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新興收藏標的,收藏品味的轉向:漫談「漫畫拍賣」
Dark Light
Dark Light

新興收藏標的,收藏品味的轉向:漫談「漫畫拍賣」

「漫畫」(Manga/Comic)一詞涵蓋漫畫、動畫及遊戲等不同範疇,是一個全球文化現象,造就了一種嶄新的國際視覺共通語言,在時尚產業界、電影甚至當代藝術圈,如今無不與漫畫進行串聯,這個產業中影響力與觸及率廣大,涵蓋的題材與創作內容豐富,讓漫畫成了極具商業價值的領域。
可曾想過本被視為流行文化產物的漫畫,如今成為博物館的展示標的,甚至成為國際藝術品拍賣的新寵兒?繼去年(2019年)大英博物館於5月推出漫畫「日本漫畫展」(The Citi exhibition Manga マンガ)展覽後,漫畫展似乎成為一種新型態的藝術實驗,香港蘇富比繼2019年秋拍日場中推出日本漫畫以後,於2020年春夏期間推出「Contemporary Showcase」企劃,每周以一個主題舉行一場拍賣,第二場拍賣以「MANGA」為題,呈現一場大規模的日本漫畫收藏,帶來60件包含《寶可夢》、《鋼彈》、《龍貓》、《七龍珠》、《小丸子》、《美少女戰士》、《哆啦A夢》等令人耳熟能詳的動畫藏品,並提供互動式的線上導覽,同時間在香港蘇富比的實體藝術空間也舉行了展售會。
香港蘇富比在5月初開啟的「Contemporary Showcase」項目,第二場專拍為「MANGA」(漫畫),呈現香港蘇富比最大規模的日本漫畫系列藏品並結合互動式線上線上導覽,圖為香港蘇富比空間「MANGA」展覽現場。(© Sotheby’s)
2020年香港蘇富比空間「MANGA」展覽現場。(© Sotheby’s)
「漫畫」(Manga/Comic)一詞涵蓋漫畫、動畫及遊戲等不同範疇,是一個全球文化現象,造就了一種嶄新的國際視覺共通語言,在時尚產業界、電影甚至當代藝術圈,如今無不與漫畫進行串聯,這個產業中影響力與觸及率廣大,涵蓋的題材與創作內容豐富,讓漫畫成了極具商業價值的領域。
然而過去關注於純藝術場域的博物館和拍賣行將目光轉向漫畫,並非是突發狀態,而是一定的長程累積。佳士得從2014年開始就連年在巴黎舉辦漫畫插圖展,佳士得巴黎舉辦的第一場「漫畫和插圖」(Dessinéeet Illustration)拍賣會,總成交價達388.95萬歐元,甚至吸引了高達85%的新客戶參與競投,時任佳士得巴黎總經理的艾琳.西拉-沃爾鮑姆(Aline Sylla-Walbaum)為此結果感到振奮,認為他們的客戶已經開始認識到這類「第九藝術」擁有可以收藏的價值。
人類的視覺經驗隨著科技的變革愈來愈快,產生許多無法歸類於過去傳統藝術框架的視覺型態,「第九藝術」即是指某些除卻過去傳統八大藝術分類的視覺產物,這些產物被視為一種新崛起的藝術型態,諸如遊戲設計、動畫與漫畫等範疇,因此,隨之而來對於這些新型態視覺產物是否可以歸類為藝術的討論,一直都在發酵當中。但可以確定的是,隨著科技的發展,我們未來會擁有愈來愈豐富的視覺型態,能夠乘載人類文明價值的載體也會愈來愈多元,過去關注於傳統藝術分類的場域嗅到了這樣的可能性,因而開啟了多方的實驗與嘗試。
 
漫畫發展與拍賣市場
