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歸零的行業,服務至上.機會永遠在:佳士得夜拍主管暨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部副總裁何善衡細說奧妙
Dark Light
Dark Light

歸零的行業,服務至上.機會永遠在:佳士得夜拍主管暨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部副總裁何善衡細說奧妙

現任佳士得夜間拍賣主管暨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部副總裁的何善衡,透過專訪細數自己從實習到現在做到了副總裁的經驗,對於藝術拍賣這一個行業的心路歷程與展望。
說拍賣是一門需要師傅帶徒弟的傳統服務產業,一點也不為過。何善衡就是這個現象下,歷經幾位拍賣前輩調教出來的正統拍賣人,先後師承張丁元、張嘉珍、林家如及寺瀬由紀(Yuki Terase),資歷完整。
何善衡,現在是佳士得夜間拍賣主管暨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部副總裁,他認為自己很幸運,有機會跟這些一線拍賣前輩學習。例如,在張丁元身上,他學到如何將藝術品做到最好的呈現;從張嘉珍身上,他知道羅馬不是一天造成,他很佩服她對價格的敏感度,對現代藝術家的深入了解;在林家如身上,他更學到對新東西的敏銳與接受度,尤其對當代藝術的熱忱;而在寺瀬由紀身上,他也感謝她的體貼,叮嚀他做每一件事情,都要有200%的謹慎度,這些都讓他受益良多。
何善衡先後師承拍賣領域前輩,包括張丁元(左上)、張嘉珍(左下)、林家如(右上)及寺瀬由紀(Yuki Terase,右下)。(本刊資料室)
佳士得晚間拍賣主管暨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部副總裁何善衡。(佳士得提供)
細數十年的拍賣學習經驗,何善衡是從實習到現在做到了副總裁,他笑說,在他那個時候,實習生沒有薪水,在香港沒有人要做,所以他可以什麼都做,就是這樣讓他的底子扎得很深、很厚實。基礎夠穩,就可以對這個錯綜複雜的產業,看得更為透徹,也更知道藏家要的是什麼。
2月18日,典藏香港團隊很幸運在2020年春拍之前,採訪到這個佳士得夜拍新掌門人何善衡,聽他娓娓道出這個行業的奧妙——那些壓力始終罩頂,但苦中帶樂,令人欲罷不能的種種。

可以聊聊您的所學以及進入拍賣公司前的工作經驗,是什麼機緣讓您進入了藝術圈?
我是從美國密西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安娜堡分校歷史系畢業的,畢業後原本想要像大家一樣進入銀行金融業。2009年那年是雷曼兄弟破產那一年,金融業特別不景氣,工作特別難找,之後,因緣際會我知道佳士得在找實習生,我就去試試。當時實習生是沒有薪水,不像現在,因此比較沒有那麼多人申請,我很幸運地在佳士得前輩張丁元的部門實習,從整理辦公室圖書、圖錄、打雜跑腿的事開始做起。一年後我去了蘇富比,也在前輩林家如的當代部門工作。
對於重回佳士得,心裡有什麼感想?而您認為在蘇富比的經驗帶給您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責任感變大很多!我在蘇富比工作了九年,蘇富比是一家上市公司,我在一家非常重視法規的公司待了九年,讓我在與藏家交涉的時候,我很清楚自己與公司的底線在哪裡,到現在我依舊按照前公司給我設立的好習慣行事,什麼事情一定要白紙黑字,有郵件的紀錄,也作為保護大家的方式。
經手過這麼多場重要的拍賣時刻,印象最深刻的拍賣是哪一場呢?
美國當代視覺藝術家朱莉.梅赫雷圖(Julie Mehretu)。她於去年(2019)香港蘇富比創下拍賣新紀錄。其實,在拍賣之前,我就很關注這位藝術家,很開心她的新紀錄是在香港拍出的。
在拍賣公司這麼多年,你最喜歡拍賣的哪一個環節?
