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擁抱獨特與自由:愈趨整合的「原生藝術」(Outsider Art)市場

擁抱獨特與自由:愈趨整合的「原生藝術」(Outsider Art)市場

Embracing Uniqueness and Freedom: An Increasingly Consolidated Market for Outsider Art

透過重新思索這種獨特的造形藝術表達形式在藝術史上的地位,公私立領域的文化參與者消除了對「原生藝術」的偏見,不再將它視為是小眾類型。今日,原生藝術的賣家不再必須是限定的經銷商,例如比爾.特雷勒(Bill Traylor)的遺產就是由卓納畫廊負責處理的,而買家也不再僅是專門收藏原生藝術的藏家,例如法國收藏家嬌蘭伉儷(Daniel et Florence Guerlain)最新頒發的繪畫競賽獎即為一例,這個獎項首次頒給了三名原生藝術家。原生藝術因而逐漸去邊緣化,成為美國與歐洲的主要收藏對象。

長久以來,原生藝術因其樸實而被拒絕,但現在卻因其直率而獲得越來越多的收藏家青睞。

原生藝術的英文是「Outsider Art」,其豐富的歷史可追溯至20世紀上半葉,當時有些前衛藝術家對兒童、農民和殘疾人士的藝術創作特別感興趣。1945年,在法國畫家杜布菲(Jean Philippe Arthur Dubuffet,1901-1985)的推動下,原生藝術正式亮相,他將此一領域定義為「作品呈現出自發性與高度創造性的特徵,並盡可能減少文化性藝術的影響,作者名不見經傳,不為專業藝術領域所知」。因此,原生藝術包括了沒有受過正式教育的藝術家、通常患有精神疾病的男性與女性(精神藝術)、有時也包含了性靈派人士(靈性藝術),但無論如何,他們都是非主流的,其創作不受傳統藝術潮流的影響。

杜布菲在這些作品中看到了一種純粹性與原創性,它們與其同時代的藝術創作之間形成相當鮮明的對比。他發掘了許多原生藝術家,例如瑪格麗特.伯納特 – 普羅文斯(Marguerite Burnat Provins)或阿道夫.沃爾夫利(Adolf Wölfli),還收集了數千件的作品。由於巴黎幾間重要博物館的負責人對於將這類創作納入官方收藏中仍持有相當的保留態度,杜布菲未能與他們達成協議,遂於1976年將這些作品贈給洛桑市。

自此,事情有了巨大的變化。時至今日,原生藝術不再僅屬於洛桑的原生藝術美術館(Collection de l’Art Brut)或紐約的美國民間藝術博物館(American Folk Art Museum)等專門機構的領域。幾年來,它已經是紐約的現代美術館及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等各大現代與當代藝術博物館的永久收藏。巴黎龐畢度中心也於2021年獲得收藏家布魯諾.德夏姆(Bruno Decharme)贈與的921件原生藝術作品。當代藝術國際博覽會也有相同的情況,例如昔日的巴黎國際當代藝術博覽會(FIAC)、馬德里的西班牙國際當代藝術博覽會(ARCO),專精這個領域的博斯特藝廊(Galerie Christian Berst)也經常展出原生藝術家的作品。2013年,原生藝術成為第55屆威尼斯雙年展的焦點,這場展覽將自學藝術家的作品與布魯斯.瑙曼(Bruce Nauman)、辛蒂.雪曼(Cindy Sherman)等當代藝術大師的作品一同展出。與此同時,第一屆巴黎原生藝術博覽會(Outsider art fair)也揭幕了,這場30年前在紐約推出的專門博覽會如今已成為一項熱門活動。

透過重新思索這種獨特的造形藝術表達形式在藝術史上的地位,公私立領域的文化參與者消除了對原生藝術的偏見,不再將它視為是小眾類型。今日,原生藝術的賣家不再必須是限定的經銷商,例如比爾.特雷勒(Bill Traylor)的遺產就是由卓納畫廊負責處理的,而買家也不再僅是專門收藏原生藝術的藏家,例如法國收藏家嬌蘭伉儷(Daniel et Florence Guerlain)最新頒發的繪畫競賽獎即為一例,這個獎項首次頒給了三名原生藝術家(Pascal Leyder、Mehrdad Rashidi與Melvin Way)。原生藝術因而逐漸去邊緣化,成為美國與歐洲的主要收藏對象。

藝術家比爾.特雷勒於2020年創下50萬7,000美元拍賣紀錄的作品,作品為雙面繪製。Bill Traylor(1853-1949),《Man on White, Woman on Red》,1939-1942,蛋彩、石墨、紙(雙面),CHRISTIE’S IMAGES LTD. 2024。(佳士得提供)

