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千絲萬縷,經典慢時尚:專訪國立故宮博物院「鏤繪集錦─緙繡山水人物特展」

千絲萬縷,經典慢時尚:專訪國立故宮博物院「鏤繪集錦─緙繡山水人物特展」

Classic Slow Fashion with Countless Threads of Silk: Interview with National Palace Museum on Exhibition “A Brocade of Images: Landscapes and Figures in Tapestry and Embroidery”

緙繡作品極少數留有名款,現今可見如宋代沈子蕃、朱克柔,與明代以顧名世家族聞名的顧繡等。除上述的沈子蕃,朱克柔技藝超群,現存已知標為朱克柔的作品舉世只有七件,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占四件,皆有朱克柔的緙印,但印文結字皆有不同。這次選展《鶺鴒》,緙織精湛,緯線間幾無縫隙,並以長短戧的變化去製造暈色效果,分色細膩漂亮,鶺鴒和蝦子間的互動,生意盎然,南宋小品的畫意氛圍都在裡面。

在國立故宮博物院豐富多元的諸多收藏項目中,有一類是書畫也是工藝的作品,保存不易,極其珍稀,共有303組件。這別具獨特性的收藏──緙繡,過往多散見於各類特展中,此次於4月2日至6月26日「鏤繪集錦─緙繡山水人物特展」,展出由緙絲和刺繡技巧製作的精美山水及人物作品35組件,分為「山水清音」、「佛道人物」、「故事人物」及「名家名作」四單元;並邀請傳統藝術保存者緙絲專家、經文化部認定「人間國寶」的黃蘭葉參與,展出其依據故宮院藏製作的緙絲樣本,以及製作緙絲的平紋木機也在現場展示。

故宮書畫文獻處副研究員、策展人童文娥介紹緙絲、刺繡分別是什麼?「緙絲是以簡單的平紋木機,採通經斷緯的方法織造。先將紋樣描繪在經面上,依畫稿所需的各色絲線,分別裝進梭槽中,按圖案設計,來回穿梭於圖形的經線之間,周圍留下鋸齒狀的空隙,就像『雕刻出來的繪畫』,因此緙絲又稱為『刻絲』,是『無中生有』的工藝。刺繡則是在絹、綾、綢、緞等絲織品上,先勾描圖案,再以針引五彩線繡成各種花樣紋飾,所以可說是『錦上添花』。」

朱克柔,《鏤繪集錦》之《鶺鴒》,45.6×90 cm,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緙繡界知名品牌:傳奇名家沈子蕃、朱克柔

緙繡作品極少數留有名款,現今可見如宋代沈子蕃、朱克柔,與明代以顧名世家族聞名的顧繡等。除上述的沈子蕃,朱克柔技藝超群,現存已知標為朱克柔的作品舉世只有七件,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占四件,皆有朱克柔的緙印,但印文結字皆有不同。這次選展《鶺鴒》,緙織精湛,緯線間幾無縫隙,並以長短戧的變化去製造暈色效果,分色細膩漂亮,鶺鴒和蝦子間的互動,生意盎然,南宋小品的畫意氛圍都在裡面。

傳宋沈子蕃《緙絲秋山詩意》與宋沈子蕃《緙絲山水》構圖相同,而設色有別;傳宋《緙絲山水》則位置左右相反。緙絲為平面織造,故表裡正反面皆可為畫幅,成為其特色之一。傳宋沈子蕃《緙絲秋山詩意》設色溫潤、物象結構也較清晰,應是三件中最早製作的。宋沈子蕃《緙絲山水》,緙織有「子蕃」款及「沈氏」印文。傳宋《緙絲山水》設色較為明亮活潑,緙工可能不懂畫意,似摹仿沈子蕃作品的緯線編織方向,在山水部分有扭曲狀,織紋鬆散不緊實。人物的臉部、小舟、樹葉和部分樹幹輪廓上,可見墨筆鉤添留下的痕跡。

傳宋《緙絲山水》,89.8×35.5 cm,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從宋到清緙繡佛像漸華麗

以佛教的朝代氛圍來講,宋代是個很溫雅、很沉穩的時代,宋《緙絲佛像》中的釋迦牟尼佛就是一個很單純的形象,表現出莊嚴肅穆的神韻,可為宋代緙絲佛像藝術的代表。而畫幅巨大、配色鮮豔的清《長生佛會圖》繪無量壽佛法會,應是乾隆後期製作,為院藏巨幅繡畫中人物最多的一件作品,共有259位。從無量壽佛與脅侍菩薩身上披戴著華麗瓔珞,畫中各個群像間又布滿層層雲朵等表現,可觀察到自明代以來藏傳佛教的影響力。清宮所用的絲線色彩亮麗、光澤特別,畫幅中最漂亮的就是佛後的圓光,輻射狀華美光亮且具立體感,這是繪畫所無法表達的。

《緙絲佛像》,59.5×52.5 cm,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長生佛會圖》,218×125 cm,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鏤繪集錦─緙繡山水人物特展

展期│2022.04.02-06.26
地點│國立故宮博物院


以上為節錄內容。完整全文請見:《典藏.古美術》2022年5月號〈千絲萬縷,經典慢時尚—專訪國立故宮博物院「鏤繪集錦─緙繡山水人物特展」〉,作者:藍玉琦。

【雜誌購買連結】

典藏官網
博客來
蝦皮
UDN電子雜誌
讀墨電子雜誌 

【更多古美術最新消息】

FaceBook
Instagram 

藍玉琦( 194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