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叩開大匠之門──北京畫院藏齊白石作品簡述
Dark Light
Dark Light

叩開大匠之門──北京畫院藏齊白石作品簡述

齊白石(1864~1957)是20世紀中國最負盛名、最具創造性和影響力的藝術大師,在詩、書、畫、印四方面都取得了極高的成就。他的藝術繼承了文人畫的精髓,又融會民間藝術,以雅俗共賞的形式真切表達了中國人民的思想感情,反映出20世紀藝術文化的新追求。
齊白石(1864~1957)是20世紀中國最負盛名、最具創造性和影響力的藝術大師,在詩、書、畫、印四方面都取得了極高的成就。他的藝術繼承了文人畫的精髓,又融會民間藝術,以雅俗共賞的形式真切表達了中國人民的思想感情,反映出20世紀藝術文化的新追求。自1920年代以來,齊白石的藝術逐漸傳播到亞歐美各地,成為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中國畫家。齊白石一生作畫勤勉,不教一日閑過,存世作品眾多,中國各大博物館、美術館及私人藏家多有收藏,在世界各國也廣有流布。北京畫院因與齊白石特殊的緣分而成為世界上收藏齊白石作品最多的單位,並成為齊白石藝術的研究重鎮。
來源及概況
1957年5月14日,北京中國畫院(現名北京畫院)成立,齊白石任第一任名譽院長。四個月之後,齊白石便因病去世,家屬遵照老人的遺願,將家藏的齊白石作品和遺物捐獻給國家,這一捐贈義舉使齊白石的遺作及遺物得以完整保存。1958年,為了籌建齊白石紀念館,又從社會上徵集和購買了一部分作品,並得到一些個人捐贈,比如齊白石的好友關蔚山1959年便將其收藏的73件齊白石精品捐獻給國家,其中包括一套珍貴的〈十二屬圖〉和〈桃花源〉、〈萬竹山居〉等齊白石的山水畫代表作。由於種種原因,「齊白石紀念館」並未正式開放,但為建齊白石紀念館所籌備的幾批藏品則移交於北京中國畫院收藏。這些藏品流傳有緒,並經過供職於畫院的齊白石友人胡佩衡、學生于非闇等的鑑定,真實性與藝術價值毋庸置疑,可作為今天鑑定齊白石作品的標準件。1985年,北京畫院遷入團結湖新址,開始對這批齊白石藏品初步整理和研究,於1998年出版了《北京畫院秘藏齊白石精品集》(四卷),第一次公布了部分藏品。2005年,北京畫院美術館開館,在三、四樓特闢「齊白石紀念館」,長期陳列北京畫院收藏的齊白石作品。2010年,北京畫院的齊白石藏品經過全面整理、研究,出版了《北京畫院藏齊白石全集》,煌煌十卷本的巨大體量,第一次完整公布了這批寶藏,為齊白石研究開掘出眾多全新的史料。
據統計,北京畫院現有齊白石藏品共計2001件/套,包括書畫作品、畫稿、印章、手稿、遺物及齊白石收藏品等。北京畫院的齊白石藏品數量眾多、種類完備,來源可靠,多精品,是研究齊白石藝術重要的資料庫。
藏品掇英
繪畫作品及畫稿
