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宇清

【專欄│童書料理研究室】「如果一張圖能代表千言萬語,為何圖畫書還需要文字?」圖畫書文字創作的再思考(二)
前一回中,我們談到文字在圖畫書中,主要提供了「聚焦」的功能。本回延續上一回的內容,繼續思考圖畫書中文字的功能。
【專欄│童書料理研究室】「如果一張圖能代表千言萬語,那為何圖畫書還需要文字?」圖畫書文字創作的再思考(一)
圖像的比喻較「開闊」,文字較為「緊緻」。無論哪一種,都是試著幫助讀者理解圖文關係的簡化說法。
【專欄│童書料理研究室】「親愛的,我被困在橋上了。」──從文字作者的角度談原創童書的失落拼圖 (五/最終回)
雖然我們也可以說「橋樑書」一詞實際上已不是嚴謹的出版製作形式,只是一種慣用的術語,但「橋樑書」一詞,仍舊偏向以出版製作形...
【專欄│童書料理研究室】「親愛的,我被困在橋上了。」──從文字作者的角度談原創童書的失落拼圖 (四)
雖然我們也可以說「橋樑書」一詞實際上已不是嚴謹的出版製作形式,只是一種慣用的術語,但「橋樑書」一詞,仍舊偏向以出版製作形...
【專欄│童書料理研究室】「親愛的,我被困在橋上了。」──從文字作者的角度談原創童書的失落拼圖 (三)
站在朗讀、唸故事給孩子聽的角度,製作圖畫書時,有必要刻意追求詞彙簡單,文字量少嗎? 又,追求以讓兒童能夠順暢「自讀」的橋...
【專欄│童書料理研究室】「親愛的,我被困在橋上了。」──從文字作者的角度談原創童書的失落拼圖 (二)
上一回我們談到了橋樑書來自於圖畫書的系譜,並且被加以規格化,成為兒童培養識讀能力的輔助讀本。這次,我們從國外童書研究者的...
【專欄│童書料理研究室】「親愛的,我被困在橋上了。」──從文字作者的角度談原創童書的失落拼圖 (一)
在寫作童書的過程中,不時會遇到一些令我感到困惑的問題。例如:不時被提醒使用「成語」的問題,還有字數上限的問題。這讓我感到...
【專欄│童書料理研究室】心的旅行──讀秦好史郎《你好!我的畫》
無論對畫畫是不是有興趣,都值得打開、閱讀《你好!我的畫》。它會帶領你經歷一場自在表現真我的心靈之旅,感受其中的酣暢淋漓。
【專欄│童書料理研究室】一元槌槌、二元對立與多元宇宙──「二元對立」作為一種創作與閱讀的思維工具(下)
上一回分享了我對二元對立概念的想法,以及用在故事角色塑造上的輔助,接下來,繼續和各位探討幾個不同面向的運用。
【專欄│童書料理研究室】一元槌槌、二元對立與多元宇宙──「二元對立」作為創作與閱讀的思維工具(上)
本文並非要從理論上討論二元對立的概念,而是分享我將之視為一種思考工具,在創作與文本分析中運用的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