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佩怡

從藝術家個體出發的小運動,2024年橫濱三年展「野草-我們的生活」
「野草-我們的生活」這個展覽層次豐富,既有深沉思想,但又刻意在展場展現躁動、尖銳、混亂、解放的特質。策展人強調藝術家個體...
藝術即抗爭:與撒烏瓦知部落合作的《植—物 新樂園》為行動計畫
「藝術即抗爭」作為特定價值的載體,可引起社會及政治改革的實踐,也可彰顯個人的生活權利及其社會正義。不僅為公共討論創造空 ...
非暴力抗爭運動當下,創意與藝術實踐:抗爭現場的藝述?藝術?
318學運二十四天的佔領期間,抗爭現場的創意生產與藝術實踐,我們該如何透過當代藝術的視角,看待過程中生產的「物」?這些藝...
當代藝術與社會運動之間的關係,是平行世界、互相衝突或是互為主體?
我們可否視「藝術/運動」為擴張的藝術範疇?當代藝術的機制,包括美術館、雙年展、藝術獎項、藝文政策等,在社會運動當中可扮演...
【呂佩怡專欄】如何歷史性地思考當下?以藝術叩問現實:第十五屆沙迦雙年展的反思
第十五屆沙迦雙年展「歷史性地思考當下」(15th Sharjah Biennial: Thinking Historic...
策展意識與獨立意識:重審台灣策展二十年
「二十年」正是一個很有趣的時代與歷史分界點,由現在往回尋溯,那便是發生於九○年代初期解嚴後不久的台灣。那幾年間台灣引進「...
【呂佩怡專欄】以「進住/駐」為方法:張恩滿與司降的合作實驗
「呂佩怡專欄」以「南方潛能」為專欄命題試圖在變動之潮中定錨,視「南方」為翻轉既定現實的潛能之地,將「南方」作為當下全球困...
向南方學習:閱讀《東南亞:策展空間》
《東南亞:策展空間》中文版出版最有價值之處在於,將東南亞區域作為台灣當代藝術與策展的一面鏡子。向南方學習,更可看見自己,...
「再現」之難:談台新藝術獎的展示困境
不分類跨界的評比有其優點,例如以機制鼓勵跨界合作、打破疆界,擴展藝術的定義等,但從已執行的兩屆來看,實質問題恐怕多於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