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專題|稀缺性展演:當我們談論極少數觀眾對象的作品們

專題|稀缺性展演:當我們談論極少數觀眾對象的作品們

「啊,又秒殺了?他們這麼紅嗎?」「天,竟然比金馬影展還難搶票……」「不用錢的最貴?…
「啊,又秒殺了?他們這麼紅嗎?」「天,竟然比金馬影展還難搶票……」「不用錢的最貴?」「名額太少了啦,每一場都只有3到6個名額而已,僧多粥少啊。」「厚,都是《開房間》害的啦!」
╳ ╳ ╳
在藝文觀賞的生活圈裡,這樣的對話可說是愈來愈常見,若你是忠實的當代藝術觀眾,如此的「搶票輪迴」一定不陌生。你可曾在某些體驗式作品計畫的開放登記時間前後,講了通電話、回了封信,就發現下次請早。在展覽場,它需要的不是購票,珍貴的不在它有無票面價值,而是可參與數量的稀有,以致於它高貴(數量稀缺)而不貴(價格不高),更顯得作品體驗的無價性。
去年,我在《典藏.今藝術》10月號的專題,策劃了一個名為「展演飛地──第三勢力崛起與突變」的主題,試圖針對當代藝術現場大量跳脫傳統「創作專業分離」而趨向「展演混製」,視覺藝術的影像、裝置、現成物、行為藝術、關係美學等元素,混合了劇場的布景概念、環境劇場、沉浸式體驗、擴延編舞、戲劇表演之種種觀念,構成了形形色色的展中演、演中展、演外之展、展外之演等共謀和交融。
然而,在當時策劃這專題時,還有一個未及於當時深入探討的子命題,一直在心中縈繞不去的未竟討論,當代藝術向多元展演匯演招手的同時,有為數甚多的創作者和團體在設計觀眾參與規則裡,設下了「稀缺性」(scarcity)這樣的門檻,它迥異於傳統視覺藝術同一時地不設限觀眾參與數量、觀看的自主性和漫遊感,也不似表演藝術試圖透過一定程度的規模經濟,須透過觀眾量來撐起不低的演出設計群團隊之成本。傳統的藝術作品生態,透過私人收藏市場機制或公營場館的藝術公眾推廣資源,在公眾開放的立場姿態下,廣泛地發揮美術館、藝廊在正向的經濟外部性,幾近無償而非排它性的概念分享給觀眾朋友。如今,「稀缺性展演作品」掘起,我們如何看待這層來自於公眾推廣的外部性,再次收斂為「少數見證觀眾」的作品性呢?
初熱乍熟的5月,「典藏ARTouch」,嘗試首次的連續性線上討論專題「Ready ONLY Player 稀缺見證者作品」,從稀缺性展演作品之藝術家的作品觀、策展人的展演機制觀察,到評論者的各家之言,評介這股方興未艾的稀缺性展演風潮。
同時,為了發揮線上媒體的即時性與互動性,我們在此也誠摯地向我們的讀者提出邀請:您對這波稀缺性作品風潮,有著如何特殊的觀察和體會呢?在5月20日以前,都非常歡迎你們將想法寄到我們的編輯台信箱artoucheditor@gmail.com,以500字為原則,與藝術界的大眾分享不一樣的觀點。我們將擇選有趣的讀者來函,除了能夠刊登於「典藏ARTouch.com」之外,並將提供典藏叢書的出版品《策展詩學》或《藝術家的正職》一本,作為我們對您提出多元藝術分享的感謝。

專題文章

吳牧青( 89篇 )

藝術新媒體「典藏ARTouch」特約主筆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