北京畫院收藏有齊白石繪畫作品共計660餘件/套,按題材分為花木、水族、禽鳥、蔬果、草蟲、人物、山水、雜畫。這批作品題材廣、創作時間跨度長,包括齊白石各個時期、各種風格面貌的藝術精品,其中相當部分是老人生前留下的得意之作。畫稿類藏品則包括齊白石20歲前至晚年的臨摹、寫生、默寫和為創作而繪製的畫稿共計464件/套,展現了齊白石獨特的藝術師承、對生活的深入觀察和反覆推敲、琢璞成玉的創作中過程,是非常珍貴的資料。
◆花木
花木題材在齊白石繪畫作品中占重要位置。北京畫院所藏齊白石花木題材作品約200餘幅,既有傳統的「梅、蘭、竹、菊」四君子題材,也有他喜愛的荷花、芭蕉、松樹、老來紅、海棠、紫藤、牽牛花、牡丹等30餘種,主要創作於「衰年變法」前後到80歲左右,可以反映齊白石藝術盛期所達到的成就。
1917年所作〈墨梅〉(圖1左)是齊白石早年學同鄉畫梅高手尹和伯的作品,其淵源為宋揚補之的墨線圈花瓣之畫法,追求清淡野逸的審美趣味,老幹虯枝又時見蒼勁。該畫詩塘上有陳師曾的題詩,其中「酒後嘗為盡情語,何須趨步尹和翁。」是陳師曾鼓勵齊白石「衰年變法」的明證。
齊白石喜畫荷,緣於他早年生活中的記憶,他曾在《自述》中回憶說:「從梅公祠到星斗塘,沿路水塘內,種的都是荷花,到花盛開之時,在塘邊行走,一路香風,沁人心胸。」齊白石畫荷,初曾臨摹八大山人、李鱔作品,至今仍保存有他雙鉤的八大山人荷花本,更主要的是得力於對生活的直接感受。北京畫院所藏齊白石六七十歲時畫的荷花是其成熟時期的佳作。(圖1右)他的畫法很多樣,不拘一格,有的用水墨,有的用赭色或赭、墨交互使用。主要是發揮他所獨創的黑葉紅花畫法,有著響亮的色彩效果。畫中的荷梗很高,幾乎是頂天立地,亭亭淨植,不蔓不枝。
圖1(左)齊白石1917年作〈墨梅〉軸,紙本墨筆,116×42.5公分。「中国近代画の巨匠 白石」展品。(右)齊白石〈秋荷〉軸,紙本設色,137.5×47公分。 圖︱北京畫院
◆水族
齊白石的「蝦、蟹、雞」被譽為「三絕」,其中水族題材就占了兩絕,特別以畫蝦聞名於世。齊白石畫的蝦,寥寥幾筆就能夠畫出蝦透明的形體和在水中浮游的動態。他畫螃蟹,能畫出蟹殼的硬度和蟹鉗上的茸毛感,蟹腿飽滿有力,畫出橫行的動態。他通過濃淡變化的墨色,表現出青蛙的立體感,並且神氣活現,好像一群天真活潑的兒童,正在跳躍和嬉戲。這些可愛的小生靈,是白石老人童年的朋友,畫中的摯愛,藝術追求中高品位的精品!
〈魚蟹圖〉(圖2左)描繪一條小魚,剛避開橫行的螃蟹,一轉頭,卻又碰上了兩條大魚,可憐的小魚遭受前後夾擊,隨時面臨被吞沒的危險。畫上題跋道:「三百石印富翁齊璜無處投足時作。」或許正是齊白石在北平畫壇遭受眾多非議無立足之地困境的表現。
齊白石畫蝦並非一蹴而就,而是通過長期觀察後,反覆調整變化而成,在外形、筆墨表現等方面都有極大的變化。這幅〈蝦〉(圖2右)上題跋:「余之畫蝦已經數變,初隻略似,一變逼真,再變色分深淡,此三變也。」便是他探索過程的體現。齊白石開始畫蝦多參照八大山人、鄭板橋等人的構圖和畫法,直到「衰年變法」期間在畫蝦上才有了較大改變,這一時期的蝦在外形已非常逼肖,但是在蝦的質感和動態層面尚缺乏深度刻畫。在經歷了三變之後,齊白石畫的蝦已經頗具個人特色了,開始借用墨色的濃淡變化來表現蝦軀幹的質感,同時注重蝦軀幹的彎曲與蝦鬚的變化來展現蝦在水中游動的動態,齊白石筆下的蝦就變得活起來。之後他用大膽刪減了多餘的蝦足,並在蝦頭部的淡墨中加入一筆濃墨,以一筆橫劃代表蝦眼,蝦的形象進一步提煉、概括,真正進入到爐火純青的境界。
