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書料理研究室

【專欄│童書料理研究室】一元槌槌、二元對立與多元宇宙──「二元對立」作為一種創作與閱讀的思維工具(下)
上一回分享了我對二元對立概念的想法,以及用在故事角色塑造上的輔助,接下來,繼續和各位探討幾個不同面向的運用。
【專欄│童書料理研究室】一元槌槌、二元對立與多元宇宙──「二元對立」作為創作與閱讀的思維工具(上)
本文並非要從理論上討論二元對立的概念,而是分享我將之視為一種思考工具,在創作與文本分析中運用的心得。
【專欄│童書料理研究室】跨越宗教的生命之愛──談劉旭恭的《五百羅漢‧交通平安》
《五百羅漢‧交通平安》是劉旭恭出版於2009年末的作品,以廟宇文化「平安符」所隱涵的「祈福」與「守護神」意象進行發想,編...
【專欄│童書料理研究室】從「童書這詞,要是馬上能消失該有多好啊!」,重新思考童書的本質──一個童書創作者的觀點(下)
不少對童書的誤解,出自於不夠理解童書讀者其實具有極大的跨度。我們指的「兒童」可以從剛出生的寶寶到十八歲以前的青少年。在越...
【專欄│童書料理研究室】從「童書這詞,要是馬上能消失該有多好啊!」,重新思考童書的本質──一個童書創作者的觀點(上)
我認為五味太郎這句話,是當時和長新太對談間的一句感言,感概「大人式的理解」在圖畫書創作上所造成的限制,而不是想標榜「我想...
【專欄│童書料理研究室】可以執著,亦能灑脫──讀《我的美術館》
《我的美術館》的故事重點,或許不在於「告訴」讀者生活裡的發現是不是和美術館裡的作品「一樣美」(刺青與青花瓷、清潔阿姨和女...
【專欄│童書料理研究室】有所為‧無所為─讀《森林裡的夢》
沒有出現一句「晚安」,《森林裡的夢》卻讓晚安的氛圍悄悄降臨,輕輕包圍,睡意慢慢湧上,而慈愛的母親正為我們緩緩蓋上一床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