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專欄│童書料理研究室】Mission Impossible?─談原創童書作者/編輯/出版社真正需要的台灣童書獎

【專欄│童書料理研究室】Mission Impossible?─談原創童書作者/編輯/出版社真正需要的台灣童書獎

務實來看,無論怎麼期待,童書獎項的評選,如何能夠真正站在兒童本位來思考,終究是最大的難關、考驗和盲點,也是所有童書人必須要不斷學習、自省的。

台灣的童書出版獎項給獎主要集中在知識性讀物、繪本上,其次則是小說。中低年級的主要文字書出版形式的「橋梁書」,往往不受青睞。(關於橋梁書造成的問題,可以參考筆者之前的文章:「親愛的,我被困在橋上了」系列,以及「最強的雙刃寶劍?:談童書的「議題式企劃」系列。)

二十年前,橋梁書在視覺媒體的強勢興起,造成文字識讀能力低落的憂慮下應運而起,二十年後語文教育、作文能力的培養雖仍舊是教育關注的重點,而我們對童書評選的重點從文學性和品格,轉移到繪本和議題。

當我們在意文字識讀,卻把目光焦點集中在以視覺為主的繪本上,將之作為童書的主體;文字童書、橋梁書的不受童書獎項的青睞,是否意味著二十年來主力發展的橋梁書竟不足以成為具代表性的成熟童書?

另一方面,我們對於文字識讀的重視,是否也在繪本的強勢下漸被遺忘?文字童書究竟是實質性的貧弱?還是僅是童書的價值更加從文字轉移到視覺上?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

簡單來說,現行的童書獎評選的思維層次如下:

二十年前,詞語學習X品格情操價值>兒童文學

二十年後,圖像意涵X議題價值>兒童文學

無論是以往以文學性X品格,到現在的繪本X議題為主的評審價值,都缺失了長久以來追求以兒童為主體的「兒童文學」思考,傾向成人價值的判斷。儘管「透過讀物為孩子帶來具體的好處」的思考無可厚非,但我們可以有不同的角度。

「兒童文學」,雖然使用了文學一詞,看似強調了文字文學性的重要性,但其實真正的核心在於「兒童」。

【當前童書獎評選的問題是】

過於重視文學修詞,就容易忘記淺語帶來的優美。

過於重視視覺呈現,就忽略了文字原本的細膩和感動。

過於重視品格、議題和知識學習,就輕視單純的好故事能帶給孩子的樂趣、感動和啟發,具有的寶貴價值。

於是,無論評審、作者、編輯和出版社,很習慣把所有不同屬性的書本混在一起,然後用趨近狹窄的教育和繪本為尊的觀點,僅用一個獎項就決定「最佳童書」,無法如同一般成人書那樣百花齊放,各勝擅場。

於是,我們很經常很容易選出了離兒童讀者很遠(和他們主動喜歡的離很遠),忽略了橋梁書的文學價值,輕視、排擠了展現童心童趣的作品。(也包括圖畫書)

我們追求深遠的意蘊和啟發,卻經常忘記孩子當下無法領受、無法體會的限制。一本作品若只存在深刻的意蘊,而未有大多數兒童能夠理解/喜愛/感動的表現,需要大量的引導和解說,是真正具有代表性的「好童書」嗎?

是以,我想提出回歸兒童文主體的童書獎項思維。意即:

兒童文學 > 詞語學習X品格情操價值

兒童文學 > 圖像意涵X議題價值

【借鑑鄰居】

其實國外早已多有這樣的評選類型。我們長久以來仰慕的日本,以及原創作品成就早已超越台灣的韓國,都有真正的兒童文學出版獎。從這些得獎作品來看,文字篇幅有長有短,但絕大多數都是能夠掌握童趣,充滿想像力、情感和啟發的優美故事,而避開了過多、過於明顯的成人預設、期盼的學習項目和議題思考。

日本文藝社舉辦的文化振興基金繪本獎
《月刊MOE》(白泉社)主辦的繪本獎

【屬於台灣的真正童書獎】

在我的想法中,台灣需要一個真正的童書出版獎,不利屬於任何獎項分類之下,可以至少分成三個大類。

  1. 文字文學類(童話、寫實故事、幻想文學、各種小說、散文、童詩)
  2. 繪本類
  3. 教育及知識讀物類(各種明顯以品格、語言學習、知識教育、議題探討的書籍,不分文字或圖像何者為主)

讀者可能要問,橋梁書要放在哪一類?那我可能要先問,你認為橋梁書放在繪本OK嗎?想來應該不OK。橋梁書的製作各式以文字稿為主,插圖只是增加吸引力的輔助,所以還是放在文字文學類更為合理。

當然我們也可以另外舉辦一個「台灣橋樑書獎」,畢竟橋梁書二十年來是原創出版的主力格式,經常融合了各種學習和議題項目,所以橋梁書自成一個獎,也是可行的辦法。

【這是一件嚴肅的任務】

獎項的評選,不會影響孩子們選書的喜好,卻會影響他們能擁有的種類。獎項象徵了某些出版屬性的高尚地位,也會引導出版社的出版取向,深切的影響孩子能擁有的出版品類型廣度和走向,對原創作品的發展更是影響深遠。

獎項的評選,具有鼓勵創作者和出版者,為大眾建立品味的責任。童書的創作、出版與獎項,更該回歸對兒童心性和喜好的尊重。

建立好的童書獎項,才能夠真正鼓勵努力為了台灣兒童寫作的創作者,幫助願意投入心力資源用心製作出版原創童書的出版社,對台灣的整體童書發展產生實質的激勵作用。

在日益重視兒童人權和主體性的思潮下,台灣真的很需要一個以真正以兒童為核心,以兒童文學作為標準的童書獎項。

務實來看,無論怎麼期待,童書獎項的評選,如何能夠真正站在兒童本位來思考,終究是最大的難關、考驗和盲點,也是所有童書人必須要不斷學習、自省的。

也許是一個Mission Impossible,但我們真的真的很需要以兒童為主體、以兒童文學為核心價值的童書獎項。

王宇清( 32篇 )

兒童文學博士。現專職童書創作,偶兼評論、賞析與導讀。
覺得文本就像料理,而好的料理更形成了一個充滿奧秘的小宇宙。嘗試結合創作與理論中的理性與感性,分析文本中各種食材與手法間的微妙關係,探索各種滋味的可能性。曾於《全國新書資訊月刊》長期撰寫書評與年度觀察報告。創作代表著作為《妖怪新聞社》系列3冊(巴巴文化)。其餘作品散見兒童報紙與刊物。曾獲:九歌年度童話獎、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國語日報牧笛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國藝會藝評台評論獎等。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