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曾梵志1.61億人民幣成交創中國當代最高價,永樂拍賣圓滿迎接新開始
Dark Light
Dark Light

曾梵志1.61億人民幣成交創中國當代最高價,永樂拍賣圓滿迎接新開始

全場最亮眼的明星為曾梵志面具系列最大尺幅之一,也是藝術家最重要的代表作,這8位帶著面具的紅領巾曾在香港以過億港幣成交,今晚以諮詢價上拍。現場以6,800萬元(以下幣值皆為人民幣)起拍,被電話委託一口加到7,800萬元,經過多方爭奪,在快速過億後繼續上揚,由兩個電話膠著競價後,又有新買家的電話加入。《面具系列1996 NO.6》創本場最高成交價,以1.4億元落錘、1.61億元(含佣金)成交,打破藝術家拍賣紀錄,並一舉成為中國當代藝術市場的最高拍賣價。
「凡是過往,皆為序章。」是永樂拍賣2020夏季拍賣會的口號(slogan)。這次拍賣於2020年8月17日至18日在北京四季酒店舉行。而8月18日,在品牌沉寂八年後,現當代藝術夜場的首次亮相。一個月前,當永樂拍賣對外公布重量級作品後,我們親眼目睹這個並不陌生的團隊的硬核實力與高調復出的決心。
 
「LE PRÉLUDE 前奏」 永樂夏季拍賣會「現當代藝術夜場」現場圖。(永樂拍賣提供)
「LE PRÉLUDE 前奏」 永樂夏季拍賣會之「現當代藝術夜場」上,最亮眼的明星為曾梵志面具系列最大尺幅之一,也是藝術家最重要的代表作,這8位帶著面具的紅領巾曾在香港以過億港幣成交,以諮詢價上拍。現場以6,800萬元(以下幣值皆為人民幣)起拍,被電話委託一口加到7,800萬元,經過多方爭奪,在快速過億後繼續上揚,由兩個電話膠著競價後,又有新買家的電話加入。《面具系列1996 NO.6》創本場最高成交價,以1.4億元落槌、1.61億元(含佣金)成交,打破藝術家拍賣紀錄,並一舉成為中國當代藝術市場的最高成交價。
 
曾梵志《面具系列1996 NO.6》以人民幣1.61億成交,一舉成為中國當代藝術市場的最高拍賣價作品。(永樂拍賣提供)
這次夜場的兩件吳冠中的作品同吳冠中紀錄保持的作品《周莊》和高價作品《雙燕》都屬於描繪江南白牆灰瓦的場景。《秋瑾故居》以估價待詢上拍,現場以5,000萬元起拍,由三個電話和場內一買家交相出價,最後現場一位先生以6,100萬元奪得,最終7,015萬元成交。
 
吳冠中《秋瑾故居》以人民幣7,015萬元成交。(永樂拍賣提供)
中國嘉德於8月17日創造了藝術家周春芽拍賣市場的最新紀錄,而在永樂拍場上,藝術家的熱度依舊。周春芽「太湖石系列」是他最重要系列之一,這系列的7張作品都已在不同藏家手中,拍品《蘇州太湖石》是20年來,首次亮相拍賣,是難得的生貨。此件作品以8百萬元起拍,落槌價1,100萬元,成交價1,265萬元。另外三件周春芽綠狗系列中,《四個TT》可謂「狗中極品」,此三張分別以580萬、680萬、1,300萬落槌。
 
《蘇州太湖石》首次亮相拍賣市場,以成交價人民幣1,265萬元成交。(永樂拍賣提供)
趙無極作品《2.3.60》 由電話競得,590萬元落槌,678.5萬元成交。趙無極的《無題》現場3百萬元起拍,以低估價落槌在藏家唐炬手裡,加傭金345萬元成交。這場唐炬還以40萬元落槌價購入了陳鈞德的《秋韻》。王衍成作品的競標者全部來自電話委託的買家,最終為1,500萬元落槌,加傭金1725萬元成交。此外,徐冰的《禪詩注》系列為藝術家少有的宗教類題材,主旨描述對「禪」的詮釋,此件作品曾經參加重要展覽。此次140萬元落槌,161萬元成交,由現場買家競得。
 
趙無極 《2.3.60》以人民幣678.5萬元成交。(永樂拍賣提供)
陳逸飛的《金橋(蘇州)》最早來源於哈默畫廊(Hammer Galleries),共有現場與電話4位買家競爭,最後由兩個電話展開拉鋸戰,最後來自電話委託的藏家以670萬元競得,770.5萬元成交。
陳逸飛的《金橋(蘇州)》以人民幣770.5萬元成交。(永樂拍賣提供)
這次引人矚目的,還有賈藹力的《藍山》。賈藹力是目前身價最高的年輕藝術家之一,今天這件《藍山》可謂表現極佳,以電話委託的1,900萬元落槌,以2,185萬元成交,刷新個人拍賣紀錄。
 
賈藹力的《藍山》以人民幣2,185萬元成交,刷新個人拍賣紀錄,圖片為藝術家正在創作《藍山》。(永樂拍賣提供)
永樂拍賣二十世紀早期藝術、當代藝術以及「中國新生代」藝術這三大版塊組成的62件作品 ,共成交55件,成交達率88.7%,成交額高達人民幣4.05億元,本場意味著永樂拍賣迎接了一個全新的開始,也收穫了累累碩果。
 
本文轉載及改編於微信公眾號:ArtAlpha藝術阿爾法,感謝ArtAlpha藝術阿爾法友情提供。
藝術阿爾法李俐 ( 1篇 )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