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詔藝之眼】直角肩方塊人Meebits的美麗與哀愁 - NFT藝術化系列探討之(五)

【詔藝之眼】直角肩方塊人Meebits的美麗與哀愁 - NFT藝術化系列探討之(五)

The Meebits Voxel Characters’ Beauty and Sadness - Exploring How NFTs Became Art (V)
正當要慶幸放心的剎那,電腦上映入眼簾的這些傢伙不就通通都是100%毫無誤差的直角肩嗎?這樣的肩膀真的有比較好看嗎?這種肩膀最大的好處是單背背包時比較不容易滑下來,但看起來就會和初代機器人差不多,不怎麼能理解為何會有人糾結這樣的美感而哀愁煩惱。

這一切都要從「直角肩」開始說起。

幾週前,我在臉書上偶然看到一則貼文:一個女孩子貼出自己在鏡中的背影,並表示羨慕某位網美的直角肩。以前從來沒有特別去思考過這個問題,看看鏡中的自己,再去Instagram上看看國內外「認為自己是網美」們的發文及圖檔,發現直角肩的人也沒那麼多,另外再用關鍵字去找「#直角肩」也非什麼熱門標題。正當要慶幸放心的剎那,電腦上映入眼簾的這些傢伙不就通通都是100%毫無誤差的直角肩嗎?這樣的肩膀真的有比較好看嗎?這種肩膀最大的好處是單背背包時比較不容易滑下來,但看起來就會和初代機器人差不多,不怎麼能理解為何會有人糾結這樣的美感而哀愁煩惱。

不過沒關係,這些完全直角肩的公仔們,正好是我漏掉介紹的寫作題材-它們是Meebits,當下在NFT中相當活躍的一個項目。

Meebits NFT也是藝術嗎?

首先開宗明義說明一下Meebits到底屬不屬於「藝術」?當然有許多藝術圈的朋友和學術界人士還很難接受這些「新東西」突然衝撞市場,但如果從是否納入藝術市場的幾個指標性資料庫,如artprice以及artnet等既成事實來看,這些直角肩公仔的「創作團隊」顯然已受到認可而進入藝術家之列。由於通說認為藝術家的創作就是藝術(品),因此將Meebits暫且歸類在NFT藝術中討論應該也無妨吧!

Meebits的由來與歷史

Meebits的發行方正是掀起這波NFT藝術藏品熱潮-CryptoPunks(有譯為「加密龐克」)同一創作團隊-Larva Labs。這個團隊認為這幾年在遊戲產業中受到高度推崇也極受歡迎的Minecraft以及Roblox具備8位像素的極簡主義設計美感,將繼續受到未來世世代代的喜愛,從而得以證明他們有其永恆性和優越性。(“We think that, just like 8-bit pixel art, the minimalism and accessibility of voxel art will prove timeless and endearing for generations to come.”)

此項目設定發行20,000個各具特色的3D像素化「替代人像」(avatar),在智能合約上採取較低交易費用的設計,不但對於初期收藏者頗為友善,也可以透過逐步升級搭配在遊戲、虛擬世界和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等應用之中。此項目於2021年5月3日發布,最初提供公眾購買的9,000個NFT於6小時內完售。

Meebits這個項目在發行的設計上包括兩個部分:「社群回饋」(community grant)以及提供新收藏者購藏(發售)兩大區塊。在社群回饋方面,Larva Labs為獎勵支持他們的收藏者,在發行當下,只要是CryptoPunks和Autoglyphs(該團隊的前兩個項目)的「擁有者」(owners)都有資格去提領「兌換」(redeem)一個免費的Meebit。以當下市場上Punks和Glyphs擁有者(以錢包地址數目為單位)的數量來推估(各約2,900和140個單位/擁有者,資料存取時間2021/08/23),在贈送出約3,000多個和最初6小時販售後的9,000個之後,剩下的7,000多個也陸續以「盲盒」(類似福袋抽獎的概念)的方式發行。由於客觀條件限制,難以對20,000件Meebits做全面上鏈資料的查證,因此僅能引用資深幣圈人士推估,經過數月供不應求的情況下,所有的Meebits應早已全數發行完畢。