漫畫的發展被認為最早可以追溯到人類遠古時代,當時的人們為了溝通或記錄,勾勒出具有象徵意義的符號,然而真正代表現代漫畫出現的鼻祖,其是1890年代於美國誕生的,如今,美國仍然是對外輸出漫畫文化的大本營,尤其以英雄漫畫的發展最具特色,原先作為出版發行商的美國漫畫業兩大巨頭DC漫畫與漫威(Marvel)漫畫,在隨著旗下英雄角色紛紛被電影化後,挽救了原先蕭條的出版業局面,所帶起的超級英雄熱潮甚至讓全世界的觀眾陷入了瘋狂。2019年11月,漫威出版的首本漫畫以創紀錄的126萬美元在海瑞德拍賣行(Heritage Auctions)落槌拍出,價格驚人,也讓人看到漫畫的投資市場。
由美國漫畫家吉姆.戴維斯(Jim Davis)創作的連環漫畫《加菲貓》自1978年問世以來,也是許多人的童年回憶,同樣是在2019年,戴維斯將自己橫跨33年歷史(1978至2011年間),多達1萬1千多幅的手稿原畫交給海瑞德拍賣行進行拍賣,以每週出售兩幅每日短篇幅漫畫,週日則拍賣長條連環漫畫的方式,推出價格約為500美元至3千美元不等的品項。據悉,年輕的連環漫畫收藏家納吉卜.巴爾塔吉(Nagib Baltagi),至今已買下約20幅《加菲貓》連環漫畫手稿,他對媒體表示,《加菲貓》是他童年的珍貴回憶,因此他對這些漫畫拍賣感到特別親切。
《加菲貓》作者吉姆.戴維斯將自己橫跨33年歷史(1978至2011年間),多達1萬1千多幅的手稿原畫交給海瑞德拍賣行進行拍賣,推出價格約為500美元至3千美元不等的品項。(© Heritage Auctions)
在亞洲,自1980年代以來,日本漫畫一直深受這個地區年輕人的喜愛,涵蓋的影響力既廣又深,漫畫文化可說是日本流行文化中最受歡迎、擴及力度最大的一個項目,從中文「漫畫」一詞由來自日語「Manga」的音譯即可見端倪。甚至有香港學者認為:「若論漫畫的普及程度、經濟效益、對外輸出及影響,日本早已超越美國,成為全球第一漫畫大國。」
香港蘇富比去年秋拍於當代藝術日間拍賣上推出9件日本漫畫品項,其中包含日本著名漫畫製作公司吉卜力與著名漫畫家手塚治虫(Osamu Tezuka)、柳瀨嵩(Yanase Takashi)等人的手繪傑作,以及一系列動畫公司製作的賽璐珞(Celluloid Nitrate)。所謂的賽璐珞片,是早期製作動畫時會使用的一種膠片材料,過去在數位科技還未發展成熟以前,都是使用賽璐珞片來製作動畫,如今隨著電腦動畫技術大量使用在動畫製作中,賽璐珞片成為傳統動畫的代名詞。
在這場拍賣裡,吉卜力工作室出品的《風之谷》手繪,以106萬港幣成交,手塚治虫一系列手稿以30萬港幣成交;包含東映動畫的《超級賽亞人手稿》、《蒙奇.D.路飛手稿附尾田榮一郎簽名》與OLM Inc.《皮卡丘手稿及草圖(兩張作品)》等多項知名動畫的賽璐珞與手稿等,皆超出預估價逾兩倍以上成交,可見該領域新興的收藏力度。
 
除了世界知名的美國與日本的漫畫,香港也是亞洲少數擁有自己漫畫發展的地區,其漫畫風格也別具特色,廣受華人歡迎。華語圈中享負盛名的《老夫子》漫畫就是香港漫畫家所創作,2014年時香港蘇富比曾舉辦《老夫子》的第一代創作者王澤(本名:王家禧,老夫子原是王家禧以其子王澤名字做為筆名開始創作的連環漫畫,1995年後由王澤接手繼續出版)親筆手稿展覽,2018年時,《老夫子》又再次回到拍賣公眾視野,香港蘇富比再次舉辦了「舊情復熾︰老夫子AND蘇富比」大型公開展售會,現存最早的《老夫子》彩色封面原稿《搖滾老夫子》在網路上以預估價逾五倍的65萬港幣成交,刷新了《老夫子》的紀錄。在這當中,我們不難看出拍賣公司的嘗試,除了世界各地皆有自己發展的漫畫歷史軌跡,也可以看出漫畫的載體多元,舉凡出版物、手稿甚至是動畫賽璐珞片,都可以成為收藏的品項。
