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2023年全球藝術市場總結

2023年全球藝術市場總結

由於高端市場委靡,2023年全球藝術作品拍賣的成交額急遽下降。但是在此可預見的下滑之後,拍賣界仍有許多驚喜。 2023年引人注目的紀錄中,我們觀察到女性藝術家的數量明顯增加(年度銷售額高達13億美元)。不同的市場參與者都明確希望她們能更常出現在拍賣圖錄裡,作品價格也有大幅上漲的趨勢,相關交易量在五年內多了一倍、十年內增加了三倍。2023年是截至目前為止,藝術市場史上的歷史顛峰,並且沒有趨緩的現象。

由於高端市場缺乏活力,2023年全球藝術作品拍賣的成交額萎縮,這並不意外。但是在這個可預見的下滑現象背後,拍賣界仍帶給我們許多驚喜及值得興奮的理由。

2023年的全球銷售收入比前一年度減少14%,損失了25億美元。2022年由於市場在後疫情時代的強力追趕及一流私人收藏品的拍賣,因而有非常出色的表現。為了理解市場近期的相對放緩狀況,讓我們回顧一下2022年的三大收藏品拍賣,也就是保羅.艾倫珍藏(Paul Allen,16億2,100萬美元)、安妮.巴斯珍藏(Anne Bass,3億6,300萬美元)、托瑪斯&朵麗斯.安曼珍藏(Thomas et Doris Ammann,4億1,380萬美元),光是這三場拍賣就帶來了24億美元的收益,差不多就是2023年銷售成績減損的數額。

依創作時期細分2023年全球藝術品與NFT銷售收入。(©Artprice)

珍稀作品的獨特性和價值是所有重要收藏家或博物館的終極目標,透過匯集這類作品,這三大享譽盛名的珍藏讓2022年有許多筆成交記錄超越了5,000萬美元,其中包括六筆前所未聞銷售額超過1億美元的拍賣。來自安曼珍藏的安迪.沃荷(Andy Warhol)作品《槍擊瑪麗蓮(鼠尾草藍版)》(Shot sage blue Marilyn)以1億9,500萬美元成交,成為繼達文西的《救世主》(Salvator Mundi)之後,拍賣史上第二高價的作品;與比爾.蓋茲共同創立微軟的保羅.艾倫,光是他的珍藏就帶來超過1億6,000萬美元的收入,並成交了2022年一大部分引人注目的拍品,尤其是喬治.秀拉的《模特兒》(Les Poseuses,1億4,924萬美元)、保羅.塞尚的《聖維克多山》(La Montagne Sainte-Victoire,1億3,779萬美元)、梵谷的《有柏樹的果園》(Verger avec cyprès,1億1,700萬美元)、保羅.高更的《母性II》(Maternité II,1億570萬美元)、克勞德.莫內的《滑鐵盧橋,彩雲遮日》(Waterloo Bridge, soleil voilé,6,450萬美元)。

延伸閱讀|安迪.沃荷,拍賣會上的不朽傳奇

拍出1億4,924萬美元的喬治.秀拉之《模特兒》(Les Poseuses)。(Public Domain)

這種必勝組合(全部都是具高端市場最佳競爭力的傑作)正是2023年所欠缺的。很顯然的,受到烏俄戰爭拖延和以巴衝突的發生等全球宏觀環境的影響,這些史上傑作的出售速度放緩,2022年的那股衝勁也化為更謹慎的步伐。由於2023年的私人收藏拍賣盛況遠不如前一年,超過5,000萬美元成交額的拍賣數量從24筆降至只有六筆。儘管與2023年售出76萬3,000件拍品這個數量相較之下,少了18筆並不算什麼,但是缺少了這18件重要拍品,就足以使年度銷售成績縮減了14億6,000萬美元。

延伸閱讀|2024《環球藝術市場報告》出爐:低價位市場表現活躍,政治經濟因素導致高端市場成長緩慢

拍出1億3,779萬美元的保羅.塞尚之《聖維克多山》(La Montagne Sainte-Victoire)。(Public Domain)

除了缺少高品質的作品,相較於後疫情時代(2021年至2022年)的熱烈反應,2023年的拍賣會有時也較無競爭力。多件包括畢卡索、安迪.沃荷、羅斯科(Mark Rothko)、勞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等20世紀巨擘的作品銷售也都後繼無力,有時甚至低於它們的最低估價。原本是由賣家主導、以名匠聲望與鉅額成交為導向的市場,已經轉成由買家主導的市場。針對此一新局面,各大拍賣行也調整了它們的策略。位於第一線的佳士得和蘇富比(它們幾乎佔了全球藝術品拍賣成交額的一半)證明了它們有能力對高端市場的低迷迅速做出反應,例如2023年5月它們降低底價或在最後一刻撤銷拍品,以因應可能會出現流拍品的狀況或不如意的銷售成果。這種謹慎的作法讓拍賣行得以挺過一個矛盾的過渡期。到了下半年,由於極高端市場再次活絡起來,讓全球拍賣成績有所成長(增加了9.4%)。傑出作品的出現(尤其是在紐約和香港拍賣會上)讓售價超過1,000萬美元的成交筆數得以增加。此外,整體的購買動力(不分價格區塊)已經達到頂峰,2023年成為全球藝術市場史上最有活力的一年,交易量超過76萬3,000筆。

