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佳士得香港2022春拍器物專場,乾隆鬥彩大瓶領銜,望星樓盛世瓷器精彩呈獻

佳士得香港2022春拍器物專場,乾隆鬥彩大瓶領銜,望星樓盛世瓷器精彩呈獻

佳士得香港2022年春拍器物類將呈獻「燦若繁星─望星樓藏清代官窯瓷器」與「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精品」專場,於5月30日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辦。

佳士得香港2022年春拍器物類將呈獻「燦若繁星─望星樓藏清代官窯瓷器」與「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精品」專場,於5月30日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辦。

「燦若繁星─望星樓藏清代官窯瓷器」專場拍賣

佳士得香港非常榮幸將於今(2022)年5月30日舉行「燦若繁星─望星樓藏清代官窯瓷器」專場拍賣,呈獻清代康雍乾三朝盛世的28件御製官窯瓷器。

望星樓主對這一時期的圭臬之作孜孜以求,其遠見卓識非同凡響,匯聚了一批燦若繁星、華彩熠然的珍罕佳品。其收藏涵蓋了清朝史上最強盛的三個朝代康熙、雍正及乾隆時期之各色御瓷。這批珍藏就如萬花筒般燦爛多姿,體現了18世紀中國瓷器巧奪天工之技藝。盛清時期的御製官窯瓷器既師古效賢,多方借鑑宋、元、明代陶瓷為其靈感泉源,亦同時注入了諸多新意,歷經百年仍歷久彌新,為中華藝術永垂不朽的珍寶。

本季萃選的首批望星樓藏瓷,曾於2003年在美國明尼阿波利斯美術館的「清代康雍乾官窯瓷器:望星樓藏瓷」(Imperial Perfection─The Palace Porcelain of Three Emperors)展覽亮相,此後十九年一直外借予該館。這些珍品展現了御窯廠突破重重困難所達到的鬼斧神工之境,例如雍正《御製胭脂紅地琺瑯彩纏枝蕃蓮紋酒圓》,以及《青花釉裡紅纏枝蓮紋綬帶耳葫蘆尊》等,便體現了盛清御窯廠對色彩及器形爐火純青的把握。

清雍正《御製胭脂紅地琺瑯彩纏枝蕃蓮紋酒圓》,高6.4 cm,預估價格:15,000,000-25,000,000港元。(佳士得提供)
清雍正《青花釉裡紅纏枝蓮紋綬帶耳葫蘆尊》,高20.6 cm,預估價格:18,000,000-28,000,000港元。(佳士得提供)

佳士得中國瓷器及藝術品部門主管安偉達(Marco Almeida)表示:「佳士得承蒙委託,得以呈獻這批令人期待已久的望星樓清代官窯瓷器。整批御瓷珍藏,彷彿從康雍乾盛世三代君王的視角,完美地展現了源遠流長的中國陶瓷史。它們已超逾20年未現身於拍場,今年5月,我們期待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誠邀藏家、鑑賞家一同感受這批珍罕瓷器之美。」

「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精品」專場

佳士得香港「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精品」將於5月30日舉槌。本專場囊括中國瓷器、文玩、佛像及家具等品項,精品紛呈。

清乾隆《鬥彩萬福慶壽雙螭龍耳大瓶》,高52.7 cm,預估價格:30,000,000-50,000,000港元。(佳士得提供)

本季最受矚目的拍品首推一件極其珍罕的清乾隆《鬥彩萬福慶壽雙螭龍耳大瓶》,其源自紐約由提卡的孟森─威廉斯─普羅克特藝術學院(Munson-Williams-Proctor Arts Institute),拍賣收益將用於孟森威廉斯購藏基金。此瓶體量碩大,做工妙至毫巔,出處亦翔實可徵。1883年6月9日,韋澤華夫人(J. Watson Williams,原名Helen Elizabeth Munson,1824-1894)在紐約麥迪遜廣場東23街南6號的美國藝廊(American Art Galleries)購藏此瓶。根據一筆登錄於1888年3月3日的庫藏紀錄,此瓶連底座原陳設於韋夫人起居室內,相關描述與一幀現存照片吻合。

傳世鬥彩瓶中,器型敦碩如本拍品者屈指可數。鬥彩作為一種裝飾技巧,製作的難度大、成本高,其做法是在拉坯成形且乾透的素胎之上,於未經窯燒且透氣滲水的器表用釉下鈷藍勾繪出圖紋輪廓。由於未經窯燒的胎土會迅速吸收青料,讓畫師渾無出錯空間。接下來,再將器身掛施透明釉並進行窯燒。瓷胎出窯冷卻後,方於青花線內精心填施諸色釉上琺瑯彩,並以較低溫度二次燒成。每回窯燒總有殘次之作,加上大型器物較易變形破損,若要燒造出能符合御瓷嚴格要求的鬥彩大器,成本定然不菲。而且,本拍品更結合了描金紋飾,描金保存良好,極富光澤,為這件重器更加增添了華麗之色。

乍看之下,本拍品通體畫滿別具異域風情的勾蓮紋。但若細心玩味,便會發現當中串聯了許多如意雲頭紋。如意雲頭紋由靈芝紋演化而來,喻指「萬事如意」,是宮中習見的慶壽題材。就本拍品而言,如意雲頭紋除了環飾瓶口一匝,頸肩交接處也有其身影。再者,纏枝花卉紋中也有它的身影。此外,瓶身還以四個描金卍字為點綴。卍字這一佛教標識從印度傳入中土,武則天曾於公元693年譽之為「吉祥萬德之所集」。自此,卍字成為了歷代常見的禎祥符號。本季呈獻的典藏級《鬥彩萬福慶壽雙螭龍耳大瓶》兼具如意雲頭紋與卍字,進一步證實了此乃皇家賀禮之觀點。卓越的品質、巨大的尺寸和來源有緒的出處,足使本拍品成為任何中國瓷器鑑賞家收藏中的精品。

