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康、雍、乾三帝的藝術版圖
Dark Light
Dark Light

康、雍、乾三帝的藝術版圖

清代館展覽廳照片 圖/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提供 清代館展覽廳照片 圖/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提供 清代館展覽廳照…
清代館展覽廳照片 圖/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提供
清代館展覽廳照片 圖/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提供
清代館展覽廳照片 圖/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提供
清代館展覽廳照片 圖/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提供
中國超過200年的朝代寥寥無幾,「清代」即是少數一例,其中有趣的是,光是康熙、雍正及乾隆皇帝在位,這爺孫三人統治中國,超過一個世紀!而坐擁江山雄業還不過癮,他們更野心勃勃地將藝術推向極致,康、雍、乾三朝繪畫、瓷器、書法等藝術經典的建立,成了大清帝國絕代的風華。
清康熙朝王原祁〈春雲出岫〉,絹本設色,中畫000052。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版權所有。
康熙朝
康熙皇帝深諳騎射的滿州傳統,同時熱衷學習中國傳統文化,曾自言:「朕自幼嗜書法,凡見古人墨蹟,必臨一過,所臨之條幅手卷將萬餘,賞賜人者不下數千。」記錄皇帝言行的《起居注》記載,康熙閒暇自娛時,「命近侍雜取晉唐元明人字畫真蹟卷冊,置榻上。」由此可見他對中國書畫的喜愛。
康熙朝流傳下來的文物不多,但當時宮廷藝術的燦爛活躍,並不亞於雍正、乾隆二朝。其中重要的宮廷繪畫盛事即為〈康熙南巡圖〉的製作,當時外聘王翬作為繪畫主筆,帶起京城對正統派山水興趣的熱潮。而接續董其昌南宗山水的王原祁,影響力更透過畫藝傳承,成為清宮主要的山水風格。此次展品〈春雲出岫〉是王原祁宮廷山水風格的代表作,由左下堆疊起的山石,在巨大尺幅裡攀升直上,在畫心完成雄偉的山水氣勢,經由多次塗抹層疊的設色,則帶來渾厚的筆墨趣味。成熟的創作表現,無怪乎康熙皇帝曾題「畫圖留與人看」予王原祁。
除了品賞文人筆墨的趣味,康熙對西洋繪畫技法也深具好奇。17世紀是全球商貿活躍的時代,宮廷和外來使節、傳教士及商旅多有接觸,康熙樂於學習天文、科學等西洋新知,同時驚豔西洋畫的視覺效果。根據近臣高士奇的《蓬山密記》記載,除了皇苑暢春園有擺設西洋畫,皇帝曾讚嘆:「西洋人寫像,得顧虎頭神妙。」當時宮內不只聶雲龍、馬國賢等西洋畫家,任欽天監兼宮廷畫家的焦秉貞及其弟子冷枚也擅長西方透視,用於仕女及山水樓閣主題。在焦秉貞〈仕女圖〉及冷枚〈畫耕織圖〉冊頁中,可見畫家在構圖上依循「近大遠小」的概念,展品〈畫耕織圖〉中綿延的田埂增加畫面的景深,主題則貼合皇帝喜見的太平農家景色。
清康熙朝冷枚〈耕織圖〉冊,絹本設色,故畫003383。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版權所有。清乾隆朝(義大利)郎世寧〈繪白鷹〉,絹本設色,故畫000958。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版權所有。
