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石隆盛專欄】石頭記(一):從一場非常時期的例行會議說起……

【石隆盛專欄】石頭記(一):從一場非常時期的例行會議說起……

畫廊協會會員經營的畫廊類型相當多元,對台北藝術博覽會也都有各自的期待,一如我們平常對國家、社會或文化上的諸多問題,往往希望一個人或一個機關、一個部門、一個計畫,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這真是不切實際的想法。
藝術市場是支持藝術創作非常重要的一股力量,然而時至今日,台灣藝術圈對市場如何運作,認知依然偏頗與僵化。日前整理十幾年來累積的電子郵件,猶如重溫一遍台灣近代藝術產業的興衰史,其中有些事件今日讀來依然激動、有些已經無感。這些郵件就像我的工作日誌,裡頭記錄著身邊許多人的努力與付出,或許有人並不在乎,但我覺得不妨去試著理解信中他們的日常,也許你會發現事情其實不是你想的那樣,原來彼此還是有很多的交集和理想,當然也有許多的無奈。
時間:2001年畫廊協會9月份的理監事會議
這是我來畫廊協會之後的第六次理監事會議,氣壓低得像天花板要垮下來似的,以往會議前大家輕鬆聊著小白球的情形,這時已經被彼此複雜的心情取代。起因就在兩週前,9月11日美國紐約世貿大樓發生恐怖攻擊,從電視畫面上看世貿雙塔垮下來的樣子,讓跌到谷底的台灣股市再一次墜入無底深淵。然而最壞的狀況還沒結束,一週後,9月17日納莉颱風來襲,滯台時間長達49小時又20分鐘,中央氣象局總共發布64次警報,創氣象史紀錄,累計總雨量2,319公釐,史上第二高(僅次於莫拉克),台北市忠孝東路成為忠孝河,捷運板南線成為全台最大的下水道,緊鄰忠孝東路的敦煌藝術中心慘遭滅頂。
911事件之後,一位紐約市消防員呼叫救援工作者。(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會議開始不久,大未來畫廊的負責人林天民直接掀鍋建議:第十屆的「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簡稱「ART TAIPEI」)應該停辦,一向優雅的趙琍眉頭深鎖的點頭附和,表示時局非常不好,每一個動作都要很謹慎。當然這樣的建議對剛接理事長的長流畫廊黃承志來說是很困難的決定,沒有哪位理事長會希望在自己的任期中停辦ART TAIPEI,畢竟這個協會是為了辦理藝博會而成立的。主戰派如傳承藝術中心的張逸群,則大聲疾呼就是因為大環境不好,更應該堅持下去,現在停辦ART TAIPEI對市場打擊會更大。不同立場、不同觀點,甚至你也可以說是不同的市場定位,對是否停辦的看法出現兩極化,最後動用表決結果是:2001年第十屆ART TAIPEI如期舉辦。
會議結束後幾天,趙琍撥電話給我,表示誠品畫廊無法參加第十屆ART TAIPEI並說明難處。緊接著大未來、印象畫廊等相繼退出,媒體藝文版以近乎頭條的規格報導這件事,甚至有媒體朋友直接劈頭就問:「畫廊協會又分裂了,聽說他們要另外成立新的畫廊協會?」我說:「樂觀其成。」這位媒體朋友很生氣,認為我在講「官話」,其實並沒有,我是認真的這麼想。
2018 ART TAIPEI 會場。(本刊資料室)
時間拉回來2018年3月20日,任天晉( Magnus Renfrew)在台北舉辦了新聞發布會,正式宣布他將帶來最新的國際藝術博覽會——「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Taipei Dangdai,簡稱「台北當代藝博」)」。
這個消息從2017年10月開始不斷流竄,之後不斷升溫,甚至媒體藉由訪談國內畫廊同業對台北當代藝博期待的同時,也對ART TAIPEI進行貶抑和唱衰,一時間任天晉似乎成了救世主,而畫廊協會就像過街老鼠,此情此景,我和CANS藝術新聞雜誌總編輯鄭乃銘說現在的局勢怎麼覺得似曾相似,好像回到2001年我剛進畫廊協會時的氛圍,大家對畫廊協會似乎有說不完的情緒。
首屆台北當代藝博於2019年圓滿落幕。(本刊資料室)
綜觀來看,時空背景完全不同,但議論點幾乎一樣,不外乎國內哪幾家大畫廊不參加ART TAIPEI、ART TAIPEI應該交給專業的團隊經營、畫廊協會重要會員流失、人事內鬥等,講白了就是「恨鐵不成鋼」的情緒又再度出籠了。至於期盼台北當代藝博為台灣藝術市場帶來轉型升級之類的想像,其實涉及很多的問題要探討,不是只有多少家國際大畫廊來台而已。(我們從香港、新加坡和上海的觀察中,整理分析幾點問題與建議,這部分日後再來分享。)
畫廊協會會員經營的畫廊類型相當多元,對ART TAIPEI也都有各自的期待,一如我們平常對國家、社會或文化上的諸多問題,往往希望一個人或一個機關、一個部門、一個計畫,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這真的是不切實際的想法。試想,我們若要把整個市場的金字塔結構都搬進同一個藝博會,去滿足所有人的需求,那麼這一定是「綜合型」的藝術博覽會,其結果就是它什麼都兼顧,但大家都不滿意,或者是勉強接受。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畫廊協會秘書處早在2006年時也曾做過評估和建議,從ART TAIPEI獨立出一個中型規模或飯店型態,以當代藝術為主的藝博會。沒想到,幾年之後,台灣的飯店型藝博會遍地開花,不過這是後話了。
藝術博覽會是一個帶著「文化藝術」樣貌的商業活動,尤其高端市場的藝博會,背後需要成熟且活躍的國際金融體系來支撐,將它視為一般的「藝術展覽」,那真的是誤會大了。畫廊參加藝博會是一項耗費巨資的計畫,以台灣畫廊參加香港巴塞爾藝術博覽會為例,費用動輒在台幣300萬至500萬元之間,如果再加上其他隱形成本,若營收無法達千萬元以上,幾乎無法打平成本。雖然參加台灣本地藝博會的費用會低一些,但以誠品、大未來、耿畫廊、索卡、亞洲、尊彩等畫廊的參展規模,相關成本加總起來也要100萬、200萬元起跳。畫廊每一次參加藝博會,都有著極大的壓力,不僅營收有壓力,面對自己合作的藝術家和收藏家,也都有壓力。什麼樣的時機?選擇參加哪一個藝博會?每家畫廊都有自己盤算,實際上也是應該要好好的算計。因此2001年誠品、大未來等畫廊選擇退出ART TAIPEI,以及今年台北當代藝博的影響,若只簡化成畫廊協會的分裂、或台北藝博會效益不彰等原因,是窄化了相關問題。
有人說ART TAIPEI不好是因為會員的關係,是對,也不對。
ART TAIPEI由畫廊協會主辦,保留一定比例給會員參展,天經地義。建議畫廊協會將ART TAIPEI獨立出來,交給專業團隊營運。假若會員沒有優先權,如果你是會員,你會同意嗎?若ART TAIPEI水平是取決於會員素質,相信答案很清楚,為什麼我們不去討論會員結構的問題?
2001年我剛進畫廊協會的時候,藝術圈內大家所認為的一級畫廊就大約這十幾家,19年後這類規模等級的畫廊增加了幾家?而這19年來ART TAIPEI的資本支出增加了八倍、硬體設備也提升了好幾番。當國內畫廊的水平提升已有相對水準,相信今日ART TAIPEI也很有競爭力。坦白說,這個問題很大,也非常重要,如果未來十年問題仍無法改善,將會非常不妙。
2018 ART TAIPEI 五大特色展區之一。(本刊資料室)
再回來談2001年,幾家畫廊曾有另外成立一個畫廊協會的構想,當時我表示樂觀其成,今天再回頭看,真的覺得本該如此。會員類型決定一個計劃的屬性,就商業模式來說,先不去談孰優孰劣,而是適性發展。如果會員類型多元,同一個計劃要滿足所有人,真是不可能的任務。
在台灣,我們對於分家總是用比較負面的角度來看待,外界常會用「分裂」、「出走」等字彙來解釋,於是在所謂的「團結」表象下,其實早已貌合神離。再說,明明彼此畫廊的定位、客群差異性、產業見解、市場需求等都不同,大家綁在一起,只是不斷拉鋸、相互制肘、彼此牽制……這就是畫廊協會20幾年來內部的真實情況。結果就是,不同的理事長和理監事結構,造成了ART TAIPEI定位的左右搖擺,雖然曾經有十年的穩定發展,從谷底爬起來,近來則再度陷入動盪。
過去國內大型的藝博會只有ART TAIPEI,承載了所有人的期待,然後出現了一群飯店型藝博會築底,對產業扎根有所貢獻,接著台北當代藝博今年進來,補齊了市場金字塔頂端的最後一塊,構成台灣完整的藝術產業結構。從1992年第一屆ART TAIPEI算起,我們這一路走來花了快30年(註),大家都應該珍惜。接下來是面對分眾市場,深度經營的叉路口,要一起走也行,要分道揚鑣也可以,真的沒有那麼嚴重。

