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詔藝之眼】透視CryptoPunks的市場潛力 - NFT藝術化系列探討之(四)

【詔藝之眼】透視CryptoPunks的市場潛力 - NFT藝術化系列探討之(四)

CryptoPunks’ Market Potential - Exploring How NFTs Became Art (IV)
相當沒有看頭的這場拍賣,從開始到結束大概僅限於1分30秒內,便在還搞不清楚狀況的觀眾前草草結束。剩下的就是全世界近79億人,在之後零星的報導中,看到NFT藝術又一次價格上的驚奇。

財富雜誌(Fortune)才在幾個月前曾如此評論:「NFT是今年最熱門的資產類別之一,這可說是肇因於投資者尋求任何能夠超越蓬勃發展的股市而可以帶來豐厚回報的投資。」(“NFTs are among the hottest asset classes of the year as investors seek out any investment that delivers huge returns, above and beyond a booming stock market.”)。

根據追踪NFT市場網站NonFungible的數據,NFT第一季的銷售總額達到20億美元。但數據也顯示,NFT市場明顯正在退燒,整體銷售額自5月9日的7日平均交易額峰值1.76億美元暴跌至6月13日那周的剩下僅約1,045萬美元,之後至今也差不多只維持在這個數字,意味這個市場的整體交易額倒退至今年初的水平。

另再引用CNBC報導,幾個主要的NFT項目的價格也在下滑。即使長期位居銷售首位,CryptoPunks從5月初的每周平均 99,720 美元跌至 6月初的50,840美元。與此同時,號稱更為珍稀的SuperRare上的NFT藝術品的平均價格也從31,778美元暴降僅剩5,342美元。

NFT 7日交易額圖表。(擷取自NonFungible)

雖然大抵來說,我對於整體NFT藝術市場的長期並不看好,但對於個別項目卻有不同的看法。本文這次將概略介紹NFT藝術中值得關注的項目之一:CryptoPunks。

約莫於今年初1月24日前後,那是個絕大部分人對NFT還毫無概念的時期,在幣圈中最令人震撼的新聞,莫過於有個名為Flamingo DAO的組織,以605個以太幣(約合當時76萬美元)的價格,買下了當時知名度尚低的一個CryptoPunk NFT。這個編號#2890的CryptoPunk,是10,000個CryptoPunk中稀有的「外星人」(Alien)系列中的其中一個。

CryptoPunks由知名公司Larva Labs於2017年用運用NFT的方式所發行,長期在NonFungiable交易排行上位居交易首位,是新興加密藝術收藏家眼中的「聖杯」。買家Flamingo DAO是一個去中心化的組織(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其顧問團隊成員被稱作「策展人」(curator),包括多位業內重量級創業者及經驗豐富的專業人士,如OpenSea聯合創始人兼首席技術長Alex Atallah、SuperRare聯合創始人兼執行長John Crain、AxieInfinity聯合創始人兼首席運營長Aleksander Leonard Larsen等。加入的會員們不但帶來充沛資金(更新資料顯示有新的7,260ETH,約合1,600萬美元的新資金加入。資料存取時間2021/06/21),也熟悉構建 NFT 生態的核心技術。前述資料僅是現存資金,不包括他們網站上已經公開持有的NFT資產現值。

CryptoPunk #2890。(擷取自Larva Labs官網;Courtesy Christie’s/ Larva Labs)

同年5月11日,在紐約佳士得21世紀夜間拍賣中,另一組CryptoPunks 以含傭金約1,696萬美元的價格售出。此次作品採取整組「搭售」(bundle sale,包括 9 件單獨的作品)的方式,成為僅次於Beeple於3 月份6,900 萬美元之後,單一Lot第二高的 NFT藝術品銷售紀錄。

9件Cryptopunks: #2, #532, #58, #30, #635, #602, #768, #603, #757。(擷取自佳士得官網;Courtesy Christie’s/ Larva Labs)

6月10日,另一個CryptoPunk NFT在紐約在蘇富比《原生數位》(Natively Digital: CryptoPunk 7523)專拍中,以超過 1,175 萬美元的價格售出。據蘇富比拍賣行稱,這次拍賣刷新了「單件CryptoPunk的世界拍賣紀錄( “a new world auction record for a single CryptoPunk”)。

這件CryptoPunk #7523被稱為Covid Alien,是整個系列中的僅有九個「外星人朋克」(alien punks)之一,並如其名,是唯一一個帶著口罩的圖形,反映也忠實記錄了當今人類史無前例的一種生活樣貌。

