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不可言說的呈現─從薩望翁.雍維看東南亞藝術發展
Dark Light
Dark Light

不可言說的呈現─從薩望翁.雍維看東南亞藝術發展

像是暗夜中的燈塔亮光,也是迷茫世界的智慧箴言,文青式的人生領航集,視覺效果與意涵訴求,盡在其中,灑蓋著文史哲學的純粹性,諄諄叮嚀與盎然詩意,在嚴肅的「緬甸史.X」展覽現場,泛著熠熠輝光,兀自吶喊吐芳。
「不可言說的呈現─從蕯望翁.雍維看東南亞藝術發展」講座主視覺。(TKG+提供)
從數年前台灣的太陽花運動起,到去年香港反送中抗爭,目前泰國學運又甚囂塵上。當政府高喊南向政策,但我們對東南亞國家的歷史文化,究竟了解多少?
去年高雄市立美術館的「太陽雨─1980年代至今的東南亞當代藝術」展覽,大概是近年來最完整的東南亞區域人文切片,也算是掀開東南亞神秘面紗的熱身賽。國立台灣美術館「來自山與海的異人─2019年亞洲藝術雙年展」也展示亞洲去殖民化的過程,並提出生態、科技等全球性問題,緬甸撣邦的鴉片產業,也以「鴉片視差」成為展覽議題。
近日,台北TKG+畫廊,推出「緬甸史.X」薩望翁.雍維個展,是以小窺大,從了解緬甸歷史,再眺望整個東南亞,切入亞太區域話題的適當時機。 本週六(31),台北TKG+畫廊有場別開生面的座談會,將和人在海外的藝術家蕯望翁.雍維、台灣藝術家暨策展人許家維、傑出畫廊新生代吳悦宇,同框入座,以「不可言說的呈現─從薩望翁.雍維看東南亞藝術發展」為主題,歡迎大家一起來集思廣益。
「還家萬里夢,為客五更愁」,這是我看「緬甸史.X」的心情,至於為什麼特別推薦薩望翁.雍維的展覽,正是好奇所趨。有關個展的內容,分析如下:
「緬甸史.X」蕯望翁.雍維個展。(TKG+提供)
一、背景
薩望翁.雍維(Sawangwongse Yawnghwe, 1971-),是緬甸撣族良瑞王室的後裔。他的祖父蘇瑞泰(Sao Shwe Thaik, 1896-1962),是1948年結束英國殖民獨立後,緬甸聯邦(1948-1962)的第一位民選總統。
然而,邁向民主的路程險阻,奈溫將軍在1962年奪權成功,開始軍人獨裁統治。就在軍事政變中,蘇瑞泰被逮捕入獄,又在獄中被毒殺身亡。蘇瑞泰的幼子,在當時因為聽到門外窸窸窣窣的雜音,稚齡好奇的他,開門一探究竟,就被亂槍打死。
緬甸的民主代價昂貴,接連噩耗,自由開放的火花與夢想,嘎然而息。
蘇瑞泰太太召婻哏罕(Sao Nang Hearn Kham)與家人被驅逐出境,流亡到泰國,而後輾轉取得加拿大的政治庇護,舉家遷離。貴為緬甸撣邦第一家庭,但在軍人奪權干政的年代,有如過街老鼠,在海外,他們遠離政治,選擇隱藏名埋姓生活。
蘇瑞泰的長子召坎帕(Hso Khan Pha)在加拿大取得社會科學博士學位,專注於學術研究與教育工作。出生緬甸撣邦的薩望翁.雍維(Sawangwongse Yawnghwe) 在加拿大受教育,投身藝術創作,在義大利當了8年的街頭畫家,也透過各種藝術家駐村計劃,周遊列國。
「緬甸史.X」蕯望翁.雍維個展展場。(TKG+提供)
薩望翁.雍維後來娶了荷蘭籍妻子,育有2子,生活創作在荷蘭。然而,除了保留血緣與臍帶關係之外,他對緬甸的認知是陌生與模糊的。