圖2 (左)齊白石〈魚蟹圖〉軸,紙本墨筆,95.5×47.5公分。(右)齊白石〈蝦〉軸,紙本墨筆,134×33公分。 圖︱北京畫院
◆禽鳥
齊白石畫過的禽鳥種類甚多,家禽以雞為最,雛雞尤多;猛禽以鷹居多;鳴禽若八哥、鸚鵡、喜鵲、家燕、烏鴉、白頸鴉;游禽則有鴛鴦、鴨、鵝、雁、魚鷹;涉禽如仙鶴;小禽如鵪鶉、翠鳥、麻雀等;其他飛禽以鴿為著。若與古人和同代其他花鳥畫家相比,恐所涉鳥類最繁。在禽鳥中,齊白石的雛雞和和平鴿最具特色。北京畫院藏有禽鳥類作品162幅。〈稻草小雞〉(圖3)表現的是十隻出生不久的雞雛,三五成群於草垛間嬉戲覓食的情景,齊白石很好的利用了生宣的特性,用濃淡不一的墨色表現出小雞毛茸茸感覺,非常可愛。1950年代初,在一片世界和平的呼聲中,鴿子作為和平的象徵,成為齊白石晚年禽鳥畫的重點。齊白石在研究鴿子的結構特徵和墨筆、沒骨技法之後,尤注重傳神達意。北京畫院藏有多幅他畫稿的寫生稿,可見晚年的齊白石面對新題材的認真的創作態度。北京畫院藏有一幅〈和平鴿〉(圖4)三株雁來紅兩縱一橫結構,對鴿子形成包裹之勢,鴿子用濃淡相間的墨寫出,與紅色花葉形成鮮豔與簡淡的對比,鴿子的紅色的喙爪又與紅葉互相呼應。鴿子神態悠閒自在,花葉紅色鮮豔,營造出一個安寧祥和的境界,恰當而又含蓄地表達了和平安寧的主題。這幅畫應是白石老人和平鴿系列繪畫中的代表力作。
圖3 齊白石〈稻草小雞〉軸,紙本墨筆,133×33.5公分。 圖︱北京畫院
齊白石1952年作〈和平圖〉軸,紙本設色,68×50公分。「中国近代画の巨匠 白石」展品。 圖︱北京畫院
◆蔬果
齊白石出生清貧農家,早年常在家鄉房前屋後種植瓜果菜蔬,過著自給自足的鄉間的生活。對他來說,這一時期儘管生活貧寒,但是,「滿園蔬菜繞門青」,「家家田舍識蔬香」的農家風物卻是他離開家鄉之後揮之不去的歷史記憶。所以,定居北京後常畫蔬果以寄託思鄉之情,並飽含文人情懷。〈清白傳家圖〉(圖5左)以水墨畫六顆白菜,用筆純熟,墨色變化豐富,透露著一股清新質樸的風格。齊白石曾為白菜賦詩曰:「不是獨誇根有味,須知此老是農夫」,念念不忘「先人三代咬其根」,認為「菜根香處最相思」。一次齊白石在家中畫白菜,一位賓客見了,問道:為何用墨濃淡不一。齊白石回答:這是蒼生色。可見,白石老人將畫白菜之濃淡墨色喻為大眾的「蒼生色」,意謂中國蒼生的貧苦,筆墨中飽含對百姓的情感。齊白石常以青白菜諧「清白」之音,故而一生喜畫白菜,並以自己畫面洋溢的「蔬筍氣」為榮。而「清白傳家」這一主題又將幾株白菜昇華到更高的涵義,作為持家做人處事的準則,恰與讚歎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有幾分相似。
