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黃土水《少女胸像》未來處置三方向,兼顧歷史性、藝術性、公共性與在地情感

黃土水《少女胸像》未來處置三方向,兼顧歷史性、藝術性、公共性與在地情感

3 Directions for Handling the Future of Huang Tu-Shui's “Bust of a Girl”: Taking into Consideration Historical, Artist, Public Qualities and Local Sentiments

黃土水《少女胸像》該如何處理?台北市副市長蔡炳坤於6日會同台北市美術館長王俊傑及市府團隊,為黃土水《少女胸像》的後續典藏處理前往太平國小,再度交換意見。

太平國小校長徐昀霖、學生家長會王裘莉、與校友會代表張嘉莉等人都出席,學校上下對的已故傑出校友黃土水捐贈的《少女胸像》,珍愛有加。訪談會全程氣氛溫馨,,但沒有針對雕像的處置,作出結論。

太平國小校長徐昀霖(右)、家長會長王裘莉。(簡秀枝提供)

蔡炳坤副市長:帶領團隊溝通建立信頼感

蔡炳坤副市長在接受備詢時表示建立北美館與太平國小之間實質交流,跨出合作的一大步。校史超過百年的太平國小,有三股力量,一是由校長領導的校務體系。二為學生家長組織而成的家長會,第三是畢業校友,連結聚集的校友會。

校長有任期制,只能在任期內,竭誠盡心,全力守護。家長會也時有改選必要,會因子女畢業,家長成員不斷改組。至於校友會比較容易持續,會內由熱心公益的校友組成,長年以學校興榮為己任,或可在未來扮演更積極的運籌帷幄角色。

由於黃土水《少女胸像》捐贈太平國小,超過100年,所有權是不是學校的,各有看法,校長一直很客氣,把主導權留給家長會以及校友會,希望透過大家的集思廣益,找到最可行的辦法。

太平國小徐昀霖校長,以雙倍保全,守護《少女胸像》。(簡秀枝提供)

文化局長蔡宗雄:強化溝通 尋求共識支持

太平國小現任家長會表示,如果能透過更多內部交流與溝通,產生多數決,這個多數決即可由會長提出,通過家長會大會,讓渡黃土水《少女胸像》的問題,獲得解決。台北市區內,北美館的專業條件為最佳,公共性也足夠,是市府團隊眼中,最合適典藏的地點。因為太平國小內,三個組織平行發展,未見到共識的建立,以擔當作出同意讓渡的決定,北美館只能繼續等待。

曾經擔任過松山高中家長會會長的台北市文化局長蔡宗雄,對於目前的處境,頗能理解。台北市文化局希望不厭其煩,透過溝通,再溝通,分析利弊得失,讓家長與校友們,都能了解市府的良苦用心,以及黃土水贈送母校《少女胸像》作品,已經超過百年,學校是否在守護百年之後,可以昇華該遺作的貢獻度。

黃土水《少女》,大理石,1920,台北市太平國小藏。(北師美術館提供,攝影/林宗興)

北美館長王俊傑:等適當時機再談捐贈可能

北美館長王俊傑也表示,1月6日,他與台北市副市長蔡炳坤、教育局主秘、督學等人,一起去拜訪太平國小,校長、校友會及學生家長會代表,出席踴躍,大家共同交換,也討論黃土水《少女胸像》。

基本上,黃土水百年遺作《少女胸像》和太平國小的學校歷史及情感連結是很特殊的,因此學校方面很在意《少女胸像》作為學校資產,以及百年來累積的師生關係,目前校長、校友會及學生家長,都不願草率作決定。

由於國藝會董事長林曼麗近年處理黃土水相關作品,獲得相當公信力。王俊傑表示,他先林曼麗前董事長討論了《少女胸像》的後續可能,目前希望先和學校建立信賴關係,專業協助學校,改善現有陳列條件,考慮將雕像移置到較獨立的展示空間。王俊傑說,以北美館和太平國小聯名的方式,協助推廣和設計藝術教育計劃,將來評估是否可能固定時段借展北美館。

國藝會董事長林曼麗:解決三途徑

國藝會董事長林曼麗,歷經黃土水《少女胸像》借展,《甘露水》重見天日,除了肯定黃土水生前的才氣天份,對台灣土地的熱忱,對藝術創作的使命感,讓台灣美術史的拼圖完整,位階升級,至表感佩。

「不朽的青春」展覽總策畫林曼麗教授、太平國小徐昀霖校長及校友與《少女》胸像合影留念。(北師美術館提供)

林曼麗董事長說,她從近年一路參與及推動黃土水遺作的探索,更加證明他的精神,與台灣的文化傳承,主體意識堅持,居功厥偉,值得台灣人共同守護的精神力量與文化瑰寶。

對於黃土水在一百年前親自捐贈給太平國小的遺作《少女胸像》,林曼麗董事長建議朝三個方向作思考:

1、繼續留置在太平國小。

需要改善現有陳列條件,將作品移置到獨立的展示空間。除了需要美術館典藏團隊專業協助之外,不排除對校友募款,籌湊經費,在學校內打造合宜專業展示地點。

2、移至社區,修建社區展覽會所。

同上,需要找地點與經費整建,並尋求專業協助。

3、由北美館暫時寄存或永久收藏。

這是最一勞永逸的方式,北美館可設專區(譬如一樓明顯的地方),長期、公開展示,以向黃土水致敬。北美館擁有專業庫房、展覽空間專業學術研究與論文發表、推動。

由於感佩黃土水的藝術風華,林曼麗董事長與中研院顏娟英等教授,帶領團隊,爬梳台灣美術史,追尋黃土水遺作,出生於台北大稻埕的王道銀行董事長駱錦明,已經向林曼麗承諾,願意以太平國小老校友身份,捐款及認養《少女胸像》的未來處置需要。

