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豪瑟沃斯的環境保護實踐:全球首席CEO尤安.文特斯談畫廊永續發展進行式與未來式

豪瑟沃斯的環境保護實踐:全球首席CEO尤安.文特斯談畫廊永續發展進行式與未來式

HAUSER & WIRTH’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PRACTICE: Global CEO Ewan Venters on the Gallery's Current and Futur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本刊特別邀請到國際畫廊巨頭豪瑟沃斯全球首席執行官尤安.文特斯(Ewan Venters)暢談環境永續對藝術產業的意義、設計畫廊內部環境永續策略之思考。

豪瑟沃斯(Hauser & Wirth)作為「畫廊氣候聯盟」(GCC)的會員畫廊,除了遵循GCC倡議,也於2021年正式設立環境可持續發展主管一職,為其代理的藝術家及藝術社群營造更加永續的環境。本刊特別邀請到國際畫廊巨頭豪瑟沃斯全球首席執行官尤安.文特斯(Ewan Venters)暢談環境永續對藝術產業的意義、設計畫廊內部環境永續策略之思考。

豪瑟沃斯全球首席執行官尤安.文特斯(Ewan Venters)。(豪瑟沃斯提供)

《典藏.今藝術&投資》(以下簡稱典藏):豪瑟沃斯內部是如何建構「環境永續」共識的?

尤安.文特斯(以下簡稱文特斯):永續發展這一議題對我們而言至關重要,豪瑟沃斯目前許多長期計劃是基於其考慮當地社區位置及定位的重要性,這表現在於薩默塞特和梅諾卡等兩地設立空間分部。在制定對於永續發展的全球指導方針過程中,首先,我們成立了「綠色團隊」,任命克里奧娜.墨菲(Cliodhna Murphy)擔任全球環境永續負責人,我們也承諾在2030年將畫廊的碳足跡量降低50%。 豪瑟沃斯的代理藝術家和藝術家遺產名單中,包括古斯塔夫.梅茨格(Gustav Metzger)、工藤哲已(Tetsumi Kudo)、米卡.羅滕貝格(Mika Rottenberg)和皮皮洛蒂.瑞斯特(Pipilotti Rist)在內的多位藝術家也致力於在其藝術工作室和藝術實踐中採取應對氣候變化的行動。他們在過去一年中皆全球舉辦了畫廊展覽。 而今年夏天,豪瑟沃斯還與Panza Collection合作,在的聖莫里茨空間舉辦一場與環境相關的藝術展,展出其著名的收藏品。

建築師斯米利安.拉狄克(Smiljan Radić)設計的「拉狄克展館」(2014),豪瑟沃斯薩默塞特中心。(攝影/Heather Edwards)


畫廊最近也為瑞斯特在洛杉磯當代美術館(The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Los Angeles, MOCA)個展舉辦了開幕晚宴,為了呼應與MOCA第一次推出淨零碳排展覽,晚宴菜單以素食為主。而藝術家也通過使用可回收資料和减少她與工作室團隊的旅行量來减少浪費和碳排放。


此外,藝術家拉希德.約翰遜(Rashid Johnson)為2021年的地球日創作了一幅限量版印刷品,為兩個慈善機構Art to Acres 和 14+ Foundation 籌集了十萬美元。自2020年以來,畫廊就一直與針對藝術家、畫廊主以及收藏家的項目「為了土地的藝術」(Art for Acres)合作,保護藝術和雨林。2020年,我們的藝術家珍妮.豪澤(Jenny Holzer)在紀念地球日為600英畝的雲霧林拍攝了一件作品,而豪瑟沃斯也認領了3,200英畝的雲霧林。我們認為,這些行動與全球野生動物保護組織的倡議相匹配,也期盼為氣候、生物多樣性和不可替代的生態系統產生積極影響。

珍妮.豪澤《瓜地馬拉,5》。(Christopher Jordan 博士/全球野生動物保護協會提供)

典藏:為何選擇加入GCC?能否分享與其機構合作的過程(如何具體落實檢測碳足跡等)?