快速成長的區分市場

近十年來,相關的成交記錄倍增,特別是亨利.達格(Henry Darger),佳士得於2014年12月以74萬9,600美元的價格為他賣出一件大型創作;2016年,威廉.埃德蒙森(William Edmondson)的一件拳擊手雕塑作品也透過紐約佳士得以78萬5,000美元的價格成交;沃爾夫利的一幅畫作自2018年10月在蘇富比拍賣以來,其價格已經攀升至79萬5,000美元

自2000年以來,佳士得透過一系列的「域外及鄉土藝術」(Outsider and Vernacular Art)拍賣,對於建立自學藝術家的藝術作品市場有很大的貢獻。這些拍賣為原生藝術家創下多項紀錄,其中特雷勒於2020年創下50萬7,000美元的紀錄、茱蒂絲.史考特(Judith Scott)的雕塑作品則於2021年以5萬2,500美元拍出,比最高估價3萬美元還要高出許多。

藝術家比爾.特雷勒於2020年創下50萬7,000美元拍賣紀錄的作品,作品為雙面繪製。Bill Traylor(1853-1949),《Man with Black Dog, double sided》,1939-1942,蛋彩、石墨、紙(雙面),CHRISTIE’S IMAGES LTD. 2024。(佳士得提供)

法國的市場也相當活躍,包括塔揚(Tajan)和魯亞克(Rouillac)在內的多家拍賣行將原生藝術作品放入他們的一般現代藝術專場中,其他拍賣行則為這類型的創作舉行專拍。

幾位指標性原生藝術家的近期拍賣成果:

桑利斯的塞拉菲娜(Séraphine de Senlis)剛於2023年寫下自身第二高的落槌記錄,畫作《雛菊》(Marguerites)以16萬美元成交,然而其起拍價只有1萬2,000美元。自2023年年初以來,比爾.特雷勒這名奴隸出身的非裔美國藝術家的作品已經在拍賣會上售出超過64萬美元,其中一幅14×22英寸的小畫作由佳士得以25萬2,000美元售出。紐約的拍賣行為了阿道夫.沃爾夫利的畫作,而與其故鄉瑞士的拍賣行相互爭奪。他這一類厚達2萬5,000頁的作品在拍賣會上並不常見。

圖為2023年初,比爾.特雷勒以25萬2,000美元售出的一幅14×22英寸小畫作。Bill Traylor(1853-1949),《Goat, Camel, Lion and Figures》,1939-1942,石墨、再生紙卡,14×22英寸,CHRISTIE’S IMAGES LTD. 2024。(佳士得提供)

奧古斯丁.勒薩奇(Augustin Lesage)的大型作品《上埃及與下埃及的象徵性暨裝飾性創作》(Composition symbolique et décorative sur la Haute et Basse Egypte)於於2023年3月由巴黎米隆拍賣行(Millon & Associés)售出,成交價幾乎是最高估價8萬1,220美元的兩倍。

近幾年來,亨利.達格的大型創作拍賣曾五度高於50萬美元。2023年,一幅約15公分長的小型畫作《Eagle Headed Blengin》在佳士得以10萬7,100美元成交。歐仁.加布里奇切夫斯基(Eugène Gabritschevsky)雖然仍不為人所知,但他提供了非常吸引人的購買機會,例如一組題為《Blue Figures》的三幅畫作於2023年年初在佳士得僅以252美元售出。然而,他的作品已經在巴黎的紅屋基金會(Maison Rouge)、洛桑的原生藝術美術館、紐約的美國民間藝術博物館展出。弗蘭茨.肯恩貝斯(Franz Kernbeis)對美國及歐洲(其故鄉奧地利除外)的收藏家來說也是很陌生的。這是一名行情實惠的藝術家,其最新一幅畫作由紐約佳士得以最高價1,390美元成交。

Henry Darger(1892-1973),《Eagle Headed Blengin》,1950-1960,石墨、碳轉印、水彩、紙,14×17英寸,CHRISTIE’S IMAGES LTD. 2024。(佳士得提供)

原生藝術家在他們所處的社會文化規範之外進行創作,其作品不屬於傳統或主流的藝術趨勢。他們無畏於我們對其作品或市場價值的判斷,他們質疑的是人與創作自由、與文化定義者(更廣泛來說是社會定義者)之間的關係。無疑地,正是這個自由與接納獨特性的場域,在今日為尋求拓展視野的收藏家帶來了一股新氣象。

歐仁.加布里奇切夫斯基的作品《Three works(Blue Figures)》,於2023年年初在佳士得僅以252美元售出。CHRISTIE’S IMAGES LTD. 2024。(佳士得提供)
Artprice.com( 12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