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藏玉於家」 定調台灣文創的新高度!

「藏玉於家」 定調台灣文創的新高度!

「相思巴黎——館藏常玉展」中販售文創商品的「藏玉於家」一區。(攝影/陳芳玲) 適逢常玉辭世50周年,被視為海內…
「相思巴黎——館藏常玉展」中販售文創商品的「藏玉於家」一區。(攝影/陳芳玲)
適逢常玉辭世50周年,被視為海內外公立機構中收藏常玉作品最重要之一的國立歷史博物館,2016年將藝術家49件油畫加以修復、框裱與拍攝紀錄片,並舉行廠商說明會,盼將館方握有常玉50年的著作權轉為公共財,正式授權給各式商品的開發公司與品牌,藉由設計後轉化為可受普羅大眾收藏的文創商品。
「這是第一步,我要讓大家知道史博館有什麼。」具豐富特展經驗的史博館副館長高玉珍表示,除了館方文創行銷組已有的衍生商品,這次得更有主導權與意識地發揮圖像使用權來製作更高等級的品項。一方面,「不少駐外單位反應他們很喜歡在機場商店看到的史博館衍生商品,除了贈送友人以示國際交流情誼,也期待更多適用於生活的品項,讓日常的流轉多點藝術氣息,有別於一般商品的紀念價值。」館方考究了常玉離開紐約後的晚年軌跡,在家人中斷金援使生活陷入困頓時,常玉不避諱地到熟識的中國餐館畫些屏風畫、修補家具,也一度製作石膏雕像販售;甚至已故收藏家陳炎鋒家中還藏有常玉當年設計的布料。為連結藝術家這段結合藝術與生活美學的遺聞逸事,也呈現史博館首次嘗試跨國且跨領域的合作以帶動博物館文創走入家庭日常,「相思巴黎——館藏常玉展」於展場規畫了「藏玉於家」一區,分「互動入畫」及「靜態體驗」兩塊。前者除可動手試搭織品、入畫創作,與常玉筆下的動物磁鐵互動等;後者則小至名片盒、資料夾、明信片、筆記本等文具,大至杯盤、葡萄酒、寢具等居家實用品。而幾件以常玉荷花畫作來延伸的文創商品,有緊扣館藏與博物館所在地景的提示作用,更是是次商品開發的重點品項(這可在展覽形象宣傳所用的作品圖上見證)。林林總總共達200多個品項,一同呈現了博物館推動圖像授權開發與行銷雙軌並行的成果。
文化創意產業是二十一世紀顯學,博物館被列為這產業的其中一環,因應政策走向,不僅要求博物館自行建立與管理品牌,並依市場走向拓展新客源,其產值也須符合社會期待。最具體作法莫過於開發博物館的特有文化商品與品牌。同時,避免流於俗氣平凡、質感不佳或過於價昂,尤其避免僅僅挪移了作品圖像。
放滿常玉文創商品的桌案。(攝影/陳芳玲)
為避免這些令人詬病的遺憾,高玉珍特別為「相思巴黎——館藏常玉展」媒合了兩家在她眼中同她個性般追求完美的廠商。一是與星巴克合作全球唯一不需驗貨的品牌「瓷林」,製作一系列外觀別開生面的馬克杯;二是瑪商法式精選寢具「Marchand de Linge」,不僅將作品圖像印製在枕料布面上,也協助館方營造適宜商品的情境氛圍,一來改變傳統博物館賣店的陳設方式,二來以一種美學教育的姿態作為一般民眾日後使用商品的參照,三來提供高端客群另類收藏常玉的選擇。
有鑑於「燃燒的靈魂.梵谷」(2010)特展販賣的酒品供不應求,高玉珍特請酒商紅久國際負責人鄭嘉珮跑了趟法國酒廠。未料,波爾多酒廠表示最低須有6千瓶產量才能出貨。幾經斡旋,後來是酒廠負責人曾聞常玉大名,才答應了以常玉一幅黑底盆花《萬物靜觀皆自得》、一幅紅底盆花《菊》作為酒標來製作6百瓶編號酒品的合作。高玉珍說:「開價新台幣7200元(2瓶一組)雖然不低,仍廣受藏家喜愛,還沒開幕就賣掉一半了。另外,酒商也找到了2001年常玉百歲誕辰的酒品,一個紅酒一個白酒,售價更高。不少人也都先透露了購藏意願。」
另個備受好評、開幕未滿一周旋即鑿售一空的是史博館製作的199套限量高仿版畫。「我們挑了外面市場和藏家少有的20件作品,一套新台幣70萬元。編號之餘,有史博館的認證章、授權保證書、防偽機制。至於大家很在意的顏色問題,過程中也特地申請入庫校色,盡可能抓到最精準。因為這次是常玉公共財對外釋放,所以也只做這一次,強調其稀有性和紀念意義。」高玉珍說。
寢具廠商Marchand de Linge負責人鄭嘉珮不惜重本從自家搬了床組來配合文創商品的展出。(圖版提供/Marchand de Linge)
其他合作的品項還包括悠遊卡公司推出的紀念悠遊卡「典雅東方」、「曠野寄情」,陶華窯的瓷盤杯子組,和精品品牌合作的飾品等。據稱,台啤、中華郵政等都還等著合作開發,但礙於時間不足,成品面市還需緩一陣子。而這次所有文創商品的陳設除了史博館內部與既有幾個通路,還將在貴婦百貨Bellavita完整呈現。換句話說,博物館文創除了帶給觀眾知識與心靈上的學習,還帶動了各行各業的經濟發展,是個能量強大的引擎。「尤其常玉的作品容易閱讀,能與人生每個進程產生不同的意境與對話。」
在高玉珍看來,博物館文創商品數量不求大,講究的是質感。博物館要在文創的商業競爭中,殺出與個人品牌不同辨識度的路線,必須強調透過設計連結民眾的日常與博物館間之關係,以及其隸屬博物館的獨特性。她說:「文創商品的每個環節我們都親自把關審查。有些可能品質不夠好、沒呈現出館藏的特色,或者過於商業取向、顏色失真、單價太高等都逐一被我們退掉了。」面對各種「文創亂象」,國立歷史博物館這次嚴格監控品質,縱使汲取局部元素來設計,也得有適切且完備的獨特詮釋與切入角度;不只要每項商品把握宣揚館藏的特性,兼顧其走入家庭而可實際使用的功能,還必須讓人一眼就能辨識出「它是常玉」。
絲巾擺設。(攝影/陳芳玲)
人們或許不必時時刻刻身處博物館,但透過這些文創商品卻更能在生活上締結更多與博物館的關係。同時,因應館藏的永久性特質,文創品質也得負荷長期使用和欣賞的功能需求,因此是次「相思巴黎——館藏常玉展」的文創商品廣羅實用面向的生活物件。高玉珍直言:「這不僅僅是生活之美,我更希望讓大眾知道『原來博物館離我們不遠』。」
高仿版畫《瓶菊》以及與瓷林合作的馬克杯組,企圖營造令人想像親友同歡的飲宴。(攝影/陳芳玲)
相關報導:
瓷林杯器燒出畫裡的安靜──談常玉文創商品(1)
打通生活美學任督二脈──談常玉文創商品(2)
高仿版畫《菊》與《萬物靜觀皆自得》,以及衍伸的長盤、馬克杯與對酒。(攝影/陳芳玲)
陳芳玲( 62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