我最喜歡拍賣公司歸零的節奏。在每一次拍賣後,又要重新開始的那個環節,每季都是重頭來過,有再設定(reset)的概念。好像打電動,每一次遊戲結束,每一關都要又重新開始,有種重新接受挑戰、每個人都從零開始,不管你上一季拍得多好,都要重新開始徵件。我喜歡這種一次次接受新挑戰的節奏。
藝術拍賣是一個每次高峰過後即歸零的行業這。(佳士得提供)
您自己對於專家的定義是什麼?能分享您在職業生涯上最崇拜的人嗎?
在網路傳播尚未如此發達的時候,拍賣行的專家真的是拿著圖錄跟藏家談繪畫的那種學者專家。但同時也是因為當時的畫廊跟藝術家沒有那麼多,彼時一場拍賣頂多100位以內的藝術家。當時的專家對於藝術家的背景和作品都非常熟悉,可以對藝術家每一個時期的作品琅琅上口。然而現在不同了,現今是資訊爆炸的時代,藏家的資料有時候比我們專家還豐富。有時候一場拍賣,藏家會當成股票在研究,excel表單及圖表都拿出來跟我們討論,讓我們甚至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現在的專家,我覺得是拚服務,當然專業也必須兼備,我們要有市場的敏感度,還好我以前所累積的基本功還算扎實,我仍花很多時間讀書,並時常與我們公司各地的專家們一起討論。
現在訊息大爆炸的時代,現在的專家更像是一個「宏觀經濟學家」(Macro- Economist)。這個時代的專家,大公司提供他的大數據(big data)不只是網路上搜尋到的那些報告,否則時常閱讀像是《Artnet》等藝術媒體便能夠成為專家。這個數據是來自於每一季拍賣、新聞加上行業消息的總體評估與分析,讓他對整個收藏圈的狀況,能非常清楚地跟客戶分析最適合的收藏體系。
我很幸運這十年來我都是在大公司工作,對時代脈動掌握,大公司還是有一定的優勢,而我們的專家網絡也對我助益良多。
投入職場迄今,我最崇拜的人,是第一代、第二代到外國去拼的亞洲藝術家,他們赴歐美那些藝術環境比中國先進的地方打拼。作為一個亞洲人,我也是從小就出國留學,我知到出頭不容易。現在好一點,但是在1920至30年代或者1950至60年代那些時候,像是常玉、吳大羽、林風眠、趙無極等藝術家,還有那些女性藝術家例如潘玉良、李聖子或草間彌生(Yayoi Kusama)等,要打進主流的歐美藝術圈,更不容易。
他們整代人的努力,幫助我們在國際藝術環境打下很好的基礎,也重新顛覆我們對美學的認知,讓亞洲人在國外擁有藝術話語權。畢竟藝術史是以歐美為中心而書寫,亞洲人的品味跟藝術的想法,是靠這一批前輩藝術家們打下來的,我對這些人佩服不已。
佳士得拍賣現場,正舉行草間彌生(Yayoi Kusama)的日拍專場。(本刊資料室)
剛剛進入佳士得,就發生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攪亂了3月拍賣的節奏,整個亞洲藝術市場的上半年都顯得不是非常樂觀,但是國際市場還是持續運作,可以從剛剛拍完的倫敦拍賣,聊聊2020年上半年的藝術市場趨勢嗎?
這次在倫敦拍賣,老實說亞洲買家的購藏力度還是非常強健。並沒有因為疫情影響,亞洲藏家的電話競投讓我們對5月的拍賣非常有信心。只要徵集作品好,我們不擔心藝術市場會因為疫情而不景氣。2003年,SARS疫情時期,我聽很多前輩他們說那時候拍賣成果非常好,可能是大家都在家裡,有比較多時間能好好研究拍品,所以我們這一次並不擔心。
您在業界的名聲是特別擅長經營與年輕藏家的關係,您對經營年輕藏家有什麼樣的想法?目前年輕藏家普遍出現將收藏板塊往西方當代藝術的選擇,您如何看待這樣的趨勢?而當選擇西方當代藝術家的作品購藏時,又該如何做選擇?
