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法比恩.維迪爾(Fabienne Verdier):在藝術市場中找到自身位置的真實繪畫

法比恩.維迪爾(Fabienne Verdier):在藝術市場中找到自身位置的真實繪畫

Fabienne Verdier: Authentic Paintings with Distinctive Place in the Art Market

維迪爾嚴格自律,身心完全投入在造形藝術的創作上,她並不關心自己在藝術市場的崛起策略。21世紀初期,她獲得愛麗絲.保利畫廊(Galerie Alice Pauli)及耶格爾.布赫畫廊(Galerie Jaeger Bucher)的支持,但是其作品仍非常低調,完全沒有出現在拍賣會上。多家法國博物館都對她的作品很感興趣,其中賽努奇亞洲藝術博物館(Musée Cernuschi)和龐畢度中心分別於2003年及2007年將她的作品收入永久館藏之中。

在當前豐富的創作氛圍中,拍賣市場正在重新評估法比恩.維迪爾(Fabienne Verdier,1962-)那些如一股清流的簡約風格作品。

今年年初,維迪爾在柯爾馬(Colmar)舉辦展覽,與恩特林登博物館(Musée Unterlinden)收藏的古典及現代大師作品進行對話,並展出受天文物理學家朋友鄭春順(Trinh Xuan Thuan)啟發而創作的新畫。這場以「星之歌」(Le Chant des étoiles)為標題的展覽孕育出一系列的「彩虹繪畫」(Rainbow-paintings),這系列圍繞著光線與能量波的作品,其靈感來自格呂內瓦爾德(Matthias Grünewald)著名祭壇畫的背景色環(耶穌復活部分)。

法比恩.維迪爾(Fabienne Verdier)「星之歌」(Le Chant des étoiles)展覽主視覺。(圖片取自Musée Unterlinden官網

維迪爾在與這些震撼世界的偉大藝術家及潮流的互動中,採取了一種持續變動的形式。她讓中國藝術家趙無極所發起的繪畫與哲學對話面目一新,趙無極是第一位成功讓中國與西方真正緊密結合在一起的藝術家。維迪爾年輕時吸收了中國書法的精髓,並帶著革新的技巧與完全當代的精神走向不同的道路。

「彩虹繪畫」(Rainbow-paintings)系列作品於「星之歌」(Le Chant des étoiles)展覽現場。(圖片取自Musée Unterlinden官網

以十年的時間追尋書法的起源

維迪爾很早就立志要成為一名畫家,這讓她的父母很不愉快,並嘗試阻止她。但這名年輕女子展現出堅定的動機和嚴謹的精神,促使她擁有不平凡的人生歷程。在土魯斯高等藝術學院(Institut supérieur des arts de Toulouse)以優異的成績畢業後,她經歷了一段深刻的自我質疑時期,甚至拒絕之後繼續在巴黎學習。而且1980年代亟欲創新的時代趨勢讓她深感刺激,使她準備要放棄一切。當時土魯斯與四川省重慶市締結友好城市,維迪爾主動要求前去學習中國的繪畫與書法。1983年,她成為第一位獲准進入共產中國的西方學生。然而,在由社會寫實主義與其範式繪畫主導的中國官方教育中,她並沒有找到她所想要的。文化大革命竭盡所能摧毀了中國歷代相傳的傳統,甚至砍掉了書法家的雙手。

法比恩.維迪爾(Fabienne Verdier,1962-)。(圖片取自Musée Unterlinden官網

但是這名年輕的女畫家並沒有放棄。一旦能掌握普通話和四川話之後,她就開始尋找能符合她期待的老師。千年書法傳統的最後承傳者都是非常年長的中國人,他們並不歡迎一名年輕的西方女子進入他們的工作室。她遇到的第一名大師,其雙手被文革者砍掉了,這名大師將她引薦給另一名大師,後者起初斷然拒絕傳授知識給她,但維迪爾的堅持終於軟化了黃原這名大師的心,將她納入門下。

對這名年輕的畫家來說,黃原大師的教導意味著漫長的苦修。整整十年,他強迫她鑽研不同的黑色色調,嚴格抄寫法帖和拓本,目的是要理解古人的技法及精神。書法是一種由道家與世界之關係滋養而生的哲學,其目標是理解真理之筆畫,動作與材料在其中與整體生命合而為一。這是一個漫長而嚴謹的啟蒙過程,完完全全改變了她看待事物的方式。

回到法國後,維迪爾找到了她自己的抽象道路。她沒有拘泥於中國的傳統,而是保留了對本質與簡約的追求、優雅與神聖感。她採用現代工具,例如在亞麻畫布上創作、使用提香綠與法蘭契斯卡(Piero della Francesca)用的藍色,還用馬毛製作巨大的畫筆,這種筆能讓她的畫作帶有一種張力、一種非凡的活力。為了讓這種極其沉重的工具沾上油漆後更易於揮灑,藝術家將腳踏車的把手安裝於其上,然後在鋪於地面的畫布上以其全身之力,流暢地揮舞這枝巨大的畫筆。藝術家開始在畫布上跳舞,將她的意圖化為既簡單又複雜的抽象形式。

法比恩.維迪爾拍賣演變。(© artprice.com)

作品終於在國際拍賣市場上獲得推崇

維迪爾嚴格自律,身心完全投入在造形藝術的創作上,她並不關心自己在藝術市場的崛起策略。21世紀初期,她獲得愛麗絲.保利畫廊(Galerie Alice Pauli)及耶格爾.布赫畫廊(Galerie Jaeger Bucher)的支持,但是其作品仍非常低調,完全沒有出現在拍賣會上。多家法國博物館都對她的作品很感興趣,其中賽努奇亞洲藝術博物館(Musée Cernuschi)和龐畢度中心分別於2003年及2007年將她的作品收入永久館藏之中。

今日,這名藝術家的作品仍很少出現在國際拍賣會上,但是這種情況可能會有所改變,因為她的作品開始在法國境外獲得好評:2018年,她的一幅畫作在香港蘇富比拍賣時突破十萬美元的門檻,另一件也於今年在紐約以超過10萬美元的價格成交,這是她首次出現在紐約的拍賣會上,作品《Cercie – Ascese》於2023年3月15日由芝加哥的萊斯利.海德曼拍賣行(Leslie Hindman Auctioneers)以15萬1,200美元售出

法比恩.維迪爾(Fabienne Verdier,1962-),《Ascèse》,2006,Oil and varnish on canvas mounted on panel; diptych 59 x 98¾ in.(© Christie’s Images LTD 2023)

今年在法國市場,她也以《Ascèse》高達43萬1,200美元的成交價創下新的個人記錄。這項最高紀錄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因為它除了比藝術家之前的記錄高了一倍,就年度銷售收益來看,它也讓藝術家在法國當代藝術家(根據Artprice.com的分類,指的是1945年之後出生的藝術家)拍賣表現排行中位居第九。

法國重要當代藝術家的行情通常比其美國、英國或中國的還要低,維迪爾則是少數作品價格能超過10萬美元的法國藝術家之一。她的行情隨著時間逐漸建立起來,不受市場投機衝動的影響,這都要歸功於讓她的作品分佈在六個國家的畫廊,例如:Custot畫廊分別為她在倫敦及杜拜舉辦展覽、勒隆畫廊(Galerie Lelong & Co.)在巴黎和紐約辦展,還有洛桑的愛麗絲.保利畫廊、布魯塞爾的Derom畫廊等。這個國際網路對於建立一個穩固的行情是非常重要的。讓我們再次強調,耐心是會有回報的。

Artprice.com( 15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