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創「新」、私有化與綠色資本主義

創「新」、私有化與綠色資本主義

這類抗議社會不公的吹哨「表演」,使人想到大善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即是希朵.史戴爾(Hito Steyerl)所說的 「巴黎世家(Balenciaga)原則」。這個時尚品牌作為「私有化」的終極方法,實際上並不創新發明,而是管理已經存在的資源,去捕獲、積累、商品化和私有化「不可私有化的東西」。這正恰恰如同生態女性主義者紈妲娜.希瓦(Vandana Shiva)把蓋茨封為「新哥倫布」的批評,以及對他去「私有化」屬於公共財基因組的嚴厲指控 。

當我戴著口罩在小貓兩三隻的希朵.史戴爾(Hito Steyerl)回顧展中,仔細欣賞她與兩個年輕藝術家(Giorgi Gago Gagoshidze、Miloš Trakilović,兩個都來自東歐的徒弟)以演講形式之錄像裝置所呈現的行為表演《任務完成》Mission Accomplished: Belanciege) ——當中解釋、揭發時裝產業操作流行與政客操控民主之間既荒謬又危險的高度雷同——之際,心中卻不由自主地想起疫情嚴峻時成為陰謀論眾矢之的的鉅富大善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在今年川普(Donald Trump)落選後馬上推出的氣候危機新書,以及他自稱「更像是工程師,而不是政治科學家」的「技術」救世提案。

Hito Steyerl、Giorgi Gago Gagoshidze、Miloš Trakilović,《任務完成》(Mission Accomplished: Belanciege),三頻道錄像裝置,尺寸依場地而定,2019。(攝影/Jens Ziehe,© Neuer Berliner Kunstverein)

或者說,我更想起紈妲娜.希瓦(Vandana Shiva)這位印度生態女性主義活動家對蓋茨的諸多嚴厲批評,以及二十年前以「No Logo」打擊消費主義和全球化,近年不斷倡議「綠色新政」和氣候正義的娜歐蜜.克萊恩(Naomi Klein)所說的危機災難資本主義——總是利用社會動盪的時刻變本加厲,「拯救」蒼生大眾之餘於取予求。毫無疑問,總是以金融投資財經趨勢的角度思考的蓋茨,從一個個產業分析的方式談論氣候危機,大談減碳卻無視人類社會更需要的基本面轉型。

我們真是如拉圖(Bruno Latour)所說的「不是生活在同一個地球上」,此時各路人馬都以各自既定的角度「挪用」氣候危機的命題,龐大的「遊說」工程企圖化危機為商機或各種可能的轉機,社經的,文化的,藝術的轉機⋯⋯。

鉅富的拯救計畫,綠色資本主義

微軟(Microsoft)創辦人比爾.蓋茨的新書《如何避免氣候災難》(How to Avoid a Climate Disaster: The Solutions We Have and the Breakthroughs We Need)顯然是將自己定位為思想領袖 。他堅持認為,僅如各國在2016年巴黎氣候協議中承諾減少二氧化碳排放是不夠的,還必須使用碳捕捉技術將二氧化碳自大氣中去除,更注重創新的技術才可能達到目標。他自豪地說自己「不是政治科學家」,卻意味著整本氣候危機的書,無需討論石化產業在當中必須扮演的角色,充斥氣候科學專業知識卻近乎無術語的書,更為投資人和政治家提供了寶貴的建議。

他刻意平易近人卻十分詳盡地介紹了正在開發的替代方案,或者說是他投資的公司。蓋茲專注於他認為在未來關鍵的幾十年中必不可少的創新,甚至擁有一家投資基金「Breakthrough Energy」來買這類計畫。他認為目前的綠色技術還不夠先進,無法使我們實現零碳排放,於是除了較傳統的再生「綠」能,更投資了新的核電技術。他將氣候變遷簡單地化為一個有待解決的「技術」問題,並且已經找到了解決方案,卻不是解決人類社會的問題。不過,他顯然很清楚他還必須獲得更廣泛的社會認同,以繼續推動自己深思熟慮的救世計畫。

