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讓藝術走出窄門:台灣藝術家洪易以「藝時代」、「厚禮樹」實踐藝術生活化

讓藝術走出窄門:台灣藝術家洪易以「藝時代」、「厚禮樹」實踐藝術生活化

Taking Art on a Wider Path: Taiwanese Artist Hung Yi Launches “Estyle Art Gallery” and “Gift Tree” to Make Art a Part of Life

告別家族畫廊、禮品集團後,洪易在恪遵藝術家操守與創意的角色之餘,決定挺身自救,希望借重台灣民間活力,讓藝術家的創意被看見、被珍惜,並將藝術轉化為衍生性禮品的形式,帶入現代生活中,落實藝術生活化、生活藝術化的理想。

戰鬥力昂揚的台灣當代藝術家洪易(1970-),在疫情解除、半百人生之後,重磅出擊,從創作斗室走向產業,以「厚禮樹 V.S. 藝時代」作為新發展。

藝術家的人格、操守以及創意培養,一直被社會賦予嚴苛標準,要求他們閉門謝客,專心創作,但產業界給予他們的條件,未盡公允,在若干政治因素干擾下,進軍國際困難重重。

告別家族畫廊、禮品集團後,洪易在恪遵藝術家操守與創意的角色之餘,決定挺身自救,希望借重台灣民間活力,讓藝術家的創意被看見、被珍惜,並將藝術轉化為衍生性禮品的形式,帶入現代生活中,落實藝術生活化、生活藝術化的理想。

藝術家洪易。(藝時代畫廊提供)

這個由洪易親自操刀設計,在台灣藝術界尚無前例的新里程碑 ,準備以全新面貌開展。2023年4月8日(六)下午3點,他將正式為落腳台中、全新成立的「厚禮樹」禮品公司與「藝時代畫廊」台中空間舉行「厚禮樹V.S藝時代」開幕典禮,邀請藝術愛好者共同支持、見證。

簡單地說,這是洪易自救圖存的大手筆活動,他以母雞帶小雞方式,分別在台中鬧區,擴大成立展覽空間,呈現自己作品,也讓其他藝術家一起搭便車,共同集市、創造聲量,更讓藝術愛好者,如逛百貨公司一般,可以一次看個夠。

這個嶄新的空間位於台中西屯區文心路三段4號,是獨棟建築,前院偌大空間,正可以展示雕塑作品,迎接台中蛋黃街廓的車水馬龍。透過每件藝術品的魅力,主動迎向公眾,希望與更多藝術愛好者結緣。只要民眾願意走進建築,洪易大半生的創作,一字排開,琳瑯滿目,有收藏級的大作品,也有饋贈、裝飾用的延伸性作品,自用送禮兩相宜。

同時,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洪易豪邁奔放的個性使然,他覺得藝術創作或藝術產業,不能只有一個人好,必須大家一起好,團結起來,才會有力量。目前透過洪易的好人緣,招兵買馬加入的藝術家群來自海內外,不同世代、不同的創作風格,熱鬧非凡,讓藝術的賞析變得輕鬆有趣,多采多姿。

無獨有偶,洪易心繫大台北的藝術愛好者們,目前也加入S7美術館,租下1樓的大空間,與日帝、晴山、99度等藝術中心為鄰,透過各樓層的藝術展覽,讓民眾得以將作品互相對話、比較,多元吸收,讓藝術更具親和力,走入每一個家庭。

去年秋天,S7美術館1F藝時代畫廊就打出【S7 to S7】的聯展,從洪易、皇.雷普耶斯(Juan Ripolles)、張立曄、黃柏維、梁月、方文山、曾韋翔等等,蔚為風潮,成為熱門話題。這回台中的活動更為盛大,一是慶賀藝時代畫廊的改組、增資、喬遷之喜;另方面,在擴大經營內容,祭出「與24位藝術家擁抱藝術」(Embrace Art With 24 Artists)開幕展,由黃柏維擔任策展人,邀請到的藝術家群包括:王立偉、王明仁、王國仁、王智斌、王德合、方文山、洪易、皇・雷普耶斯、柳依蘭、陳世憲、陳宗勳、 陳炳臣、高孝午、張立曄、張和民、張新丕、許自貴、梁月、黃志偉、施力仁、曾韋翔、廖迎晰、寧芮潔、賴昱成。

「24多重宙」藝時代開幕展。(藝時代畫廊提供)

洪易解釋,24是數字,具有循環意識,一天24小時,一年24節氣,於循環的過程中連結出完整、圓滿。因此,藝時代畫廊在台中文心路上的新據點,以圓滿的概念,邀請24位藝術家一同參與,期待他們透過各自專精及精彩的媒材、風格及想像力,在同一個空間內多元交流,交互碰撞呼應,產生全新火花。

目前一樓,規畫戶外雕塑展區,有十餘件的大型雕塑,聳立其間,與路過民眾,招手說嗨,生動有趣,非常吸睛。二樓,以平面繪畫為主軸的複合式空間,展覽場和餐廳結合,多元化的空間設計,讓觀者能體會藝術融於生活的方式。

