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華裔收藏家捐贈大都會博物館史上最高額款項

華裔收藏家捐贈大都會博物館史上最高額款項

Met Museum Receives Largest Donation in Its History from Chinese American Collectors
唐騮千(Oscar L. Tang),為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榮退董事兼亞洲藝術部顧問委員會主席,自1984即開始捐贈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近日,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宣布獲得唐騮千及其夫人唐徐心眉(Agnes Hsu‐Tang)捐贈1.25億美元,為該館歷史上最高金額的捐贈。

美籍華裔金融家唐騮千(Oscar L. Tang),為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榮退董事兼亞洲藝術部顧問委員會主席,自1984即開始捐贈紐約大都會博物館,除了捐贈20餘件11至18世紀中國繪畫名品,更曾資助多項重要項目,包括創建唐楊茜恩展廳(Frances Young Tang Gallery)、方聞研究室/庫房(Wen C. Fong Study-Storeroom)、設立中國書畫初級修復師職位等,30年來在中國古代藝術教育推廣方面不遺餘力。近日,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宣布獲得唐騮千及其夫人唐徐心眉(Agnes Hsu‐Tang)捐贈1.25億美元,為該館歷史上最高金額的捐贈,該筆款項將用以重建八萬平方呎的現當代藝術展廳與公共空間,新館翼將以唐氏伉儷之名(Oscar L. Tang、H.M. Agnes Hsu‐Tang)命名。

在過去兩年來嚴峻的疫情影響之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出現1.5億美元的資金缺口。為此,館方削減了開支,並重新分配成本,陸續提出減薪與裁員的方針。甚至計劃出售館藏,盼透過所得資金支付維護藏品開支。這筆來自唐氏伉儷的捐款彷如及時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總裁兼首席執行長丹尼爾.魏斯(Daniel H. Weiss)表示:「這筆來自董事會的鉅額捐款,展現其對博物館的信心。在董事會數十年來的支持下,使所有紐約人和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都能跨越5000年人類歷史,體驗世界各地的藝術。」 

唐騮千(右)、唐徐心眉(左)伉儷。(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提供)

唐騮千、唐徐心眉伉儷

唐騮千,1938年生於上海,父親為紡織業大亨唐炳源,兄長則是香港聯亞集團主席唐驥千。唐氏家族自三代前即與美國有很深的淵源,早在1873年,其外祖父為120名大清留美幼童之一,也是馬薩諸塞州北安普敦人口普查中第一個記錄在案的中國人,回國後成為高級外交官。而唐騮千的父親則獲庚子賠款獎學金赴美求學,1923年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學成歸國後接任其父親紡織廠事業,亦為上海和香港的商業和政治領袖。 

1948年因時局動盪,唐家自中國遷居香港,唐騮千11歲時赴美求學,先後就讀於美國麻州菲利普斯學院(Phillips Academy Andover)、耶魯大學以及哈佛商學院。1970年代,唐騮千與其友人在紐約共同創立了Reich & Tang投資管理公司,公司創辦之初僅涵蓋股票帳戶業務,1974年透過創建Daily Income Fund進入貨幣市場共同基金領域,後成為全美30大基金公司之一。1993年,公司售予新英格蘭投資公司(New England Investment),現為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的一部分。

唐騮千寄贈作品,傳董源《溪岸圖》。(©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1989年,唐騮千與貝聿銘、馬友友等人成立了百人會(the Committee of 100),為美國華裔精英組成的非營利組織,旨在「促進中美之間的相互了解、政治、經濟、和社會的交流」。 經商有成的唐騮千熱衷於文化慈善事業,他表示:「我因戰爭而流離失所,美國提供我避難、教育和成功的機會。約30年前,我加入了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董事會,我想與美國和世界分享中國豐富的文化資產。」1994年,唐騮千成為第一位加入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董事會的亞裔美國人,此外更曾資助普林斯頓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牛津大學等機構建立亞洲人文學術中心。

