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香港.新加坡.首爾.東京亞洲藝博戰國時代:Taipei Dangdai 與 ART TAIPEI 品牌差距持續縮小?

香港.新加坡.首爾.東京亞洲藝博戰國時代:Taipei Dangdai 與 ART TAIPEI 品牌差距持續縮小?

Hong Kong, Singapore, Seoul, Tokyo, Art Fair’s Warring States Period in Asia: Increasingly Smaller Brand Differences Between Taipei Dangdai and ART TAIPEI?

對於商業畫廊來說,吃重的營運成本,讓他們在選擇藝博會的參與與否,都比過去更在商言商。畫廊勢必得往更開放、能見度更高的平台前進,國家、城市、展商服務品質、運輸、國際後續效應等都會被整體評估。這也將是明年第四屆Taipei Dangdai確定舉辦後,最大的挑戰之一,如何重新建立品牌在台灣畫廊國際策略中的不可取代性。

2022 年「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Taipei Dangdai Art & Ideas,簡稱 Taipei Dangdai)在疫情停辦一年後,順利重啟。然而在 Taipei Dangdai 順利落幕後,瑞銀集團與 Taipei Dangdai 主辦單位 The Art Assembly 在 6 月初先是宣布將插旗東京,於明年 7 月在橫濱舉辦「東京現代」(Tokyo Gendai)。數天後,也宣布「新加坡國際藝術博覽會」(ART SG)將在明年 1 月舉辦,並公布完整展商名單。目前 The Art Assembly 旗下在亞太地區,包括 ART SG、Taipei Dangdai、Tokyo Gendai、India Art FairSydney ContemporaryPhotofairs Shanghai,共有 6 個博覽會品牌。

目前 The Art Assembly 旗下在亞太地區,包括 ART SG、Taipei Dangdai、Tokyo Gendai、India Art Fair、Sydney Contemporary、Photofairs Shanghai,共有 6 個博覽會品牌。圖為 2022 Taipei Dangdai 展出現場。(本刊資料室提供)

The Art Assembly 積極在亞洲地區城市開設新的藝術博覽會(以下簡稱「藝博會」)戰線,也受到疫情的潛在風險影響,包括目前中國仍有較嚴格出入境篩檢管制、7 月底東京迎來第 7 波疫情高峰,單日確診超過 20 萬等,限縮部分藏家的國際旅遊意願,國境間的暢通無法恢復疫情前的勝景。The Art Assembly 因此更著力於國際城市藝博會的在地化布局,讓深具藝博會市場潛力的都市,都就地擁有一個本地國際化的藝博品牌。

但相對的,當台灣各個周邊國家城市都有在地的國際藝博會,原本台灣畫廊期待透過 Taipei Dangdai,磁吸亞太地區藏家的效應,是否會因此減弱?在國際之門半啟的同時,Taipei Dangdai 未來是否仍是台灣畫廊走向國際藝術市場的首選?本文專訪同時參與 Taipei Dangdai、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ART TAIPEI)、香港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 HK)的台灣畫廊,詢問他們面對亞洲各城市國際藝博會的興起,各自評估與調整的策略為何?

台灣畫廊必須精算:以展位價格性價比較

自去年開始,安卓藝術重返 ART TAIPEI,也比較兩個藝博會對於自身畫廊推廣的助益。首先在成本上,Taipei Dangdai 的展位費一向較 ART TAIPEI 昂貴,而今年當 Taipei Dangdai 跟 ART TAIPEI 都使用同樣場地——台北世界貿易中心世貿一館——這種價格上的差異,又更難說服安卓藝術總監李政勇接受 Taipei Dangdai 的展位價格與服務品質。

目前 Taipei Dangdai 的展位費約為 ART BASEL HK 的 9 折到 85 折,但李政勇認為 ART BASEL HK 給予展商備受禮遇的服務品質,但對於 Taipei Dangdai 的展商服務,李政勇無奈表示,這三年與 Taipei Dangdai 交手,其實對主辦方的展商服務品質無法給予肯定。主要為 Taipei Dangdai 對於展商的佈展有諸多限制,但展商因為作品、藝術家性質的差異,多數會再補強外部佈展、燈光團隊,讓展覽有更加分的效果。但在參與國內外無數場國際藝博會的經驗裡,Taipei Dangdai 是他唯一遇到不允許畫廊聘請外部團隊,協助調整自身展位布展細節的主辦單位。「同樣的團隊 ART BASEL HK 是允許我們進場的,但 Taipei Dangdai 在沒有提供展商滿意的服務下,卻制定比 ART BASEL HK 還要強硬的佈展規則,這點是很難認同的。」