初次發售部分,Larva Labs團隊採取藝術市場少用的「荷蘭式拍賣法」(Dutch auctions,正式名稱為「開放式減價拍賣」/Open descending-bid auctions)。這種拍賣方式源於荷蘭的鬱金香拍賣,它通常適用於標售物品「同質性高且有一定數量」的情形,讓拍賣標的的競價由高到低依次遞減,直到第一個競買人應價(達到或超過底價)時成交的一種拍賣。

Larva Labs團隊將拍賣初始價設為2.5 ETH(以太幣,以下同),本來的銷售計畫是將這個價格在一周內由高至低緩慢下降至0,或者直到Meebits售罄。但該項目顯然大受幣圈社群歡迎,在上線後的6個小時內就被搶購一空。因此有資料推估這一批Meebits的初始成本價介於2.4至2.5 ETH區間。據國外區塊鏈權威公司《沙丘分析》(Dune Analytics)的數據顯示,Larva Labs光從公開銷售這9,000個Meebits的6小時中,獲利就超過7,000萬美元之譜!(註:Larva Labs 員工僅不到10人!)

直角肩方塊人價格暴漲、市場交易熱絡

首先,Larva Labs在其推特上公布,有人於發行當日在OpenSea上立即轉手編號564的「懷舊實驗室頭罩野戰服」Meebit,以200 ETH高價售出。

Meebit #564。(擷取自OpenSea

 

另一隻編號8598的「異星訪問者」(Visitor)Meebit,於發行隔日(5月4日)以420 ETH(出售時價超過140萬美元)完成交易。

Meebit #859。(擷取自OpenSea

 

7月10日,編號17522的「連體雙豬頭」Meebit以1,000 ETH(約合當時210萬美元)在OpenSea上成交,驚動幣圈,其增值速度隨即引起各方關注。這件從5月3日的「贈品」(或者就以初始發行價2.5 ETH計算)到7月9日1,000 ETH的市場最高交易價格(相當於210萬美元,或新台幣5,880萬),價格上漲400倍卻僅花了不到9周!

Meebit #17522。(擷取自OpenSea

佳士得將上拍Meebits

將NFT推上風口的佳士得,深瞭幣圈富豪們的痛點和需求,宣布將於今年(2021)9月17日起至28日止,在香港舉辦一場名為《No Time Like Present》的線上拍賣,其中包含一隻據說相當稀有(但很常在媒體上出現)、編號6337的「黑白西裝骷髏頭」Meebit。

如果以「幣圈一天,人間一年」(亦有稱「人間十年」)的邏輯來看,該「作品」前一次交易日期為6月28日,交易價格為44.1818 ETH。經過「80年」後重出江湖,也可勉強算是以「生貨」(書畫古玩用語,意指已不見蹤跡多時,很久沒有在公開市場中出現的稀有作品)的姿態再度現身。

Meebit #6337。(擷取自OpenSea

Meebits項目在發行之後,相關交易已經持續在OpenSea上快速成長。根據NFT-Stats網站資料,Meebits現時7日平均單價已經達到15,400美元(合約新台幣43萬元,其他網站如OpenSea上以以太幣計價換算後也大約如此)。另據這幾天OpenSea上數據顯示,Meebits交易額已達 4.61 萬枚比特幣,擁有者達近5,100名,平均售價也增長了約2.7倍。不過還算可喜可賀的是,在OpenSea上Meebit的「地板價」(floor price,也就是現時市場上願意出售的最低價格)為3.7 ETH(約合新台幣32萬元),還算是稍有一定經濟能力的收藏家可以負擔的範圍內。(資料擷取日期2021/08/24)

「屬性」決定價格

說到這裡,很多朋友們可能會一頭霧水,雖然做為贈品的東西能在3個月中,從免費提高到15,400美元(合約新台幣43萬元),已經是相當驚人的漲幅。但怎麼會平均價格15,400美元的作品中,有的卻能夠拍到上百萬美元呢?