香港蘇富比曾在2018年為香港經典漫畫《老夫子》第一代作者王家禧舉辦「舊情復熾︰老夫子AND蘇富比」展售會及線上拍賣,圖片為《老夫子》封面原稿《搖滾老夫子》(1964)。(© Sotheby’s)
藝術收藏的轉向
除了收藏品項的多元變化,銷售平台的轉變也是拍賣圈一大嘗試,過去幾年,線上藝術交易平台的全球份額一直在穩定增長中,這其實也反映出收藏習慣的一種轉變。
以往,藝術品的價值與稀缺性,會讓藝術從業人員對於將藝術品放到網路上進行銷售這件事抱以懷疑態度。但對於新興藏家來說,使用網路進行藝術品的交易買賣有幾個好處,首先是價格透明公開,競投次數可以從網路上一覽無遺;再者是簡便快速縮短交易時間;且年輕收藏家習慣使用社群媒體與利用網路蒐集資訊,因此,適合運用網路平台進行買賣交易的藝術品項也成為新型態收藏追逐的標的。
香港蘇富比「MANGA」線上專拍,《聖鬥士星矢動畫片頭手稿》以37萬5千港元成交,成為「MANGA」線上專拍最高成交作品。(© Sotheby’s)
2020年隨著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疫情爆發,在疫情蔓延之下,全球許多國家紛紛下達旅遊禁令與封鎖城市,網路作為一種有效隔絕接觸的工具,能跨越時間與地域,使各個領域無不加速開發網路運用作為有效溝通的橋樑,例如佳士得紐約在拍賣無法舉行的情況下,即關閉了位於洛克菲勒中心的總部,並將銷售業務的主力轉移至網路平台。根據藝術平台Artnet的統計,2020年3月全球的藝術品網路拍賣成交件數比去年同期增長了63%,總成交額也成長了20%;香港蘇富比在此時間推出「Contemporary Showcase」一系列的主題拍賣,也有其精準的銷售策略考量。
過去幾年,潮流藝術於拍賣市場中嶄露頭角,一批新世代的潮流藝術收藏家因而誕生,拍賣價格更上一層樓的草間彌生(Yayoi Kusama)、奈良美智(Yoshitomo Nara)、KAWS、INVADER、丹尼爾.阿沙姆(Daniel Arsham)、傑夫.昆斯(Jeff Koons)等,即為這類潮流藝術中的代表人物,在他們的作品價格一飛衝天的同時,也展現出藝術市場與時尚消費更加緊密的關係。現在,漫畫藝術看似作為這當中延伸出來的另一種可能,在其中不斷交織出不同型態的跨界,例如阿沙姆就以他的「虛構考古學」概念設計出「千年結晶皮卡丘」,便與日本快時尚品牌UNIQLO進行合作。
香港蘇富比「MANGA」線上專拍,《龍貓動畫手稿》以27萬5千港元成交,是「MANGA」線上專拍第二高價的成交作品。(© Sotheby’s)
新興收藏標的,收藏品味的轉向香港蘇富比「MANGA」線上專拍,《莫奇.D.路飛動畫手稿》以27萬5千港元成交,與《龍貓動畫手稿》並列成為「MANGA」線上專拍第二高價的成交作品。(© Sotheby’s)
曾有潮流藝術收藏家言:「我們這代人喜歡的東西,不需要全世界理解和認可。」與過去追求收藏高端、名聲響亮的藝術作品相比,這些新興的收藏家似乎正傳達了一個迥然於過去的收藏習慣,他們追求一種流行趨勢,一種懷舊情懷——一種「我收藏我喜歡的、讓我有感覺的東西」的信念,這是收藏觀念的一種轉向,也是一種品味的變化,隨著網路平台的轉化與催生,也讓人期盼未來更加多元的收藏方式。
2020年香港蘇富比空間「MANGA」展覽現場。(© Sotheby’s)
柯舒寧 ( 31篇 )
在變動很快的當代藝術市場中摸爬多年,努力將關注轉向藝術教育中。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