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亞洲購藏力強勢崛起,2020亞洲拍賣歲末總盤點
Dark Light
Dark Light

亞洲購藏力強勢崛起,2020亞洲拍賣歲末總盤點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延燒全球,國際旅遊與群聚活動持續受到嚴格規範等因素,值此歲末之際,回顧今年亞洲拍場的豐碩成績可看出強勁的蓬勃發展,而在此非常時期更可窺探全球收藏板塊位移的消長與變化趨勢。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延燒全球,國際旅遊與群聚活動持續受到嚴格規範等因素,對拍賣業而言,首當其衝的莫過於往昔憑藉現場人氣帶動買氣的實體拍賣會。相應而生的跨地區跨門類聯合拍賣模式透過網路直播的形式,由拍賣官透過螢幕接受各地專家的電話委託出價以及線上競拍模式進行橫跨時空局限的全球藏家互動,力圖維持拍賣會的臨場感,也成為前所未見的拍場新貌與購藏形式。

值此歲末之際,回顧今年亞洲拍場的豐碩成績可看出強勁的蓬勃發展,而在此非常時期更可窺探全球收藏板塊位移的消長與變化趨勢。

綜覽拍賣結果 亞洲市場逆境增長

疫情攪亂了既有的運作模式,考驗著各家拍賣公司維繫藏家參與度與開拓新客群等問題處理能力,除了積極增設網路專拍、線上競投以分散過去仰仗實體拍賣會的比重,向來競爭激烈的拍賣公司更破天荒與同行攜手合作,力求一加一大於二的效益。一如佳士得與中國嘉德在5月震撼宣布將共同呈現「2020+」為主題的合作計劃,於上海推出拍賣、展覽以及相關活動,雖然此計畫因疫情再度延遲至明年展開,隨著今年諸多創新且奏效的拍賣模式得以借鏡,屆時雙方會如何執行與成果必是一大看點。

疫情發展的不確定性致使全球春拍行程一再延期甚至取消,在亞洲市場仍由香港蘇富比率先鳴槍,推遲於7月舉行的春拍成為萬眾矚目的風向指標。

幸而,香港蘇富比春拍「現代藝術夜場」共敲出4件破億拍品,以97%成交率、8億2,620萬港元總成交額創下歷來第二高佳績,也為之後陸續啟動的亞洲拍賣活動起到提振效果。而於10月執槌的當代藝術秋拍夜場則為蘇富比在亞洲歷來最高總估價的堅實陣容,這場同步連線紐約、倫敦當地專家連線競投的拍賣最終也強勢斬獲6億8,400萬港元大幅超越春拍的5億9,500萬港元,累計全年度當代藝術成交總額達17億港元為歷來新高紀錄。

香港蘇富比春拍登場的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三十朵向日葵》拍出近1億1,500萬港元,成為西方藝術品在亞洲拍場的第三高價。(本刊資料室)

而佳士得香港則在春拍「現代及當代藝術」夜拍之後緊接著推出「ONE:現當代全球聯合夜拍」,合計成交額達8億2,132萬港元;而在秋拍推出「現代及當代藝術夜拍」、「常玉—八尾金魚」以及「香港—紐約:現當代聯合夜拍」香港部分共拍得14億19,23萬港元刷新其夜拍紀錄,若再計入「現代及當代藝術上午拍賣」、「現代及當代藝術下午拍賣」共5場拍賣,成交總額高達17億3,400萬港元,創下佳士得該類別在亞洲拍場的最高成交結果。

佳士得香港秋拍「常玉—八尾金魚」專場現場。(本刊資料室)

至於富藝斯(Phillips)在7月「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和設計」取得亞洲區歷來最高總成交額2億7,200萬港元後,旋即於8月宣布與保利香港共同舉辦現當代藝術類別的香港秋拍,攜手合作也繳出逾5億港元的總成交額,為雙方迎來拍賣新高成績;其中又以日本當代藝術表現最為強勁,奈良美智《溫室女孩》拍出1億330萬港元成交價成為藝術家第二高價紀錄,也是富藝斯進駐香港的首件破億拍品,而加藤泉和塩田千春各上拍的兩件拍品也分佔個人前兩高拍賣紀錄。中國嘉德(香港)則在宣布將春秋拍合併於10月舉辦後,於8月先推出「青春有你: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專場也首度規劃攝影版塊,此場結合線上線下競投模式,成交率高達94%,總成交額更達到拍前預估價2倍之多;秋拍則採取與北京連線進行同步競拍的模式。

由保利與富藝斯攜手於香港舉辦現當代藝術秋拍,奈良美智《溫室女孩》,以1億330萬港元成交,躍居個人次高拍賣紀錄。(本刊資料室)