今年 Taipei Dangdai 跟 ART TAIPEI 都使用台北世界貿易中心世貿一館,又更難說服安卓藝術總監李政勇接受 Taipei Dangdai 的展位價格與服務品質。圖為安卓藝術 2021 ART TAIPEI 現場。(安卓藝術提供)

Taipei Dangdai與ART TAIPEI客群是否真的差異化?

面對 Taipei Dangdai 與 ART TAIPEI 兩場台灣在地藝博會,尊彩藝術中心(以下簡稱「尊彩」)總經理陳菁螢皆肯定它們的聚眾能力,不過是帶來截然不同的客群。ART TAIPEI 的客群主要能吸納一般觀眾,年齡的跨度很廣,中間價位的作品在 ART TAIPEI 能獲得較好推廣,也是成交量最高的區間。興辦第三屆的 Taipei Dangdai,陳菁螢則認為是對應到一群非常菁英的客群,和瑞銀集團所代表的金融、企業背景的菁英藏家。

目前兩場藝博會剛好一個時間點在 5 月,另一個落在 10 月,算是有區隔時間段,而策略上尊彩在 ART TAIPEI 傾向展示年輕一些的藝術家,Taipei Dangdai 則是推廣已經有知名度的藝術家。陳菁螢分析,由於 Taipei Dangdai 有國際藍籌畫廊參展,許多進場藏家的品味是接近歐美品味,以台灣藝術家經營為主體的尊彩,相對要拿出知名度較高、或已有市場立基的藝術家名單,才能與國際畫廊在現場爭取藏家注目。也因此,陳菁螢認為 Taipei Dangdai 與 ART TAIPEI 彼此能吸引不同的客群,對在地畫廊而言各自都有效應,也很難相互取代。

陳菁螢認為 Taipei Dangdai 與 ART TAIPEI 彼此能吸引不同的客群,對在地畫廊而言各自都有效應,也很難相互取代。圖為尊彩藝術中心 2022 Taipei Dangdai 展位。(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ART BASEL HK 強化展商服務,Taipei Dangdai 與 ART TAIPEI 品牌差距縮小

因為疫情,本屆 Taipei Dangdai 仍以本地收藏家群體為重。尤其在舉辦場所換到和 ART TAIPEI 一樣的世貿一館後,兩者品牌的差異化更加縮小。陳菁螢表示,這次造訪展位的顧客八成仍是畫廊的固定客戶,只有約 15% 是在現場認識的新客人,評估此屆 Taipei Dangdai 多數的客人應該都是台灣畫廊長期客戶的基本盤。而尊彩在 Taipei Dangdai 所接觸到的海外藏家,一部分也是他們長期在香港經營的香港藏家,另一部分是新加坡藏家,許多台灣畫廊期待 Taipei Dangdai 號召國際藏家的功能,顯然在三屆舉辦後,是不如他們預期。

再加上香港情勢,以往 ART BASEL HK 獨大的亞洲國際藝博市場,過去優勢的確逐步式微,但 ART BASEL HK 轉為以更彈性與溫暖的態度,爭取長年參展支持的台灣展商畫廊。首先,大會體卹疫情,同意給予展商調整展位尺寸,但 Taipei Dangdai 並沒有讓台灣畫廊因應疫情多變因素可以取消或延後的選項。如安卓藝術因前兩屆經驗,因為看好 Taipei Dangdai 客群購買能力,原先訂了較大的展位,後來因為疫情再起與主辦方溝通更換較小展位,並沒有被主辦方體諒。疫情因素的後果,主要的承擔者仍是展商。且以高價訂了大展位,安卓藝術也沒有因此被安排在人流較易抵達的位置,整個參與今年 Taipei Dangdai 的過程,李政勇表示他幾乎無法擺出滿意的笑容。

