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文化遺產歷史難題有解?蘇黎世美術館二戰軍火商典藏展爭議延燒,瑞士政府宣布成立獨立委員會

文化遺產歷史難題有解?蘇黎世美術館二戰軍火商典藏展爭議延燒,瑞士政府宣布成立獨立委員會

Resolving Historical Complications Over Cultural Heritage? Swiss Government Establishes Independent Committee over Kunsthaus Zürich’s Controversial Exhibition of WWII Armament Manufacturer’s Collection

瑞士聯邦政府近日宣布成立獨立的專家委員會,負責處理存有歷史爭議的文化遺產問題,特別是那些因為戰爭、殖民歷史而遭掠奪,並輾轉流入瑞士的藝術品。至於為何選在此時成立?可能與近來「蘇黎世美術館」(Kunsthaus Zürich)舉辦的埃米爾.畢勒(Emil Bührle)典藏作品展之爭議有關。

瑞士聯邦政府近日宣布將成立一個獨立的專家委員會,負責處理存有歷史爭議的文化遺產問題,特別是那些因為戰爭、殖民歷史而遭掠奪,並輾轉流入瑞士的藝術品。11月22日,委員會設置條例草案已於聯邦會議上通過,預計於明(2024)年1月1日正式生效。

二戰結束至今,世界各地的博物館、美術館便經常因其館藏建立在戰爭、帝國主義與殖民歷史中的受益者之捐贈,而飽受批評。近年來「去殖民化」等轉型、重塑也成為各地藝文機構發展的趨勢與課題;國際間也經常可見當年受迫害的國家與政府代表出面呼籲,要求現今藏有這些透過不義手段得來的文化遺產之政府機構與藝文館舍,應公開致歉賠償,並將文物歸還。為了確立文化遺產的實際歸屬,以此訴諸法律的相關案件亦不在少數,無奈多數案件皆礙於證據不足黯然收場。

瑞士聯邦政府在宣布成立委員會的公開聲明中表示,處理存有歷史爭議的文化遺產是政府當局重要的文化政策目標之一。聯邦政府支持以透明化的方式,針對涉及爭議的相關證據進行調查,以尋求公正合理的解決方案。根據條例草案,未來獨立委員會將由9至12名專家所組成,負責向聯邦政府和聯邦行政機構提供有關文化遺產爭議事件的諮詢,與不具法律約束力的指導建議,期望在尊重不同歷史文化背景的前提下,平衡不同利害關係人的意見與需求,妥善處理文化遺產歸還與和解的相關議題。

至於為何聯邦政府選在此時成立委員會?據monopol報導,可能與近來瑞士「蘇黎世美術館」(Kunsthaus Zürich)舉辦的埃米爾.畢勒(Emil Bührle)典藏作品展之爭議有關。

畢勒收藏於蘇黎世美術館展示。(攝影/Franca Candrian,圖片來源:Kunsthaus Zürich)
1956年秋天,埃米爾.畢勒(右一)去世前不久。(圖片來源:畢勒收藏基金會

二戰時憑藉軍火買賣致富,藝術收藏來源充滿爭議

埃米爾.畢勒(Emil Bührle,1890-1956)是一名備受爭議的德裔瑞士軍火商暨藝術收藏家,他的收藏囊括梵谷(Vincent Van Gogh)、雷諾瓦(Pierre Auguste Renoir)、卡米耶.畢沙羅(Camille Pissarro)以及莫迪利亞尼(Amedeo Modigliani)等印象派、後印象派及現代藝術名家的作品。2021年,畢勒收藏基金會(Foundation E. G. Bührle Collection)將包含保羅.塞尚(Paul Cézanne)的《穿紅背心的男孩》(1888-1890)和克勞德.莫內(Oscar-Claude Monet)的《韋特伊附近的罌粟花田》(1879)在內的大量收藏以永久借展(permanent loan)形式交予蘇黎世美術館進行展出。

文森.梵谷(Vincent Van Gogh),《夕陽中的播種者》,1888年,油彩、畫布,73×92cm,埃米爾.畢勒收藏,永久借展於蘇黎世美術館。(圖片來源:蘇黎世美術館

保羅.塞尚(Paul Cézanne),《穿紅背心的男孩》(Le Garçon au gilet rouge),1888/1890年,油彩、畫布,79.5×64cm,埃米爾.畢勒收藏,永久借展於蘇黎世美術館。(圖片來源:蘇黎世美術館