壽桃是白石老人晚年經常描繪的題材之一,採用了中國民間流行的「討口彩」的方式,除了圖繪實物,還往往用題跋寄予美好的願望,象徵多壽多福。這件〈壽桃〉(圖5右)以明麗的洋紅和藤黃用沒骨大寫意繪成碩大的壽桃,造型古樸厚重,再以花青點葉,墨勾葉筋,通過顏色深淺表現陰陽向背,排列錯落有致。樹幹則以赭色勾出輪廓,闊筆橫刷出肌理,作為背景和支柱隱藏於壽桃與桃葉之後。整體用色單純而對比強烈,所有的描繪最終統一於墨色之中而顯得文雅有君子之風。題款「花實各三千年。寄萍堂上老人齊璜心安氣和時一揮而成」。
圖5 (左)齊白石〈清白傳家圖〉軸,紙本墨筆,136.5×33.5公分。「中国近代画の巨匠 白石」展品。(右)齊白石〈壽桃〉軸,紙本設色,179×48.5公分。 圖︱北京畫院
◆草蟲
齊白石27歲拜鄉紳胡沁園學畫,便開始學畫工筆花鳥草蟲,他又常對蟲寫生,故其工筆草蟲栩栩如生,造型準確,刻劃細緻入微,堪稱一絕,他又喜用工筆畫草蟲,配以大寫意的花鳥畫,形成了獨特的工蟲花卉風格。齊白石初到北京時,不被畫壇認可,但他的工筆草蟲卻獲得交口稱讚。北京畫院收藏的齊白石草蟲作品達295件之多,其中完整的作品68件,只畫蟲未配花卉的工蟲畫稿227件,涉及草蟲22種,如螞蚱、蛾、蟬、螳螂、蟈蟈、蜂、蠅、螻蛄、灶馬、蝴蝶,蟋蟀、草青蛉、蜘蛛、蟑螂、甲蟲、荔若蟲、等。
〈秋聲〉(圖6)畫芋葉蟋蟀,四片芋葉中,純用水墨的三片肥厚蔥郁,尚能挺立如初,用赭石繪成的那片已低垂,即將枯萎,既暗示秋天已至,彎曲的動勢也將觀者的視線引向葉下的一對蟋蟀。它似乎也感知到季節的變換,雄蟲奮力鳴叫,吸引來自己的伴侶。老人在畫幅右上方題寫畫名「秋聲」,使觀者從這幅靜止的作品中似乎也能聽到蟋蟀的歡唱。
圖6 齊白石〈秋聲〉軸,紙本設色,133×33公分。 圖︱北京畫院
齊白石1949年創作的〈工蟲畫冊精品〉(圖7)八開均以工筆草蟲配以不同的場景,草蟲極工細,而配景極簡潔:雙蝶繞著雪白的梨花飛舞,吃剩的蟹殼引來了兩隻蟋蟀,蝗蟲在剛露出頭的鮮筍間跳躍,一隻螻蛄從剛挖出的一節白藕前機靈地逃走,一隻天牛從靈芝和雜草中爬出,豇豆前張臂欲飛的一隻螳螂,蛛網上一隻靜待獵物的蜘蛛,清沏的井水中游動的豉甲和水黽……這些都是湖南鄉間常見的景象,因為其細微尋常而被一般的畫家所忽視,齊白石卻以他敏感的眼睛發現到它們的美,表現出這些小生靈的活潑與靈動的身影,飽含他對家鄉的懷念之情。
圖7 齊白石1949年作〈工蟲畫冊精品-花與鳳蛾〉,冊頁八開,紙本設色,34×27公分。「中国近代画の巨匠 白石」展品。 圖︱北京畫院
◆人物
齊白石的第一張畫是他兒時在萌館用油紙臨摹的雷公像,早年隨家鄉畫師文少可和蕭傳鑫學畫工筆人物和肖像畫,後受八大、金農影響,轉向寫意人物畫。齊白石的人物畫看似簡單,卻意義深長,對人物的神情動態,內心活動的刻畫都十分深刻。北京畫院收藏齊白石人物畫作品及圖稿共計133件,其中作品65件,圖稿68件。收藏最早、有明確紀年的一幅是繪於1909年的〈嬰戲圖〉。最晚的一幅是1951年所畫的〈鉗錘道義圖〉,這批作品幾乎囊括了齊白石中年以後各個時期的人物畫創作。不僅如此,所藏仕女、兒童、老者、佛道鬼仙,各種類別皆有。還有可以與作品相對應的創作圖稿12組,以及為研習而鉤臨的多幅材料圖稿。因此,北京畫院所收藏的這批人物畫,可以說代表了齊白石人物畫的主體面貌。