我所接觸的年輕藏家有一些是收藏家的第二代,另一類是從事其他行業,藝術收藏是業外情懷,收藏他們在工作上得不到的滿足,他們的收藏的脈絡都是對未來性和比較注重國際流通性。現在的年輕藏家,他們通常外語能力比較好,自己也跑得很勤,都會去紐約、倫敦或是巴塞爾看展覽,所以收藏不那麼注重藝術家的國籍,更在乎的是藝術家的基本功,以及背後有沒有好的畫廊代理。
成熟的藏家,在十年前中國當代藝術剛崛起的時候,曾經嚐過作品價格呈現十倍甚至更多的漲幅。但對於現在進入藝術拍賣市場的藏家來說,很難再像十年前一般,享受與中國經濟一齊起飛釋出的「甜頭」,因此,您對現在進入藝術收藏的藏家有什麼建議?
我給新進藏家兩個建議,一是從日場拍賣下手,像那些進入夜拍的藝術家,都是在日拍拍了十年後才進入夜拍場的。俗話說臺下十年功,他們也是慢慢累積起來的。二是可以勤跑中小型的藝博會,認識一些中小型的畫廊,他們參加這些小型藝博會的成本也比巴塞爾低,他們可以省下這些錢,投資在藝術家身上,也更加願意找一些比較非主流,原創性更高的藝術家。
因為疫情的因素,春季拍賣延到5月舉辦,針對市場目前的狀況,佳士得亞洲區現當代板塊有做哪些調整?而您原本預計於3月策劃的夜拍專場,主要方向為何?
原本3月的拍賣,我想要把倫敦一年三季拍賣的概念帶到香港。因此,我的規劃是50件夜拍作品。有點像是倫敦夜拍「小而精緻」的概念。原本我們預期3月將有很多國際藏家來到香港,但是因為香港巴塞爾藝博會(Art Basel Hong Kong)的取消而作罷。所以我們將拍賣延至5月舉行,所以今年5月的國際藝術家作品比重可能會稍微多一點。但同時,因為現在亞洲收藏家的收藏取向也越來越國際化了,在他們多數已收藏許多國際藍籌藝術家作品的現在,我們也希望淡化國籍取決的概念,專注於藝術的本質及內容。
何善衡表示,未來在購藏的選擇上期望能朝向淡化國籍取決的概念,專注於藝術的本質及內容。(佳士得提供)
佳士得拍賣現場,正在舉行趙無極《22.07.64》的競投。(攝影/林亞偉)
因為香港抗爭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中國給全世界的印象已經不在像以前一樣。從去年的葉永青事件,以及過去一年拍賣成績來看,大家目前對於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充滿某種憂患意識。對2020年的中國當代藝術走向,您有什麼看法?您如何看待中國當代藝術市場未來面臨的一些挑戰?
我覺得中國當代藝術還是有很多機會,我們需要再給他們一些時間。歐美的藝術環境及話語權,都是過了幾百年才累積現在的榮耀,中國當代藝術正確來說是自1989年之後展開,到現在才幾十年。所有畫廊、美術館這些系統在近幾年才開始慢慢跟上,我覺得要給中國當代藝術一些時間,等到整個藝術體系建構完整,便可能水到渠成。總體而言,我對中國當代藝術還是相當看好的。像上海,我覺得他們做得很好,很多展覽都可以跟得上歐美的美術館等級。
前幾季的幾個專場拍賣都獲得不錯的成績,您覺得設立專題小拍,能幫助拍賣的價格提升嗎?
現在的拍賣實在太多了,我們做專題小拍也是要協助藏家了解藝術家身涯及創作過程在一個時代下所能彰顯出的成果。以更專一及系統性的清楚分類,串連夜場與日場的拍賣。。藏家可能在夜場或日場所看漏的拍品,我們以這類的專題小拍,幫他們點出來作為一種提醒。
依據您長久的經驗,您覺得從事這個藝術拍賣這個行業需要的特質是什麼?能給後輩一些建議嗎?對於未來的工作有怎麼樣的構想?
我喜歡讀書,喜歡學習,並樂於看展覽。我覺得這個工作,最幸運的部分是讓我天天都能夠學習、充實自己,跟公司的其他專家和藏家們互相學習。未來我希望能讓我部門的夜拍,越來越精品化,我想要做到的是,當佳士得品牌一出來,就知道我們只賣最好的,這個行業未來會越趨兩極化,而我想要當最好的。
謝盈盈 ( 24篇 )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