清雍正朝〈瓷胎畫琺瑯芝仙祝壽圖碗〉,故瓷017543。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版權所有。
雍正朝
雍正皇帝在位時間不長,但對書畫器物藝術看法獨到,自雍正朝《活計檔》中,就有那樣一句皇帝對承作皇室日用器物的造辦處之諭令:「往秀氣裡收拾。」這道「指導棋」下得狠準,真切反映雍正皇帝嚴謹的真性情,同時體現他講究精緻秀雅的藝術態度,而展品清雍正〈瓷胎畫琺瑯芝仙祝壽圖碗〉的製作技術及藝術表現,即為雍正朝宮廷藝術一個切面。
清雍正〈瓷胎畫琺瑯芝仙祝壽圖碗〉尺寸不大,高僅6.7公分,口徑和底徑分別是15公分及6.2公分,器底有宋體字雙方框款的「雍正年製」。碗外壁上的丹頂鶴及綬帶鳥成雙成對,置身在奇石、竹、靈芝及茶花之間,不光在配色構圖上掌握疏朗清秀的原則,又蘊含吉祥長壽的意涵;另一面的空白處題有墨書,引用自唐朝鄭谷的七言律詩〈鶴〉:「睡輕旋覺松花落,舞罷閒聽澗水流。」並有「鳳采」、「彬然」、「君子」三枚印,帶風雅詩意。此件作品是經典的瓷胎畫琺瑯,雍正朝承襲康熙朝的瓷業發展,最終造辦處成功提煉出琺瑯料,故由造辦處繪製的「御窯」不須仰賴進口原料,有餘的月白、松花兩種色料又可撥至景德鎮「官窯」使用,使當地的洋彩類型作品燒造興起。
在朝僅僅13年的光陰,雍正皇帝主導的宮廷藝術推陳出新,皇帝既欣賞康熙朝興起、由高其佩帶起流行的指畫山水,又提供當時入宮資歷尚淺、未來在乾隆朝發光發熱的義大利畫家郎世寧一個揮灑的空間,創作出如〈百駿圖〉等保有西洋傳統風格之創作,一時之間可謂是百花齊放。工藝方面,不僅有瓷胎畫琺瑯的技術突破,皇帝對瑪瑙的製作興趣盎然,當時呈上御覽的瑪瑙有千件次以上,皇帝更頻頻要求工匠修改。今日所見,雍正朝的瑪瑙杯碗器皿細薄工整,反映皇帝喜好。
清乾隆朝〈洋彩瓷錦地番蓮「交泰」八卦紋轉心套瓶〉,故瓷017214。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版權所有。
乾隆朝
若康熙、雍正二朝多元並容的藝術環境帶來新氣象,乾隆的宮廷藝術則再次拓展出不同的格局視野。執政長達60年的時間,乾隆皇帝平定的大小戰役無數,政治成就輝煌,更自封「十全老人」;至於藝術文化的面向,乾隆皇帝完成《石渠寶笈》編纂,為皇家收藏建立系統,更主持繪畫書法、瓷玉器等雜項的製作。
乾隆皇帝將清代宮廷藝術帶向巔峰,不光能達精美的標準,更推至奇巧的境界。展品〈洋彩瓷錦地番蓮「交泰」八卦紋轉心套瓶〉即有轉心、套瓶及交泰的技法,將分開燒造的瓶頸、腹部及內、外兩瓶組合而成,上下兩部分相嵌成如意雲紋,為「交泰」的象徵。瓶面施以黃釉並刻有錦地花紋,又繪番蓮花及蕉葉等植物圖飾,富麗堂皇。每當觸至瓶頸就帶動內瓶旋轉,可透過鏤空的八卦紋和如意雲紋欣賞,饒富趣味。
隨著乾隆朝畫院制度更為完善,畫家依據皇帝對風格表現的要求,其藝術創作被切割成更細碎的工作,交付給不同的畫家完成,當時有大量融合中西技法的繪畫,而義大利畫家郎世寧在其中扮演要角。郎世寧,天主教耶穌會傳教士及畫家,康熙晚年來到中國宮廷,繼而於雍正朝受到關注,乾隆皇帝更對作品讚譽有加,稱其畫馬是:「泰西繪具別傳法,沒骨曾命寫褭蹏。著色精細入毫末,宛然四駿騰沙隄。」基於對郎世寧畫藝的信賴,乾隆命他和中國畫家合作,以展品郎世寧〈畫白鷹〉為例,畫中白鷹經由郎世寧的巧手描繪,雙目炯炯有神,羽毛光潔豐美,展現活躍的生命力;背景的樹石山坡以傳統皴染工夫詮釋,表現中國山水,為中西風格融合的經典作品。
張筠 ( 67篇 )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