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專題|台灣青年藏家張國彥:藝術治療作為一種收藏的延伸

專題|台灣青年藏家張國彥:藝術治療作為一種收藏的延伸

41歲收藏家「大頭」張國彥為醫管背景出身,目前是醫療相關產業負責人,從小喜歡畫畫,對藝術有獨特的敏銳度,喜歡挖掘有趣地展覽的張國彥,不管到哪裡都有他的足跡,是近年來台灣中南部藝博畫廊與中國上海各大藝博會的常客。
41歲收藏家「大頭」張國彥為醫管背景出身,目前是醫療相關產業負責人,從小喜歡畫畫,對藝術有獨特的敏銳度,早年在署立台南醫院(現為衛生福利部台南醫院)擔任院長特助,一手規劃並推動社區醫療,顛覆了醫院理性與冰冷的形象,當年即推出裝置藝術打破醫院給人的刻板印象。離開醫院後自行創業,投入醫療相關領域。起初踏入收藏是為了一圓沒有投入創作的遺憾;喜歡挖掘有趣地展覽的張國彥,不管到哪裡都有他的足跡,是近年來台灣中南部藝博畫廊與中國上海各大藝博會的常客。
草間彌生「永遠的南瓜展」於京都FOREVER現代美術館。(張國彥提供)
炙熱的南部陽光,一身輕鬆休閒打扮張國彥現身畫廊,在藝術收藏圈內大家都暱稱「大頭」的張國彥,侃侃分享自己近年來把個人收藏與藝術治療整合的發想,推廣醫院人性關懷的野望。去年張國彥在衛福部嘉南療養院舉辦日本藝術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收藏展。村上隆以超扁平(Superflat)概念聞名,色彩鮮豔,符號簡單明瞭,嘴角往上的微笑標誌是藝術家最具代表的符號,與醫院合作的收藏展從2016年舉辦至今將邁入第三年,四月份即將登場的是日本攝影家蜷川實花的攝影展。張國彥毫不諱言表示自己對卡漫類型創作情有獨鍾,村上隆作品看似輕鬆戲謔,漫畫風格呈現拉近與大眾的距離,但背後探討議題卻嚴肅地回應當今社會文化現象。他笑著表示在醫院舉辦展覽主要的對象還是病人或者家屬,清晰易於明瞭的圖像比較能夠讓大眾在欣賞作品,不會產生理解上的障礙,讓藝術治療達到有效的交流和互動。
2017 年張國彥在衛福部嘉南療養院舉辦日本藝術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收藏展。(張國彥提供)
雖然與藝術的結緣已有十幾年,但真正開始購藏藝術品卻是近幾年才開始。令他印象深刻購藏經驗是,他在2016年的台南藝術博覽會中曾以新台幣五萬元買下義賣賑災作品,並將其款項全數捐給受災戶,這項別具意義的作法也促使他思考參與公益性藝術拍賣的機會。長年在社群媒體遊走的他也發現許多人之所以收藏其實是基於一種「愛現」的心態,因為收藏到一件難得或者搶手的作品可以在同儕或收藏族群之間引起話題與共鳴,但他則是把這種愛現的活力和動能轉向與大眾分享,這或許與過去他在醫療病院體系推廣藝術的經驗有關,透過收藏品的分享把藝術帶到進醫院公共空間,以藝術之美療癒更多人的心。
笑稱自己是日本控的張國彥對日本藝術如數家珍,近幾年張國彥與友人深入探索日本境內各大藝術季,除了曾走過的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外去年也參加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他笑著說今年下半年已安排好前往瀨戶內的行程,他認為成就一場藝術祭背後的籌辦與聯繫極其困難與繁瑣,近年來他與友人自行開車前往足跡踏遍各地可謂收穫良多。以他的觀察認為台灣的環境特色很適合發展藝術祭,雖然近年已開始著手只可惜尚未有足夠的規模和力道。
日本控的張國彥近年來跑遍日本藝術季。(張國彥提供)
談起自己的收藏脈絡,張國彥表示自己收藏內容很繁雜,涵蓋範圍從現代藝術到當代年輕世代藝術家皆有,除了台灣藝術家外以日本為主並擴及中國與西方藝術家等。處女座個性的他很重視作品細節的完整,這也是他鍾愛日本藝術家作品的原因。「他們的工匠精神很深得我心,尤其是作品完整度很高,而我的癖好就是會看作品收尾的細節。」
對張國彥而言,藝術家作品的辨識度、得獎狀況與典藏現況都是評判的標準。近幾年他在台灣各大藝博與日本畫廊或經營日本作品的台灣畫廊發現不少有趣的日本藝術家作品。舉例來說,在日本小山登美夫畫廊看到日本藝術家長井朋子(Tomoko Nagai)的作品大為驚豔,而近年在一級市場備受追捧的日本藝術家平子雄一(Yuichi Hirako)作品也是張國彥喜愛的藏品。「長井朋子創作裡出現不存在於現實中、具想像性的動植物,還有幼小女孩的身影;平子雄一的識別度則在於以想像中的森林為背景,把人物虛擬成為樹木人,我從他的記事本上看到的構圖都有木頭人的存在,雕塑作品也是。」除了收藏日本新銳藝術家外張國彥也收台灣新銳藝術家的作品,包括曾榮獲高雄獎的丁柏晏與台南在地藝術家林書楷等。「丁柏晏作品中的星球主題把現實人物虛擬成太空人,每一張作品都有太空景物存在。至於林書楷的創作形式與在地文化有深刻的連結,有自己的圖騰,畫面也深具空間感。」這似乎也反映出張國彥偏好非現實情境的自然人物與環境、富含夢幻與奇異的特質,與脫離現實的感性氛圍的作品。
張國彥與日本藝術家長井朋子合影。(張國彥提供)
張國彥與日本藝術家吳本俊松合影。(張國彥提供)
張國彥認為收藏要有比例分配,就像財產配置一樣。如果資金有限只能挑選複數作品,切記要收自己喜歡且是限量版次的,而非無限量版。「但如果真正有一筆錢作運用,最好買一件原作收藏,因為收複數是無底洞,當買一件出來,你可能收藏第二件等,就像超商集點,一出即買,容易變成無底洞的投入。」喜歡把自己的收藏用贈禮的方式與朋友分享;除了公益拍賣外亦把收藏的藝術品作為朋友之間的贈禮。「包紅包的方式太俗氣了,但是贈送藝術品不一樣,因為這件作品一輩子可以跟著他。」為自己的收藏賦予意義,引發源源不絕的熱情,在這裡我們看到收藏的另一種風貌。
陳意華( 105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