2004年召坎帕過世,薩望翁.雍維在整理父親遺物中,發現大量的家族照片與資料,還有父親的隨手筆記。成疊泛黃的照片與史料,讓薩望翁.雍維感慨萬千,國仇家恨、文化鄉愁與身份認同問題,湧上心頭,激發了他回頭尋根溯源的衝動。
軍政府獨裁鎖國,隔絕了所有的國際交流,身為緬甸撣邦第三代皇孫,他完全沒有機會重返家園,那怕是觀光之旅,都不被當權者允許。遙望家園,社會紛擾沒有止息,貧窮落後依舊,他百感交集,藉著藝術創作,他希望爬梳被扭曲、遺忘的那一段史實,還原緬甸歷史,也還公義於民。
尤其,薩望翁.雍維透過地圖網路的方式,把緬甸境內海洛因與安非他命等販毒走私,礦業石油黑金勾結,烏煙瘴氣的勾搭,一一列出。面對緬甸境內蠢蠢欲動的革命軍,忍氣吞聲的少數族裔,還有軍事武裝與政府屠殺,他看在眼裡,痛在心底。祖國百廢待舉,但各種勢力糾葛,衝突不斷,阻礙了經濟發展與政治改革。薩望翁.雍維望斷歸鄉路,迢遙險惡,有家歸不得的悲與痛,只能任憑彩筆畫布,千里寄希望。
蕯望翁.雍維《X02(蘇瑞泰總統向聯邦旗幟敬禮)》。(TKG+提供)
二、「緬甸史.X」,X是什麼?
斯洛維尼亞社會學家紀傑克(Slavoj Žižek)2014年出版著作《絕對反擊》(Absolute Recoil: Towards A New Foundation of Dialectical Materialism)中,提到麥爾坎X(Malcolm X)將「X」作為自己的姓氏,這是別有用意的:當奴隸販將他的祖先帶離故土,形同剝奪了他們的家庭、種族根源和文化世界,刻骨銘心,影響深遠。這位兼具哲學家、文化批判家,以及心理分析理論家的先哲,並不想動員他的非裔族群,回到非洲,繼續作抗爭運動。相反地,他抓住「X」提供的機會。那其實是未知的新匱乏身分,這種身分,便是從永遠失去根源的奴隸身上,所找到的。
反觀薩望翁.雍維的當今處境,包括撣族(Shan)在內,以及緬甸其他少數族裔,經歷數十年的流亡,相較於一般認知的法律定義,多了一層離散(Diaspora)的心理狀態,他們不只是因軍政府迫害而離開自己的土地,而是家鄕已不復在。這種有家歸不得的惆悵,讓薩望翁.雍維始終沉浸在一種「從未擁有的失去之中」。這種家國意識的匱乏感,不但靈魂無法完整,更嚴重的是,靈魂的傷口,永遠無法癒合,如影隨形。
這回TKG+畫廊團隊,對於薩望翁.雍維的遭遇,巧妙地以「X」破題,作為拆解「X」本身的對象,讓個展中的「緬甸史.X」,回到薩望翁.雍維家族被流放的原點,從零開始,去繁就簡。去年TKG+為蕯望翁.雍維作展覽時,曾虛擬設立「良瑞流亡辦公室」,這回為緬甸歷史的本體論,另闢新起點。
蕯望翁.雍維《X03(緬甸獨立日)》。(TKG+提供)
三、對立構圖與曖昧色塊
處在後結構主義的今天,看薩望翁.雍維的繪畫,就不能仰賴單一的歷史文本。因為軍人專政,箝制思想,中立、全知的期待,不啻是緣木求魚的。尤其,天災人禍頻傳,動盪不安的緬甸社會,誰掌握權力,誰就擁有歷史的話語詮釋權。
薩望翁.雍維以家族收藏的照片,和他所搜集的檔案資料,作為思索追溯的基礎,他企圖融合緬甸歷史與現代藝術的圖象學,爬梳出史實真打回與人性良知。過程當中,古老與當代、真實與虛假、偶然與必然,層疊交錯,亦步亦趨。