ART BASEL HK 因為香港政治情勢,過去優勢的確逐步式微,但轉為以更彈性與溫暖的態度,爭取長年參展支持的台灣展商畫廊。圖為安卓藝術 2022 ART BASEL HK 的展位。(安卓藝術提供)

目前 Taipei Dangdai 在與 ART BASEL HK 接近的展位費成本,最讓參展商期待改善的還是在於「展商服務」。陳菁螢認為 ART BASEL HK 提供的服務品質來自於幾項要素,第一是團隊人員非常穩定,與展商溝通時通常都能找到每個項目固定的承辦人員,並且長期和展商有維護的關係,展商有任何疑慮,主辦方都會積極協助。陳菁螢特別提到 ART BASEL HK 媒體服務的細緻,會釐清每間畫廊作品屬性的特性,分別幫忙引薦合適的媒體來報導,讓他們充分感受到自己畫廊的屬性是被理解的,而且也有找到獨特性去被推廣。

今年 Taipei Dangdai 舉辦時,陳菁螢剛好人在香港隔離,準備 ART BASEL HK 的進場工作。但是她瀏覽國際藝文媒體,Taipei Dangdai 除出現在國內媒體之外,在國際媒體上聲量極小,幾乎沒有相關討論的報導,「這幾乎就代表 Taipei Dangdai 已被國際上定義為是本地活動的藝博會。」

短期內,香港亞洲藝術中心領導地位仍維持

雖然台灣畫廊過去曾將國際化接軌的期待,賦予在 Taipei Dangdai 之上,但 Taipei Dangdai 的國際藏家客群僅有在第一屆較為顯著,到第三屆後明顯已以台灣在地藏家客群為主,而這和 ART TAIPEI 訴求在地藏家客群的需求就產生重疊,李政勇坦言,這讓同時有參與 ART TAIPEI 和 Taipei Dangdai 的展商在明年會面臨擇一參與的抉擇。

李政勇表示香港作為亞洲藝術中心的地位仍不可取代,他還是肯定 ART BASEL HK 是很好與國際藏家對接的場合,今年安卓藝術在香港的現場也有不錯的回饋。陳菁螢今年也同樣前往 ART BASEL HK 參與實體展會,她也認為短期內,ART BASEL HK 仍是台灣接軌國際最為便捷的展會。且面對整個亞洲博覽會佈局,除了香港,李政勇也表達對於上海、首爾的興趣,但上海才剛走出封城的陰霾,疫情與社會環境的穩定性,還是國外參展畫廊評估的重點。

陳菁螢認為短期內 ART BASEL HK 仍是台灣接軌國際最為便捷的展會。圖為尊彩藝術中心 2022 ART BASEL HK 現場。(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首爾,下一個藝術新興市場熱點

以安卓藝術這樣中型規模的畫廊來說,無法像國際藍籌畫廊有人力與資源因應不停增加的新興國際藝博會。中型畫廊的策略,只能更精準的鋪陳每年三到四場的藝博會,佈點達到最大效應。目前李政勇認為香港是首選,台北兩個大型藝博未來可能擇一參與,上海、菲律賓與首爾都是安卓藝術看好有所斬獲的市場。

李政勇表示未來韓國的藝術市場一定會提升,但韓國藝術市場看重大品牌,或是在二級市場有一定知名度的藝術家,對亞洲中小型畫廊並不友善。今年 9 月首爾的斐列茲藝術展Frieze Seoul Art Fair),是諸多台灣畫廊都躍躍欲試的新興市場。雖然今年許多台灣畫廊未拿到參展門票,不過仍持續觀望,並表示會去現場參訪,積極備戰拿到未來的參展門票。

許多採訪畫廊都同意首爾與上海,目前會是他們持續觀察與有高度興趣的藝術市場。面對邊境政策的逐漸開放,陳菁螢坦言,無論是 Taipei Dangdai 或 ART TAIPEI,已經不是台灣畫廊思考國際接軌的唯一選擇,因為亞洲就有香港、上海、首爾、新加坡等國際藝博會。她另外提及歐洲其實也有許多高品質的藝博會可供台灣畫廊接軌國際,包括她曾參與過的布魯塞爾藝博會(Art Brussels),就成功在現場推廣許家維的作品,給當時來藝博會擔任獎項評審的小漢斯(Hans-UlrichObrist)。