太平國小校友駱錦明:出錢出力出膽識

校友駱錦明強調,他非常樂意號召太平國小校友回娘家,作為徐昀霖校長、以及學校家長會、校友會的後盾,讓現任校長、會長們,在為黃土水《少女胸像》作決策時不孤單。

至於經費資助與長期認養,駱錦明表示,王道銀行會邀請林曼麗董事長協助,他非常信任林曼麗所提的三個思維,不管最後結果如何,他都會全力配合。目前在經費的安排,已經胸有成竹,一定帶頭出錢出力,極力參與作品處理後續。

駱錦明說,日本明治31年(1898年)太平國小就創立,迄今已經124年,歷史屆校友,傳承好幾代,分散各行各業,人才濟濟,不乏事業有成的領導人,如果透過號召、連結與動員,力量可觀,大家一起作為太平國小後盾,校長、家長會長或校友會長們,就會找到承擔決策的力量。駱錦明強調,只要對黃土水藝術弘揚,美育推廣、台灣主體意識提升有幫助的,他義無反顧,全力以赴。

校友會代表張嘉莉,就是熱心校友的代表,《少女胸像》近期的意見溝通,她都用心參與。張嘉莉表示,關於《少女胸像》的來龍去脈,她們比現任校長及現任家長會還清楚許多,校友會關心太平國小,也珍惜黃土水《少女胸像》,因此,不會讓校長、家長會,單獨去扛這個責任,校友會一直都願意協助、參與責任的承擔。

由於《少女胸像》是101年前,黃土水親自從日本帶回,贈送給太平國小,感謝母校培育之恩,同時也希望透過藝術雕刻,豐富校園美育,給學弟學妹更多啓發,像雕像中的久子一樣,善良樂觀,帶著微笑,自信優雅迎向未來。

大平國小創辦於1898年(日本明治31年),日治時期稱為「大稻埕公學校」,後來改名「太平公學校」。大正12年(1923年 )4月,裕仁皇太子來台巡視,在當時是台灣的一大盛事。台灣總督府極盡能事,動員了龐大人力、物力,整理街道佈置牌樓,設置御泊所(招待所),安排參觀活動,殷勤招待未來的日本天皇,希望讓裕仁對總督府治理台灣的成果留下深刻印象。4月18日上午11時10分,抵達太平公學校,指名欣賞旅日留學生黃土水捐贈的石雕作品,即《少女胸像》,留下「太平公學校皇太子行啓紀念碑照片」以及中日外交界及藝術界歷史佳話。

後記:黃土水遺愛母校,百年不朽

 黃土水原出生於台北艋舺,1906年他就讀艋舺公學校一年級時,父親黃能病逝。父親生前以修理手推車養家,大黃土水六歲的二哥黃順來,接下父親留下來的謀生本事,繼續賺錢養家,因此全家遷往大稻埕。黃土水在艋舺公學校只念一年。翌年,12歲的黃土水以插班方式,進入大稻埕公學校就讀(1907-1911)畢業後,升入國語學校(即今天的台北教育大學),畢業後,分發回太平公學校任教,擔任訓導行政工作,1915年赴日留學。

黃土水在東京美術學校就讀,1920年學業告一段落,學校規定必須繳交畢業作品。原來在學校主修木雕的黃土水,企圖心過人,他透過自學方式,向東京落腳的西方石雕藝術家請益,學得大理石雕刻,因此,他決定挑戰自己,以自學來的技法,雕刻《少女胸像》作為畢業展作品。

果然,在東京少女久子作為模特兒,創作半身胸像,潔淨大理石上,留下含苞待放的青春容顏,淺淺的微笑,後梳的長髪,繫上蝴蝶結,前額覆眉流海,純真可愛,而頸上蓬鬆的皮毛,襯托出上好家庭背景,優雅氣質,其來有自。

黃土水很滿意該作品,順利通過學校畢業展,之後,他利用返台探親機會,把取名為《少女胸像》的久子半身像,運回台北,送給培育他多年的母校太平國小(太平公學校)。

當時成為地方大事,小朋友都戲稱從日本回來的久子正式上學了。沒想到,久子在該校一逗留就是一個世紀,1930年黃土水以35歳的英年辭世,立即化作塵土,但他的石雕作品,歷經了一個世紀,依舊完好無缺,留住創意,留住藝術的永恆性,將給學弟、學妹們生命的啓發。

2020年北師美術館「不朽的青春—台灣藝術再發現」,《少女胸像》第一次離開太平國小,進入黃土水的另一所母校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前身是國語學校)的北師美術館,由來自東京大學的修復專家森純一,整理修復,之後正式參展。

林曼麗董事長處理黃土水遺作,倍受信頼。森純一是黃土水學弟,也是被譽為最懂黃土水遺作的修復師。(北師美術館提供)

數月的展覽之後,久子在眾人的護送下,返回太平國小。全校師生對於久子回娘家,喜形於色,以舞龍舞獅相迎。以前,外界沒有特別注意《少女胸像》的動向,現在學校以雙層保全系統,加強她的安全防護,並置放在太平國小校史館中。

太年國小守護《少女胸像》足足超過一百年,黃土水當年對母校反饋心意,做足、做滿百年。未來,是否扮演台灣美術史領頭羊,成為台灣美術推廣的精神象徵與重要標的,是否可以考慮有不同的安置,伸展她歷史性、藝術性以及公共性,各界引頸期盼。

簡秀枝 (Katy Shiu-Chih Chieh)( 250篇 )

典藏藝術家庭社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