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藝術邂逅】黃知衡與張國彥的藝術收藏緣
Dark Light
Dark Light

【藝術邂逅】黃知衡與張國彥的藝術收藏緣

疫情讓藝術圈更加了解,平常用心經營客戶,信任是從平日慢慢建立起來的,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很多人說,在疫情期間買作品,最好的事是不需要排隊,對這家畫廊來說,並沒有這個福利,這幾年來,這家畫廊代理的藝術家,幾乎每一位都讓藏家爭先恐後地藏購。 這家畫廊就是創立於1990年,馳騁市場30年、全球排名前五的知名畫廊——貝浩登(Perrotin)。畫廊在亞洲已耕耘了8年,東京、首爾、香港、上海皆有分部。近幾年來他們掌握了市場的喜好,成功地引領當代藝術和潮流市場。 當本刊與畫廊提出「藝術邂逅」專題邀請時,貝浩登香港上海一哥,黃知衡很爽快地答應接受我們的採訪,並且想也不想地推薦了醫管背景出身的收藏家「大頭」張國彥。 藝術,讓兩位相識。 這兩人,共通點是對藝術的眼光與熱愛。
最近,藝術圈少了派對、藝博會,所有的線上展廳,都需要一個會說故事的那個關鍵人士,這些人,因為少了幾個藝博會,少賣了幾件作品,反而有更多時間,好好與對的聽眾說故事,好好經營客戶關係。收藏家也因為這些專家,平常願意花時間與他們交流、說故事建立起「鐵關係」,不管有沒有線下藝博會,畫廊有沒有展覽,一句話一個PDF發來,一樣支持。 疫情讓藝術圈更加了解,平常用心經營客戶,信任是從平日慢慢建立起來的,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很多人說,在疫情期間買作品,最好的事是不需要排隊,對這家畫廊來說,並沒有這個福利,這幾年來,這家畫廊代理的藝術家,幾乎每一位都讓藏家爭先恐後地藏購。 這家畫廊就是創立於1990年,馳騁市場30年、全球排名前五的知名畫廊——貝浩登(Perrotin)。畫廊在亞洲已耕耘了8年,東京、首爾、香港、上海皆有分部。近幾年來他們掌握了市場的喜好,成功地引領當代藝術和潮流市場。 當本刊與畫廊提出「藝術邂逅」專題邀請時,貝浩登香港上海一哥,黃知衡很爽快地答應接受我們的採訪,並且想也不想地推薦了醫管背景出身的收藏家「大頭」張國彥。 藝術,讓兩位相識。 這兩人,共通點是對藝術的眼光與熱愛。
一開始,黃知衡推薦張國彥,張國彥還真嚇到了,還說怎麼可能,「中港台三地,我沒有這麼重要啦」,他謙虛地說。台灣中南部有很多非常有實力的收藏家,台南的張國彥也是其中之一,與黃知衡認識,是透過中國收藏家汪海濤的介紹。2017年上海ART021藝博會,因為張國彥對村上隆的喜愛,跟黃知衡約在貝浩登的展位,直接買了5件作品,除了村上隆的以外,黃知衡還介紹了另一位日本藝術家給他,也因為如此,開啟了二人的藝術情緣。張國彥回憶往事說,他與黃知衡的友誼發展,就像男女情人談戀愛開始:「和他就像在談戀愛一樣,剛開始,他對你很照顧,但也有爭執,然後過了蜜月期,就全部跟其他人一樣,頂多好一點點」,他細說從前。
黃知衡與張國彥於紅磚美術館,與加藤泉作品一同合照。(張國彥提供)
與黃知衡相處,分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共存,張國彥很坦白地說,他雖然進藝術圈時間很晚,但是因為認識黃知衡,讓他迅速入門;現在他也欣賞國際畫廊的系統性與專業經營。而黃知衡初期為了了解張國彥的收藏喜好,即使分隔兩地,二人每天都在聯絡。張國彥請教黃所有有關收藏的事,從了解藝術家開始,再到後來系統性地建構自己的收藏脈絡。張國彥也發現,收藏多不如精。他是黃知衡花最多心思照顧的客戶,也指導最成功的案例,而張國彥也笑稱這是談戀愛剛開始的「維繫感情」。