呼籲政府卻不是「遊說」

書末,他才承認了國家干預的重要性,需要在未來十年內將氣候相關研發的公共投資增加五倍,呼籲政府改變稅收並進行大量投資,以解決他所謂的「綠色溢價」,也就是排碳的產品與不排碳的產品之間的成本差異。超級鉅富們現下都有自己的拯救氣候方案,不只大善人蓋茨承諾捐贈鉅款支持他認為最有可能成功的計畫,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也都承諾大筆獎金或捐款。

當然以軟體智慧財產權致富的蓋茨不會對資本主義有任何異議,不會有「反增長」的言論,這無需大驚小怪,不過就是過渡到綠色資本主義,氣候危機無疑仍是大商機。他實質上正在塑造未來議程,然而問題在於:技術仍然必須由人來下手進行,而他對人類社會和政治顯然缺乏信心。

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茨的新書《如何避免氣候災難》封面。(©天下)

生態女性主義的指控

蓋茨無疑是個深具「遠見」的研究僧,他和前妻旨在消滅非洲地區疾病、促進糧食生產和消除極端貧困的「比爾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是世界上最大的私人慈善基金會。但是如果從近期藝術圈較為熟悉的生態女性主義的角度,特別是從紈妲娜.希瓦這位印度生態女性主義活動家的角度來看,(註1)她即直言批評蓋茨在印度非常活躍的基金會就是「慈善資本主義」。

對她來說,這無關乎慈善或捐贈,而是利潤、控制和攫取。這是一種投資的經濟模式、控制的政治手段,扼殺了多樣性、民主和替代的解決方案,並通過提供金援來施加控制,且創造新的市場和壟斷。這種看似無私的慷慨背後,藏著既定的市場策略。

創「新」專利,新的殖民空間

希瓦將這種控制比擬為一種新的殖民形式,甚至將蓋茨稱為在征服新領域的現代哥倫布。慈善事業不僅僅是捐贈,實際上這些「投資」使他能夠創造市場,在其中獲得主導地位。以慈善之名推動自己的利益並影響政府政策,這是一種在不違反規則的情況下進入遊戲的方式。他捐了幾百萬但最終控制了價值數十億的機構或部門。我們可以確實在健康衛生或教育領域清楚地看到這點,這有助於「私有化」,並將其轉變為真正的企業。

在希瓦長年耕耘的農業領域中,無疑更是如此,蓋茨將數位技術作為引入專利的新手段。第一代轉基因作物雖曾承諾控制害蟲和雜草,卻沒有成功;但蓋茨繼續投入資金來資助基因組編輯,不只推動技術還為此創建了一家公司「Editas」,延續孟山都的數位農業。蓋茨並不「發明」而是引入了專利,拿印度農民長年耕種的抗洪稻米種子去申請基因組專利,也就是說「私有化」了基因組。

蓋茨正在為健康、農業、甚至教育制定議程,他對國際衛生組織(WTO)的實質引響過大,在瘟疫蔓延之際,他因疫苗的鉅額投資而成為陰謀論主要的攻擊目標其來有自。他也在2018年成為美國最大的農田私有者,從早年微軟的壟斷違法舉動,到今天這種單一壟斷的農業和在氣候危機上的呼籲建議;從早年不與政府打交道,到今天間方百計企圖引響公部門。的確是佈局深遠,超越許多國家政府。

綠色新政與社會正義

然而對二十年來從反全球化到當下的生態運動的旗手娜歐蜜.克萊恩來說,氣候危機的核心是「生態正義」,是克服氣候和社會不公。她顯然並不相信會有「技術」奇蹟,她認為氣候變化與其他緊迫的社會問題密不可分,個個都是新自由主義的病症。「脫碳」經濟的路線圖正是同時挑戰貧困和不平等的「綠色新政」。

美國的「綠色新政」——這套由紐約民主黨人倡導的聯邦政策提案——旨在調動大量社會資源,它是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總統1930年代與經濟大蕭條作戰時,振興經濟的「綠色」版本,將創造數百萬個「綠」工作。實現零碳經濟的同時提高人民技能,應對氣候變化需要對我們的經濟體系進行徹底改革,並讓政府完全參與其中。

