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台灣畫廊首家插旗香港!奕思畫廊的初戰

台灣畫廊首家插旗香港!奕思畫廊的初戰

尊彩藝術中心的余彥良和陳菁螢這對畫廊主勇闖香江,在3月25日,奕思畫廊(A Concept Gallery)正式以Candy Bird的個展「到了,我們」(Arrived, Us),作為開幕首展。奕思畫廊,就是尊彩藝術中心在香港的急先鋒,也是第一家在香港成立的台灣畫廊。
誰開了台灣之先到香港開畫廊?尊彩藝術中心的余彥良和陳菁螢這對畫廊主勇闖香江,在3月25日,奕思畫廊(A Concept Gallery)正式以Candy Bird的個展「到了,我們」(Arrived, Us),作為開幕首展。奕思畫廊,就是尊彩藝術中心在香港的急先鋒,也是第一家在香港成立的台灣畫廊。
奕思畫廊負責人陳菁螢與藝術家Candy Bird。(奕思畫廊提供)
3月底,從香港巴塞爾藝術展會(Art Basel HK,簡稱香港巴塞爾)到亞洲首輪春拍,在香港,串起上半年亞洲最熱鬧的藝術祭,香港各大畫廊,乃至藝文空間項目使出渾身解數,就是要在眾人的目光裡搶佔一席之地。就在中環「PMQ原創方」,這棟由警察宿舍改建的文創園區,也在同日揭幕了KAWS的「KAWS: ALONG THE WAY」個展。戶外中庭,一對KAWS的經典雕塑《Companion》,就溫柔擁抱著歡迎大家。就在KAWS雕塑的正對面,奕思畫廊的展旗飄揚,Candy Bird的塗鴉作品,極具張力的與KAWS雕塑對望。台灣畫廊的香江首戰,奕思畫廊就是位址選得巧的最佳代表。
奕思畫廊(A Concept Gallery)正式以Candy Bird的個展「到了,我們」(Arrived, Us),作為開幕首展。(奕思畫廊提供)
眾所周知,到香港開設畫廊需要克服高昂的租金,尤其在黃金地段,例如中環的畢打行、 H Queen’s兩棟匯聚頂級畫廊的所在,每平呎的租金就是100港元起跳。一整層的H Queen’s空間,每月至少要約200萬新台幣的租金,這對大部分的台灣畫廊而言,是一個難以承受的高昂租金。那麼,如何打入一級戰區香江,取得戰略位置?
兩年前,尊彩藝術中心總經理陳菁螢,她就開始勤跑香港考察,從中環畫廊雲集的畢打行,再到當時還沒建好落成的H Queen’s大廈,還有上環荷李活道,再到地鐵通車的黃竹坑,這些區段的集客力、租金行情,都列入了陳菁螢的評估資料庫。經過審慎評估後,陳菁螢的首選依然是人潮匯聚的香港中環,但租金實在太過高昂了。如何備戰香江?就一直放在她的腦海裡。
就在去年3月,陳螢菁在香港參與一場「藝術新金三角:拍賣、畫廊與藝博會」座談會後,與藝術地圖執行總監樊婉貞,談起了設點香港的藍圖。之後,陳菁螢與樊婉貞,就開啟了一場畫廊主與媒體人的全新合作模式,他們決定合夥開畫廊!畫廊地點,就是樊婉貞在香港的房子。
台灣畫廊首家插旗香港,奕思畫廊一景。(奕思畫廊提供)
首先,西方超級大畫廊的經營形態,乃至尊彩藝術中心在台北的大量體經營樣態,都不合適在香港的畫廊經營,他們同意以小而美的方式做出定位區隔。新的畫廊,取名為「奕思」,代表著在混亂的棋局裡,終將走出自己的對弈之道。樊婉貞的房產,就位於PMQ的正對面,畫廊陽台的風景極好,此刻就能與KAWS的巨大雕塑揮手打招呼;而合夥人擁有地產,也代表著展覽空間具備穩定性。而PMQ從戶外廣場、展牆乃至其室內空間,都是可以租用的空間,未來,奕思畫廊的展覽如若需要擴大,就可以先預定下檔期擴大展出,極具延伸效果。畫廊空間約為30坪,這樣,陳菁螢才能控制預算,依此設定展出的藝術家。「如果我們的房租每個月要50萬港元,當評估要展出那些藝術家時,就會排除掉很多藝術家,因為即便作品全部售出,畫廊也難以維持的。」