蘇富比向媒體披露,該作品買家是以色列企業家Shalom Meckenzie。根據〈富比士〉(Forbes)網站上公開資訊,他是美國納斯達克上市體育博彩公司Draft Kings的最大股東,該公司也是NFL(國家美式足球)和PGA Tour(美國職業高爾夫球巡迴賽)的官方的合作夥伴,同時也是NBA和MLB的授權遊戲運營商,個人當下即時身價約15億美元。

CryptoPunk #7523。(擷取自蘇富比官網;Courtesy Sotheby’s/ Larva Labs)

關於本場拍賣,可以說是我幾年來親眼觀察過上百場線上線下拍賣中,最令人感到莫名其妙且咋舌的一場。該作品在官網上從50萬美元起拍,可以預先出價。不若其他場次NFT那種第一天前十分鐘就頻出價的現象,是在幾天中緩步自50萬美元慢慢加到150萬美元,因此拍賣當日是從當天台灣時間下午10點18分開始。由150萬的預先出價開始往上,一次10萬美元向上加,速度不能算是很快(間隔約幾秒到十幾秒),但僅僅在加了四口至190萬美元後,距離開拍不到一分鐘,來了電話直接加到1,000萬美元,拍賣官見狀竟相當鎮靜,左看右看似無動靜,便喊出fair warning,於10點20分剛過落鎚離場。

相當沒有看頭的這場拍賣,從開始到結束大概僅限於1分30秒內,便在還搞不清楚狀況的觀眾前草草結束。剩下的就是全世界近79億人,在之後零星的報導中,看到NFT藝術又一次價格上的驚奇。

正常的拍賣程序,通常是緩步一口一口向上加,偶而出現有些不耐煩或炫耀型的出價者,會跳過高數額缺口直接往上加。就算跳空加價,也極少會以倍數加價。但本次的得標者,以一次超過四倍的方式出價加到整數1,000萬,很難說完全沒有預先盤算過媒體曝光上的效益,因此其中貓膩,堪值玩味。

從蘇富比官網上可以清楚看到自190萬美元線上出價後,直接跳到電話委託1,000萬美元出價。看到這邊,或許讀者會問,如果這個NFT藝術項目有貓膩,你還講了那麼多要幹嘛?

事實上,除了眾多數據顯示CryptoPunks的確是累積至今NFT交易平台上最受追捧,整體價格波動影響相對最小的項目。再去追蹤前述1月時購入該項目作品、以NFT投資為組織目的的Flamingo DAO所公開的收藏項目中,CryptoPunks的收藏數目215件排名第二多(收藏數量排名第一者為Meebits,同樣來自和CryptoPunks同一組開發團隊Larva Labs)。

我看好CryptoPunks的部分,倒不是因為這個NFT項目在二級市場上看似一直有人不斷護盤頻且創新高,而是因為這個項目的設計感,已經成為代表幣圈人士和愛好者最偏好也最常使用的圖案。以幣圈人士使用社群媒體首選的推特帳號來說,若以#NFT為關鍵字搜尋,幾乎10個帳號中就有至少一位以CryptoPunks作為頭像,足以證明認同或喜愛這個設計的比例很高,此其一。

CryptoPunks的24×24/ 8 bit像素圖像的設計或許在藝術性的本質上並非原創(如法國藝術家Invader即為這類「像素」風格創作者之先驅),但這系列卻在推出之後,確立了這個同時帶有時代科技感,並在同中求異的各別人像的鮮明個性中,達到當代藝術中,大受歡迎且符合「高辨識度」需求的商業特色,因此我認為它在商用化的前景不可限量,此其二。

透過隨機生成(randomly generated)的程式碼,以同一基本造型產出10,000個帶有各別不同個性與獨特的外觀特徵的頭像,不但至少可以配對10,000組不同族群偏好的人,各別頭像有他們自己可以再衍生變化的擴張性,非常適合近年來隨著漫威宇宙(Marvel Universe)概念所發展出來行銷手法,將已經建立起來的利基社群向往外發展,包括故事、公仔、影片等衍生性周邊等,此其三。

當然,我很確定這東西以後大有可為的理由是:當我在寫作本篇文章之前瀏覽資料的當下,我的三個不到十歲的小姪兒們,瞥見我電腦螢幕上的那幾個CryptoPunks的圖像時,同時不約而同脫口而出「可以買這個給我嗎?」

詔藝( 5篇 )

法學背景,專注研究西方近現代藝術家,並持續關注藝術市場與潮流
藝術作品辨識app ART MASTER全球冠軍紀錄保持者。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