2013年進入香港貝浩登,七年累積下來,黃知衡除了分析藝術圈未來趨勢,也熟稔畫廊每位合作代理藝術家的創作與背景。因為對藝術的熱愛,他曾說「也很享受藝術進入他的生活,常常因為我喜歡藝術,因為那是最簡單而精巧的方法,去了解別人怎樣看世界。我一直對別人的觀點感興趣,對於藝術,這也是我所強調的。」也因為這股熱忱,他很願意花時間對知音傳遞他對藝術的愛。
第二個階段:感情穩定期。當張國彥逐漸了解藝術收藏的規則,二人彼此也開始建立良好的默契。張國彥笑說,這個階段,他要適應他傳微信不會馬上回,買作品不一定有,要排隊等。
第三個階段:獨立。 張國彥短短幾年的收藏訓練,讓他更加了解自己的收藏風格,也有了更明確的方向他偶爾向黃知衡請教,也對收藏擁有了更仔細想法與考慮。
第四個階段:共生。黃知衡介紹展覽、收藏家給張國彥認識,作品以舊換新,這過程雖然只有三年,但好像經歷了十年的情感。
目前因為疫情的關係,張國彥開玩笑說,多了第五階段:分居,聯繫的更少。
黃知衡、張國彥與藝術家MR.的合影。(張國彥提供)
黃知衡解釋,張國彥的眼光越來越有提升,因此,張國彥現在要競爭的對象,不僅是亞洲的藏家,短短幾年,晉升到國際收藏的舞台。黃知衡說跟張國彥搶作品的人,很多是國際影星,或是檯面上的國際知名藏家,作品珍稀,當然不容易搶到。翻開張國彥的收藏清單,可發現他第一件收藏的作品是2016年台南藝博會買陳志良的水墨作品,當時花了台幣5萬元買下的義賣賑災作品,款項全數捐給地震受災戶。 他笑說這是第一件藝術品,之前他都是買工藝品(他強調是歐美名牌,或是日本名牌,不是隨便的工藝品)。他陰錯陽差地進入醫療管理,在署立台南醫院(現為衛生福利部台南醫院)擔任院長特助,就常常把藝術帶進冷冰冰的醫院,還獲得「署南點子王」的封號。開始藝術收藏後,張國彥更看到藝術的療癒力量,希望未來能將個人收藏與藝術治療整合的發想,推廣醫院人性關懷的野望。
處女座個性的他,十分重視作品細節的完整,這也是他鍾愛日本藝術家作品的原因,幾乎日本一線藝術家,他都有收藏。「他們的匠心精神深得我心,尤其是作品完整度很高,而我的癖好就是會看作品收尾的細節。」 另外,張國彥對卡漫類型創作情有獨鍾,村上隆作品看似輕鬆戲謔,漫畫風格呈現拉近與大眾的距離,但背後探討議題卻嚴肅地回應當今社會文化現象。加藤泉看似恐怖的異形創作,似人非人,看上去怪誕、生猛,甚至有點恐怖,但是細細品味之下,竟同時具備著單純可愛的造型,純粹不做作的神情。
張國彥與藝術家加藤泉於其收藏的作品前合影。(張國彥提供)
黃知衡曾推薦張國彥收藏的加藤泉系列,算是很有系統性與完整性,亞洲最齊全也最完整的。除了加藤泉,Mr.也是他最喜歡的藝術家之一,去年Mr.來台灣,他還帶著Mr.去鼎泰豐吃飯,大頭哥很享受與藝術家交流的時刻,還有追星的時刻,為了那一個簽名與合照,做出很多熱血行為。
短短進入藝術圈幾年,目前張國彥收藏品的價格,每個至少都翻了一倍,他笑說只進不出,所以外界說漲了多少,對他來說沒有太大意義。現在最大的問題是,自己會常常買不到自己喜歡的作品。也因為黃知衡的專業分享與分折,除了收藏日本藝術家,大頭哥收藏的歐美體系的藝術家也都是貝浩登代理的藝術家,例如喬希.斯博林、貝瑞.麥吉、丹尼爾.阿爾軒等。 可見,藏家收藏品味不斷發展和提升的。張國彥說,進入藝術圈短短幾年來,認識了諸多世界知名的畫廊,他不是一個崇洋媚外的人,但是這幾年交手下來,他看見國際畫廊做事的謹慎,對藝術家的用心栽培,和對藏家的用心付出,讓他對貝浩登畫廊老闆艾曼紐.貝浩登越來越信服,他覺得貝浩登代理的那些藝術家代表的是藝術圈未來,是藝術圈的趨勢。