薩望翁.雍維將照片與各種平面單色塊併置,使具象和抽象,合併為單一圖像,企圖再現照片和色域的交融、分割、位移,從而導致製造解放效果,迂迴曲折,難以名狀。帶著模糊、失焦、褪色的色域,有的來自人為切割,有的是自然斷裂,既是對傳統形式的挑戰,也是新視角的重構與再現。
對薩望翁.雍維來說,畫面中的色塊,是冥想與升華,既有概念的濃縮簡化,讓具象與抽象在同框呈現,虛擬實境,真假並列。然而,不管是特定圖騰的截色延用,或者隨性、不經意的色塊抓取,薩望翁.雍維的創作上,總是帶來視覺上的平衡效果。至少顏色的挑選與安排,蕯望翁.雍維是煞費苦心的,經過考證研究與精心推敲的。
緬甸國旗的顏色黃綠紅白,透過排列組合,幾次修訂,薩望翁.雍維大量使用這些特定顏色。一來,他惦記著前人打拼血淚腳步,一步一腳印。再者,他要走向國際化,必先以在地化當作敲門磚,這種扛著族群特色的身體力行。
蕯望翁.雍維《X14(良瑞王宮)》。(TKG+提供)
黃色,代表特定的宗教信仰,也是黃種人的基本膚色。佛教信仰在緬甸十分普及,僧侶長袍正是黃色;而撣邦族人屬黃種人,黃色在緬甸撣邦彷彿無所不在。其次,終年常綠的緬甸,溫潤氣候下,百樹叢生,撣邦的經濟基礎,正是仰賴農業生產。因此以綠色作背景,象徵著撣邦寶地的欣欣向榮,崢嶸亭立與大開大闔。
驍勇善戰的撣邦子民,意志力、企圖心,可說比天還高,紅色,正是勇氣與決心的代名詞。但緬甸在大半個世紀以來,經歷了多舛命運,軍人干政,災難不斷,紅色,正也是血腥暴力的直接聯想。白色,象徵月亮,皓月當空,希望無窮,意味著撣邦人民的善良本性,和月亮一樣,皎明亮潔,純正憨厚。不管是白色圓型,抑或白色五角星,在在象徵緬甸各大群族,共組邦聯,相依相偎,共存共榮。
另外,與皇室相關的紫色和藍色之外,蕯望翁.雍維在創作中,常見大面積的黑色,也許是重墨厚彩,也許是漸層薄紗,都預示著一種未知、謎團,饒富特色。
當然,在薩望翁.雍維的作品中,也讓人把他畫中的單一顏色,聯想到美國知名藝術家萊因哈特(Ad Reinhardt)的單色繪畫,可謂英雄所見略同。
蕯望翁.雍維《X02(蘇瑞泰總統向聯邦旗幟敬禮)》。(TKG+提供)
四、洗盡鉛華,短語寄情
出現在薩望翁.雍維畫面中的語錄,是來自父親召坎帕(Hso Khan Pha)的短語集。召坎帕是加拿大的社會科學博士,1962年當他親眼目睹家國的血腥政變,慈父幼弟命喪九泉,那是一生一世的痛苦烙印。召坎帕對軍人專政,深痛惡絕,但在成王敗寇的政治現實之下,他只能刻意包裹歷史悲情與家族仇恨。
當然,刻意埋藏、泰然自若,並不代表寬恕或遺忘,召坎帕長年不動聲色地將他的記憶、情感與遭遇,以心靈小語隨手寫在紙片上,再以迴紋針收集固定,他一路累積,隨身攜帶。2016年召坎帕辭世,薩望翁.雍維清理遺物,發現一向沈默寡言的父親,其實隱藏著澎湃思緒,成疊紙片的痛苦記憶,化作哲理詞慧,句句真切,發人深省。
薩望翁.雍維如獲至寶,他在緬懷父親遺物的同時,彷佛為自己找回與家國族群相繫的原生臍帶,回歸尋根探祖的希望旅程。薩望翁.雍維把亡父短語,視為意符(signifier),嚴肅心情如同他在對待家族歷史照片一樣,旁敲側擊,考證研究,並充分活用移植在藝術創作上,那些慧詰細思,成為他作品中的意識神髓與聯結橋樑,彌足珍貴。
蕯望翁.雍維《X32(想要成為一對)》。(TKG+提供)
