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藝術家工作室遭祝融!蘇孟鴻、詹詠幀面臨重大損失,急尋藝術界即時雨

藝術家工作室遭祝融!蘇孟鴻、詹詠幀面臨重大損失,急尋藝術界即時雨

昨(9)日位於台北市北投區承德路七段的鐵皮廠火警,連帶影響工廠旁蘇孟鴻、詹詠幀等藝術家的工作室遭逢祝融,作品、材料、創作器材、檔案與畫冊等財產付之一炬。蘇孟鴻代理畫廊耿畫廊也在事件發生後密切與藝術家聯繫。年輕藝術家詹詠幀則因無畫廊經紀代理,目前藝術界友人正積極協助她度過難關。

昨(9)日位於台北市北投區承德路七段的鐵皮廠火警,連帶影響工廠旁蘇孟鴻詹詠幀等藝術家的工作室遭逢祝融,作品、材料、創作器材、檔案與畫冊等財產付之一炬。蘇孟鴻代理畫廊耿畫廊也在事件發生後密切與藝術家聯繫。年輕藝術家詹詠幀則因無畫廊經紀代理,目前藝術界友人正積極協助她度過難關。

蘇孟鴻、詹詠幀等藝術家的工作室遭逢祝融,作品、材料、創作器材、檔案與畫冊等財產付之一炬。(藝術家友人提供)

今日典藏團隊致電蘇孟鴻時,他正急忙奔走於尋找工作室空間,蘇孟鴻感謝藝術圈朋友的關心,表示至今仍來不及感到悲傷。因為要為了準備新作品,趕緊找到新的創作空間。而代理蘇孟鴻的耿畫廊團隊也表示,第一時間就與蘇孟鴻保持聯繫,除了協助藝術家創作回到正軌,以迎接後續的展覽,保險事宜也將於日後協助處理。他正在尋求適合的創作空間,空間以30-40坪、不怕吵到環境為理想的替代方案。

最令藝術界惋惜的,是許多放在藝術家工作室的早期作品,如今也只剩下照片檔案。「大學時代的作品、2002年的台北獎作品、2003年當代館展出的作品,甚至英國時期的作品,」蘇孟鴻在電話中表示,除了畫廊倉儲、美術館與民間收藏之外,許多早期作品都沒了。「我的工作室裡本來有一個小圖書區,如今這些檔案與畫冊也沒了。」

年輕藝術家詹詠幀所面臨的情況更為嚴峻,作為專職藝術家的她,尚未有畫廊的經紀代理。藝術家表示,工作室遇上火災之後,包含雕塑創作與其他工作用的器材均已損壞,本來預計明年初返回德國與西班牙駐村機構舉辦展覽的創作,也必須重新開始著手進行。因為創作以陶瓷雕塑與立體裝置為主,目前最棘手的亦是器材與工作室問題,她也感謝身邊藝術界友人積極籌措協助。

近年來有數個藝術團體與藝術家工作室遭遇火災,然而藝術團體與藝術家的倉儲保險問題,至今仍未有明確的解方。在此之前,雲門舞集、優人神鼓山上劇場、朱宗慶打擊樂團、紙風車劇團與資深藝術家葉竹盛等創作者的工作室,都曾因遇上意外的火災而損失慘重,面臨生存危機。惟視覺藝術創作者的文化影響力難比藝術團體,不只保險公司難以訂定保險類別與金額,也難以獲得文化部的急難救助金。

此前,藝術創作者職業工會曾呼籲文化部增修《文化藝術團體急難補助作業要點》或新訂相關規則,增加因應傳染病流行疫情導致藝文活動取消而對藝術工作者造成的工資損失。於該要點第4條「急難補助之文化藝術團體符合條件」中,增加「防範傳染病流行疫情或因天災等不可抗力因素消展演活動,致影響後續正常運作者」。

蘇孟鴻(b. 1976) 現居、創作於台北,2002年獲台北美術獎、2005年畢業於英國倫敦大學金史密斯學院藝術創作碩士,2012年獲國立台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博士學位。自2003年「開到荼靡」個展起,蘇孟鴻發展出挪用中國花鳥畫元素的鮮明創作脈絡,刻意將其清麗雅致的形象轉換為樣板化、俗豔浮誇的視覺符碼,媒材含括繪畫、裝置、絹印版畫與雕塑等各類形式,呈現出濃厚的裝飾意味反映他諧擬與挑戰古典美學的既有定義。

近年,蘇孟鴻著眼於近代歷史的興衰消長與權力結構,通過傳統圖像、紋飾以及工藝手法的取樣與挪用,打破以往專屬於文人雅士的品味與階級,將意象強烈的各異元素交互揉合而消弭當代的國族文化界線,以搶眼而媚俗的視覺符號重新使大眾對於雅俗文化的認知進行古今、中西的轉換,拓展出更為寬廣的指涉,從而誘發消費文化的思考與批判。

詹詠幀(b.1991)為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學系研究所碩士,曾於赫爾辛基藝術大學芬蘭美術學院(Taideyliopiston Kuvataideakatemia/Academy of Fine Arts, Helsinki)交換學程,並曾於德國杜賓根(Tübingen)和西班牙羅塔鎮(Rota)等地有駐村經驗。

詹詠幀創作主要以不同媒材的雕塑、裝置以及多元素構成的計畫創作。雕塑與舞台製作的背景也概念化的體現在其作品,將擴張的模具概念作為討論方法,以各種方式的勞動換取不同形式的「標本」 。作品常以物件的情感和社會意義來探索人事物之間的關係,比較和討論不同定義下的個體、身體、群體和社會等議題。在現實中取樣人們的生活,透過幽微、柔和卻直觀、詼諧的手法研究這些抽象、具象的「人類日常」,收集看似平凡無奇的生活切片中,所共有的,因為過分理所當然而常被忽略的荒謬。

(責任編輯:陳晞)

ARTouch編輯部( 1609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