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香港佳士得夜場,具體反射保守氛圍

香港佳士得夜場,具體反射保守氛圍

11月24日的香港佳士得亞洲20世紀與當代藝術夜場,拍賣結果反應了當前市場的主流氛圍:保守與謹慎。而本次台灣藏家群親身赴港參與拍賣就不若以往顯著,明顯深受激烈的縣市長大選影響,星期六正逢投票日與開票日,許多藏家選擇星期六不出門,這或許也是影響夜場成交率的可能原因之一。
香港第二輪秋拍啟動,11月24日的香港佳士得亞洲20世紀與當代藝術夜場,拍賣結果反應了當前市場的主流氛圍:保守與謹慎。從早先一週的北京拍賣現場,中國嘉德現當代藝術平均成交率不到七成,佳士得夜場的55件拍品,則出現73%的成交率,總成交額為4億2,425萬港元,是近些年香港佳士得夜場成交率低迷的時刻。佳士得夜場上回的成交率低點,是2016年春拍的71%。對比自家的紐約秋拍,現代與當代藝術夜場,皆維持85%的成交率,顯現此季亞洲的拍品,不僅要能說服客戶達至精準的估價,同時也要能創造需求,是非常艱鉅的挑戰。
佳士得預展現場,仍維持一貫的展覽品質。(攝影/林亞偉)
而平時最捧場佳士得現當代藝術夜場的台灣藏家群,本次親身赴港參與拍賣就不若以往顯著,明顯深受激烈的縣市長大選影響,星期六正逢投票日與開票日,許多藏家選擇星期六不出門,這或許也是影響夜場成交率的可能原因之一。
佳士得當晚開拍前的下午,蘇富比亞洲區當代藝術部主管寺瀬由紀(Yuki Terase)推出的「筆道Ⅲ:抽象先鋒」專拍,在蘇富比藝術空間舉行拍賣,維持前兩場筆道專場嚇人的100%成交,再續白手套榮耀。43件拍品寫下1億5,853萬港元的總成交額。競爭激烈的香港戰場,蘇富比在9月底大拍後延續戰線,一定程度地擴大市場規模,但也可能一定程度地分食了藏家收藏資金。例如,曾經是趙無極拍賣紀錄榜首的《10.1.68》一作重現「筆道Ⅲ」,以5,900萬港元落槌,含佣金成交價達6,893萬港元。
趙無極,就是佳士得夜場的最重要主菜。夜場55件作品,總共35位藝術家,其中趙無極有八件作品上拍,《22.07.64》一作最讓全場驚豔,以5,000萬港元起拍,在現場兩支電話牌互不相讓的緊咬競逐下,由亞洲20世紀及當代藝術部主席張丁元勝出,以1億1百萬港元落槌,含佣金成交價達1億1,597萬港元,全場響起了掌聲。但趙無極作品履履破億,已經不再是驚奇了。
趙無極《22.07.64》一作,於拍賣廳現場競投熱烈。(攝影/林亞偉)
回顧趙無極《22.07.64》,此作曾在七年前的香港佳士得秋拍登場,當時成交價達3,538萬港元,具體地見證這十年來趙無極作品拍賣值節節高升。本場趙無極其它作品,除了估價達6,500萬港元的《30.09.65》與1951年作品《無題》流標,其它作品表現穩健。而朱德群,則是本場佳士得的另一大重點,企圖在呈現朱德群生涯最精彩的作品之際,順勢創造朱德群作品的價格新紀錄,縮小與趙無極作品價格的差距,可惜功敗垂成。
趙無極《22.07.64》為夜場榜首,成交價達 達1億1,597萬港元。(攝影/林亞偉)
拍品第20號,朱德群《第313號》,這件精彩的紅色二聯大作,從5,000萬港元起拍,拍賣官喊至8,000萬港元無人舉牌而流標。2011年6月29日,此作曾於倫敦蘇富比上拍,當時以120萬英鎊落槌(約合191萬美元)。而本場估價超越趙無極之作,朱德群1969年的二聯作《無題》,曾在2013年於佳士得寫下7,068萬港元的成交紀錄,當時刷新朱德群的拍賣紀錄。此次重新上拍,拍賣官從6,500萬港元起標,但亦在8,000萬港元關卡無人應牌而流標,距離佳士得的1億2千萬港元高估價仍有距離。
朱德群《第313號》的紅色二聯作,可惜流標。(攝影/林亞偉)
