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不按公式,憑直覺出牌——艾迪.馬丁內斯香港首場個展

不按公式,憑直覺出牌——艾迪.馬丁內斯香港首場個展

繼去年東京「Blockhead Stacks」的展覽後,貝浩登畫廊再次為馬丁內斯舉行個展,是為藝術家在香港首場個人展覽。 今次展覽較為豐富多元,從紙本繪描、油彩繪畫到立體雕塑都有。加上,馬丁內斯首度來港,畫廊希望呈現藝術家較為全面的形象。
無論站著走路,還是坐著做訪問,他手中總是拿著一支麥克筆,口袋裡通常帶著一本Moleskine的小本子,隨時隨地捕捉靈感出沒的瞬間。身邊沒有紙張也好,他捎來一張餐巾仍可畫得高興,甚至不自覺地零空揮筆。他,是艾迪.馬丁內斯(Eddie Martinez),自學成才的美國藝術家。
「我不作任何公式的事。」馬丁內斯說,有些藝術家依從準則,畫幾多筆、畫幾多層為之完成,「但我不是這樣,我完全憑感覺和直覺。」
繼去年東京「Blockhead Stacks」的展覽後,貝浩登畫廊再次為馬丁內斯舉行個展,是為藝術家在香港首場個人展覽。 東京個展主題明確,陳示藝術家多幅頭顱重疊的畫作。於香港畫廊的展覽空間分隔成多個房間,今次展覽較為豐富多元,從紙本繪描、油彩繪畫到立體雕塑都有。加上,馬丁內斯首度來港,畫廊希望呈現藝術家較為全面的形象。
艾迪.馬丁內斯(Eddie Martinez)於貝浩登(香港)個展「EMHK19」現場。(Photo by Ringo Cheung. © Eddie Martinez. Courtesy of the artist, Perrotin, and Mitchell-Innes & Nash, New York)
受父親啟蒙自學繪畫
出生於1977年美國康乃狄克州,馬丁內斯的父親是一名承建商,專責房屋掃漆,可謂其藝術啟蒙之始。自小,馬丁內斯隨父親工作,對油漆並不陌生。他看著爸爸刷油漆,由零開始到完成,是藝術家童年重要的記憶。他記得小時候已經喜歡畫畫,見到卡通漫畫就會跟著臨摹。他又笑言集中能力有限,往往在幫忙父親工作期間,偷走出來躲在一角自己畫畫。
馬丁內斯曾入讀波士頓兩間藝術學校,但均未有完成學習就中途離場。正規藝術訓練有限,絕大部分自學成材,他的創作風格據於繪描發揮出多樣變奏。要是靈感一到,他無時無刻都會繪描起來。滿意的手稿先是貼在工作室,放大之後用絲網印刷移至畫布上,他再填色,並加上各種物料。以《Slow Yield》為例,畫作可見油彩、圖釘、棉線,甚至口香糖,極具拼貼風格。
「我頗喜歡用拼貼來形容近年的作品。」馬丁內斯指,拼貼不只是畫面視覺,創作手法過程將不同物料並置,甚至畫布上可以找到一些前作的殘件,也是拼貼的體現。他尤其重視畫作的素色背景,營造負面空間,讓作品畫面上不同元素看起來像蓋印一樣,烙在畫布上。 
今天,我們看馬丁內斯的繪畫時,總不禁驚嘆媒材的多樣,由油彩、瓷釉、噴漆,甚至到樹葉、圖釘、嬰兒濕紙巾都有。藝術家解釋,取材於日常物的做法,早見於幼時與父親共事的經驗, 那時已將父親工作室的紙皮、吃完剩下來的午餐比薩盒通通加進去,可見其不受拘束的風格。從平面出發,馬丁內斯將不同質感的現成物合成,再刷上各種顏色,製作成雕塑。線條色調構圖等,有如其繪畫的立體呈現。 
不斷自我挑戰求創新
