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日本春天藝術盛事:翻轉疫情「2022東京藝術博覽會」創紀錄,從藝博會與周邊活動看藝術市場趨勢

日本春天藝術盛事:翻轉疫情「2022東京藝術博覽會」創紀錄,從藝博會與周邊活動看藝術市場趨勢

Spring Art Events in Japan: "Art Fair Tokyo 2022" Overcomes the Pandemic and Sets New Record; Insights into Art Market Trends Via the Art Fair and Adjacent Activities

「東京藝術博覽會」3月10日至13日於東京國際論壇舉行,有日本國內外約150間藝廊共同參與,在疫情稍緩的情況下創下營業額新高,與SBI現代藝術拍賣會,日本首場NFT藝術博覽會「Meta Fair#01」等多個藝術活動齊頭並進。

日本藝術市場春天的例行盛事「東京藝術博覽會」(ART FAIR TOKYO 2022)3月10日至13日於東京國際論壇舉行。本屆第16屆有日本國內外約150間藝廊共同參與,以「Art, art, ART」為主題,展現藝術市場從古藝術到業餘、新銳藝術家等多元樣貌,讓各式藏家和藝術愛好者從藝術中獲得連結。此宗旨也呼應新生代與中堅日本藝術家透過社群平台宣傳個人創作,產生藝術家在複數藝廊出展,藏家鎖定某位藝術家後在展出畫廊購入的現象也逐漸增加,如橫溝美由紀、鈴木淳夫等人。

橫溝美由紀作品。(攝影/鄭禹彤)

東京藝術博覽會

雖然今年來訪人數較2019年減少四成,但仍有超過4萬人次,在疫情稍緩的情況下創下營業額新高,這樣的現象估計與資金流入藝術市場有關。再者,以往多遭批評的贈與稅、繼承稅等個人稅改制,並創造企業購入、捐贈藝術品的友善環境,直接影響日本人的收藏藝術的意願。首都圈人口過密,家裡難以存放大型藝術品的問題,也在藝術專業人士提供完善倉庫服務後得到改善。與此同時,獨步圈內的SBI現代藝術拍賣會,日本首場NFT藝術博覽會「Meta Fair#01」等多個藝術活動齊頭並進,為日本藝術市場帶來欣欣向榮的景象。

主會場正中心由東京六本木「KOTARO NUKAGA」藝廊帶來松山智一(Tomokazu Matsuyama)代表系列「Fictional Landscape」中的《People With People》,為日本境內展示以來最大型作品。松山智一於紐約學習商業設計,融合日本狩野派、浮世繪以及西方抽象表現、普普藝術,透過自身經驗展現全新意象。他曾在2021年5月於新宿車站設置公共藝術,並曾為日本藝術雜誌《美術手帖》6月特輯的封面人物,近期受到極大關注,KOTARO NUKAGA已連續2年展出松山智一與平子雄一的作品。

松山智一,《 People with People》,複合媒材,2021。 (攝影/鄭禹彤)

平子雄一(Yuichi Hirako)出生在岡山縣,大學留英時對植物園感到療癒,對植物跨越國籍與人產生共鳴、物種的普遍性感到興趣並深入研究。「植物人」充滿象徵符號,資訊密集的畫面,在歐美與亞洲藝術市場受到歡迎。去年起與KOTARO NUKAGA開始合作,開幕當天兩小時內約20件作品立即售罄,也為接下來在5月的個展做宣傳。

四代田邊竹雲齋作品。(攝影/鄭禹彤)

另一重點來自京都「夢工房」四代田邊竹雲齋(Fourth-generation Chikuunsai Tanabe)個展。田邊使用兩個展間展出約5.5公尺長的大作,該作品曾在日本富山縣勝興寺與土耳其OMM現代藝術博物館展出。觀眾可以穿梭在作品之中,營造出獨特的世界感,為本屆東京藝博中最受矚目的工藝類作品。四代田邊竹雲齋畢業於東京藝術大學雕刻系,作品素材皆來自前檔展覽拆除後的循環再利用,曾展出於伊勢神宮祭典、法國居美美術館、大英博物館與大都會博物館等,從傳統竹藝脈絡中表現出當代觀點。

金卷芳俊,《Urara Caprice》。(攝影/鄭禹彤)

之前曾介紹過的「美男芬芳展」出展畫家川井德寬 (Tokuhiro Kawai)、金卷芳俊(Yoshitoshi Kanemaki)亦有展出。另外,以主辦瀨戶內國際藝術祭而在國際聞名的「Art Front Gallery」有金氏徹平(Teppei Kaneuji),他曾經參與過2018年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角文平(Bunpei Kado)曾參與過2013年瀨戶內國際藝術祭、2017年奧能登國際藝術祭等,以及Takanao Kaneko的作品。Art 以立體造型、裝置藝術為主,試圖日常生活提出新觀點,也反映在這次出展藝術家的作品上。

金氏徹平,《White Discharge (Figure)》。(攝影/鄭禹彤)
山口歷,《OUT OF BOUNDS EXPERIMENT NO.1》 。(攝影/鄭禹彤)

於西武SOGO區出展的山口歷(Meguru Yamaguchi)活躍於美國紐約,以潑濺顏料的創作模式深具特色,及其助理中西伶(Rei Nakanishi)兩人,近年在日本相當活躍。日本關東地區以東京為主,藝術資源豐富,良好的環境條件下所培養出的藝術愛好者,對可以提出嶄新概念,有明確主張,作品能反映當下社會的藝術家深為青睞,山口歷與中西伶即是一例。此外,塚本智也(Tomoya Tsukamoto)、蔡芙郡、陳珮怡也在東京藝博中完售。