藝時代畫廊成立以來,致力於藝術生活化概念,希望把美和藝術融入生活之中,為繁忙的都會生活拉出一個具想像的空間,讓人們的生活多一點藝術因子,讓周遭環境或居家生活處處是藝術。

藝時代畫廊於台中新據點一樓規劃的戶外雕塑展區。(藝時代畫廊提供)

至於「厚禮樹」公司,則是洪易跳脫藝術家單純、專注的角色,所組織、成立的藝術文創嶄新行業。厚禮樹,取自閩南語「厚禮數」(kāu-lé-sòo)的諧音,代表禮數周到。象徵藝術家以藝術大眾化作為經營理念,推廣藝術與美學的平民化、大眾化,將藝術作成衍生性商品,成為社交生活的一部份,展現藝術的更多可能。

在現代主義興起之初,藝術很純粹,只為藝術而生,重視純藝術的思考,為藝術方向發展,不為他人服務;然而,這樣的思維發展到後來,逐漸遠離人群,造成普普藝術的反思,讓艶俗、複製、現成物⋯⋯通通可以成為藝術,讓全民把藝術當朋友,帶入家庭,分享同好。如今當代藝術蔚為風潮,跨域跨界跨世代,純藝術依舊為菁英所擁抱,但也容許更多元弘揚藝術。

曾經活躍於民間產業的洪易,經常反思,藝術對於台灣社會和台灣人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扮演什麼角色?有什麼功能?藝術有沒有辦法從菁英化的小眾、億來億去的富豪金錢遊戲專利中,走出窄門,迎向普羅大眾,真正進入生活,讓藝術更和藹可親,更讓藝術可以作出有感的常民貢獻。

尤其大家談國際化,我們拿什麼去和國際競爭,如果別人都有的,別人都會的,台灣不一定有優勢,倘若把台灣在地化元素、常民生活的因子,透過藝術創作帶到國外,用「異國風情」的概念,分享台灣的獨特,必然可以引起外界的好奇,這種新鮮感與差異化,正是台灣藝術界可以廣泛引用、推廣的。

於是厚禮樹回歸台灣多禮好客的本質,在社交界送往迎來,送禮是文化的一部分,卻也是一門大學問。吃吃喝喝之外,如果加注藝術的概念,讓藝術走向社交,使分享藝術這件事,在富而好禮的社會中扮演一定分量的角色。

洪易認為任何事都有進步的可能性,生活中還有許多視角或觀念,可以美化、升級。去除過往藝術的冰冷、孤傲、自命清高,讓藝術走出神殿,與全民共同生活。

他創作12生肖,並與禮坊公司合作「12生肖禮盒」,結合華人送禮文化,讓自己創作的符號和理念融於文創商品中,正能量的豐富色彩,喜氣洋洋的幸福感,成功打入年節禮品市場,造就了一般藝術品不可能達到的銷量,更造就民間逐年收藏12生肖的有趣風潮。

洪易設計的「12生肖禮盒」。(厚禮樹提供)

誠如1930年代,德國包浩斯建築名校,提供了藝術跨設計的案例,啓迪了藝企合作的先河。有為者亦若是,長年受東方文化薰陶與影響的洪易,起心動念把藝術的可能性再擴大,從多面向進入生活,他打破材質偏見,以混搭設計,並在容器包裝上推陳出新,未來以厚禮樹作為媒合創作的平台,藉以讓更多企業家和藝術家,共同碰撞出新思維,合作出擊。

當然,厚禮樹是帶有實驗精神的理念和理想,要將藝術擴展到生活面。大眾面對這樣的理念會不會接受?能不能在限量中,累積出量產的數量,形成經濟規模,仍是未定之天。因此,理念的溝通、團隊的磨合、法規的掌握、通路的開發⋯⋯無一能倖免。而人際關係的鋪陳如何成為大企業集團禮賓服務的基本款,也在在考驗著團隊。

厚禮樹,可說是台灣藝術文創的全新模式,有藝術家群的實力創意資源,有高級明亮、寬敞舒適的展示接待空間,以及幕後惺惺相惜、互相信任疼惜的出資夥伴,讓愛好藝術與創意的人生理想,成為永續發展的志業。最後以追求效益的事業方式經營,不但希望產品與服務,無遠弗屆,也要讓專業要求與經營成效,使命必達。

著名的德國行為藝術家約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1921-1986)曾以種樹,實踐他的社會雕塑,台灣洪易,則藉由台灣在地生命力、多元民俗元素創作,同時以厚禮樹實踐藝術生活化的整體思維,連結藝術家、藝術產業,以及富而好禮的社會,造就21世紀屬於台灣的另類社會雕塑,值得觀察與期待。

簡秀枝 (Katy Shiu-Chih Chieh)( 293篇 )

典藏藝術家庭社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