在北京畫院所藏的人物畫作品中有一幅非常特別的作品〈尋舊圖〉(圖8),畫上題詩見證了齊白石與徐悲鴻交往的佳話。
「草廬三請不容辭,何況雕蟲老畫師。深信人間神鬼力,白皮松外暗風吹。一朝不見令人思,重聚陶然未有期。海上風清明月滿,杖藜扶夢訪徐熙。」
圖8 齊白石〈尋舊圖〉軸,紙本設色,151.5×42公分。「中国近代画の巨匠 白石」展品。 圖︱北京畫院
1928年,徐悲鴻來京任北平大學藝術學院院長(原北平藝專),歷時三月後,辭職南去。在京期間,徐悲鴻慧眼識人,非常推崇齊白石的藝術,三請齊白石來院任教。徐悲鴻南返後,齊白石則以畫寄贈,那個背面持杖的老者很可能就是齊白石的自畫像。
齊白石是個非常有性格的人,北京畫院收藏有一幅〈人罵我我也罵人〉(圖9),畫中一老者伸出右手,兩指直指所罵之人,而頭卻轉向另一方,面呈不屑之狀。讓人看了忍俊不禁。據說1930年代,齊白石在北平藝專上課,休息時他總是坐在教室一角,不去教員休息室,以避王夢白之流的奚落,但心中難掩的憤懣還是用畫筆表達出來,直抒胸臆又有幾分幽默。
圖9 齊白石〈人罵我,我也罵人〉軸,紙本設色,40.5×29公分。 圖︱北京畫院
◆山水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齊白石是一位大寫意花鳥畫家,但是,綜觀其一生的藝術創作,他的山水畫創作開始最早,也最先確立個人風格,最具獨創性和革新價值,受到的攻擊和誤解也最深,因此,存世作品相對較少,大多為師友知己所繪,少應酬而多精品。北京畫院收藏的齊白石山水畫不多,但幾乎都是精品,特別是他在遠遊過程中留下的眾多寫生畫稿尤其彌足珍貴。
在山水畫作品中,創作於1910年的〈借山圖〉是以「五出五歸」遠遊經歷和家鄉景物為表現對象,是齊白石最為珍視的山水畫代表作,一直珍藏於身邊,可惜遺失過半,只剩下22開,是北京畫院的鎮館之寶。這套冊頁表現的大多是具名山水,完全不同於當時畫壇崇尚的「四王」摹古山水。雖然來自實景,但齊白石進行了大膽的剪裁和藝術加工,用簡潔、精煉的圖式表現出來,形成自己鮮明的筆墨語言的個性特徵。其中的〈祝融峰〉和〈洞塘君山〉兩開以簡潔的構圖,表現出在山中和江上看日出不同的視覺感受。
自東晉陶淵明以平淡雋永的筆調寫出了膾炙人口的〈桃花源記〉後,桃花源便成為人們心中理想世界的代名詞。齊白石的〈桃源圖〉(圖10)創作於1938年的日據時期,深山中,成片的桃花掩映著屋舍,卻空無一人。畫家題詩道:「平生未到桃源地,意想清溪流水長。竊恐居人破心膽,揮毫不畫打魚郎。」在特殊的歲月裡,身陷淪陷的北平城的齊白石當以此畫寄寓特殊的情感。
圖10 齊白石1938年作〈桃花源〉,鏡芯紙本設色,101.5×48公分。「中国近代画の巨匠 白石」展品。 圖︱北京畫院
◆雜畫
我們將無法歸類的齊白石作品歸入雜畫,故種類繁多,有走獸、文具、清供、日常用品、農具等,齊白石把生活中的思想感情、人生經歷、性格情趣等在其他畫類中沒有充分表現或不便表達的都在雜畫中真實而直接地表現了出來。雜畫類作品中最有價值的便是由關蔚山捐獻的〈十二屬圖〉,這是齊白石唯一存世的一套完整的十二生肖圖。他在題記中談到創作緣由:「蔚三先生既藏予畫多,又欲索畫十二屬,予以有未曾見者,龍不能畫,遂卻之。先生令廠肆一年之中索去二三紙,用心四年,始集成,先生今已為予友也,出畫屬題四字,予始得知心苦。八十五歲白石乙酉。」
