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雙個展:何倩彤 《伊卡洛斯聳聳肩》陳怡潔 《編碼島》
Dark Light
Dark Light

雙個展:何倩彤 《伊卡洛斯聳聳肩》陳怡潔 《編碼島》

漢雅軒在2015年7月為何倩彤(香港)及陳怡潔(臺灣)兩位出色的青年藝術家特別推出雙個展:《伊卡洛斯聳聳肩》及…
漢雅軒在2015年7月為何倩彤(香港)及陳怡潔(臺灣)兩位出色的青年藝術家特別推出雙個展:《伊卡洛斯聳聳肩》及《編碼島》。
何倩彤在《伊卡洛斯聳聳肩》中,以七組系列創作構建出一個充滿奇想的敘事空間。她運用繪畫、錄像及裝置等多種媒介創作,把真人真事及純屬虛構的故事情節編結在一起成為其作品的敘事脈絡。那些故事的主人公設法逃離自己的「宿命迷宮」,試圖振翅高飛,尋找他們的欲望對象,卻都以失敗告終。<!–img01–>
陳怡潔的《編碼島》帶來強烈的色彩感官刺激,與倩彤文靜而略陰暗的風格形成極端的對比。怡潔的系列創作以卡通動漫作素材,除了挪用經典場景,她常運用機械裝置或電腦技術為動漫角色繪製「動態肖像」。那些「肖像」實際上是動漫造型經抽象處理,旋轉變形後而得出的同心圓色環組合。觀者難以辨識「動態肖像」的原來身份,但又慢慢地發現眼前的那些視覺符碼似乎本來早就已經儲存在自己的腦海之中。
陳怡潔左:《超能救世主: 貓女》右:《超能救世主: 蝙蝠俠》2005水晶裱褙數位繪圖182 x 120 cm
表面看來,倩彤的細膩情感與怡潔的後波普式喧囂或許各不相關。但當深入分析這些作品時,會發現兩人的創作方法在本體論層面上有一些微妙的共通點:事實上,兩位藝術家都正在對「現象世界」,由其是我們身處的二十一世紀,那個以「真實」和「超真實」同構的「景觀」進行編碼與解碼。她們兒時都同樣醉心於卡通動漫,不過兩人的關注點卻恰恰相反:怡潔著眼於英雄角色和超能服裝,他們身上那些奪目的色彩化為一種「良民教育」的道德指標;倩彤則偏愛觀察往往慘淡收場的奸角,他們陰險狡詐,為追求權力和成就欲望不擇手段。
何倩彤《三三不盡的情事》2015塑膠彩、彩色鉛筆木本 一組三十三件,尺寸不定
陳怡潔《連合島》2014壓克力 木板 直徑 40 cm
倩彤和怡潔的創作方法都包含了大量研究工作和資料分析。她們正在拆解「虛構」及「超真實」的基因圖譜,引領我們深入審視人類的生存實況。怡潔運用 「還原法」對「現象」進行提煉與抽象,把「現象」還原為最始初的色相之後,再運用那些極簡視覺符碼來重新繪寫意味深長的觀念地圖;倩彤的手段則屬於往外擴張的,她從「虛構」及「超真實」的基因結構中分離出無限的「新可能」,然後重新把這些「新可能」擲向「人間」。總的來講,兩位藝術家都在引領我們在「離地」的生存狀態中尋找「著陸點」,讓我們重新關注「人際」的本質與意義。
何倩彤《「明天你會為我綁馬尾。」》2015裝置 錄像: HDV / 13”梳妝檯: 135 x 41 x 77 cm 椅子: 47 x 31 x 44 cm 衣履與假髮:尺寸不定
何倩彤 (b. 1986)
生於香港。現居香港。三歲時開始到陳餘生開設的文苑畫院習畫。零八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取得藝術學士學位。平面作品常以鉛筆、貼紙、印章等日常文具進行創作,取其親密、輕巧、繁瑣。她亦借用現成的格式,繪製地圖、海報、和各種形式的圖表,取其古舊、嚴謹、無序。作品時常關注行將逝去、不可挽回的人事物和關係。何倩彤亦有創作錄像作品及透過不同項目以闡釋和擴展不同的敘事構架。作品被展出有時,被收藏有時,被遺棄也有時。
陳怡潔《圈圈島》2012水晶裱褙數位繪圖160 x 420 cm
陳怡潔  (b. 1980)
出生於台灣,現居台北,國立台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博士。2005年以「花毛泡的星期三」一作獲台北美術獎首獎,受邀於亞洲文化協會獎助之日本ARCUS藝 術家駐村計畫、英國文化協會獎助之藝術駐村於羅浮堡大學、以及蘇格蘭葛蘭菲迪藝術駐村等國際駐村交流計畫,國內外展演資歷豐富,近期曾參與過的國際性大型 展演為福岡亞洲藝術三年展、英國倫敦薩奇畫廊的《後波普:東西交匯》。身為藝術創作者以及大眾文化消費者,她透過轉置卡漫色彩,創作出系列性深具時代意 義、反應大眾媒體文化,並喚起集體視覺記憶的當代藝術作品。
漢雅軒
T +852 2526 9019        
E hanart@hanart.com         
香港中環畢打街12號畢打行401室</p>
漢雅軒( 2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