(上)塩田千春,《Endless Line》。(下右)塩田千春《Circle》。  (下左)塩田千春《Wall in between》。(攝影/鄭禹彤)

首次參與東京藝博的畫廊有「Tokyo International Gallery」展出友澤こたお (Kotao Tomozawa)。友澤目前仍就讀於東京藝術大學,是近日頗受注目的年輕藝術家,具有高度社群媒體聲量,他的作品以寫實手法描繪臉上覆蓋著膠狀物的女性或兒童人物畫像,在限定公開日即銷售一空。

海外畫廊因疫情影響,參展數不如過往,但仍有不錯的成績。在洛杉磯、香港、曼谷、巴黎擁有據點的「OVER THE INFLUENCE」,展出Azuki Furuya、Dani Tull、Gongkan等5位藝術家的作品,在開幕第一日即有半數售罄。以香港為據點的「JPS GALLERY」則帶來Afa Annfa、August Vilella、B. Wing等七位藝術家的作品,價格落在50至500萬日圓。台北亞紀畫廊則在東京藝博展出陳庭詩的作品。(註1)

中村亮一,《a study of identity series》(攝影/鄭禹彤)
SBI拍賣公司預展現場。(攝影/鄭禹彤)

SBI藝術拍賣會、Meta Fair#01

2011年成立的SBI藝術拍賣會首次與東京藝博合作,迎來落槌總價11億1662萬日圓的佳績。3月12日拍出奈良美智、宮島達男、KYNE、土屋仁應等人的作品,奧斯卡.牟利羅(Óscar Murillo)與Nina Hanel Abeny作品也首次現身。本次拍場中,草間彌生的《Infinity Net》拍出最高價1億6100萬日圓,次為李禹煥的《照應》、河原溫的《JUNE 5, 1970 “Today” Series No. 102》,同為4830萬日圓。另外平子雄一作品《Lost in Thought 5》的預估價500萬日圓,卻在最終拍出2400萬日圓佳績,刷新其過去香港拍賣會的紀錄。

Meta Fair#01展示現場。(攝影/鄭禹彤)

同場加映日本第一屆NFT藝術博覽會「Meta Fair#01」,販賣約20組藝術家、逾150件作品,代表藝術家有丹原健翔、會⽥寅次郎、相澤安嗣志、岡⽥裕⼦、東城信之介、藤元明+德永雄太、何明希、松⽥將英等。策展人與藝術家參考歐美相關經驗,進行NFT藝術販賣,使潛在收藏家延續既有的藝術購入經驗,不畏懼僅購入檔案所有權的NFT藝術。第一天即有約40件作品售出。

多位NFT藝術創作者憂心NFT藝術市場有濫竽充數、哄抬價格、投機客參與的情況,然而策展人兼出展藝術家丹原健翔認為,僅發展二年的NFT藝術市場正逐漸自成一格。正因為NFT的登場,為擁有影像、設計、建築等專業的創作者,提供超越以往現代藝術的嶄新型態。在魚龍混雜的選擇當中,發掘到值得的作品。此外,NFT藝術現況所發展出來的新興市場,使新興藝術家得以脫離既往其創作需由大型藝廊販賣給熟客的既定模式。透過藏家與藝術家的緊密聯絡,除了有更多創作上的自由,也能更靈活的掌握市場。或許在更多相關人士的參與後,能使這個新興市場走向健全。

ART FAIR TOKYO 2022現場一景。(攝影/鄭禹彤)

日本藝博發展小史

日本最早的藝術博覽會,源於1964年由東京美術俱樂部主辦的「東美特別展」,因應當時東京奧運會外國藏家需求,主要以日本傳統藝術為主,至今仍持續營運,是觀察日本重要文化財等珍品文物交流的重點展會。而以現代美術為主的日本藝術博覽會成立,得追溯自1988年的名古屋當代藝術博覽會(Nagoya Contemporary Art Fair),呈現日本高度經濟成長期的時代背景,持續至2003年。(註2)

ART FAIR TOKYO 2022現場一景。(攝影/鄭禹彤)

東京藝博前身則為1992年日本國際藝術博覽會(Nipon International Contemporary Art Fair, NICAF),曾面臨長期虧損。但在策劃人北島輝一經營下,將東京藝博轉虧為盈,創下去年30億8千萬日圓的總銷售收入,為2005年剛接手時的15倍。(註3)

因應日本官方政策,主辦方為帶動新銳藝術家的成長,新規劃由17間藝廊組成的「Projects」展區,並希望藉此平台提供他們至海外展出、進入美術館收藏的可能性。東京藝博為現今日本最具規模的藝術博覽會,,然而對銷售營業額相較遞減的藝術拍賣公司與日本既有銷售平台來說,仍得設法開拓新經營模式,期望透過這屆東京藝博的初步合作模式,摸索出更好的未來。


註1 美術手帖〈「アートフェア東京 2022」が開幕。“アートブーム”のなかで見えたものとは?〉,2022年3月12日閱覽。

註2 〈国内アートフェアの変遷と今後〉,《Art Collector’s ART FAIR TOKYO2022》,頁3。

註3 〈アートフェアになったアートフェア2022〉,《月刊ギャラリー》2022年3月,頁82、86。

鄭禹彤( 23篇 )

畢業於日本武藏野美術大學,曾實習於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現活躍於日台近現代藝術專文撰寫、旅遊導覽、翻譯經紀。用眼、耳、鼻、舌、身、意感知藝術的血肉笑淚,蛻變成字、普及於世。 合作邀約:chengyutungar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