註 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的歷史沿革:
1992年 第一屆中華民國畫廊博覽會,台北世貿一館。
1993年 第二屆中華民國畫廊博覽會,台中世貿展覽館。
1994年 第三屆中華民國畫廊博覽會,台北世貿一館。
1995年 更名為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英文名稱為 Taipei Art Fair
     畫廊協會內部視為第四屆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台北世貿一館。
1996-1998年 第五至第七屆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台北世貿一館。
1999-2001年 第八至第十屆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台北世貿二館。
2002年 高雄市政府提供高雄工商展覽中心,舉辦高雄藝術博覽會,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當年度暫停辦理。
2003年 文建會提供華山藝文特區場地,舉辦第十一屆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後因場地工程延誤,舉辦日期順延至2004年4月。意外造成畫廊協會成立以來,第一次該年度沒有辦理任何藝博會的記錄,也是截至目前為止唯一的一次。
2005年 第十二屆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英文名稱更改為Art Taipei,文建會正式成為共同主辦單位,台北世貿三館。
2006年 第十三屆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華山藝文特區。
2007年 第十四屆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台北世貿二館。
2008-2019年 第十五至第二十六屆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台北世貿一館。
石隆盛( 14篇 )

從事當代藝術環境及市場領域的觀察研究、長年推動國內多項文化與藝術政策調查研究與法令修訂。 曾任 : 畫廊協會秘書長、畫廊協會附設台北藝術產經研究室執行長 、 帝圖科技文化公司附設亞洲藝術經濟研究中心執行長 、 兼任畫廊協會策略長。現任藝科智庫執行長,從事數位科技在視覺藝術領域應用工具的開發與基礎研究。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