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德薩畫廊 梁半個展《拓荒者日記》

德薩畫廊 梁半個展《拓荒者日記》

展覽中的第一件作品,《海盜烏托邦》,是一套影像裝置,取名於美國作家威爾森(Peter Lamborn Wils…
展覽中的第一件作品,《海盜烏托邦》,是一套影像裝置,取名於美國作家威爾森(Peter Lamborn Wilson)的同名著作,評價了人類自由意志的脆弱性。該裝置由一片白沙、一棵椰樹和其下一台LED電視所組成。電視播放著的視頻展現了由藝術家本人扮演的海盜用手機拍了椰樹上椰子的照片後搖晃手機,然後被緊接著落下的椰子砸暈。這荒誕的巧合似乎在表達電子圖片的搖晃造成了現實世界裡椰子真實的墜落,留給觀眾一個詼諧卻令人不安的隱喻。
梁半個展「拓荒者日記」展出作品《霓虹荒野:納斯卡線 Neon Wilderness》。圖片提供:德薩畫廊
《霓虹荒野:納斯卡線》是展覽中最大的一件作品,轉換了畫廊空間的形狀和本質。這件作品直接引用了秘魯著名的納斯卡線。這一奇觀是由刻於地表的一系列巨型線條組成,創作於1500至2500年前。儘管人類學家相信它們出自古代納斯卡人民之手,但這些圖像符號廣泛地被認為是外星人的傑作。梁半使用特制螢光材料,在一間特別定制的黑色房間的牆面上重現了納斯卡線。這件裝置所強調的謎題,不僅僅是古代人類文明如何和為何創造這些圖像,更重要的是,為何人們更願意相信它們來自於外星生命?《霓虹荒野:納斯卡線》對我們理解自身文明的能力提出了質疑。
梁半個展「拓荒者日記」展出作品《Good Times Bad Times》。圖片提供:德薩畫廊
《霓虹荒野:納斯卡線》共同展出的還有《good times bad times》,一件雙道視頻作品,由兩個並判的LED顯示屏播放,展示藝術家手繪的近一百年以來大眾所熟知的列奧斯卡金像獎(The Oscars),戛納電影節,威尼斯電影節,格萊美音樂獎(Grammy Awards)等具有代表性的獎項中的最佳藝人的簡筆肖像。其中一個顯示屏被標記為「good times」,另一個則是「bad times」。這件藝術作品建立於日本經濟學專家島中雄二提出經濟景氣達到谷底時期,太陽黑子極小的理論和美國心理學家佩蒂約翰(Terry F. Pettijohn)的理論之上。佩蒂約翰(Terry F. Pettijohn)的理論內容是,經濟困難時期,大眾傾向於成熟、陽剛長相的明星,而在經濟迅速增長的時期,流行明星往往擁有娃娃臉。這件作品中直白的藝術語言和相對樸實的圖像元素進一步傳達了這樣一個信息:我們看似複雜的社會文化趨勢,往往本質是十分簡單的。
梁半個展「拓荒者日記」展出作品《逮捕 Arrested Lightning》。圖片提供:德薩畫廊
展覽的最後一件作品同樣位於《霓虹荒野:納斯卡線》之間,標題為《逮捕》。這件視頻作品展現了藝術家再次裝扮為《海盜烏托邦》中的形象,在荒野中追逐和捕捉閃電。當他漫步於冰封的森林之中,視頻作品所蘊含的緊張而迷人的能量將觀眾引向一個漫畫式的荒誕結局:流浪漢站在懸崖上,動作誇張地對著天空拋出繩索試圖捕捉一道閃電。視頻中嚴肅認真卻十分荒謬的這一嘗試,實則為一個隱喻,既象徵了逮捕、控制大自然的不可能性,又象徵了人類自我認知和對自己所創建之文明的透徹掌握的不可能性。
梁半個展「拓荒者日記」展覽海報。圖片提供:德薩畫廊
梁半
1985年出生於中國廣西省2010廣西藝術學院雕塑系,南寧,中國
個展
2018 《拓荒者日記》,德薩畫廊,香港
2017 《梁半/葉甫納:自制世界》,凱尚畫廊,紐約,美國
2016-2017 《風景瀏覽器》由鮑棟策展,德薩畫廊,北京,中國、《輕微腦震盪》,泰康空間,北京,中國
2014 《Game》,A-4當代藝術中心空間,成都,中國
獲獎
集美・阿爾勒提名獎三亞藝術華宇青年藝術獎
梁半個展《拓荒者日記》
時間:2018.01.27-03.17
地點:德薩畫廊 DE SARTHE
地址:香港黃竹坑道21號環匯廣場20樓
電話:852 2167-8896
『從古至今,拓荒者與荒野總是處於敵對的狀態。拓荒者時代的文字,常以軍事行動為隱喻,將荒野表現為一個必須由拓荒者大軍去「征服、鎮壓」的敵人。』『作為「拓荒者」,文明和野性在我的行動中扮演著事物的兩面。我想把野性變得具體,讓文明具有詩意。這其中所涉及的太陽黑分子運動、閃電、手機、荒野流浪漢、沙灘椰樹上的果子、外星人塗鴉、海盜,等形象均以「他者」的存在反襯著文明世界價值的荒謬。其實,這些「他者」所表現的只是一種和文明的距離。同時,這種距離能讓我放鬆,它意味著解脫和自由。』──梁半
已於1月27日在德薩畫廊香港空間甫開幕的梁半個展──「拓荒者日記」,這是藝術家在香港的首次個展。展出的作品均為藝術家全新創作,展期將持續至3月17日。
本次展覽的作品中,梁半對傳統主流文化中文明與自然之間二元對立的關係進行了質詢。運用帶有超現實和幽默色彩的藝術語言,梁半提出了這樣的觀點:人們對不斷進步的文明的理想化詮釋,掩蓋了更為複雜的現實中我們與自然和荒野的緊密聯繫。僅通過四件作品,展覽為觀眾們呈現了一種宣洩式的反省—對人類文明完美而正確的理解,是不存在的。
梁半個展「拓荒者日記」展出作品《海盜烏托邦 Pirate Utopias》。圖片提供:德薩畫廊
德薩畫廊( 5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