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真品還是贗品?一位中國鑑定家的工作方法:紐約FQM空間「王方宇之八大山人研究」文獻展

真品還是贗品?一位中國鑑定家的工作方法:紐約FQM空間「王方宇之八大山人研究」文獻展

王方宇從研究八大山人開始,到形成自身一套體系的「八大山人學」,付秋萌認為其書法和書法史的知識體系,形成了他對歷代書家風格和筆法的判斷準則,基於中國「書畫同源」,對書畫的判斷可說是融會貫通。

紐約FQM空間自即日起至4月3日推出「真品還是贗品?一位中國鑑定家的工作方法:王方宇之八大山人研究」文獻展,透過手稿、照片資料和相關出版物,完整呈現美國華裔知名書畫鑑藏家、八大山人重要研究者王方宇(1913-1997)的鑑定方法及形成過程。

八大山人〈荷花水鳥圖〉與張大千作偽〈荷花水鳥圖〉展示現場。圖/THE FQM。

紐約秋萌畫廊及FQM藝術與視覺文化計畫創始人付秋萌表示,王方宇為了學術研究,不僅收藏八大的真品,也收藏值得研究的贗品作為對照分析,「我們在1月26至30日展出了他收藏的張大千作偽的〈荷花水鳥圖〉和八大1698年創作的〈荷花水鳥圖〉,讓大家直觀地比較兩者之間的區別,同時還有一幅八大於1694年創作的〈貓石圖〉。」展覽同時發表王方宇對於二件〈荷花水鳥圖〉的研究手稿,其中指出:從照相底片可知兩幅作品的尺寸、部位、空白基本吻合,可能是透過投影方法或玻璃紙和燈桌等方式製作,但無論何者均須有真蹟作為參照;真蹟曾於1943年《大風堂書畫錄》第40頁出版,可知真蹟早於1943年被張大千收藏,論證了此作的製作年代應在1920至1930年代之間,且筆墨技巧高超,少有敗筆,圖章精良,似張大千作偽圖章時用照相製板的鋅板印章,「最終王方宇得出結論,張大千作偽的可能性極大。」

王方宇〈鑑賞故事〉研究手稿。圖/THE FQM。

王方宇從研究八大山人開始,到形成自身一套體系的「八大山人學」,付秋萌認為其書法和書法史的知識體系,形成了他對歷代書家風格和筆法的判斷準則,基於中國「書畫同源」,對書畫的判斷可說是融會貫通。其鑑定方法中最重要的貢獻是提出以實證為基礎的研究方法,「他認為生平是綱,圖章和名號是輔助內容,書法和繪畫必是互相影響。由此他總結出研究書畫的三大要旨,分別是搜集材料、材料的連結、鑑定和辨偽的方法」,並借現代語言學的研究邏輯分析書畫筆法的層次和關係,將這種邏輯架構結合電腦程式設計,達到科學鑑定的可能。現場展出王方宇的書法作品及手稿〈中國歷代新體書法〉、〈以書作畫—把畫法引用到書法上來〉等,可視為其對於中國古代書畫家用筆、墨、水的多種技法的總結與實踐,「讓觀眾理解,王方宇之所以能夠破解八大山人這樣複雜隱密的遺民藝術家,是因為他長期的書法實踐以及對語言學和書法史的精通。」


【雜誌購買連結】

典藏官網
蝦皮

【更多古美術最新消息】

FaceBook
Instagram

古美術編輯部( 221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