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2018香港蘇富比秋拍,中國古代、近現代書畫拍賣捷報

2018香港蘇富比秋拍,中國古代、近現代書畫拍賣捷報

張大千《自畫像與黑虎》拍賣現場。(攝影/藍玉琦) 中國古代書畫專場:朱耷《松石》千萬領軍,佔本場總金額三成 在…
張大千《自畫像與黑虎》拍賣現場。(攝影/藍玉琦)
中國古代書畫專場:朱耷《松石》千萬領軍,佔本場總金額三成
在本次蘇富比秋拍中,古書畫共推出109件,件數成交率67.88%,總成交額3,900萬1,250港元,高價品未能衝出佳績,千萬拍品一件,百萬者共有八件。較上季春拍總成交額4041萬港元,件數成交率77.2%,市場明顯持續修正,往更理性的方向發展。
估價最高與估價最低者,分奪本場第一高價與溢價倍數最高作品,代表著光譜更趨兩極。朱耷《松石》,造型簡潔概括,構圖疏朗奇簡,用筆凝練遒勁,經近代書畫家高邕收藏,其收藏八大山人書畫富盛名,本幅著錄於《泰山殘石樓藏畫集》;後由近代實業家程霖生收藏,一軸頭上刻有「程齡孫持津樂」。更著錄於王方宇、班宗華所著《荷塘主人:八大山人的生活與藝術》此重要學術經典。流傳有緒的重量級精品,於2013年9月19日紐約蘇富比成交價84.5萬美元,此次再現拍場估價800萬至1,000萬港元,為本場最高估價作品,競舉氣氛理性,最終以1,332萬港元成交,奪得古書畫桂冠,佔比整場總成交額34%。而本場最大黑馬,為估價5,000至8,000港元的夏圭(款)《觀梅圖》,裱邊署簽「宋夏禹玉觀梅圖真跡,嘉靖庚子冬金陵徐麟題籤」,正如品名,此乃夏圭風格,是否為宋或是明代甚至之後,買家各自解讀,超低估價的吸引力,更是激發競舉意願,最終竟以125萬港元落槌,成交價156.25萬港元,令人驚訝,並成為本場第四高價。而,預展中最吸睛引人搶拍的仇英(款)《祕戲圖》,春宮畫四屏,精工細緻、角逐者眾、競價快速、此起彼落,估價8萬至10萬港元,最終成交價100萬港元,奪得本場第八高價。少帥張學良「定遠齋」舊藏明代水墨金箋扇面成為尾聲之高潮:王寵〈草書自作詩〉成交價32.5萬港元、文徵明〈草書自作詩〉成交價47.5萬港元、周天球〈行書七言詩〉成交價18.75萬港元,都逾高估價成交。
預展展出朱耷《松石》,極簡空靈,超然脫俗。估價800萬至1000萬港元,成交價1,332萬港元。(攝影/藍玉琦)
此外,拍前的明星群:著錄於《石渠寶笈》的燕文貴《溪風圖》後之元人題跋八則,自180萬元起拍,320萬元落槌,成交價396萬港元,為本場第二高價。沈周〈餘蔭堂圖卷〉,估價400萬至600萬港元,為畫家中晚期緬懷祖母之作,落款「姑蘇沈周」,為沈周傳世作品中之唯一例子,可作為研究石田書畫之重要資料。由羅振玉題引首、劉鶚題簽,李佐賢、劉鶚、羅振玉、內藤虎題跋,經清代文人李佐賢、近代日本飯田新七家族遞藏。雖是流傳有緒且具學術研究價值,但甫於2015年東京中央成交價拍得2,300萬日幣,拍賣週期短,或也使買家考慮,而未能成交。估價100萬至150萬港元之王時敏《深居幽壑》、估價80萬至120萬港元之金農《落梅花圖》與董其昌《行書洛神賦》、估價70至90萬港元之王鑑《仿巨然筆意山水》,皆未能成交。整體而言,古書畫作品估價偏低,近七成拍品逾高估價成交。估價雖低,但重要高價拍品大致以估價50萬港元為競舉心理門檻,「寧要老充頭,不要小名頭」亦為普遍心理。
燕文貴《溪風圖》後之元人題跋八則,估價200萬至300萬港元,成交價396萬港元。(蘇富比提供)
古書畫前五高價:
1. 朱耷《松石》,估價800至1,000萬港元,成交價1,332萬港元。
2. 燕文貴《溪風圖》後之元人題跋八則,估價200至300萬港元,成交價396萬港元。
3. 永璥《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佛說大乘聖無量壽佛經》,估價95至120萬港元,成交價168.7萬港元。
4. 夏圭(款)《觀梅圖》,估價5,000至8,000港元,成交價156.25萬港元。
5. 朱耷《松鹿圖》,估價120至180萬港元,成交價150萬港元。
夏圭(款)《觀梅圖》,估價5,000至8,000港元,成交價156.25萬港元。(蘇富比提供)
中國書畫專場:張大千、溥心畬雙雄峙立
近現代書畫共推出266件(原黃冑《雙驢圖》、傅抱石《激石泉咽圖》撤拍),件數成交率85.34%,總成交額3億3,360萬3,250港元,千萬拍品六件。較上季春拍總成交4.87億港元,成交率85.71%,總成交金額雖不如春拍,這與本季重要拍品撤拍與估價較高者流標有關,多數拍品仍受買家理性且熱絡競逐。但作為風向標的香港蘇富比,依舊以高成交率以及不少衝出佳績的拍品為市場帶來整體信心。