關蔚山請齊白石畫十二生肖,可齊白石因為其中的龍是虛構之物,而加以推卻。於是關蔚山請廠肆每年向齊白石求兩三張畫,用了四年的時間,終於集齊了一套十二生肖。正因為如此,〈十二屬圖〉並非按十二生肖的順序創作,在創作之時也沒有統一的構思和命名,各具情態,傳神地表現出各種動物的特性,也傳達出齊白石的一些人生感悟、個人性情與思想感情。穿行於白菜和紅蘿蔔之間的小老鼠,垂柳下水牛的背影,桂花枝下的白兔,草地中游走的小蛇,偷桃而遁的頑猴,精心看護雞雛的母雞,「吠其不仁」的看門犬,草間覓食的肥豬,各具情態。其中也有齊白石不擅長的題材,比如老虎和龍,龍虎只畫了背影,龍則用雲霧半遮半掩。
另有一件非常有趣的雜畫〈發財圖〉(圖11),畫的居然是一個算盤。畫中題記:「丁卯五月之初,有客至,自言求余畫發財圖。余曰發財門路太多,如何是好。曰:煩君姑妄言著。余曰:欲畫趙元帥否。曰:非也。余又曰:欲畫印璽衣冠之類耶。曰:非也。余又曰:刀槍繩索之類耶。曰:非也。算盤如何?余曰:善哉。欲人錢財而不施危險,乃仁具耳。余即一揮而就,並記之。時客去後,余再畫此幅藏之篋底。」客人想要一幅〈發財圖〉,卻否定了齊白石提議的趙元帥、當官發財、殺人越貨的建議,提出以算盤形象來表現,齊白石認為算盤乃「仁具」,頗讚賞,待客人走後再畫一幅自藏,可見他質樸善良的本性。此畫在藝術上也充滿巧思:面對一個方正規矩的工具,齊白石充分利用了點與線、黑與白、聚與散的對比,加上錯落有致的題跋,形成了完美的畫面。
圖11  齊白石1927年〈發財圖〉軸,紙本水墨,103.5×47公分。 圖︱北京畫院
書法篆刻
北京畫院收藏獨立的齊白石書法作品有40餘件,絕對數量雖不算多,但他大量的手稿亦可作為書法作品來欣賞,而且體現出他各個階段書風的變化。在獨立的書法作品中,以篆書、行書和楷書為多,尤以篆書為最。楷書中,1904年的〈借山館〉(圖12)橫批體現出他接受李瑞荃的建議,學二爨書風。93歲的對聯「蛟龍飛舞,鸞鳳呈祥」,則是臨習隋代〈曹子建碑〉,混合楷、隸、篆的筆法的新創作。北京畫院所藏齊白石篆書作品多作於70歲以後,化圓為方,具有蒼雄奇崛、平直真率、樸素無華之特徵,其筆性與篆刻相類,具有大刀闊斧的氣勢和力扛千鈞的力量。作於1937年的篆書〈馬文中公語〉(圖13),不肯把字端正地「擺」在紙上,而是把每一篆字按結構和筆劃情況虛實相涵,奇正相生地加以布白。通篇作品宛如他的篆刻「空處可使走馬,密處不使容針」。齊白石的行書最初學何紹基,後學李北海〈雲麾碑〉,形成老辣、欹側、力重又揮灑自如的行書,與他日漸成熟的大寫意畫風渾然一體。
圖12  齊白石1904年〈楷書「借山館」〉,鏡芯紙本,32.5×89公分。 圖︱北京畫院
圖13 齊白石1937年〈篆書「馬文中公語」〉軸,紙本,130.5×37.5公分 圖︱北京畫院