陳菁螢表示,藝博會品牌被檢視的要點之一,是帶來何種藏家與藝術專業觀眾,「Frieze」這個品牌即是非常會號召國際藏家造訪,也很清楚知道自身品牌和 ART BASEL 有哪些操作技術上的差異,她認為許多台灣畫廊之所以對於拿到首爾斐列茲藝術展的門票有高昂的企圖,即是希望進入首爾斐列茲藝術展後,往後都能在「Frieze」這個藝博系統信任名單裡,包括去倫敦斐列茲藝術展的勝率也會增加。

以目前 Taipei Dangdai 與 ART BASEL HK 接近的展位費條件,最讓參展商期待改善的還是在於「展商服務」。圖為 2022Taipei Dangdai 展出現場。(本刊資料室提供)

ART SG 將實測東南亞藝術市場熱度

今年沒有計劃參與 ART SG 的安卓藝術,李政勇表示對新加坡過去的藝術收藏狀態沒有信心,也許目前收藏狀態已經改變,但要參展他仍持觀望態度。他相信 ART SG 應該仍可成為東南亞代表性的博覽會,只是因為安卓藝術長期參與香港與菲律賓兩地的藝博會,整個東南亞市場的布局比例大致飽和。另外,比較了 ART SG 和今年 Taipei Dangdai 的參展名單,李政勇認為新加坡的名單相對更國際化。

相較李政勇對於新加坡市場的觀望態度,陳菁螢表示 ART SG 總監楊淑茵非常有誠意,並親自拜訪面談,以及不斷透過視訊來溝通,把新加坡目前藝術市場的現況分析給她聽。7 年前尊彩藝術中心也參與過 Art Stage Singapore,那次體認到是新加坡當代藝術市場沒有內需,整個藝術收藏市場面的表現並不突出,但現在出現了幾個關鍵因素,又讓尊彩燃起投入新加坡藝術市場的信心。首先,是新加坡的國家美術館已經開幕多年,當地的藝術生態逐漸完備,再來是香港許多企業富豪近年都移民到新加坡,新加坡成為華人社會最多富豪的地方,陳菁螢覺得是一個新的契機重新評估台灣畫廊與新加坡藝術市場的關係。

自覺與產業陣痛

2009 年曾帶著誠品畫廊勇闖瑞士 ART BASEL 的畫廊總監趙琍,面對新興國際城市藝博會參與的評估,她還是不傾向把戰線拉長,甚至深入歐陸。她認為台灣的畫廊還是從台灣輻射出去來規劃參與,是比較好的策略。提起當時參與過的瑞士 ART BASEL,讓她對於亞洲畫廊在西方真實的處境徹底清醒。她認為台灣畫廊無論多積極參與國際藝博會,到最後還是會面臨到底要在展會中當主菜還是點心等邊緣配角的抉擇。她認為亞洲畫廊永遠是西方畫廊定義的「遠東」,那個對比實力的遙遠是各種層面的,包括歷史、文化底蘊等。

誠品畫廊 2022 Taipei Dangdai 展出陳文驥作品。(誠品畫廊提供)

當時誠品畫廊參展瑞士 ART BASEL 被譽為台灣畫廊之光,但趙琍面對的現場現實,畫廊是被擺在極為邊陲的位置。她觀察那些能和西方畫廊平起平坐的日本畫廊,都是耗費極大資本,甚至經過兩代到三代的努力,以及經營的品項也要類似西方的品味,才會被藝博會放置在主展場的位置,「也就是說他們允許你進來這個遊戲規則裡,但你要盡量找跟他們很像風格的藝術家來經營,或照著他們規範的審美來走。」

她認為和西方的體系互動,最無形的是會有文化上的屈從,面對高級、進步的文明,無形不自覺自我矮化的主從關係,她認為這是亞洲畫廊在面對西方體系最難脫離的心態。但她也期待台灣畫廊能有這樣的自覺,來審視內外的策略與對應,才可能有行動與力量找到自己最有利的位置。

