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大阪市立東洋陶磁美術館「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北宋汝窯青瓷水仙盆」開展在即
Dark Light
Dark Light

大阪市立東洋陶磁美術館「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北宋汝窯青瓷水仙盆」開展在即

大阪市立東洋陶磁美術館即將於12月10日至2017年3月26日舉辦「台北 國立故宮博物院─北宋汝窯青瓷水仙盆」…
大阪市立東洋陶磁美術館即將於12月10日至2017年3月26日舉辦「台北 國立故宮博物院─北宋汝窯青瓷水仙盆」特展。本次特展將以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以下簡稱「台北故宮」)所藏的頂級至寶──堪稱「人類陶瓷史上之最」的北宋汝窯〈青瓷無紋水仙盆〉為首,展出首次出借海外的汝窯青瓷水仙盆名品,與大阪市立東洋陶磁美術館所藏的汝窯〈青瓷水仙盆〉展開歷史性的重逢。如此完整地齊聚了代表汝窯瓷器的水仙盆名品的展覽,可說是前所未聞,請務必把握本次機會,透過汝窯獨有的水仙盆,體會深受歷代皇帝所愛的汝窯青瓷之美的真髓。
圖1 台北故宮2006~2007年「大觀─北宋汝瓷特展」展示狀況。右為大阪市立東洋陶磁美術館所藏高麗青瓷缽。
展覽緣起
說到以汝窯為主題的展覽,於2006至2007年間舉辦的「大觀─北宋汝窯特展」(註1)仍記憶猶新。除了台北故宮所藏的總共21件清宮舊藏汝窯青瓷,還展出了英國大維德爵士收藏的汝窯傳世品,以及河南省寶豐縣清涼寺窯址的出土文物,論質論量皆是最大規模。大阪市立東洋陶磁美術館亦借出和汝窯頗有淵源的六件高麗青瓷(圖1),筆者因擔任作品運送而有幸觀展,能夠親眼看見傳世汝窯的名品齊聚一堂,當下的感動可說是畢生難忘。自那一刻起,便開始在心中描繪著一個「夢幻企劃」,希望有一天能在東洋陶磁美術館同時展出本館所藏的汝窯水仙盆以及台北故宮的水仙盆。
圖2 2001年10月拍攝之河南寶豐清涼寺汝窯窯址發掘現場。攝影╱小林仁。
圖2 2001年10月拍攝之河南寶豐清涼寺汝窯窯址發掘現場。攝影╱小林仁。
汝窯傳世品的產地長久以來被謎團包圍,直到2000年才自河南省寶豐縣清涼寺(註2)出土。筆者參加2001年10月於汝州舉辦的「中國古陶瓷研究會2001年汝州年會暨汝瓷學術研討會」,實際查看了清涼寺窯址及其出土文物(圖2)。之後,藉著當時與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現為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之間的學術交流以及調查研究成果,東洋陶磁美術館於2009至2010年間舉辦了名為「北宋汝窯青瓷─考古發掘成果展」(註3,圖3)的國際交流特展,首次於日本展出汝窯窯址的最新發掘成果。此特展的主要目的在於介紹中國陶瓷史上一大重要發現的考古成果,同時也希望能提供一個機會,讓民眾們能夠立足於調查研究成果所帶來的新觀點上,重新認識本館藏品的魅力。除此之外,此特展亦非單調地介紹發掘成果,而是以鑑賞藝術品的方式規劃展示,並搭配圖錄介紹考古材料,充分發揮了本館作為陶瓷專門美術館的獨特性。而此次特展也成為之後本館自主策劃一系列中國窯址考古成果展(註4)的濫觴。在舉辦這一類介紹考古發掘成果展覽的過程中,筆者也再次深刻地體認到這些傳世品的重要性。因此,舉辦一場集結傳世名品之最展覽的想法也隨著時間過去愈發強烈。尤其,汝窯的窯址廢棄品和傳世品之間在各方面皆有極大的「落差」,當然窯址出土材料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僅僅憑藉著出土材料,將難以真正理解汝窯的「本質」。隨著數次實際感受到出土材料的極限,當年所描繪的「夢幻企劃」又開始在腦海中迴盪。
此時恰巧傳來了一則重大消息,「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神品至寶展」即將在2014年於東京國立博物館以及九州國立博物館展出。過去在日本舉辦台北故宮展的最大阻礙隨著相關法律之完備(日本《海外美術品等公開促進法》通過)而得以化解,台北故宮的「神品至寶」總算能夠跨海於日本展出。越過重重困難,終於實現了日本首次的大規模台北故宮展,並且獲得了莫大的成功。對於和國立故宮博物院在古陶瓷領域有著長年的學術交流、並且締結了深厚友好關係的本館來說,更是無上的喜事。
