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New Power form Basel 專訪巴塞爾藝術展總監Marc Spiegler

New Power form Basel 專訪巴塞爾藝術展總監Marc Spiegler

在巴塞爾藝術展的展期間,從畫廊經理、收藏家、策展人、藝術家到媒體,各個忙碌,但最忙碌者排名榜中,必有巴塞爾藝術…
在巴塞爾藝術展的展期間,從畫廊經理、收藏家、策展人、藝術家到媒體,各個忙碌,但最忙碌者排名榜中,必有巴塞爾藝術展總監Marc Spiegler,他不但要面對各方,且因為本屆展會首次由5月改至3月檔期,更多的歐美重要藏家來到了香港,使得Marc Spiegler成為穿梭會場裡最忙碌的人。《典藏》團隊在展會期間專訪Marc Spiegler,請他分享巴塞爾團隊的最新動向與思維。
典 我們知道香港巴塞爾現在是個非常重要的平台,對亞洲藝術市場影響深刻。畫廊的運作機制也因為香港巴塞爾的緣故,在亞洲愈來愈成熟,讓藝術家更能了解,他們需要畫廊勝過於拍賣行。透過巴塞爾藝術展的平台,您將買家、策展人、藝術家和各式各樣的可能性帶來香港巴塞爾。可以告訴我們您在香港的下一步嗎?
M 我們希望做更多的事情,有許多亞洲藝廊藉由和藝術家合作的形式,使得藝術家透過畫廊展出的效果變得更好。我們認為,已經有許多優秀的畫廊準備好了!與此同時,也希望能帶來更多西方的藏家,因此我們將巴塞爾的日期改到3月來進行。我們發現有許多人回去後會談論他們如何享受這場盛事,並期待明年有更多的交流。希望傳遞是很重要的,他們回去之後,能夠推廣香港巴塞爾是個多麼棒的展會,而他們又從中得到了什麼樣的樂趣。所以我們期待明年有更多西方收藏家前來,同樣還有很多亞洲各地的收藏家是第一次造訪,有些買家以前不習慣參加在非本國舉辦的展覽,也希望他們能夠再回來。並且透過他們對展覽的建議批評,讓我們的展覽得以改善精進。
此外,我們也有一些配套措施。像是群眾募集資金,還有我們和香港大學及倫敦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合作的非營利教育課程。我們還會籌募資本,給亞洲逐漸成長的非營利空間和藝術家進行公共項目。
巴塞爾藝術展總監Marc Spiegler,總是充滿活力。(Art Basel提供)
典 有沒有什麼好的建議給藝術家,與其將作品急著送上拍場,讓拍賣行拍賣新作,不如選擇讓畫廊代理?
M 我希望藝術家來到這裡能夠瞭解,一個標誌性的展覽會是一個很好的管道,能夠在此和很多的藏家和藝術愛好者在這個小世界交流。某種層次上,他們的作品能夠整體完整地呈現,而非被當成一個單一物件展出,透過這樣的方式,可以完整展現該作品的完成方式和創作者的想法;我可以告訴你,畫廊喜歡和藝術家們長期合作。長期來說,藝術家與畫廊之間的關係不只是藝術市場中的一部分。在亞洲,畫廊的發展歷史還年輕,主導力量有時不夠強;在西方,許多藝術家非常希冀能由畫廊盡可能的主導,他們亟需並尋求畫廊代理;所以巴塞爾是個很好的平台,讓藝術家會因此想要被畫廊代理。
典 藝術家透過拍賣市場來主導作品面對收藏家,是個很不好的習慣;透過巴塞爾,我們可以看到許多好的藝術家們是交由畫廊來推介的,藝術家也發現,展會真的能帶來全世界各地不同的收藏家、策展人與關注者,帶來更多的機會。
M 畫廊和拍賣行最大的不同是,拍賣行並不在意作品是銷售給誰,但畫廊不同。舉例來說,西方的畫廊可以決定要將藝術家的作品銷售到亞洲,期許看到亞洲的客戶,並把藝術家推介到亞洲各地區的博物館/美術館。所以畫廊是在規畫藝術家的生涯發展並建立他們的簡歷,是一個長期的方式;而拍賣行只是一個短線的買賣。我認為藝術家要是夠聰明就能夠了解這一點。
典 關於圍繞香港巴塞爾的衛星展覽,例如今年的Art Central舉辦第一屆,您怎麼看待它的影響?還有彼此間如何互惠獲益呢?