病毒、氣候⋯⋯危機即轉機

另一方面,相對於在瘟疫依舊蔓延的危機現下出書,發表對未來更大危機的解藥的蓋茲,克萊恩更曾經研究資本家與跨國企業在危機時的一貫步數:2005年卡崔娜颶風(Hurricane Katrina)、2008年金融危機⋯⋯,「災難資本主義」(Disaster Capitalism)反覆出現的策略是,在發生戰爭、政變、恐怖襲擊、金融危機或自然災害等令人震驚的事件之後,利用公眾迷失方向,暫停民主並推行激進的自由主義措施,使財富權力更加集中。但她更指出震撼與災難並不總是導致相同的後果。

「只有危機——真實的或感知的——才會產生真正的變化。當這場危機發生時,採取什麼行動取決於周圍的想法。」

刺點更在於克萊恩引用美國經濟學家、新自由主義理論家米爾頓.弗里德曼 (Milton Friedman)的兩面刃,危機時期使突然看起來不可能的想法變得可能。但是是誰的想法?那一種想法?顯然是「四處散播」的想法——在這種恐慌氛圍中,各種說客當然都已經將他們自己的「解藥」散佈在空氣中 。

對她而言,病毒或氣候「危機」都是一扇任意門,必須確保通過這扇門的到底是什麼。如1929年經濟大蕭條後基於國家干預的恢復振興計劃,帶動社經面的公平進步。而綠色新政,必須是退出這場危機和資本主義的戰略。

「巴黎世家」(Balenciaga)這個時尚品牌作為「私有化」的終極方法,實際上並不創新發明而是管理已經存在的資源,去捕獲、積累、商品化和私有化「不可私有化的東西」。(攝影/Jens Ziehe,© Neuer Berliner Kunstverein)
巴黎世家(Balenciaga)2017春夏男裝系列推出與IKEA相似的包款,引發熱烈討論。(© Balenciaga)

陽光下的秘密,「私有化」原則

最後回到希朵.史戴爾的回顧展,其實並不是因她在2013年伊斯坦布爾雙年展(Istanbul Biennial)的秘密演講表演中,揭發雙年展的主要贊助商竟是一家武器製造商。這類抗議社會不公的吹哨「表演」,使人想到大善人比爾.蓋茨,即是史戴爾所說的 「巴黎世家(Balenciaga)原則」。這個時尚品牌作為「私有化」的終極方法,實際上並不創新發明,而是管理已經存在的資源,去捕獲、積累、商品化和私有化「不可私有化的東西」。這正恰恰如同生態女性主義者紈妲娜.希瓦把蓋茨封為「新哥倫布」的批評,以及對他去「私有化」屬於公共財基因組的嚴厲指控 。

在一段模仿教學的視訊中,史戴爾舉起一個經過裁切、翻轉、再次粘合的IKEA招牌藍色購物袋,解釋其如何成為一個莫比烏斯環式的「迴圈」,解釋這就是「巴黎世家原則」。不是說巴黎世家私有化包包形式,而是圍繞於它的一切。曾目賭蘇聯垮台後,東歐野蠻原始的私有化歷程的東歐藝術家Miloš Trakilović繼續補充:「你不會去找一塊地並把它指定為私有財產;相反地,你會去指定它周圍的一切。」 同樣地,蓋茨出書的時候不會說自己是在「遊說」政府,也不會表列出他所有深長的投資佈局,而單是指出他認為未來關鍵的創「新」,即使氣候危機已經存在了三十年。

在一段模仿教學的視訊中,史戴爾舉起一個經過裁切、翻轉、再次粘合的IKEA招牌藍色購物袋,解釋其如何成為一個莫比烏斯環式的「迴圈」,解釋這就是「巴黎世家原則」。不是說巴黎世家私有化包包形式,而是圍繞於它的一切。(攝影/Jens Ziehe,© Neuer Berliner Kunstverein)
《任務完成》(Mission Accomplished: Belanciege)首次於新柏林藝術協會(Neuer Berliner Kunstverein)所舉辦之希朵.史戴爾同名個展之展覽現場。((攝影/Jens Ziehe,© Neuer Berliner Kunstverein)

註1 紈妲娜.希瓦是反對轉基因作物和孟山都專利鬥爭而成名的先驅,擁有量子物理學博士學位的她,年輕時即加入印度抱樹運動(Chipko Andola)對抗喜馬拉雅山森林砍伐。

詹育杰( 21篇 )

© 2022 典藏藝術家庭股份有限公司保留一切權利。8f-2網頁設計和維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