同年10月9日,由國際知名建築師大衛・奇普菲爾德(David Chipperfield)為蘇黎世美術館擴建案所設計的奇普菲爾德大樓(Chipperfield Building)正式落成開放後,其二樓空間亦成為畢勒收藏的專用展覽室。

不可否認,畢勒的收藏在藝術史上具有重要價值,但他曾作為納粹的軍火供應商,並因此獲得納粹從猶太藏家手中奪走,或戰時受害者在逃難時被迫以低價脫手的藝術品等過往,仍是不爭的事實。而這段歷史也為蘇黎世美術館招致非議,為世人所詬病。

蘇黎世美術館擴建的奇普菲爾德大樓(Chipperfield Building)外觀,影像拍攝於2023年。(Photo: Kunsthaus Zurich, Franca Candrian,圖片來源:畢勒收藏基金會

不滿畢勒收藏歷史被隱瞞,外部組織一舉「駭」進展覽

今夏,蘇黎世美術館舉行的埃米爾.畢勒典藏展,就曾發生展覽現場的QRcode解說貼紙遭名為「Komitee Kunstraub Konfiskation Kommunikation」(KKKK)的組織惡意更換,造成現場觀眾掃描QRcode後將被導向KKKK所建置的外部網站的事件。該網站內容指稱畢勒曾向納粹出售武器,並透過迫害、徵用和謀殺的手段累積大量收藏。該展最終於9月5日落幕。而據Euronews報導,畢勒收藏基金會聲稱於1940年代末的幾場司法判決後,畢勒歸還了13件因納粹掠奪而得的作品,並重新購回其中9件作為收藏。

蘇黎世美術館館長安.德梅斯特(Ann Demeester)。(© Franca Candrian, Kunsthaus ZürichWerk: © Rebecca Warren,圖片來源:蘇黎世美術館

面對接踵而至的非難,6月23日,蘇黎世美術館發表對外聲明,館長安.德梅斯特(Ann Demeester)表示,「我們不想回避有爭議的問題。因此,我們認為與眾多合作夥伴進行對話,發展出一種對待畢勒收藏的新方法——透過批判性探討引發好奇心,並將歷史與當下聯繫起來,是重要的。」同時聲明中也提到,美術館將會繼續推進下一檔畢勒典藏展,以此回應當前圍繞藏品來源研究的風波、受納粹迫害被掠奪的文化遺產問題,以及蘇黎世藝術協會(蘇黎世美術館的贊助單位)與這名收藏家數十年來建立的關係——據ARTnews報導指出,埃米爾.畢勒曾擔任蘇黎世美術館的董事。

11月3日開幕的畢勒典藏展「A Future for the Past. The Bührle Collection: Art,Context, War and Conflict」展場照。(圖片來源:蘇黎世美術館

外部專家集體請辭抗議,新一檔展覽開幕前再蒙陰影

不料,在新一檔畢勒典藏展「A Future for the Past. The Bührle Collection: Art,Context, War and Conflict」於11月開幕前夕,卻又爆出因為策展人和策展諮詢小組無法就展覽中對於猶太藏家歷史背景的呈現比例取得共識,因此由外部專家組成的諮詢小組於10月13日集體辭職、解散,以示抗議之情事。事實上,早在2021年首次公布展覽計畫時,就曾引發超過2,000人請願,呼籲相關政府單位應要求美術館在展覽中提供充足的資訊,如實呈現畢勒及其收藏所涉及的歷史爭議。

皮耶-奧古斯特.雷諾瓦(Pierre-Auguste Renoir),《康達維斯小姐像》(Irène Cahen d’Anvers[Little Irene]),1880年,油彩、畫布,65×54cm,埃米爾.畢勒收藏,永久借展於蘇黎世美術館(前身為Béatrice Camondo的收藏)。這幅畫由Louis Cahen d’Anvers委託雷諾瓦創作,畫中主角康達維斯一家在納粹集中營不幸喪生,畫也遭納粹沒收。戰後1946年,畫作歸還給委託人的女兒(即Béatrice Reinach的母親);1949年,畢勒以24萬瑞士法郎向Béatrice Reinach購得這幅畫作。(圖片來源:蘇黎世美術館