張國彥先生與貝浩登畫廊老闆艾曼紐.貝浩登及黃知衡,於村上隆在香港大館個展的合照。(張國彥提供)
這一點很好地將藝術家作品中晦澀、曲高和寡的第一印象順利轉換為具有親和力的藝術感染。如今,畫廊推出的藝術衍生品是最熱門的商品。而比起利潤,貝浩登更希望藏家從中有所收穫,以及藝術家的知名度從中有所提升。這個理念也與張國彥的收藏觀念不謀而合,希望將藝術品能介紹給更多人認識,致力推廣藝術品療癒的概念。
 大家都以為有醫學背景的人,看待事物會比較理性,但是張國彥反而喜歡卡漫類這類型的藝術品。未來對自己的收藏期許,是能多多分享,他發現許多人之所以收藏其實是基於一種「愛現」的心態,因為收藏到一件搶手的作品可以在同儕或收藏族群之間引起話題與共鳴,但他則是把這種愛現的活力和動能轉向與大眾分享,結合他在醫療病院體系的資源,透過收藏品的分享把藝術帶到進醫院公共空間,以藝術之美療癒更多人的心。
2018年日本藝術家村上隆在衛福部嘉南療養院展覽,所有展出的作品都是張國彥的收藏。(張國彥提供)
從2017年就開始把自己收藏的藝術品帶到衛福部嘉南療養院,至今已經邁入第三年。第一個展覽是劉文三教授個人畫展,2018年是日本藝術家村上隆,2019年是日本攝影家蜷川實花,所有的費用都是他全部贊助。因為收藏體系越來越完整,今年的展覽,原本藝術家有授權醫院,讓職能復健的病人欣賞,藝術家本人也會親自到來,並且特別製作衍生品在療養院販售,但是因為疫情原因,只能延期。
對張國彥而言,畫廊的銷售就像銀行的理財專員,必須像個專業的經理人,對付他這種只賺一回的客人,因為只有買,沒有賣,必須作足功課,品牌也要夠大能保證未來作品可以直接交回給畫廊代為轉售。他說自己的收藏主要分成三大類, 保值型,潛力股,自己喜歡。未來除了專注在藝術療癒,在療養院做展覽,還希望能將自己在南投的三合院整理出來,做一個私人公益性質的美術館。張國彥也再三強調,「收藏,就是要與大家分享。」
張國彥收藏的村上隆作品。(張國彥提供)
發現新藝術家的渠道
對於自己發現新藝術家的渠道,很多都是透過社交網站,尤其Instagram。張國彥會透過IG的追蹤人數,評估藝術家的人氣,他覺得未來潮流藝術只會越來越被重視,因為這是大家都懂的藝術。跨界合作也會越來越多,像Dior與空山基合作這樣的案例,只會增加。還有藝術家與快時尚品牌的跨界合作會越來越受歡迎,例如KAWS與Uniqlo。疫情影響,今年很多藝博會都改為線上,張國彥覺得過去看藝博會,其實都是去社交的,找老朋友。很多作品,早就在藝博會前都賣光了他覺得線上藝博會,是一個新的試驗,但是當然做的不能比線下好,因為這樣就沒有實體藝博會存在的必要了。只可惜少了3D和VR的功能,沒有真實感。
張國彥於2019年上海昊美術館,丹尼爾.阿爾軒個展作品前留影。(張國彥提供)
對新進收藏家的建議
張國彥認為收藏要有比例分配,就像財產配置一樣。如果資金有限只能挑選複數作品,切記要收自己喜歡且是限量版次的,而非無限量版。「但如果真正有一筆錢作運用,最好買一件原作收藏,因為收複數是無底洞,當買一件出來,你可能收藏第二件等,就像超商集點,一出即買,容易變成無底洞的投入。」另外,下手之前,一定要先做足功課,不要追高,然後畫廊的牌子與口碑很重要。可以從社交軟體進入,例如IG,臉書上的藝術收藏社團,多多與大家討論,不要太早進入二級市場。「當然有了對的老師,賠錢的冤枉路也會少走一點。」張國彥以自身經驗,叮嚀再三。
張國彥笑說家中的藝術品已經多到連廁所的牆都很珍貴。(張國彥提供)
謝盈盈 ( 24篇 )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