趙琍認為台灣藝術品買賣市場在全球市佔有 1% 的市占率,是非常獨特的,因為台灣的國土非常小,卻有著驚人的藝術收藏實力。即便 ART TAIPEI 多數被國際相關市場報告評比為地方藝博會,但所處的台灣就是一個藝術市場在全球非常有競爭力的城市。而 Taipei Dangdai 的收藏群體並沒有因為外來的主辦方而國際化,反而是將台灣有限的藏家資源,尤其是高單價藏家的部分,奉送給來台灣參展的藍籌畫廊,她也坦言台灣許多畫廊都是這樣情勢發展下的受害者,但她認為如果要站在台灣藝術市場更多元的面向來思考,她認為這個陣痛是必經的過程。

誠品畫廊 2017 年 Art Basel HK 展出蔡國強作品。(誠品畫廊提供)

對台灣畫廊而言的不可取代性為何?

陳菁螢也肯定 Taipei Dangdai 這 3 年為台灣引進藝博會興辦的新技術,像是國際團隊怎麼運作、經營、行銷藝博會等經驗,實際在台灣落地執行後的狀態。也讓還沒有機會參與國際藝博會的畫廊,能夠就近觀察國際藝博會的申請方式,包括如何準備企畫、提案、佈展,甚至媒體資料的鋪陳,她認為這些刺激,還是對台灣整體的畫廊產業升級、調整體質有一定的助益。

雖然近年台灣本地情節與相挺台灣的情感號召,比往年都強烈。但對於商業畫廊來說,吃重的營運成本,讓他們在選擇藝博會的參與與否,都比過去更在商言商。陳菁螢表示,畫廊必須往更開放、能見度更高的平台前進,這是為了拓展市場必然的選擇。國門若打開,台灣畫廊對於國際藝博會的參與就不會侷限在台灣,而是整個亞洲、甚至全球都納入考量,每個國家、城市、展商服務品質、運輸、國際後續效應等都會被整體評估。

明顯的,台灣的藝博會也會在國際門戶逐步解封後,不再是台灣畫廊國際化唯一王牌的考驗,尤其周邊亞洲藝博會品質的整體提升、進化,和每個月幾乎都有大型國際藝博會的緊湊排檔中,台灣藝博會要如何在競爭中脫穎而出,皆是藝博會長期經營的重點。隨著 ART TAIPEI 在 Taipei Dangdai 舉辦後,轉為鞏固中小型畫廊在地藝術市場的經營,台灣在地畫廊國際藝博策略的取捨選擇,反而首當其衝影響的是 Taipei Dangdai 台灣畫廊持續參與的意願,畢竟 Taipei Dangdai 原被期待能成為台灣畫廊產業與國際相互對話的平台,但這樣的對話關係,台灣畫廊持續在尋覓市場更精準、性價比更高的替代管道。當然也有台灣畫廊如果選擇台灣在地的博覽會,更偏好 Taipei Dangdai 策劃與統整的品質。但明年邁入第四屆的 Taipei Dangdai 在確定舉辦後,勢必面臨台灣畫廊不再聚焦,台灣相關藝博會為唯一國際化途徑的事實,那麼台灣相關大型藝博會更應該思考,如何重新建立品牌在台灣畫廊國際策略中的不可取代性。

2021 ART TAIPEI 展出現場。(本刊資料室提供)
張玉音(Yu-Yin Chang)( 318篇 )

文字女工與一位母親,與科技阿宅腦公的跨域聯姻,對於解析科技、科學與藝術等解疆界議題特別熱衷,並致力催化美感教育相關議題報導,與實踐藝術媒體數位轉型的可能。策畫專題〈為何我們逃不出過勞?藝術行政職災自救手冊〉曾獲金鼎獎專題報導獎,並擔任文化部、交通部觀光局指導的「台灣藝術指南」專冊、「台灣藝術指南TAIWAN ART GUIDE」APP研發計畫主持,以及Podcast節目「ARTbience藝術環境音」製作統籌。曾任《典藏.今藝術》企畫編輯、副主編、社團法人台灣視覺藝術協會理事,現為藝術新媒體「典藏ARTouch」總編輯。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