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NEWS CURATOR】當資訊排列成為類策展行動:楊天帥

【NEWS CURATOR】當資訊排列成為類策展行動:楊天帥

於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畢業後恰巧遇上金融海嘯的楊天帥找尋工作並非順遂,由於仍打定從事媒體相關的事務,因緣際會下受到在《信報》工作友人的邀請,先於該報文化版面擔任專欄寫手,而後一邊進修跨文化研究碩士,後而正式擔任《信報》文化版的員工。
當香港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 in Hong Kong)璀璨的煙花照亮香江的藝術界,陸續搶灘登陸的大品牌畫廊,炙熱、頻繁的國際交流讓人對於香港的藝術前景,總是會落下一片光明的註解,然而這樣的光景從發跡到現在也才約莫五年的時間,而這五年也正與目前任職於《主場新聞》文化版面的楊天帥藝文寫作歷程相重疊。其於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畢業後恰巧遇上金融海嘯,找尋工作並非順遂,由於仍打定從事媒體相關的事務,因緣際會下受到在《信報》工作友人的邀請,先於該報文化版面擔任專欄寫手,而後一邊進修跨文化研究碩士,後而正式擔任《信報》文化版的員工。
楊天帥。(楊天帥提供)
生產非是重點,策展才是奧義
《信報》的文化版面曾是香港藝文圈深具公信力的平台,即便至今香港的視覺藝術看似有蓬勃的發展,藝術媒體仍寥寥可數,受訪時對於台灣藝術媒體能樹立這麼多山頭、甚至依照屬性進行分版他感到震驚與欽羨。然而雖然已躋身香港少數藝文媒體平台之列,但撰寫的報導內容與篇幅仍會受到許多限制與干涉,他沒有順從工作框架給他的限制,反而自尋發聲的出路,利用公餘的時間和友人創辦了藝評團體「藝托邦」,並出版符合他理想化的藝文雜誌和平台,為拓展能見度,積極的書寫團體與雜誌的計畫書,主動拜訪、敲下各式各樣香港藝文界人士的門,過程中便曾獲得亞洲文獻庫(Asia Art Archive)委託主辦一些工作坊而獲得收入回饋,這些自主性實際執行、架構獨立媒體的經驗也成為他受邀到《主場新聞》文化版面的基礎耕耘。
由於工作性質以網路為主,加上需要不時到處跑,移動性的上網工作平台便顯得非常重要。(楊天帥提供)
從《信報》的紙本版面,到《主場新聞》以網頁呈現的生產模式,楊天帥坦承在工作適應初期有嚴重的資訊焦慮,過去僅要把報紙有限的空白填滿,然在沒有邊界的網頁上為了刺激流量與保持時效性,他坦言工作至今幾乎沒有所謂真正的休息與登出、下線的時刻,這也使他意識到「並非選擇了一項工作,而更是一種生活模式。」而相較於過去泛稱這些採訪與文字生產的工作內容「編輯、記者」,《主場新聞》給予每個議題版面的負責人「CURATOR」的職稱。這個職稱雖然讓在藝術江湖行走的他,常遇到一遞出名片後被以為是策展人的窘境,然而NEWS CURATOR這個新興的職業別是來自是美國《哈芬登郵報》(HUFFINGTON POST)的創發概念,楊天帥解釋「我們的信念是當代社會資訊不是『過少』而是『過多』,所以媒體人的做法也調整為非是製造資訊,而是考慮如何把巨量而繁雜無意義的資訊,在適當的時空中排列展示,成為有價值的意義,如同策展人整合、展示藝術品的行為過程。」
參考書籍收藏亦對工作順暢有重要作用。(楊天帥提供)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句號)
雖然楊天帥謙稱自己的機遇是因早些耕耘藝文報導寫作,適逢香港視覺藝術地位抬升後,獲得更多的能見度與機會。但做為一位經營網路藝文版面的「CURATOR」又有哪些條件須具備,他認為在專業方面要有一定程度的理論背景,自身獨創的觀點與批判視野是必須;另一部分則是與藝術社群網絡的建立,而在態度方面他認為首要的是一種服務精神,經營開放的論壇如同擔任餐廳的服務生一般。《主場新聞》員工各自的名片能放上一句自己選的句子,楊天帥所選的居然是一段極其平易的文字「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煽情的報導總能刺激高瀏覽人次,但這句話提醒自己選擇報導要心地善良,若版面經營做得到心地善良的話,絕不會差到哪裡去。」這句話讓我理解,他寫稿高速的效率與品質,以及不嫌麻煩緊急情義的支援採訪,那背後的良善的初心,和即便壓縮仍保持溫厚的工作態度。
張玉音( 276篇 )

文字女工與一位母親,與科技阿宅腦公的跨域聯姻,對於解析科技、科學與藝術等解疆界議題特別熱衷,並致力催化美感教育相關議題報導,與實踐藝術媒體數位轉型的可能。策畫專題〈為何我們逃不出過勞?藝術行政職災自救手冊〉曾獲金鼎獎專題報導獎,並擔任文化部、交通部觀光局指導的「台灣藝術指南」專冊、「台灣藝術指南TAIWAN ART GUIDE」APP研發計畫主持,以及Podcast節目「ARTbience藝術環境音」製作統籌。曾任《典藏.今藝術》企畫編輯、副主編、社團法人台灣視覺藝術協會理事,現為藝術新媒體「典藏ARTouch」總編輯。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