另一方面,為迎接台北故宮籌備多年的嘉義南部院區(南院)即將開幕,本館提供了全方位的協助,順利舉辦了以高麗青瓷及伊萬里瓷器為主題的兩項開館特展(「尚青─高麗青瓷特展」及「揚帆萬里─日本伊萬里瓷器特展」)(註5)。筆者亦出席南院的開幕盛會,見證台北故宮歷史上的重要一刻。看見台灣的民眾們熱切地鑑賞本館的館藏,心中不禁湧起萬千感慨。靠著本館與台北故宮之間長年以來的學術交流以及愈加深厚的展覽交流,總算得以實現這次的「台北 國立故宮博物院─北宋汝窯青瓷水仙盆」特展。感謝國立故宮博物院相關人士們鼎力相助,本次展覽能夠舉辦,全仰賴各位在各方面的協助和努力,再次向各位致上由衷的感謝。
圖3 大阪市立東洋陶磁美術館國際交流特展「北宋汝窯青瓷─考古發掘成果展」展示狀況。
圖3 大阪市立東洋陶磁美術館國際交流特展「北宋汝窯青瓷─考古發掘成果展」展示狀況。
展覽內容介紹
本次將向台北故宮商借四件北宋汝窯青瓷水仙盆及一件清朝的仿汝釉青瓷水仙盆,共五件展品(包含附屬的台座及書畫)。此次特展預定由上述五件台北故宮的作品及本館所藏的一件北宋汝窯青瓷水仙盆,共六件展品構成。這次的展覽宣傳海報及文宣皆寫著宣傳語:「6件展品,世紀級感動」。雖然展品僅有六件,但是其中包含了堪稱「中國陶瓷的巔峰」、「人類陶瓷史上之最」的台北故宮〈青瓷無紋水仙盆〉,以及其他汝窯水仙盆的傳世名品,如此規模的展覽可說是前所未聞,意義相當重大,並且是唯有收藏了汝窯青瓷水仙盆傳世品的本館與台北故宮協力合作才得以實現的企劃。嚴格地來說,除了台北故宮的四件和本館的一件,還有一件近年剛獲鑑定認可的傳世汝窯青瓷水仙盆是由吉林省博物院所藏(註6)。吉林的水仙盆曾經在去年至今年間於北京故宮博物院舉辦的「清淡含蓄─故宮博物院汝窯瓷器展」上展出,吸引了眾多目光。或許是為了修補缺損,此作的口沿被大幅地打磨,因此盆壁的高度較原本低上許多,並與本館所藏的水仙盆同樣鑲有金屬釦邊。今年7月,筆者獲得了相當寶貴的機會,得以在吉林省博物院親手調查此水仙盆,實物的釉色和造型等皆是超乎想像地精良(圖4)。很遺憾地,本次特展未能展出吉林的水仙盆,預定透過展覽圖錄詳細介紹此件作品。
圖4 北宋汝窯青瓷水仙盆,吉林省博物院藏。攝影╱小林仁。
圖5 特展文宣局部。
說到了圖錄,本次的展覽圖錄將使用攝影家六田知弘新拍攝的照片。六田氏在這數年來多次為本館的主要藏品進行拍攝,其纖細且敏銳的感受力不僅能完美呈現作品的外觀,更能映照出蘊藏在其深處的內涵,在在觸動觀者心弦,因而廣受好評。今年1月,筆者陪同六田氏前往台北故宮為水仙盆進行拍攝,在故宮的工作人員們的協助下,拍攝工作進行得很順利,六田氏充分地發揮了其風格,完成了唯有六田氏才能拍攝出的攝影作品。此次特展的展品極少,但是,本次的圖錄將反過來利用這點,對每一件展品都盡情地收錄各種各樣的照片,以幾近奢侈的方式介紹作品。當然,本次的展品確實值得這樣的待遇。展覽的宣傳海報及文宣都採用了六田氏的攝影作品,美術指導方面則請到多次與本館合作並廣獲佳評的上田英司(Shirushi),擔任海報、文宣、圖錄以及展場等設計(圖5)。圖錄除了收錄豐富的圖版,使讀者能夠淋漓盡致地鑑賞汝窯青瓷水仙盆之外,也預定刊載與汝窯青瓷水仙盆相關的最新研究,屆時將請本次特展在台北故宮方面的負責人──器物處處長余佩瑾等專家學者惠賜文稿。
本次除了圖錄及宣傳用的照片,還將另外製作在展場播映的節目,為此在台北故宮慷慨的協助之下,為作品拍攝了影片。在展覽上使用節目影片的效果相當好,本館近年常在展覽上播映片長約10分鐘的節目,獲得了觀展民眾們的熱烈迴響。透過360度旋轉影片等唯有動態影像才能達成的呈現方式,必定能夠更容易地體會汝窯的魅力。不僅如此,為了本次特展,還首次嘗試製作了約2分鐘的展覽預告影片,現已公開於本館的官方網站(http://www.moco.or.jp/)。此影片並非普通的幻燈片秀,而是猶如身歷其境一般,臨場感十足的預告篇,請務必造訪本館網站觀看影片。