現代藝術撐市 常玉持續霸榜,朱德群躋身億元行情

亞洲現代藝術方面,依然由常玉、趙無極以及朱德群引發的的熱切競拍反應穩固市場信心。

市場掀起的常玉熱繼去年11月佳士得香港秋拍的《五裸女》拍出3億398萬港元紀錄達到沸騰,這股魅力在今年依然延燒拍場並有多達6件作品破億港元易主,且再次刷新花卉與動物題材的拍賣紀錄。香港蘇富比持續祭出指標性的裸女作品,在春拍登場的《綠色背景四裸女》拍出2億5,834萬港元成為亞洲拍場年度最高價的現代藝術,超越去年的《曲腿裸女》而躍居藝術家第二高價紀錄,此一重磅之作的高價成交無疑一掃大環境受疫情攪擾的不安疑慮,而秋拍推出的《翹腿的裸女》也拍出1億6,867萬港元,顯見裸女行情的高度穩定。佳士得則呈現花卉與動物作品,香港春拍登場的《青花盆中盛開的菊花》以1億9,162萬港元成交價躍居花卉拍品之冠,至於在秋拍規劃為獨立專拍的《八尾金魚》則以1億7,017萬港元易主創下動物主題的最高拍賣紀錄。

 香港蘇富比於春拍祭出的常玉《綠色背景四裸女》以2億5,834萬港元易主,名列藝術家第二高價。(本刊資料室)
於佳士得香港秋拍登場的常玉《八尾金魚》,以1億7,017萬港元成交價創下動物題材作品最高紀錄。(本刊資料室)

曾在2018年創下亞洲油畫最貴拍賣紀錄的趙無極雖未在本年度衝出新高,仍維持3件拍品破億港元,總成交額達10億港元的高水準;今年拍賣最價昂之作落在蘇富比春拍以1億14,82萬7千港元成交的《20.03.60》,其次則為佳士得香港春拍的《11.88.66》,以1億1,444萬4千港元易主。

  趙無極於2020年最高成交之作為蘇富比春拍的《20.03.60》,以1億14,82萬7千港元易主。(本刊資料室)

今年適逢誕辰百年的朱德群則趁勢再下一城,在蘇富比春拍首現市場且為藝術家畢生唯一的五聯屏鉅作《自然頌》以1億1千3,688萬港幣強勁成交,將朱德群首度推進至億元門檻,更顯意義非凡。而吳冠中也值得關注,蘇富比秋拍祭出藝術家創作於改革開放前尺幅最鉅的油畫《北國風光》拍出1億5,143萬港元成交價,寫下個人次高拍賣紀錄,同場的《桂林景色》也拍出低預估價2.5倍的4,343萬港元佳績。

在蘇富比香港春拍首現市場的朱德群《自然頌》拍出1億3,688萬港元,首度闖進億元行情大關,締造個人拍賣新高紀錄。(本刊資料室)
香港蘇富比秋拍祭出藝術家創作於改革開放前尺幅最鉅的油畫《北國風光》拍出1億5,143萬港元成交價。(本刊資料室)

中國當代藝術升溫 曾梵志、張曉剛締造新猷

中國當代藝術的拉升也是今年亞洲拍賣市場的一大亮點,繼8月17日於中國嘉德(北京)登場的周春芽《春天來了》拍出8,625萬人民幣締造個人拍賣新猷。緊接在後的永樂拍賣於8月18日在北京執槌的首場現當代藝術拍賣,推出曾梵志重量級作品《面具系列 1996 NO.6》自6,800萬人民幣起拍,最終以1億6,100萬人民幣成交,再度刷新2013年由他本身創下的中國當代藝術拍賣紀錄。

See Also

永樂拍賣於北京首場現當代藝術拍賣祭出曾梵志鉅作《面具系列 1996 NO.6》,最終拍出1億6,100萬人民幣高價,再度由曾梵志改寫中國當代藝術拍賣紀錄新猷。(本刊資料室)

而在香港拍場亦反映出中國當代藝術在市場的高度追捧,蘇富比於春拍推出劉野最大尺幅人物畫作《讓我留在黑夜裡》以4,534萬8千港元成交,寫下藝術家第二高拍賣紀錄。佳士得香港於秋拍夜場呈現的張曉剛《血緣—大家庭2號》以高預估價雙倍之多的9,803萬5千港元成交,成為全場亞軍更一舉刷新藝術家拍賣紀錄。

張曉剛《血緣—大家庭2號》以逾高預估價兩倍的9,803萬港元成交,刷新個人拍賣紀錄。(本刊資料室)