定位為小面積,但位置好的精緻型畫廊,陳菁螢也排除了傳統畫廊遵循美術館白盒子展覽的模式,尋求更為貼近社會脈動的當代藝術展覽模式。因此,以策劃「項目」為主,捨棄在白牆銷售畫作的傳統畫廊經營模式,不會出現單純掛畫銷售的展覽。陳菁螢說,我們的香港畫廊,會挑選在台灣、香港社會各領域裡優秀的藝術家,他們的展覽將跳脫白盒子模式,作品會是探究人性,是嚮往自由的,因此包括塗鴉、普普、漫畫、新媒體、聲音藝術等,都會是奕思畫廊的展覽主力。而這些年輕藝術家的作品定價不高,以2千至5萬港元為價格區間,吸引有興趣理解當代藝術的收藏家。而最開始的合作藝術家,就鎖定在香港與台灣兩地。「把台灣自由的空氣,傳遞到香港;奕思畫廊,是台灣自由空氣的一扇窗。」陳菁螢這樣說。
奕思畫廊開幕首展,Candy Bird的個展「到了,我們」(Arrived, Us)一隅。(奕思畫廊提供)
開幕首檔,是與香港淵源頗深的塗鴉藝術家Candy Bird。他是多年來關心香港社運的藝術家之一,對於台灣與香港青年現在面對的處境也多有體悟。他去年4月於尊彩藝術中心的個展「多麼乾淨的一幅畫」大獲成功,不同領域、背景的收藏家都能接受購藏,使得陳菁螢對於Candy Bird前進香江深具信心。而去年Candy Bird的展覽,以兩個真實故事為軸線:一個是藝術家自己的故事,一個是用貴賓狗視角看一對母女相處的故事,幽微地點出當前台灣社會,年輕人因為無力負擔獨立住房而與父母同住,衍生出連串的衝突、隱忍、誤會、相愛又相傷……,日復一日在我們身旁的每個角落上演的日常。而本次Candy Bird在香港展覽,以了art book 的形式呈現,重新書寫藝術家親人曾經在香港的時光,藉此發揮其對台灣和「家鄉」的討論。這次,Candy Bird必然也會帶給香港當地觀眾,乃至因為藝術盛會而從各地而來的觀眾不同的感受。
奕思畫廊開幕首展,Candy Bird的個展「到了,我們」(Arrived, Us)一隅。(奕思畫廊提供)
而奕思畫廊也預計將會以快速的頻率,計畫每個月推出一檔新展覽,回應這個快速變化的社會,同時提供奕思畫廊的平台供為數眾多的港、台藝術家在香港展出的機會。對於陳菁螢而言,奕思畫廊就是尊彩藝術中心前進香江操兵的最前鋒,在這裡練兵的一切,都將反饋回尊彩藝術中心,作為思索擴大畫廊影響力的最好參照。
奕思畫廊開幕首展,Candy Bird的個展「到了,我們」(Arrived, Us)一隅。(奕思畫廊提供)
而從台灣到香港經營《藝術地圖》平台而知名的樊婉貞,則提供她在香港的人脈與經驗,也讓公司登記、設立,繁瑣流程也因為有她這位香港股東而迅捷許多;而有她這位香港合夥人坐鎮,更讓陳菁螢可以放心許多。陳菁螢尋覓香港在地夥伴,打造完全迥異於尊彩藝術中心的另一個品牌「奕思畫廊」,正寫下台灣畫廊產業的全新篇章。
奕思畫廊開幕大合影。(奕思畫廊提供)
林亞偉 (lin Ya-Wei)( 100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