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洪通強勢回歸,蘇富比秋拍紅通通

洪通強勢回歸,蘇富比秋拍紅通通

洪通以無師自通的繪畫技巧崛起於1970年代的台灣鄉土運動,奇特而且令人炫目的畫作深深映現民間藝術及道教信仰文化…
洪通以無師自通的繪畫技巧崛起於1970年代的台灣鄉土運動,奇特而且令人炫目的畫作深深映現民間藝術及道教信仰文化的滲透,當中充滿靈性和童趣的意象讓觀者都能感受到源自藝術家想象世界的純樸情調。
洪通《鳳與獅子》綜合媒材木板,61.7x122cm,1972-1976。(香港蘇富比提供)
洪通於1976年於台北美國新聞處林肯中心舉行的首次個展,並獲得空前的成功,各大媒體爭相報導外,參觀人潮更是絡繹不絕,而《鳳與獅子》即為百件展品中之一。豆嵌畫是洪通極為獨特和罕見的創作,《鳳與獅子》將民間傳說中寓意吉祥與神聖的鳳凰與獅子都納入畫中,豐富的象徵性符號表現出畫家對於造型的潛在觸覺,從而觸發觀者對於箇中故事的猜想。
洪通《白月》,油彩纖維板,59.5×59.5cm,1974。(香港蘇富比提供)
正因出身草根階層,洪通的創作總圍繞著大自然,畫面構圖更經常呈現枝葉茂盛的樹幹為主軸,再在花葉間層層衍生出美滿的果實。在《白月》上,各種奇珍異獸、造型怪趣的人物在枝幹上攀爬、舞動,生物與植物相互牽連,形成富趣味性的視覺效果。洪通在顛覆美學形式的佈局的同時,亦埋下了對於探討生命與自然的種子,其耐人尋味的藝術詞彙,讓後世人窺探和反思藝術家的生存之道、生命之樹。
洪通《連理樹》,綜合媒材於紙本裱於木板,138.5×43.5cm。(香港蘇富比提供)
《連理樹》原始性的幾何紋樣和線條屬洪通自創,而且皆具有高度的秩序感和統合性,分層的結構就代表著畫家對於萬物與天地間邏輯關系的感悟。尤其豐富的色彩運用,賦予作品一種民間喜慶的熱鬧氣氛。同樣採用直式風格的《迎神廟會》則更明確地體現鄉土民俗風情,在分割成不同方塊的格局裡,重新傳譯鄉村民間歡騰的節日慶典活動,為台灣傳統文化刻畫最真誠樸拙的圖騰。
洪通《迎神廟會》壓克力顏料、水墨紙本,108x38cm,1976。(香港蘇富比提供)
ARTouch編輯部( 1009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