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踏入藝術家的溫室 双方藝廊于軒個展

踏入藝術家的溫室 双方藝廊于軒個展

于軒與他打造的溫室 双方藝廊於今年開春呈現的藝術家于軒個展,在濃厚的探索氛圍裡揭開謎樣序幕。從2015年發展至…
于軒與他打造的溫室
双方藝廊於今年開春呈現的藝術家于軒個展,在濃厚的探索氛圍裡揭開謎樣序幕。從2015年發展至今的「溫室」系列14件作品首度完整呈現,出自於于軒所虛構的克萊因博士實驗室,在藝術家精心布局的空間中接受眾人的檢視。只見指示燈的光線忽明忽滅、儀表指針的微幅擺動,猶如細微的呼吸讓冰冷的機器帶有一絲溫度。幾台一息尚存的生命維持器仍勉力地保持溫室狀態,以維繫防護罩裡的物種之生命跡象,只不過,這些生物早已因機器故障而死亡。現場的時空凝結在瀕臨全盤瓦解的瞬間,「然而,我捕捉的不是當下,而是從幾十年甚至幾百年前一直到現在,經過歲月遺留下來的殘缺美。」于軒如此表示。
闖進無人之境的觀者,無不凝視著造形殊異的機械設備,思索其起初的功能與動機為何。然而,眼前看似由金屬組件建造的機械,以及表面鏽蝕蒙塵的斑駁狀態,實則都是于軒設計再以其他素材翻模、組構後,一筆筆描繪出幾可亂真的質感,甚至連常見的儀表板也未援用現成物,上方的刻度指數都是親筆勾畫,乃至於作品內部的太陽能感應器與電路配置,亦出於藝術家之手安裝。在量體與結構都漸趨龐碩的構成之下,即使是複雜的技術層面或是耗時的精細描繪,對于軒來說都不成問題,「我覺得最困難的是,每件作品都有一個新挑戰。」諸如逐一解決重量、力學與美感間的平衡關係,正是藝術家樂此不疲的創作動力。
于軒精細描繪生物骨骸的石化狀態,皆須投入數百小時才得以完成。此為《克萊因.赫茲-NO.2131溫室》局部。(攝影/楊椀茹)
1984年出生的于軒,自復興美工畢業後未再升學而全心投入創作,在紮實繪畫技法的基礎之下,透過自學研究、鑽研與摸索嘗試,投注大量時間與精力只為了落實心中擘劃的概念。于軒:「對我來說,整件作品都是繪畫。」創作形式從平面延伸到裝置,即使歷經多重的手法與工序建構,對藝術家而言,仍如同一件不規則的畫布。長年對殘缺美感的關注,由早期描繪枯葉、蝴蝶等生物脆弱狀態,到近期刻畫骨骸的死亡意象,更為森冷幽微地指涉時光消逝的蒼茫。而促使于軒走向進一步的發展,即是在於「我的想像愈來愈多,原本的平面繪畫已無法乘載心裡的構想。」近年來,克萊因博士實驗的想像注入,所延伸出的人事物架構逐漸厚實為立體面貌,亦讓創作脈絡更具系統性與規模化。于軒以令人驚嘆的照像寫實的技法,打造出極為逼真卻又僅是虛構的視覺效果與場域情境,就猶如自然生物保護自我的擬態機制,持續衝擊著觀者對既存視覺經驗的倚賴,並藉由之間產生的落差感重新審視生命本質的存在意義。
于軒《克萊因.赫茲-NO.2131溫室》.油彩描寫、壓克力顏料、金屬材料加工、太陽能電路模組.141×52×30 cm.2015。圖|双方藝廊
模擬科學家生物實驗
「我把這次展覽視為一件大型作品。」于軒說道。被藝術家看待成本次展覽核心的作品《克萊因.赫茲-NO. M02溫室》、《克萊因.赫茲-NO. F07溫室》以鱟魚為原型,這個存在於地球上最古老的物種之一,在科學家模擬生物的實驗中成功設計再造並極速演化,賦予嶄新面貌得以流傳亙古。而在展場一隅傳出的細碎話語出自於于軒首度製作的錄像作品,以映像管電視播放的三頻道錄像《黑盒子》,透過克萊因博士的口述內容和監視器視角的拍攝畫面片段地揭示實驗過程,以偽紀錄片的方式提供觀者還原現場的參酌線索,滿足觀者的窺探好奇心且逐步了解曾在實驗室發生的過往。在斷續的畫面中,依稀可見科學家試圖剖析活化石鱟魚的生存奧秘,以X光片層疊比對著鱟魚的身體構造,而他所抽取的鱟魚藍色血液,則將注入到以其為原型的兩件生命維持器,成為使儀器得以運作的能源。
于軒《克萊因.赫茲-NO. M02溫室》.油彩描寫、壓克力顏料、金屬加工、塑膠加工、電路模組.170×85×55 cm.2017。圖|双方藝廊
從架上繪畫發展到立體裝置,再拓展至錄像作品的呈現,于軒以徐緩的節奏一點一滴地構築起實驗室的完整面貌,作品面向多方延伸與數量增殖,也逐漸強化與具體化他的創作脈絡。設定在1980年代進行的科學計畫成為過往、結局已定;在歲月積澱之下,因為儀器耗損所導致生物消亡的必然結果,是不可逆的時間推進形成眼前凋零的局面。然而,自另一種角度觀之抑或可視為平行時空,看似荒廢棄用的實驗室後續如何發展似乎仍蟄伏著未知的變數。于軒高度擬仿的創作手法模糊了現實與虛構的界線,其中探討著生/死、真/偽、自然/人為、完好/殘缺、永恆/剎那的相互傾軋狀態,並藉由科學實驗、生物擬態、未來考古以及偽歷史紀錄的多線敘事手法,導引觀者挖掘不為人知的「真相」。
關於創作的發展進程,于軒將之比擬為寫小說,「克萊因.赫茲-溫室擬態」一展如同序章,在此時推開塵封已久的神秘門扉。儘管克萊因博士的實驗室已人去樓空,但漫漫故事仍在進行,只待于軒持續引領觀者探索待解的無限可能。或許緩慢,卻值得靜心等待。
于軒《黑盒子》(截圖).14吋CRT映像管顯示器(3台).6’12”.Ed.3+1AP.2017。圖|双方藝廊
踏入藝術家的溫室 双方藝廊于軒個展
當踏入黝暗的「克萊因.赫茲-溫室擬態」展場,觀者下意識地放緩腳步、屏息環顧現場,意欲理解自己身在何處;不見蹤影的科學家、老舊故障的實驗設備、散落在地的儀器殘片、已然石化的生物骨骸,再再暗示著實驗室原訂進行的某種計畫宣告失序。
「克萊因.赫茲-溫室擬態」展場一景。圖|双方藝廊
楊椀茹 (Yang, Wan-Ju)( 139篇 )

典藏ARTouch採訪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