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唐朝人的基督教:景教文獻中的耶穌降生與圖像

唐朝人的基督教:景教文獻中的耶穌降生與圖像

Christianity in the Tang Dynasty: Nativity of Jesus and Images in the Nestorian Manuscripts

明代耶穌會教士到中國傳教之前,中國就有基督教信仰的傳入,並且有經典翻譯、文獻與圖像等,這些內容與現在常見的基督教文化圖像大異其趣。雖然當時的經典與圖像只剩斷簡殘篇,但仍能讓我們一窺千年之前流傳到中土的基督教信仰,是以什麼樣的姿態呈現。

耶誕節將近,街上裝飾著各種燈飾,還有耶誕樹、耶誕老人、襪子、雪花、雪橇等各種來自西方文化的圖案,這個基督教的節日與西方現代生活有著強烈的連結。但在明代耶穌會教士到中國傳教之前,中國就有基督教信仰的傳入,並且有經典翻譯、文獻與圖像等,這些內容與現在常見的基督教文化圖像大異其趣。雖然當時的經典與圖像只剩斷簡殘篇,但仍能讓我們一窺千年之前流傳到中土的基督教信仰,是以什麼樣的姿態呈現。

當時的基督教不稱基督教,而稱為「景教」或是「大秦景教」,源自東方亞述教會(The Assyrian Church of the East),目前研究認為早自北朝就已經傳入。唐代時景教受到官方承認,興盛一時,但信仰者似乎以西域胡人為主,並無深入一般民間。晚唐時受到武宗滅佛與黃巢之亂的打擊,幾乎消亡,元代時一度恢復,但明代後又不復見。

明代天啟五年(1625),西安一帶的農民掘地挖出一方石碑,碑首有大字書「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立碑的時間為唐代建中二年(781),作者為景教教士。此碑出土後,受到當時在中國傳教的耶穌會教士注意,加以翻譯研究,使已然湮滅的唐代基督教歷史,再次呈現在世人眼前。

《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正面拓片。(公有領域)

《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為教士「景淨」所述,由呂秀巖書丹。內容描述景教傳入唐朝的經過及發展,並提到一部份耶穌基督的事蹟:

我三一分身景尊彌施訶,戢隱真威,同人出代。神天宣慶,室女誕聖於大秦。景宿告祥,波斯睹耀以來貢。

「景尊」指的是「景教之尊」,也就是上帝之意,而「彌施訶」用今日的譯法就是「彌賽亞」。「室女誕聖」顯然就是指馬利亞處女懷胎,生下耶穌。「波斯」在此指的是東方三博士。

當時的基督教為何會稱為景教?目前研究認為,「景」字有光明之意,或許是用來指稱自己的教義像光一樣指引人類的道路。但「景教」之說應該只用於教內自稱,《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中有略微提到景教之命名:「真常之道,妙而難名,功用昭彰,強稱景教。」官方文書或外教人士則為其他說法。比如唐代初期認為此教自波斯傳來,稱為「波斯教」,傳教士稱「波斯僧」,祭祀的場所稱「波斯寺」。但此稱謂容易與另一個波斯帝國傳來的宗教「祆教」搞混,玄宗年間確認此教應該是從羅馬帝國傳來,改稱為「大秦教」。也有稱為「彌尸訶(同彌施訶)教」,命名邏輯與今日的「基督教」無異。

《尊經》部分,法國國家圖書館藏。(公有領域)

當時傳入的景教經典,絕大多數已經散佚,只剩下斷簡殘篇。由法國學者伯希和(Paul Pelliot)在敦煌發現的景教經典殘篇《尊經》寫本中,記載「大秦本教經部五百卅部,並是貝葉梵音,唐太宗皇帝貞觀九年,西域大德僧阿羅本屆於中夏,並奏上本音…後召本教大德僧景淨,譯得已上卅部卷,餘大數具在貝皮夾,猶未翻譯。」可惜現存《尊經》只剩目錄,內文均不存。

《序聽迷詩所經》部分,日本藏。(公有領域)

同樣在敦煌所發現的景教經文寫本《序聽迷詩所經》尚存部分內容,則有記載耶穌降生的經過:

天尊(上帝)當使涼風(聖靈)向一童女,名為末豔(馬利亞),涼風即入末豔腹內,依天尊教,當即末豔懷身,為以天尊使涼風伺,童女邊無男夫懷任。令一切眾生,見無男夫懷任,使世間人等見,即道:天尊有威力,即遣眾生,信心清淨,迴向善緣。末豔懷後產一男,名為移鼠(耶穌)。…天尊在於天上,普署天地,當產移鼠迷師訶(彌賽亞)。所在世間,居見明果,在於天地,辛星居知,在於地上。星大如車輪,明淨所天尊處,一爾前後,生於拂林(羅馬帝國)園烏梨師斂(耶路撒冷)城中,當彌師訶五時。…

有學者認為,此經應該是當時宣講教義的口頭紀錄,因此經文內容並不連貫,而且與現行《聖經》內容比對,有所缺漏錯誤,但仍可看出是在講述耶穌基督的一生。這或許是現有資料當中,對耶穌事蹟最早的中文記載,與現在我們習慣的說法大異其趣,且參雜許多佛道用語習慣。

除了殘存的經典外,也有少量的景教圖像。英國探險家斯坦因(Aurel Stein)從敦煌藏經洞運回的文物當中,有一幅人物絹畫殘片。人物乍看之下像是菩薩像,但學者根據畫面描繪的細節,特別是頭冠與項圈上的十字架裝飾,認為此絹畫應該是景教的耶穌像,可能是畫工用當地習慣的方法描繪,所以帶有濃厚的佛教風格。

德國探險家格倫威德爾(Albert Grünwedel)與勒柯克(Albert von Le Coq)在20世紀初前往吐魯番考察時,於高昌故地發現一座廢棄的景教寺院,他們帶回兩幅壁畫殘片,以及臨摹的壁畫,亦是僅有的唐代景教珍貴圖像,包含描寫「聖枝主日」(Palm Sunday)儀式的圖像和信徒。

《高昌景教寺院壁畫》,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至於當時的景教徒是否有過「聖誕節」呢?目前所見到的文獻內容,並沒有明確的記載。《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中有提到「代宗文武皇帝,恢張聖運,從事無為,每於降誕之辰,錫天香以告成功,頒御饌以光景眾。」提到唐代宗李豫對景教的厚待,在「降誕之辰」賜給景教徒「天香」與「御饌」。如果「降誕之辰」指的是耶穌基督誕生的日子,這應該就是現存僅有唐代「聖誕節」的記載了。

李孟學(Li Meng-Hsueh)( 72篇 )

典藏ARTouch編輯。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2022 典藏藝術家庭股份有限公司保留一切權利。8f-2網頁設計和維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