M 我必須說衛星展覽是一個與眾不同的方式,我們之間的關係是非常特殊的。我們向擁有Art Central的人買下了Art Hong Kong的股權,並且將其轉型為香港巴塞爾藝術展,這是非常好的關係,我們談論了非常多互相配合的情況。舉例來說,他們13日(3/13)的貴賓預覽在下午6點結束,銜接我們6點開始的貴賓預覽時間;所以我們這幾天都是沒有互相衝突的,大體來說,互相配合帶來的效益是很大的。但香港相對而言是個年輕的新興市場,對很大一部分的人來說,衛星展會的作品價格是可以負擔的。而Art Central鄰近中環的銀行區,有其位置的便利,我可以想像許多人是第一次逛Art Central,在此前他們也許從來沒有逛過藝術博覽會或是了解過藝術。開始有這個意識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這些人會體會到這比原先認為的更有趣,漸漸地會從看小型展覽轉變到看大型展覽,一旦他們開始有了固定看展的習慣,我們就成功了!很多潛在顧客會因為第一次去參加展覽,而從Art Central來到這裡。
典藏採訪團隊與Marc Spiegler,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合影。(攝影/Charlotte Yip)
典 有近二十家來自歐美的一流畫廊第一次參與香港巴塞爾,許多畫廊跟我們說,第一次來到香港的參展經驗非常開心。從歐美第一次到訪香港巴塞爾的藏家呢?他們是否有跟您分享一些心得與故事?
M 他們非常開心。有很大一部分的歐美藏家來到這裡會順道旅行,香港是個太棒的城市了!我想大部分來參加的收藏家都是有著旺盛好奇心的人,他們興致勃勃地探索一切,無法想像有人可以來到這裡卻不探索新事物。據我所知的收藏家都很高興來到這裡,他們找到許有趣的作品,甚至找到比預期中更高品質的作品,不論是以西方或東方的藝術角度來看。
這些藏家也很愛香港這個城市。香港是個極有趣的地方,有很多東西等著我們發現。在這裡能感受社會的多元,既有頂級奢華的享受,也有很多庶民生活的在地文化。他們會花時間在中國會(CHINA CLUB)吃飯,也會很興奮地在晚上到柴灣的小麵攤,或是港島、九龍巷弄裡的大排檔享受宵夜,他們樂在其中。
昨晚我到南島畫廊便遇到很多來自歐洲的收藏家和畫廊工作者,他們看似迷路,正在研究地圖試圖尋找畫廊。這是很有趣的事,我相信很多人會再回來,並且告訴我們關於他們在香港發生的故事。
典 它們有買任何作品回去嗎,是否有買亞洲藝術品回去呢?
M 當然,這就是他們來的目的。我知道他們買了什麼作品,但我不能透露。(笑)
典 今年Basel湧入許多人潮,但有許多藏家跟我們反應,第一天的VIP日入場時間太短只有三個小時,對此您有甚麼看法呢?
M 我完全同意,真的太短了。但是我們只有兩個選擇:一是照現行的方式去做,另一個是只有在周六晚上開放,其他的不可能了。經過這次嘗試,雖然有些畫廊跟藏家十分享受這激烈的三小時,但我想下一次我們會延長第一天的開幕時間;大體而言我認為我們做了對的事情,但第一晚的時間真的有點太短,所以明年我們將會做一些調整。
柯舒寧、洪洛嫻( 1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