在這一章節的最後,來談談關於作品的展示方式。汝窯青瓷的最大魅力莫過於其釉色,帶著青色的絕美色澤被形容為「雨過天青(晴)」、「天青色」,是汝窯青瓷的重要看點。窯址出土的破片標本上幾乎見不到如傳世品那樣美麗的釉色,由此可知,這種釉色是相當得來不易。實際上,即使同為汝窯青瓷的傳世品,其釉色也是各有不同。要如何才能呈現出汝窯青瓷微妙的色調以及質感,可說是展示上的首要課題,同時也是展館發揮實力之處。其中,展示的照明是最為重要的關鍵,然而,青瓷原本就相當容易受到光質的影響,因此挫敗於青瓷跟前的照明設備可說是不勝枚舉。事實上,目前在其他展館,幾乎是沒有機會在良好的照明條件下觀賞汝窯青瓷的。
而本館則設有世上絕無僅有的「自然採光」展覽室,將自然的間接光導入展示箱,在理想的自然光下,如實地呈現陶瓷器原有的色澤與質感。雖然這次由於展覽室面積的關係,所以會在其他展覽室進行水仙盆的展示,但是本館在2012年新裝設了以「自然採光展示」為目標所設計的LED照明系統。此系統採用最新型的LED平板燈,演色性(色彩的保真度)極高,可說是目前最接近自然光的LED,能夠充分地重現陶瓷器在自然光下所呈現的原有色澤與質感(註7)。這次在位於京都的CCS股份有限公司的協助下,還併用了演色性指數與本館的LED同等的投射燈,相信必定能在最理想的條件下展示台北故宮的絕世名品,敬請期待。
結語
在前文中,除了向各位講述了台北故宮的「大觀─北宋汝窯特展」與本次的水仙盆特展之間的淵源,也對於本次展覽的內容,一邊參雜筆者個人的隨想,一邊進行了大略的介紹。
筆者相當地幸運,在至今為止的調查研究以及準備本次特展的過程中,親自接觸了包含吉林省博物院藏品的每一件傳世汝窯青瓷水仙盆。透過水仙盆這可說是汝窯獨有的作品,似乎稍微窺見了汝窯本質真貌的一角。先前在台北故宮為作品進行拍攝的時候便已深刻感受到,如果要用一個詞來形容北宋汝窯水仙盆帶給人的印象,那麼肯定沒有比「神聖」更合適的詞彙了。以現代的眼光來看,會發現器形有些歪斜變形,釉面也有氣泡和污點等,可以稱為缺陷的部分其實很多,但是這些缺陷卻全部宛若「自然天成」融入在作品之中。取清朝的仿製品作為對比,便能更清楚地發現:汝窯的美,與清朝窮究技術之頂峰而打造出的美,恰恰處於兩個極端,汝窯的美彷彿是追尋「自然之極致」而得。正因為如此,所以才顯得「神聖」,才能被譽為「人類陶瓷史上之最」。對於極其精妙的藝術品,可以將之形容為「神品」。「神品」一詞最早出現在唐朝張彥遠的《法書要錄》以及朱景玄的《唐朝名畫錄》,主要用於書畫(或是詩),代表最高等級的作品。若有人問什麼才是中國陶瓷的「神品」,筆者會毫不猶豫地回答:北宋汝窯青瓷。甚至可以說,這世上沒有任何陶瓷器比汝窯青瓷更適合「神品」的稱號。尤其,汝窯獨有的水仙盆的少數傳世品各個皆是神品等級,其中台北故宮的青瓷無紋水仙盆更是「神品中的神品」。
請務必親臨本展,享受由六件──五件傳世汝窯青瓷水仙盆以及一件清朝仿汝釉青瓷水仙盆──絕世名品所打造的奢華饗宴,體會汝窯青瓷之美的真髓。
另外,本館也將同時舉辦專題展覽「宋瓷之美」,以約40件館藏品為中心,深入介紹被譽為中國陶瓷史巔峰的宋朝時代的陶瓷器,相信能夠幫助進一步瞭解汝窯青瓷的特質,請千萬別錯過。
註釋:
註1:林柏亭主編《大觀―北宋汝窯特展》,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2006。
註2: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寶豐清涼寺汝窯》,鄭州:大象出版社,2008。
註3:大阪市立東洋陶磁美術館編《國際交流特別展「北宋汝窯青瓷―考古發掘成果展」圖錄》,大阪:財團法人大阪市美術振興協會,2009。
註4:2010年的國際交流企劃展「夢幻名窯 南宋修內司官窯―杭州老虎洞窯址發掘成果展」、2011年的國際交流企劃展「碧綠之華.明代龍泉窯青瓷─大窯楓洞岩窯址發掘成果展」以及2013年的國際交流企劃展「定窯.優雅的『白』的世界─窯址發掘成果展」。
註5:翁宇雯編譯〈來自日本的開館賀禮─故宮南院與大阪東洋陶磁美術館借展紀實〉,《故宮文物月刊》372期,2014。
註6:唐小軒〈吉林省博收藏的汝窯青釉水仙盆〉,《文物天地》2012年第7期(總253期)。
註7:小林仁〈自然の光を追い求めて―大阪市立東洋陶磁美術館の展示用 LED 照明の導入をめぐって―〉。(http://www.moco.or.jp/facilities/point/pdf/led.pdf)
小林仁.翻譯∣賴虹聿 ( 5篇 )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