該展於今年11月3日開幕,預計展出至2024年底。在開幕新聞稿中,蘇黎世美術館仍將自身定位為「願意參與批判性對話,並處理典藏之歷史多面性的文化機構」。官網上也寫明,2024年夏季,館方將正式公布委託歷史學家拉斐爾.格羅斯(Raphael Gross)針對畢勒收藏進行來源研究的審查報告。此外,本次展覽中也規劃了蒐集觀眾提問和回饋的展間,同時也開放線上意見調查。希望透過這樣的方式,讓觀眾參與美術館重新審視、形塑其所扮演的社會角色的過程。

歷史學家拉斐爾.格羅斯(Raphael Gross)。(© Julia Zimmermann,圖片來源:蘇黎世美術館

蘇黎世美術館非特例,正視爭議性藝術收藏的歷史意義

如今看來,從2021年畢勒收藏進到蘇黎世美術館展出後所引發的諸多爭端,一再顯現出由集結了民間與官方董事成員的蘇黎世藝術協會所主導營運的蘇黎世美術館,在對外聲明與實際執行之間所存在的矛盾與落差。然而蘇黎世美術館的爭議並非特例,如何處理存有歷史爭議的文化遺產、藝術收藏,也是當今全球各地博物館、美術館難以迴避的重要議題。

正如館長德梅斯特接受瑞士資訊(SWI swissinfo)採訪時所言,畢勒的收藏是整體社會的縮影,它所代表的意義遠不止收藏本身,此時反而是一個重新思考瑞士在二戰期間歷史的契機,「瑞士在戰爭期間扮演的角色將面臨更多質疑。問題不在於瑞士是有罪還是無罪,而在於中立在當時意味著什麼?在世界大戰中保持政治中立並繼續與所有人進行貿易究竟意味著什麼?為此,我們需要在蘇黎世美術館之外,圍繞現有研究進行辯論。」(註)

或許我們可以將瑞士聯邦政府決定為此成立獨立委員會之舉,視為瑞士政府開始正視這項議題所採取的第一步。除了持續關注明年1月委員會正式運作,以及美術館公開藏品來源研究報告的後續之外,身為觀眾的我們所能做的,或許是在每次踏入博物館、美術館參觀時,都不忘提醒自己這些深鎖在玻璃展櫃中的藏品,此刻能出現在眼前絕非易事。每一個藏品的存在,都代表著一段人類歷史文明的發生;而此刻的我們,也將一同成為這段歷史的見證者。

畢勒收藏於蘇黎世美術館展示。(© Juliet Haller, Amt für Hochbauten,圖片來源:蘇黎世美術館

 引用自瑞士資訊(SWI swissinfo),〈布爾勒收藏品:藝術、戰爭與時代背景〉,David Eugster,November 17, 2023。

參考資料

Der Bundesrat,〈Bundesrat schafft eine unabhängige Kommission für historisch belastetes Kulturerbe〉,Daniel Menna,November 22, 2023。

Artnet,〈Switzerland Establishes a New Committee Focused On Restituting Looted Ar〉,Jo Lawson-Tancred,November 23, 2023。

monopol,〈Schweiz richtet Kommission für Raubkunst ein〉,dpa,November 22, 2023。

Euronews,〈’The artwork is not guilty’: Swiss museum unveils controversial Nazi era collection〉,Theo Farrant & AFP,November 13, 2023。

Artnet,〈An Art Collective Has ‘Hacked’ Kunsthaus Zurich’s Exhibition of Works Gifted by an Industrialist With Nazi Ties〉,Adam Schrader,July 13, 2023。

ARTnews,〈Advisory Panel Resigns Over Controversial Bührle Exhibition at Kunsthaus Zürich〉,ANGELICA VILLA,October 30, 2023。

Zürcher Kunstgesellschaft,〈Jjahresberich 2022〉

瑞士資訊 SWI swissinfo,〈布爾勒收藏品:藝術、戰爭與時代背景〉,David Eugster,November 17, 2023。

The Art Newspaper,〈An arms dealer casts a shadow over Kunsthaus Zurich〉,Catherine Hickley,January 27, 2021。

蔡昕縈(Tsai, Hsin-Ying)( 22篇 )

典藏ARTouch社群編輯(FBIGX),藝術世界潛水員,透過寫字滿足求知慾。信箱:singing@artouc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