朱德群1969年《無題》,亦是曾經的朱德群作品拍賣紀錄。可惜本場流拍。(攝影/林亞偉)
從這場夜拍的結果來看,朱德群作品價格要能迅速拉近與趙無極作品的距離,短時間仍難達成。本晚上拍的朱德群1989年作品《地平線的光和影》,估價1,200萬港元,以1,100萬港元落槌。《地平線的光和影》曾於2013年香港佳士得春拍夜場現身,當時估價600萬港元,以1,000萬港元落槌。透過此作即可見到,在當前市場景況下,收藏家出價的心態。
除了朱德群,還有一件作品可以見到十年來的變化,那就是岳敏君的《大天鵝》一作。2008年5月,恰是佳士得亞洲第一場的現當代藝術夜場,岳敏君的《轟轟》以4,800萬港元落槌,《大天鵝》以1,700萬港元落槌,與同場的其它中國當代作品,寫下了迄今的中國當代價格豐碑。十年之間,中國當代許多明星不再,但也有人堅挺向上。岳敏君的《大天鵝》今秋估價650萬港元,以700萬港元落槌。
岳敏君《大天鵝》一作,以700萬港元落槌。(攝影/林亞偉)
曾梵志的《我/我們》則表現平穩,以2,200萬港元落槌。估價1,600萬港元的周春芽《擁抱情人》則流標。此作曾現身於2011年10月,香港蘇富比「尤倫斯重要當代中國藝術收藏:當代中國藝術的革新與演化」專場,當時估價350萬港元,以380萬港元落槌;如今估價1,600萬港元,在周春芽聲勢仍盛的此刻,或許估價過高而導致流標。
周春芽《擁抱情人》一作,是比利時男爵尤倫斯舊藏,可惜流標。(攝影/林亞偉)
曾梵志《我/我們》油畫,徐道獲《因果效應》作品,於佳士得預展現場。(攝影/林亞偉)
而本場不意外的爭奪之作,即是郝量2011年的作品《獵人與地獄變》一作,估價180萬港元。一上拍便引起至少三支電話牌同時舉起,以880萬港元落槌。高古軒宣布代理郝量後,郝量作品於一級市場已然一畫難求,藏家競畫來到了拍賣場。另一件爭搶之作,即是林壽宇《66-68》,估價220萬港元,以470萬港元落槌。此作曾於2013年7月倫敦佳士得上拍,當時含佣金成交價為4萬7千英鎊(約合7萬美元)。此次上拍,光是估價就漲了四倍,實際成交則上漲8倍,可見林壽宇這幾年的飆升。
郝量2011年作品《獵人與地獄變》一作,估價180萬港元,以880萬港元落槌。(攝影/林亞偉)
本場,東南亞藝術表現平穩,李曼峰《鴿子》一作最為驚喜,估價280萬港元,以1,350萬港元落槌。拉登.薩爾.謝里夫.布斯塔曼(Raden Syarif Bustaman Saleh)的《梅加文登山下的郵站》,以1,400萬港元落槌。
李曼峰《鴿子》一作,是東南亞藝術作品中爭奪最激烈一作。(攝影/林亞偉)
印度當代是佳士得本次再度於夜場推出的小專輯,左為塞耶.海達.拉扎(Syed Haider Raza)的《懷胎》,以850萬港元落槌。右為麥布.費達.胡珊(Maqbool Fida Husain )的《無題(英屬印度系列)》,以210萬港元落槌。(攝影/林亞偉)
近年來逐漸有作品出現香港夜場的廖繼春之作,本場上拍2件皆以估價成交。1968年《窗前靜物》以1,000萬港元落槌;早期1935年的《台南公園》以500萬港元落槌,皆由電話牌競得。
在市場氛圍保守之際,價錢漂亮的日場之作有時會更顯驚喜。11月25日登場的20世紀藝術與當代藝術日場,從韓國藝術專輯、東南亞女性藝術家特輯,到陳澄波專輯乃至東方畫會藝術家的匯集,乃至中國當代名家但少見於市場之作,都頗有可觀。夜場落幕,日場作品正等著藏家。
11月26日登場的「不凡.宋代美學一千年」夜場,包括周春芽《樹的系列》與展望《假山石第94號》,將與蘇東坡《木石圖》同場演出。(攝影/林亞偉)
林亞偉 (lin Ya-Wei)( 100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