首先,網站上所呈現的平均價格是浮動的,是「某一段時間內」、「某一定數量」的平均價格,並非所有交易的均價(多數網站上都會註明不保證能含括所有交易資訊)。

其次就不得不提及,到底從這些看起來基本架構都差不多的3D公仔間,行家們如何辨別它們間價值的高下呢?撇開可能存在許多不為人知的背後故事外,在這些3D像素替代人像上,確實存在一些「被製造」、「歸納」出來的客觀衡量指標。

這些指標被稱為「屬性」(properties),基本的包含髮型(hair style)、褲裝(pants)、衣著(shirt)、鞋款(shoes)、鞋色(shoes color)、型式(type)等(前述僅為OpenSea上隨機舉例某一隻身上粗略的分項),甚至也可以細分到公仔身上的配件到刺青圖案都屬之,亦即各別屬性的數目或該項特色占總體比例越低者,表示越為稀有,理論上價格會比具有常見屬性的Meebits高出很多。這些透過演算法歸類出來的屬性「稀有度」(rarity)的交集,基本上決定了一件Meebit的潛在買家願意為它們所付出的價格。

但另據幣圈人士表示,有時候主觀的偏好也會影響到買家出價的意願。當然所有其他影響「藝術品」價格的因素,諸如知名度、曝光度、作品來源(前手藏家)等,也或多或少都會影響到每一隻Meebit每次交易的價格,但因為流傳時間尚短,影響這些作品現時市場價格的因素,還是以屬性分析上的稀有度最為明顯。

為什麼Meebits值得被關注?

Meetbits雖然為NFT藝術的熱門項目,但如果從Google Trend全球網路聲量指標來觀察,它顯然遠低於競爭對手項目《無聊猿猴遊艇俱樂部》(BAYC,Bored Ape Yacht Club,被幣圈人暱稱為「猴子」)。再者,較多的幣圈意見領袖(KOLs)對於Meebits這個項目也比較不看好。

歸納他們的意見,包括多認為Meebits收藏者在「社群」(community)經營上較為鬆散,社群動員和凝聚力比較差,沒有像「猴子」的收藏者那麼活耀(關於社群經營方面論述,可參閱《一個全新收藏世代的來臨》)。另外一個主要原因是認為本項目和Larva Labs的第一代項目CryptoPunks的同質性過高,缺少殺手級創新的「玩法」。

Meebits的網路聲量。(資料擷取自Google Trend,時間2021/08/24)
BAYC的網路聲量。(資料擷取自Google Trend,時間2021/08/24)


和前述多數主流意見相左,我個人頗為看好Meebits這個項目未來的發展,主要的觀點如下:

一、 Larva Labs在區塊鏈社群中已經建立起來的聲譽,以及CryptoPunks在區塊鏈社群中的元老地位難以撼動。這些都將提供Meebits強勁的後續支撐。

二、 Meebits持有者中有相當大部分都因為CryptoPunks而大幅受惠,他們之間多數人無強烈動機去拋售手中所持有的Meebits,賺這些尚未爆發的「蠅頭小利」。

三、 Meebits的設計在偏好上雖然見仁見智,但它確實承襲了這個世代中已經受到Minecraft驗證、極簡3D像素風格的美感,與CryptoPunk相同,都有機會發展成上萬名帶有獨立個性的IP(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財產權意義上的個別腳色)的巨大潛力,將來衍伸發展出如《辛普森家庭》(The Simpsons)般的劇集或客製化遊戲(如當紅的遊戲結合NFT項目Axie Infinity),甚至更進一步發展成Meebits宇宙(universe)的話都不令人意外。(「猴子」項目一樣有機會,但有很大潛在風險,另文詳述)

四、 在幣圈中具有指標性意義的「大鯨級」(指幣圈大戶)NFT收藏組織Flamingo DAO的實時收藏中,Meebits的庫存數量有增無減,且居各種NFT收藏品中數量最高位,達286個(資料擷取時間2021/08/24)。這個去中心化組織的投資者各個大有來頭,在幣圈中都有一呼百應的本事,而且低調的不得了,很少上幣圈新聞,符合鴨子划水高手中高手的形象和實力。對習於FOMO(Fear of Missing Out,錯失恐懼症)的高端區塊鏈社群來說,大鯨們的所作所為自然會成為重要的參考依據。

最後一點:幣圈的人對於能夠上蘇富比或佳士得(也不知道為什麼特別是佳士得)的作品,都會產生一股莫名的巨大興奮感,而那隻西裝骷髏頭Meebit,馬上就要上拍了!

詔藝( 8篇 )

法學背景,專注研究西方近現代藝術家,並持續關注藝術市場與潮流
藝術作品辨識app ART MASTER全球冠軍紀錄保持者。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