當檢視新作,薩望翁.雍維大膽地嘗試結合智慧短語,打造新畫面型態。例如,《X18(漸漸遺忘)》、《X29(蘇巴吳基)》、《X37(蘇賈盛)》⋯等作品,乍見慧詰,意涵深遠。饒富哲思與文學美感的畫面構圖,薩望翁.雍維儘量避免被色塊切分,而是擅用背景色域的渲染,讓畫面呈現朦朧與柔和,再融入圖像和文字。
像是暗夜中的燈塔亮光,也是迷茫世界的智慧箴言,文青式的人生領航集,視覺效果與意涵訴求,盡在其中,灑蓋著文史哲學的純粹性,諄諄叮嚀與盎然詩意,在嚴肅的「緬甸史.X」展覽現場,泛著熠熠輝光,兀自吶喊吐芳。
五、藝術創作中的「歷史」命題
看「緬甸史.X」薩望翁.雍維的個展,不能不關注其「歷史」命題。
第一,重新述事,讓撣族成為緬甸歷史的主流,雍維盡其可能,全力以赴。反對既有史學、重新解構再建構,批判顛覆,亳不手軟,延續這樣的態度,作為創作核心,企圖撥亂反正,提供新的視角、觀點與論述,作為緬甸歷史的再發現。
越是民主成熟度不足的國家或民族,越是呈現一元堂局面,雍維試圖從家族受難的歷史現場抽離,然後虛擬還原現場,重新武裝滲入。在來來去去之間,形塑出新的詮釋觀點,讓藝術話語權凌駕在政軍之上,藝術家猶如新聞先鋒,扮演第四權的監督角色,透過國際藝術展演場域,播散洞見,儘管音量幽微,能見度不足,但作成歷史紀錄的永恒性,足堪以小搏大,撥亂反正。
第二, 薩望翁.雍維的創作,虛構與現實交錯,歷史場景、家庭照片,亡父隨身筆記。同時,他透過縝密研究,與緬甸學者、人權份子、新聞記者及時事觀察作家們互動,博採眾議,去蕪存菁。他運用研究調查方法,切入哲學問題,思考了諸多層面,包括:
a.當少數族裔敘事,遭到瓦解和抹滅時,如何讓歷史正義存續。
b.當現代主義和資本主義結合,狐假虎威,成為民族壓迫的超級源頭時,如何透過批判(criticism)、自省(reflectivity),就事論事。
c.當宗教處在消極溫馴之中,民生凋敝,百業蕭條,鴉片成為換取經濟活水的便捷手段時,如何重擊黒金惡勢力,重拾活力?
細數緬甸近幾十年來,政治矛盾重重,長年處在劣幣驅逐良幣之中,負面影響變本加厲。也許,薩望翁.雍維在短時間內處理這糾纏困難,那會是心力交瘁,欲語還休的長路,但藝術引路,有了開始,就有曙光。
除了遙寄祝福之外,對於緬甸,甚至整個東南亞、亞太地區的後續發展,值得再密切觀察與推敲。
【講座資訊】
不可言說的呈現 – 從薩望翁.雍維看東南亞當代藝術發展
時間|2020.10.31,下午2:30
地點|TKG+(台北市內湖區瑞光路548巷15號B1)
主持人|吳悅宇 (TKG+負責人)
與談者|
簡秀枝(典藏藝術家庭社長)
許家維(藝術家、2019亞洲雙年展策展人)
報名表單|https://bit.ly/3jzsLjX
◎ 本講座全程以中文進行。
◎ 現場座位有限,建議提早到場以免向隅。
◎ 入內聽眾請配戴口罩,並配合工作人員測量額溫及進行酒精消毒。
「緬甸史.X」蕯望翁.雍維個展展場。(TKG+提供)

緬甸史.X 蕯望翁.雍維個展

展期:2020.09.26-2020.11.21
地點:TKG+
地址:台北市內湖區瑞光路 548 巷 15 號 B1

 

簡秀枝 (Katy Shiu-Chih Chieh) ( 199篇 )
典藏藝術家庭社長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