元代《青花花鳥雲肩纏枝牡丹紋梅瓶》,高39.6 cm,預估價格:8,000,000-12,000,000港元。(佳士得提供)

此外,本次有元代《青花花鳥雲肩纏枝牡丹紋梅瓶》小口折唇,短頸,豐肩,腹瘦長,矮圈足,足底無釉。通體繪青花紋飾,層次豐富。肩上繪卷草紋一周,肩部為四朵如意雲肩紋,雲肩內分別繪以菊花大雁紋及蓮紋,以下為金錢紋一周,腹部為纏枝牡丹紋,四朵盛開的牡丹與雲肩相對,或仰或覆,下以卷草紋,脛部為仰蓮紋。估價800萬至1200萬港元。

清乾隆《青花三多折技花果紋六方尊》,高66 cm,預估價格:7,000,000-9,000,000港元。(佳士得提供)

清乾隆《青花三多折技花果紋六方尊》造型敦碩,兼之釉下青花濃豔、畫工精妙,觀之氣派非凡。器身有折枝花果紋與靈芝紋,間繪西式纏枝圖案。以中西合璧的紋飾而言,本六方大尊的效果尤為出眾。此等佳妙之作應是為裝點宮廷而燒製的御瓷,北京紫禁城儲秀宮內有一對近似的六方尊,另一近似例為南京博物院收藏,松岡美術館藏中也有一例六方尊。拍場上亮相的近似例寥寥可數,香港佳士得曾於1998年4月27日拍出一例,其形狀、大小與紋飾俱與本拍品十分接近。

明永樂《鎏金銅金剛總持坐像》,高21.5 cm,預估價格:5,000,000-8,000,000港元(佳士得提供)

佛教造像則有兼具藝術及歷史價值的為明永樂《鎏金銅金剛總持坐像》。這件精美的明初金銅佛像出自重要的瑞士藏家,於1970年代在蘇黎世一家著名的東方藝術品古董商處購得。從那時起,這件金銅佛就一直在同一位藏家手中,此次為該件第一次在公開市場上拍。

明15世紀《銅觀音坐像》,高52.6 cm,預估售價:3,000,000-5,000,000港元。(佳士得提供)

明15世紀《銅觀音坐像》是一尊典型的菩薩裝造像,菩薩頭戴五花冠,頭頂束高髮髻,餘髮垂於兩肩,繒帶U字形翻卷,耳下垂飾耳鐺。面容豐滿,眉弓如月,眉間飾白毫,雙目微垂;鼻樑挺直,雙唇棱角分明,嘴角露出一絲和煦的微笑。左手當胸結安慰印,右手置右膝結施與印,雙手皆拈蓮莖。上身帔帛從雙肩繞兩臂內側自然垂下,兩端自台座前飄出,生動自然,給人以絲織物的柔軟質感。胸前垂掛多組珠串式瓔珞,裝飾繁縟精美。腰間束帶上也有聯珠式瓔珞裝飾。下身著長裙,衣紋流暢輕柔。手腕和足部飾有花形釧鐲。半跏趺坐姿,左腿橫盤,右腿下垂,足踩蓮花。身下為雙層束腰式蓮花座,中間束腰較深,豐厚飽滿的蓮瓣由雙層蓮葉承托,整齊排列,工藝精美。這尊觀音體態優美,身型豐腴。身體表面裝飾因為年代久遠、自然磨損或者人為擦拭導致原來的裝飾脫落,露出底銅後自然氧化而表面呈現黑色。《金剛經》云:「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目前市場重鎏金而輕「黑皮佛」的現象,說明了人們重表面而輕本質,這與修行和供奉的本心是相悖的。

清18/19世紀《御製紫檀嵌黑漆描金硬木雲龍紋寶座》,高96 cm、闊127 cm、深100.3 cm,預估價格:5,000,000-7,000,000港元。(佳士得提供)

寶座是帝王權力及尊榮的象徵,一般與屏風、腳踏、香几及宮扇組成宮廷家具,放置在宮殿正中。據北京故宮博物院胡德生先生統計,北京故宮珍藏的寶座大約只有30件,而寶座與一般家具不一樣,舒適度並非最重要考量,其代表禮儀及權力的象徵才是首要功能。本件清18/19世紀《御製紫檀嵌黑漆描金硬木雲龍紋寶座》用料珍貴,構造繁複,背板及兩邊扶手板心都是一面嵌高浮雕龍紋紫檀木、一面嵌描金繪雲龍紋黑漆,堂皇華貴,盡顯皇權威嚴。寶座四腿及牙條上雕刻的洛可可風蕃蓮紋,與北京故宮博物院藏一件清中期紫檀寶座上之蓮紋風格非常相似,可資比較。漆金板心上之描金雲龍紋生動矯健,與美國明尼阿波利斯美術館藏一張彩漆三屏寶座上的龍紋風格接近。紫檀板心上浮雕的雲龍紋,也可與美國C. Ruxton及Audrey B. Love舊藏一張訂年18/19世紀的紫檀雕龍紋寶座比較,該件曾於2004年10月20日上拍紐約佳士得,拍品315號。

佳士得香港2022春季拍賣

燦若繁星─望星樓藏清代官窯瓷器
時間│2022年5月30日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精品
時間│2022年5月30日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ARTouch編輯部( 1244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