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疫病壓境,香港藝文業界大停擺
Dark Light
Dark Light

疫病壓境,香港藝文業界大停擺

為減低疫情在社區傳播的危機,香港特區政府本月28日宣佈,農曆新年假期後(即 1月29日起),政府僱員無需返回辦公室,改為在家工作(提供緊急和必須公共服務人員除外)。因此,古物古蹟辦事處及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宣佈,同日起關閉旗下博物館、表演場地、公共圖書館及自修室、流動圖書館,以及音樂事務處的音樂中心。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持續。中國大陸確診人數超過6,000人,較 2003 年「SARS」的個案還多。台灣病例雖然只有九宗(截至1月30日晚間8時),但考慮到兩岸交流頻繁,以「辦理成效及品質考量」為由,文化部也宣布原訂於下月開幕、一年一度的臺北國際書展延期至5月。千里之外的香港,確診個案突破雙位數字,公營文娛康樂場地全面關閉。原訂3月舉辦的香港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 HK),有參展畫廊對於當前疫情感到憂慮,促請主辦單位取消活動。
2019年香港巴塞爾展會首日預展現場。(巴塞爾藝術展提供)
為減低疫情在社區傳播的危機,香港特區政府本月28日宣佈,農曆新年假期後(即 1月29日起),政府僱員無需返回辦公室,改為在家工作(提供緊急和必須公共服務人員除外)。因此,古物古蹟辦事處及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宣佈,同日起關閉旗下博物館、表演場地、公共圖書館及自修室、流動圖書館,以及音樂事務處的音樂中心。文化設施暫時重開未有期,但港府承諾受影響節目稍後可獲安排退票或退款。
翻新後的香港藝術館,如今因疫病蔓延而暫停開放。(黎家怡提供)
出於公共衛生考慮而閉館雖然可以理解,但無可否認這亦為藝文業界的營運雪上加霜,表演藝術的情況尤甚。自去年6月「反送中」運動以來,文化設施多次受公眾活動影響而臨時閉館,數以百計的藝文節目無法如期上演。藝團排練的心血不但付諸東流,更蒙受製作成本的損失。香港藝術發展局日前公佈總金額為 500萬港元的「藝文界支援計劃」,供受局方資助的藝團申請,紓解財政困難。 然而,疫病壓境,表演場地再度被迫閉館,有業界人士感嘆500萬元的「支援計劃」恐怕只是杯水車薪,更有藝文工作者擔心未來半年有機會「無工可開」。
 
政府帶頭閉館,多個民營藝文空間跟隨,位於牛棚藝術村的「1a 空間」、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的「光影作坊」等;以及商業畫廊,例如:正在舉行何倩彤個展「沼澤地」 的漢雅軒、李寧及沈軍翰聯展「The Blazing World」的安全口畫廊亦已關閉,均暫定於下星期內重開。
 
受疫情影響,原訂今年3月19至21日舉行的香港巴塞爾藝術展再起波瀾。繼《Art Newspaper》報導,多間參展畫廊向主辦單位發信,指有藝術家不滿中國政治審查,拒絕來港展出作品,因而要求租金減半之後,今日《Bloomberg》報導指出,有畫廊憂慮疫情,促請主辦單位停辦活動。其中,美國紐約的畫廊Metro Pictures Gallery聯合創辦人坦言,「香港現在不是人人想去!因為政治,因為示威,現在還有病毒,無人願意派工作同仁去這樣的地方工作。」主辦單位聲明回覆,強調關注疫情發展,密切留意世界衛生組織、各地政府及相關的專家建議,但未有正面回應會否考慮取消或延後展期,僅稱「香港展期若有任何改動將會盡快公佈」。
2018年香港巴塞爾藝術展會(Art Basel HK)外觀一景。(巴塞爾藝術展提供)
又要抗爭又要抗疫,香港藝文活動大受影響,甚至有藝術工作者覺得前路茫茫,創作欲望大減。「今日唔知聽日事」,當生命直接受到威脅的時候,藝術家都是人,大家都要為張羅口罩食糧而惆悵。逛展覽、看表演,曾經日常的生活好像都變得遙不可及的奢侈。香港的病,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好起來呢?
黎家怡( 32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