張大千《自畫像與黑虎》,估價待詢,成交價4,973萬9,000港元。(蘇富比提供)
本季可謂由「南張北溥」擔綱,溥心畬共推出21件、張大千共推出16件分佔數量第一、二位,成績更是喜人。張大千《自畫像與黑虎》,六尺金箋為材,背景全以濃淡石青石綠潑灑,大千與黑虎精神氣魄攝人。此畫畫就,大千一直自存,故只署簽識別,待添款印,後留付夫人徐雯波。本幅開場即以英、中、粵語,說明「本作品已獲邀參與明年4月在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舉辦之張大千120週年紀念專題展覽」,刺激買氣。估價待詢,自2,800萬港幣起拍,不消十口,近7分鐘,以4,200萬港元落槌,由電話委託購得,成交價4,973萬9,000港元。另一件,一樣獲邀參與明年台北故宮博物院(簡稱故宮)舉辦之張大千120週年紀念專題展覽的張大千《臨敦煌觀音像》,為大千1943年結束石窟研習,倚裝將離敦煌時所作莫高窟第二百七十七窟觀世音菩薩像,為故宮及四川省博物館珍藏外,少數流傳於民間之張大千敦煌時期臨摹壁畫之代表作。自850萬港元起拍,至3,000萬港元時喊價方顯略緩,最終在歷時9分鐘,以逾低估價四倍之多4,804萬5,500港元成交。這二件作品,除本身著錄顯赫外,加以台北故宮展覽的加持,奪得本場第一、二高價。
張大千《臨敦煌觀音像》,估價1,200萬至1,800萬港元,成交價4,804萬5,500港元。(蘇富比提供)
溥心畬為最大贏家,受到買家熱情競投,估價合理,補漲態勢明確,悉數成交,且多逾高估價成交,並大破個人立軸畫價紀錄。溥儒《鶴壽松齡》寓意吉祥,幾近六尺整紙(181.8×91.2公分),繪雙松並立參天,粗枝茁幹,二鶴精工細繪,襯出寫意松石嶙峋,萬丈尋雲之勢。溥心畬少見的大幅作品且著錄於1976年國立歷史博物館《溥心畬畫集》,估價150萬至200萬港元,現場與電話委託競舉熱烈,價位快速攀升,最終以1,150萬港元落槌,成交價1,392萬港元,迎來整場熱烈掌聲。(蘇富比春拍時同出於此藏家,且尺幅相近的《秋嶺蒼松》成交價為612萬港元。)溥儒《中山出遊圖》估價22萬至30萬港元,逾低估價18倍,成交價396萬港元。少見的《指畫高士》,估價28萬至35萬港元,成交價100萬港元。
溥儒《鶴壽松齡》,估價150萬至200萬港元,成交價1,392萬港元。(蘇富比提供)
高估價者在此季面臨挑戰,競價者再三思考。梅潔樓舊藏估價1,500萬至2,000萬港元的李可染《崑崙山色》,及估價1,200萬至1,800萬港元的傅抱石《煤都壯觀》,皆未能成交。同為梅潔樓舊藏的吳湖帆《曉雲碧嶂》,估價800萬至1,200萬港元,競價緩慢,落槌價1,300萬港元,以1,572萬港元成交。梅雲堂舊藏估價3,000萬至3,500萬港元之張大千《空谷雲峰》,未成交。
此外,鄭文焯題《古瓷供御盞拓本》逾低估價19倍多之68萬7,500港元成交,破個人價位紀錄。金心蘭《山水梅花冊》逾低估價9倍多之成交價162.5萬港元,破個人紀錄。王福厂以篆刻書法聞名,少見繪畫,《無量壽佛》逾低估價8倍多之成交價68萬7,500港元,破個人畫價紀錄。馮諄臨郎世寧名作《白海青圖》而作的《蒼松雪鷹》,經壽璽題跋,潘齡皋、吳煦、溥儒、張大千、邢端題綾邊,雖是今人未識的小家,但經名家加持且確實畫藝精到,逾低估價4倍多之75萬港元成交,創個人畫價紀錄。朱熊《花鳥》十二開成交價50萬港元,亦破個人畫價紀錄。可見書畫家特殊且精雅之題材受到喜愛,市場仍有不少佳品有待慧眼挖掘。

近現代書畫千萬高價:
1. 張大千《自畫像與黑虎》,估價待詢,成交價4,973萬9,000港元。
2. 張大千《臨敦煌觀音像》,估價1,200萬至1,800萬港元,成交價4,804萬5,500港元。
3. 于非闇《玉蘭綬帶》,估價700萬至900萬港元,成交價1,572萬港元。
4. 吳湖帆《曉雲碧嶂》,估價800萬至1,200萬港元,成交價1,572萬港元。
5. 張大千《東丹王人馬圖》,估價1,280萬至1,600萬港元,成交價1,572萬港元。
6. 溥儒《鶴壽松齡》,估價150萬至200萬港元,成交價1,392萬港元。
藍玉琦( 188篇 )

© 2022 典藏藝術家庭股份有限公司保留一切權利。8f-2網頁設計和維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