗盡鉛華般地純粹柔和,對比著克林姆金箔鑲嵌的油畫作品,幾乎像是出自完全不同的藝術家之手。若不是封面上的燙金字體有著明確可辨的克林姆簽名風格,恐怕人們很難想像《水蛇II》和《娼妓對話》之間的連結。然而,若從藝術家的整體創作脈絡看來,這些素描插圖中所展露的線性形式與情慾意涵,實際上正是不折不扣的克林姆風格。

線性形式與情慾意涵:來自當代藝術家的啟發

一如今日特展副標題「來自梵谷、羅丹、馬蒂斯…的啟發」所點明的,克林姆這種特殊的風格表現,除了他個人的發想與特殊的媒材運用外,還有很大一部分可說是歸因於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的藝術傾向。克林姆非但不否認其他藝術家帶給他的影響,實際上他經常直接指出他的靈感來源。於是,這場特展將克林姆作品置放在更宏大的時代脈絡下,在策展的巧思並置下,克林姆和其他前輩或同時代藝術家的作品成功展開對話。

左:克林姆,《戴羽毛帽的女子》,右:羅特列克,《白色評論》雜誌封面。(梵谷美術館提供)

在形式上,克林姆以流暢線條所勾勒的人體,卻常帶有非寫實的、有時甚至幾何化的震顫輪廓,使他的圖像在唯美再現外又帶有一絲不安感。而當克林姆的手繪素描和羅丹為人體雕塑所做的練習草圖並置陳列時,兩者便相似地以輕盈筆法展現出紮實的人體結構觀察。或是克林姆的《戴羽毛帽的女子》和羅特列克的海報女子,兩者同樣以速寫般的筆觸捕捉都會女子的型態與神色。或是揚.托洛普(Jan Toorop)的線性象徵藝術帶來的強烈既視感。更不用提在展場上梵谷、馬蒂斯、惠斯勒等等多位現代主義畫家的對照下,克林姆與當代的形式對話,無一不顯得合理且具說服力。

在畫作的內容意涵本身,克林姆則經常以各種面向的女性形象為畫面主體,直接或間接地表現當中的情慾意味。即使以今日男性凝視的批評角度看來,克林姆筆下呈現的女性仍是充滿自覺的,一如《娼妓對話》中毫不扭捏造作的妓女姿態,她們並非單純作為美麗的被觀看物件,而是展現出直白的女性情慾,或是以不同象徵形象傳達出威脅或誘惑的訊息。最明顯的例子之一,就是克林姆對於古典文學中的女性形象運用,這種引用古典的做法可以從同時代的象徵主義藝術找到來源。例如,他在《貝多芬飾帶》中便以希臘神話中的司芬克斯與戈爾貢女妖等女性形象,象徵人類生命中的不同情感與痛楚。而克林姆的《水蛇I》和《水蛇II》,都可令人聯想到《創世紀》中女人與蛇的犯罪。

克林姆,《猶滴》。(梵谷美術館提供)

於是,無論是展場上畢爾斯利的《莎樂美》或是馮・史杜克(Franz von Stuck)的《罪》,都在相似的概念上呼應著克林姆《猶滴》(Judith)的致命美女意象。(註2)克林姆讓猶滴的形象幾乎佔據了整個畫面,她穿戴著克林姆招牌的金色服裝與首飾,用迷幻魅惑的眼神望著觀者,而被她割下的敵將頭顱不完整地出現在畫面右下角,彷彿只是個不重要的配件。克林姆以他的線條技法與構圖,包括背景的幾何化風景與邊框上的標題字體,打造出一幅強烈的女性與情慾意象,絕不只是靠閃亮的金箔色彩而已。

就如《水蛇II》和《娼妓對話》所證明的,在特展所呈現的脈絡下,克林姆的多樣類型創作,包括不同畫風的海報、肖像與風景畫,大多顯示出當代風格交錯影響下的線性形式與情慾意涵。或許可以這麼說,克林姆金碧輝煌的油畫作品,以及他以相對質樸但真摯的手繪線條所製作的素描,正為即將結束的美好年代精神做了最璀璨的見證。


註1 原版《娼妓對話》可惜並未於《金童》特展展出,但展場上可見到克林姆多幅為大型作品所製作的手繪素描草圖。

註2 猶滴的故事記載於正統基督教會不承認的聖經次經中,她憑藉自身的美貌,誘惑敵營將領並伺機割下他的頭顱。

郭書瑄( 20篇 )

荷蘭萊登大學藝術與社會研究中心博士,曾任科技部研究員與大學助理教授。移居柏林後斜槓多項身份,但以寫作佔據比例最多。著有《插畫考》《圖解藝術》《荷蘭小國大幸福》《紅豆湯配黑麵包》等專書,2022年由典藏藝術家庭出版社發行《生命縮圖:圖像小說中的人生百態》一書。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