延伸閱讀|蘇富比宣布下修佣金比例,公開收費標準或將擾動拍賣市場生態

拍出1億1,700萬美元的梵谷作品《有柏樹的果園》(Verger avec cyprès)。(Public Domain)

銷售收益放緩背後的正面訊號

交易量達到最高水準此一事實,見證了推動市場的是精力、渴望和熱情。這是重要的活力指標,證明了大型跨國公司參與拍賣的人數大幅增加。例如,佳士得在其年終報告中指出,20 /21世紀的藝術品買家數量在2023年增加了17%,富藝斯拍賣行表示,2023年有將近一半的顧客是首購族,三分之一的買家來自Y世代與Z世代。因此,在日益全球化和數位化以及年輕業餘愛好者的推動之下,市場不斷在發展,這些人對市場的亮眼表現有很充分的貢獻。

就這一點來看,拍賣市場正在全速運轉。全球售出的拍品總數增加了5%,成交率反應了供需平衡,讓賣家感到放心。

276萬美元成交的葛飾北齋(Hokusai Katsushika)《神奈川沖浪裏》。(Public Domain)

延伸閱讀|葛飾北齋:巨浪之外

此外,極高端市場無可否認的放緩絕不意味著這個市場的停滯。重要作品賣得非常好,許多藝術家都創下新的紀錄。例如康丁斯基(Wassily Kandinsky)一幅創作於1910年的精美畫作取得4,470萬美元的成績,葛飾北齋(Hokusai Katsushika)的《神奈川沖浪裏》以276萬美元成交,盧梭(Henri Rousseau,又稱「海關人員盧梭」)的《紅鶴》(Les Flamands)以驚人的4,350萬美元售出,是最低估價的兩倍。最後還有克林姆(Gustav Klimt)的《持扇的女子》(La Dame à l’éventail)在倫敦成為首件以超過1億美元價格成交的作品。

延伸閱讀|克林姆絕筆之作《持扇的女子》再現拍場,有望締造歐陸最高拍賣紀錄

拍出最低估價的兩倍的盧梭(Henri Rousseau)之作《紅鶴》(Les Flamands),以驚人的4,350萬美元售出。(Public Domain)

在2023年最引人注目的紀錄中,我們觀察到女性藝術家的數量明顯增加。拉維尼亞.封塔那(Lavinia Fontana)、安妮.瓦萊耶-科斯特(Anne Vallayer-Coster)、克洛德.萊蘭(Claude Lalanne)、瓊.米契爾(Joan Mitchell)、露易絲.布爾喬亞(Louise Bourgeois)、阿涅絲.馬丁(Agnes Martin)、芭芭拉.赫普沃斯(Barbara Hepworth)、茱麗.米若圖(Julie Mehretu)都創下新的個人紀錄。珍娜.格里本(Jenna Gribbon)、賈黛.法多朱蒂米(Jadé Fadojutimi)、米凱拉.伊爾伍德-丹(Agnes Martin)則證明了收藏家對不同時代、不同出身和不同風格的重要藝術家都予以大力的支持。

茱麗.米若圖(Julie Mehretu)繪製《HOWL, eon (I, II)》的過程。courtesy the artist and Marian Goodman Gallery; © Julie Mehretu; photo: Tom Powel Imaging, Inc.(圖片來源:SFMOMA官網)

延伸閱讀|用抽象藝術撼動全球市場,擁抱當前世界議題的茱麗.米若圖(Julie Mehretu)

因此,女性藝術家在藝術市場上獲得了她們應有的地位,不同的市場參與者都明確希望她們能更常出現在拍賣圖錄裡,而且她們的作品價格也要重新調整。這個現象發展得很快,因為相關交易量在五年內多了一倍、十年內增加了三倍。到了2023年,女性藝術家的作品拍賣達到藝術市場史上的歷史顛峰,而且這個動力似乎還未減弱。憑著穩健的年度銷售成績(13億美元),女性度過了全球市場的放緩現象,尤其是她們的百萬美元交易量越來越多,但男性則因經濟形勢的影響而有所放緩。

Artprice.com( 15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