西方當代藝術關注大增 迭創亞洲市場指標紀錄

西方藝術名家之作於亞洲市場搶灘成功,已在近幾季的香港拍賣成績得到應證,尤其在疫情衝擊不若歐美嚴峻的亞洲也成為當前拍賣公司重點經營的市場。從因應疫情而產生的跨地域聯合拍賣,以香港夜拍時間為開場基準以及配置重點藝術家之作的手法,顯見國際拍賣公司對亞洲市場的看重以及香港作為國際拍賣平台的分量,透過今年度的拍賣結果也確實體現出亞洲拍賣市場的穩定基盤與強勢增長。在蘇富比今年全球拍賣成交總額中,逾30%來自亞洲藏家,而亞洲區現代藝術市場報告顯示多達95%買家來自亞洲,主力市場的板塊位移也將使西方精良之作陸續流向亞洲拍場的情形成為趨勢。

佳士得推出的「ONE:現當代全球聯合夜拍」緊接於香港春拍的現代及當代藝術夜拍之後展開,這場由香港、巴黎、倫敦以及紐約四地的拍賣官接力執槌,意在串聯全球競拍熱度,拍品含括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戰後及當代藝術鉅作及設計傑作等跨類別,最終收穫94%拍品成交率、4億2千萬美元成交額。其中,安排在香港拍賣的傑哈德・李希特(Gerhard Richter)《霜(I)》拍出突破高預估價的7,925萬5千港元,而喬治・康多(George Condo)《力場》以低預估價3倍的5,315萬港元刷新個人拍賣紀錄。而在12月秋拍夜場,佳士得香港於西方藝術品繳出成交率100%的成績單,其中在「香港—紐約:現當代聯合夜拍」香港拍場上拍的喬治・馬修(Georges Mathieu)《憶哈布斯堡王朝》更以1,729萬港元刷新個人拍賣紀錄,更大幅超越蘇富比甫於亞洲拍場以562萬港元成交的《希望之光》達3倍之多。

香港蘇富比於今年度的西方當代藝術總成交額為9億3,700萬港元,佔比更達到亞洲市場逾半交易額。正如在當代藝術秋拍夜場的李希特焦點之作《抽象畫(649-2)》可謂亞洲市場估價最高的西方當代藝術作品,最終也以2億1,463萬港元成交價榮登冠軍寶座,成為日本箱根POLA美術館的館藏,大幅刷新去年蘇富比香港春拍KAWS的《The KAWS Album》1億1,596萬港元紀錄;同場令人驚豔的尚有首次於亞洲拍場現蹤的法蘭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之作,尺幅精巧的《肖像習作》以逼近高預估價的3,768萬5千港元穩建成交。而早先在香港春拍登場的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三十朵向日葵》也拍出近1億1,500萬港元,成為西方藝術品在亞洲拍場的第三高價。

蘇富比香港秋拍推出的格哈德・里希特,《抽象畫(649-2)》以2億1,463萬港元成交,締造西方當代藝術於亞洲拍場的最高價紀錄。(本刊資料室)
 蘇富比香港春拍登場的大衛‧霍克尼《三十朵向日葵》,拍出近1億1,500萬港元成交額。(本刊資料室)

危機亦是轉機,告急的疫情時代成為拍賣公司迫切重整拍賣交易模式的契機,以往網路專拍與線上競投模式在短期內迅速拉升比重成為必然走向。回顧今年度的亞洲拍場順利收官,反映藏家對頂級藝術家的指標作品之渴求並未退卻,再度應驗藝術收藏做為資金運作的保值標的與避風港,全球經濟放緩的狀態驅使新晉藏家於此時進場,造就拍賣產值在全球低迷景氣的逆勢中仍得到正面而強勁的市場訊號。亞洲蘇富比2020年累計網上專場成交額相較2019年上升達440%,像是4至6月期間推出的6場「Contemporary Showcase」網路專拍系列就有5場達到100%成交率,其中更有半數買家為新客戶。而在6月舉行的紐約當代藝術直播夜拍中亦有來自中國的網路競投人出價7,310萬美元競爭法蘭西斯・培根的《啟發自艾斯奇勒斯〈奧瑞斯提亞〉之三聯作》,更可謂歷來最高的網路出價。而香港秋拍4場夜拍的現場直播,共累計達200萬人次觀看等數據,都反映出藏家突破時空限制的積極競拍態度。

蘇富比在6月舉行的紐約當代藝術直播夜拍中亦有來自中國的網路競投人出價7,310萬美元競爭法蘭西斯・培根的《啟發自艾斯奇勒斯〈奧瑞斯提亞〉之三聯作》,更可謂歷來最高的網路出價。(本刊資料室)

Life goes on,儘管全球疫情控管尚未明朗,在大眾期盼回歸生活常軌的當下,持續購藏或許是藏家維持日常現況的最佳方式之一。

楊椀茹 ( 97篇 )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