齊白石自號「三百石印富翁」,巧的是,北京畫院剛好收藏有300方齊白石印章,包括齊白石各個時期的自用印和為親人、友人及弟子刻製的印章。有早年學丁、黃的「我生無田食破硯」;中年時期借鑑趙之謙風格的「五十以後學填詞」;取漢碑篆法單刀側鋒直沖法的「三百石印富翁」;自成「齊派」成熟風格的「人長壽」、「大匠之門」、「三百石印富翁」(圖14)、「寄萍堂」以及晚年籍貫之印「中國長沙湘潭人也」等著名的代表作,充分反映齊白石篆刻藝術的發展軌跡及各階段的特色。
圖14  齊白石「三百石印富翁」印。 圖︱北京畫院
手稿
北京畫院收藏的齊白石手稿非常豐富,分為兩大類:第一大類包括日記、書信、傳記、聯語、悼文、銘、記、賬、藥方等,以日記為大宗,包括:《癸卯日記》(1903)、《寄園日記己酉重游廣州》(又題作「己酉東粵舊遊日記」,1909)、《己未日記》(1919)、《庚申日記並雜作》(1920)、《辛酉日記》(又題作「白石雜作,辛酉白石題」,1921)、《辛酉五次北上紀事》(1921)、〈壬戊紀事》(1922)、《蜀遊雜記》(1936)、《丙子廿五年也》(賬本,內含〈齊璜生平略自述〉、〈郵局可惡〉二文。1936。)這些日記雖然是零散、片斷的,但它們在時間上也具有相對的連續性,作為日記,細節真實,是近距離瞭解齊白石的原始記述。書信中有一本齊白石1919至1950年間寫給弟子姚石倩的書信,約40通,從中可見齊白石對事對物、對家人對朋友的態度,文字簡潔率直,如聞其聲,直面他待人處事,感受他的喜怒哀樂。
第二大類是詩和詩序,以詩為大宗。包括早年詩作〈寄園詩草〉,中年詩作〈借山吟館詩草〉,晚年詩作〈老萍詩草〉、〈白石詩草〉等。這些詩稿,對瞭解齊白石的思想情感、詩歌創作,考察齊白石書法風格的演變,都有重要的價值。最關鍵的是,這些詩稿常有塗抹,可見齊白石的創作和修改過程,而且因作於各個時期,有行書,也有楷書,書寫流暢自由,從中可瞭解各時期書風的變化,也可作為書法作品來欣賞。
總之,這批手稿向世人提供了鮮為人知的有關齊白石生活、思想、情感、性格、交遊、成長和藝術創造各方面的第一手材料,它的公布和出版,為齊白石研究提供了豐富的一手資料,近幾年關於齊白石研究的新突破,多與這批手稿的公布有關。
遺物及收藏
北京畫院收藏有大量齊白石的遺物和收藏,2010年出版了278件/套(實際數量當不止此數),這是其他收藏單位無法比擬的。這批藏品可分為四大類:收藏、信劄、遺物及附錄。其中收藏包括繪畫、書法、印章、書畫題跋、詩集印譜序跋、題簽、潤格、匾額、對聯、其他題字和他人手稿。遺物包括繪畫用具、生活用品、書籍、雜項及相片。其中,樊樊山、吳昌碩為齊白石書寫的潤格,徐悲鴻寫給齊白石的20餘封書信,42件〈借山圖〉題跋和題字等都是非常珍貴的史料,通過對這些史料的整理釋讀,首先可以對齊白石的交遊圈進行補遺,從而對齊白石的文人身分的確立尋找到有力的證明。其次,通過齊白石收藏的書畫印章作品及相關記載,可以發現齊白石並不好收藏,他的收藏多為友人、弟子贈送,很少自己購買。
呂曉( 2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