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獅美術

重見臺灣美術史:國家圖書館收藏雄獅美術,延續半世紀的藝術生命
歷經50年歲月,出版美術、文化相關書籍的雄獅圖書於去年(2023)在臉書宣布走入歷史,引起藝術界一片惋惜。國家圖書館看到...
【「狂八〇」的延長賽】跨領域中的「實驗」與「前衛」
80年代真有那麼「跨領域」嗎?兩位策展人的提法是,當時的台灣社會還不那麼系統化,伴隨全球化而來的文化殖民也沒那麼鋪天蓋地...
【「狂八〇」的延長賽】覆青年書:從「前言:七〇」說起
檔案的展覽若是年表的物件化,那麼它的危險正在於展示即選擇、敘述即詮釋,因為檔案總是「被篩選過的」。像「狂八〇」這樣以時代...
資深畫家何肇衢辭世(1931-2023):耕耘戰後台灣美術普及化的關鍵土壤
台灣畫家何肇衢(1931-2023)於今(2日)晨辭世,享耆壽92歲。除了曾是最年輕加入臺陽畫會、並於一生中持續創作的油...
典藏30年,往事不必如煙
1992年8月,由當時的「財訊」集團支持的《典藏藝術》雜誌試刊,10月創刊,雜誌內容首開以「藝術市場」作為支柱之一,也是...
臺灣雲豹回來了 李賢文創作展 
2020年「臺灣雲豹三部曲」,每一部曲皆有三幅畫作,皆題名為《我曾在這裡》、《我離開這裡》與《我還在這裡》。策展人李柏黎...
【編輯作為思想方式】文化造型:蔣勳的一年《雄獅美術》
台灣1960年代的前衛運動與1970年代相近於歐洲「前衛運動」的「現實」發聲有著對比性的根本差異,前者以翻譯引進外部力量...
【一位編輯的臺灣藝術小史】嚎啕大哭的李石樵
曾在台灣多本雜誌擔任編輯的黃茜芳,以其過去記者見證的現場經歷,寫下其所親歷的台灣藝術小史。本篇以李石樵的哭泣談起,時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