夫人唐徐心眉亦具有顯赫家族身世及豐厚的學識背景,唐徐心眉為明代著名科學家徐光啟後人,也是考古學與藝術史學者,曾於巴黎任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文化遺產中心的國際顧問,現則為紐約歷史學會(New‐York Historical Society)展覽委員會主席、哥倫比亞大學研究學者,和賓夕法尼亞大學考古學和人類學博物館(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Museum of Archaeology and Anthropology)傑出諮詢學者。 

唐騮千與紐約大都會博物館中國繪畫典藏

現今紐約大都會博物館中國古代書畫收藏成果豐碩,然在1970年代初期,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甫決定致力成為亞洲藝術研究和鑑賞中心時,當時館藏中國書畫質量其實均不見長。1973年,館方在時任董事會主席道格拉斯.迪隆(Douglas Dillon)的大力支持,和亞洲藝術部門顧問、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研究所中國藝術歷史系教授方聞的牽線下,向書畫鑑藏家王季遷購得25件宋元繪畫佳品。此後又在迪隆基金(Dillon Fund)的資助下,陸續擴充了中國書畫作品典藏。1981年,道格拉斯.迪隆展廳(Douglas Dillon Galleries)落成,顧洛阜(John M. Crawford Jr.)亦允諾捐贈其收藏的200餘幅中國書畫精品。

唐騮千寄贈作品,王蒙《素庵圖》。(©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隨著日益增加的捐贈與購藏,至1997年時中國書畫展廳已亟須整修擴建。是時,身為方聞妻舅的唐騮千,資助創建展示中國書畫作品的展廳,以其已故前妻為名的唐楊茜恩展廳(Frances Young Tang Gallery)落成。此外,他以500萬美元自王季遷購入:五代董源《溪岸圖》、佚名《乞巧圖》,元代趙蒼雲《劉晨阮肇入天臺山》、姚彥卿《雪山行旅圖》、吳鎮《高節凌雲圖》、張遜《石上松花圖》、柯九思《臨文同墨竹圖》、王蒙《素庵圖》,明代呂紀《鴛鴦芙蓉圖》、劉俊《納諫圖》、陳子和《古木酒仙圖》,清代八大山人《二鷹圖》等12件中國10至18世紀早期書畫作品,將其寄藏於紐約大都會博物館,並承諾於未來捐贈予館方。此後,博物館中國書畫典藏與展示方面日趨完善,在唐氏等人慷慨捐贈及資助之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遂成為亞洲以外,中國書畫收藏最為豐富的博物館之一。

唐騮千寄贈作品,劉俊《納諫圖》。(©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唐騮千寄贈作品,陳子和《古木酒仙圖》。(©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唐騮千寄贈作品,八大山人《二鷹圖》。(©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2016年,唐騮千將其收藏董源《溪岸圖》如約贈與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可謂紐約大都會博物館中國書畫典藏重要的里程碑。此件作品以擦染表現中國東南方的圓山和土坡,描繪高山水畔,隱居山林的場景,為後世隱居山林的隱士題材建立起了傳統。不僅如此,這幅立軸也是現存中國早期山水畫中尺幅最大者,乃巨碑式山水傳統的開端,為十世紀中國早期山水畫重要作品之一。直至2020年,唐騮千捐贈中國古代書畫的善舉仍持續進行。為慶祝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成立150週年,唐騮千允諾贈予館方… 

完整全文請見:《典藏.古美術》2022年1月號〈MET獲史上最大筆捐款──唐騮千、唐徐心眉伉儷捐贈1.25億美元助建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現當代藝術側廳〉,作者:葉舜瑜。

本文摘自《典藏.古美術》2022年1月號〈MET獲史上最大筆捐款──唐騮千、唐徐心眉伉儷捐贈1.25億美元助建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現當代藝術側廳〉,作者:葉舜瑜。

【雜誌購買連結】

典藏官網
博客來
蝦皮
UDN電子雜誌
讀墨電子雜誌

【更多古美術最新消息】

FaceBook
Instagram

葉舜瑜( 4篇 )

© 2022 典藏藝術家庭股份有限公司保留一切權利。8f-2網頁設計和維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