文特斯:我們與GCC的成員機構有著相同的願景——建構一個更永續的藝術世界,且促進視覺藝術領域的脫碳及實踐零浪費。而GCC的專業顧問和專家幫助其他部門的組織為可持續發展事業的行業領導者鋪平了道路。儘管我們正在借鑒其他行業的環保實踐,如零售業、製造業等,但藝術界確實需要針對其行業製定自己的戰略,能够站在這一領域的前列令人興奮。作為GCC的成員和贊助人的我們,豪瑟沃斯早在2019年於GCC網站發佈了當年度的碳足跡。這是海灣合作委員會到2030年將整個藝術世界的碳排放量减少一半的任務的第一步。

豪瑟沃斯梅諾卡藝術中心,國王島。(豪瑟沃斯提供,攝影/Daniel Schäfer)

典藏:豪瑟沃斯如何評估和制定畫廊碳預算計劃?

文特斯:測量碳足跡是第一個步驟。我們在2019年進行了一次碳審計,以此評估活動的影響,目前也為主要展覽增加了碳預算。為遵照GCC的規定,我們考慮以多種途徑,在2030年之前實現至少50%的减排目標,例如:尋找可再生能源的來源,即便是在公用事業提供商難取得可再生能源的地方;畫廊空間照明設備全面過渡至LED照明;在我們可以控制能源來源的地方對我們的能源進行脫碳,並遊說房東將更多的綠色能源引入我們運營的大樓。以上舉措也意味著豪瑟沃斯將來在新地點開設空間時,皆能實現具體的碳排放措施,以確保接近淨零碳排。

豪瑟沃斯與Panza Collection合作的環境永續展覽項目。(豪瑟沃斯提供)

典藏:在藝術作品的包裝與運輸上,畫廊的減碳方案是什麼?

文特斯:在藝術作品的運輸、包裝,以及藝術品的移動速度上,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作為畫廊,首先需要考慮我們為自己設定的最後期限。在全球開發出更永續的航空燃料、或是氫經濟(Hydrogen Economy)普及之前,使用海運是减少藝術界碳排放的最佳選擇,但海運的時間成本較高。歸根結底,我認為藝術界的人們應該要了解整體的需求以及在適當的時候提出質疑,再尋求可以重塑和改革的方法,使藝術產業不斷進步。

典藏:對於藝術行業而言,人與人面對面交流和建立連結是必要的,無論在認識藝術、與藏家接觸等業務上,豪瑟沃斯是如何調配商務差旅,讓不影響業務運作下卻又達到減碳呢?

文特斯:在過去的兩年裡,我們减少了商務旅行。如中國大陸的藝博會,即便我們參與很頻繁,但由於沒有在當地設立空間,因此我們只讓銷售部門的同事前往,同時聘請當地的兼職員工在布展及工作協調等方面與內部團隊密切合作。

豪瑟沃斯梅諾卡藝術中心,國王島。(豪瑟沃斯提供,攝影/Be Creative, Menorca)

典藏:您們對以上舉措的期待是什麼?這過程中,畫廊內部有因應大環境變動(如新冠肺炎)進行永續發展策略的調整嗎?

文特斯:疫情開始前,畫廊圍繞更加永續的業務問題。當時,我們已開始計劃降低參與國際藝博會的頻率,並已開始發展藝術科技和研究部門,以此因應數位化趨勢。疫情爆發後,我們也更加確定藝術市場的未來很可能是數位和現實世界的混合體,因此,豪瑟沃斯可以更加適應具挑戰性的環境變化,這將使我們長期受益。

本專題同步刊登於《典藏.今藝術&投資》第353期。

鄧韻琴( 50篇 )

© 2022 典藏藝術家庭股份有限公司保留一切權利。8f-2網頁設計和維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