「每幅畫都是一次盛宴。」美國藝術家暨作家西蒙尼(Ross Simonini)如此形容。除了畫面元素豐富,兼用拼貼手法之餘,馬丁內斯的畫作另一個特色是富有童趣。藝術家笑言,並非刻意追求孩子氣的風格,而是純粹想表達內心的情感,「我當然有能力更專業、更有技巧地繪畫,但我對此不感興趣」。又如,馬丁內斯畫作線條明顯,既是他據於繪描的痕跡,也漸成為人熟悉的個人特色,「起初,我與線條關係密切,但現在似乎它在觀眾之間更有共鳴,所以當我覺得太依賴它的時候,我便會停止」。
一如其他藝術家,馬丁內斯創作的進路也是不斷挑戰和進化。他憶述,年輕時喜用丙烯漆料,也不會自毀作品,畫得不滿意便直接繪於舊作之上,「一層蓋著一層,質感很厚,但形成一種為人所識的風格之後,我便放棄,改用現時配合絲網印刷的作畫方法,輕巧如塵埃飄落」。
相對某些藝術家創作依從嚴謹準則,馬丁內斯更喜歡率性而行,「有些人心目中有個想法,畫幾多筆、幾多層才算完成,但我不是這樣。我完全憑感覺和直覺,不作任何公式的事。」
於工作室的艾迪.馬丁內斯(Eddie Martinez)。(Photo by Charlie Rubin. Courtesy of Perrotin)
作品標題反映藝術家生活
率性的態度,也見於馬丁內斯的作畫速度,西蒙尼也說其作畫手法「無疑是壓縮時間」。藝術家坦言,作畫有時想急就完成,但急忙可能造成效果不佳,最終索性自毀作品,「創作時間愈長,質感愈豐富」。
以《Landlord of the Flies》為例,這是此次展品中製作時間最長的一幅,但馬丁內斯強調花時間不代表是壞事。創作起源於去年,他起初計劃在一次博物館展覽陳示,但做到一半總覺得不太滿意,在一旁擱置了近半年。直至香港個展舉辦之後,他才再有動力繼續。絲網印刷,用顏料繪畫,再加上現成物,怎樣才知道大作完成?馬丁內斯吐出一句 「天曉得」,但提到為作品拍下全照有助判斷完成度。
艾迪.馬丁內斯《Landlord of the Flies》,布上絲印油墨、油漆、噴漆、瓷漆、壓克力和拼貼,191×244cm,2019。(Photo by Stan Narten/JSP Art Photograph. © Eddie Martinez; Courtesy of the artist, Perrotin, and Mitchell-Innes & Nash, New York)
看馬丁內斯的畫,另一個令人疑惑之處在於標題。就像《Landlord of the Files》的構圖,清晰的臉龐、標誌性的大眼睛,也有看似鑰匙孔的符號和紅色的花等等,藝術家卻笑言「畫面與標題完全沒有關係」。他解釋,作品通常都非常個人,內容大多隨興增減,惟大部分元素都是日常生活的循環再造,「標題總是反映我當時生活發生甚麼事,而這作品正因當時我跟工作室業主有些問題啦」。
無論題材和媒材,馬丁內斯的創作移植日常質感。生活和藝術關係密切,甚至重疊,他坦言雖然喜歡旅行,但「出門通常都有工作在身」。就像出發來港之前,他便趕赴底特律當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Detroit)準備展覽。幾日之間,他來到香港也是匆匆忙忙佈展,少有機會外出體驗城市風光。訪問當日,他終於有少許空閒時間走走看看,「如果休閒旅行,我特別喜歡去亞洲。東京很酷,又乾淨,但我更喜歡香港。作為紐約人,這裡是比較像我家啦。可是,為甚麼要這樣比較呢?」

艾迪.馬丁內斯(Eddie Martinez)香港個展「EMHK19」

展期:2019.05.23-06.29
地點:香港貝浩登

 

黎家怡( 27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